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风上忍

第406章 一绪に

    当一件事混乱到某种程度,再去追根寻源就变得毫无意义。

    面对眼前的这种局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三缄其口,就连闹腾得最欢的09号「月海」都没了动静。

    当然,更多的估计是包含的信息量太大,她那有限的脑容量已经处理不过来了。

    “你们……这是何等的无耻不要脸!”

    终于,「月海」涨红脸颊,勉强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尽管内心悲愤不已,可面对房间内的一众鹡鸰那复杂的目光,她却隐隐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仿佛自己才是那个无耻的第三者。

    不,这一定是错觉!真理并不是以人数来认定的!

    「月海」气势汹汹的走到罗戒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含着泪花咬牙切齿道:“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以后不管你有多少个鹡鸰,我都是你的正妻!”

    说罢,抬头挺胸走出门去,骄傲的好像一只打赢了鸡窝保卫战的小母鸡。

    这是阿Q式胜利法么……

    “看来「月海」认输了呢……不,准确应该说是认命了。”「风花」从空中落下来,开心的扑在罗戒的后背上,两坨沉甸甸的软肉挤得变了形,“她早就该接受这个现实,像夜魇君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呢……”

    望着「月海」负气远去的背影,罗戒释然的长出一口气。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歪打正着吧……虽然闹出的动静有点大,但至少以后不用再担心「月海」这个大醋坛子没日没夜的瞎折腾了。

    “好了,不提那个粗暴的女人了。”「风花」伏在罗戒的后背上,贝齿微启轻咬着他的耳廓,吐气如兰道:“这个房间已经不能住人了呢,夜魇君今晚去我的房间吧,我们继续做之前那未完成的事情,一起孕育一个爱的结晶……”

    “苇牙大人……”

    一旁赤果着身体的87号「鹿火」忍不住开口,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明是自己先来的,可为什么最后会被「风花」前辈截胡啊……

    另一边的10号「钿女」虽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眼神中也能看出些许不甘心。

    至于38号「蜜羽」和39号「蜜姬」……这两只金发双马尾已经完全进入看戏模式,反正她们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个意外,也根本没打算参与到这场狗血大剧之中。

    「风花」颇有深意看了一眼那神情纠结欲言又止的「鹿火」,视线又扫过旁边的「钿女」等人,忽然笑着的摊了摊手,道:“你们如果想的话就一起来吧……我可不会像「月海」那个女人一样不讲道理。”

    一……一绪に?

    “真……真的可以吗?「风花」前辈?”

    谁也没有想到,对这句话最先有反应的居然是39号「蜜姬」,这只金发双马尾虽也是羞涩难当,可一双萌萌的大眼睛却是在熠熠放光,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啊!「蜜姬」你这个笨蛋!你到底知不知道「一绪に」什么意思啊?笨蛋笨蛋……”

    38号「蜜羽」涨红脸颊,气急败坏的拍打着「蜜姬」的脑袋,长长的双马尾如同两条金色的长鞭般甩动着,抽得啪啪作响。

    “呀姐姐不要打了,人家其实也对苇牙大人有好感的啊,好不容易跟着前辈们才鼓起勇气的说……”

    “有好感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程序不对啊!哪有连约会都没进行过就上床的?更何况还是「一绪に」……”

    看着这两个耍宝般的金发双马尾,罗戒忽然有点哭笑不得了。

    “我的提议怎么样,夜魇君?只要今晚去我的房间,你就会有四倍的快乐哦……”「风花」在罗戒耳边吹着气,诱惑的声调好像恶魔的低语。

    心……不对,是耳朵有点痒。

    罗戒的内心在天人交战,下意识的看向大门口……好吧,门已经没有了,肯定不会再被敲响。

    岂可修!连拒绝的借口都找不到!

    明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从今往后要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天要亡我!

    算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不可违。

    罗戒正欲开口,「下平玲花」那窈窕的身影忽然在阳台方向从天而降,落地后收起后背那巨大的蝠翼,来到罗戒面前沉声道:

    “夜魇君,06号「篝」出事了。”

    ……

    时间退回到下午。

    出云庄。

    06号「篝」如以往一样,换上了那身标志性的黑色衣裤,离开房间来到了玄关准备出门。

    她虽暂时辞去了风俗店的工作,可却还有另一项工作是辞不掉的。

    保护新东帝都范围内那些尚未羽化的鹡鸰。

    这是她在离开神座岛实验室前,总负责人「佐桥高美」亲自交给她的艰巨任务。

    「篝」虽然对「御中广人」那个玩弄着所有鹡鸰命运的变态充满了怨恨,可对于真心将每一只鹡鸰当做孩子一样看待的「佐桥高美」却十分尊敬。

    尽管她很清楚这两人是事实夫妻关系。

    “咦?篝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门了?”

    「佐桥皆人」刚刚洗完澡,搭着毛巾从走廊里路过,刚巧看到了正坐在玄关处换鞋的「篝」,不由停下来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他是知道「篝」在风俗店工作的,一般都是天黑才出门,现在这个时候能看到「篝」着实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我……今天店里有点事,让我提前去一会儿。”「篝」强作镇定回答道。

    她体内的鹡鸰基干愈发的不稳定了,仅仅只是看到「佐桥皆人」,她体内的炎之力就有开始失控的迹象。

    “篝君,你的脸好红,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佐桥皆人」伸手去摸「篝」的额头,「篝」惊恐的猛然站起,一手护住前胸,一手猛的打开「佐桥皆人」伸出的手。

    “别……别碰我!”

    单是这样看着「篝」都感觉自己快要压制不住想要被羽化的欲望,她实在是不敢跟「佐桥皆人」再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看着站在原地有些尴尬的「佐桥皆人」,「篝」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硬着头皮解释道:“抱歉,我赶时间,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