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风上忍

第479章 灶门家外的黑影

    《鬼灭之刃》原着的起始点,就是那看似不起眼的“猫破花瓶”事件。

    原作者的本意是为了顺理成章的引出「灶门炭治郎」的最大外挂嗅觉,殊不知这也成了罗戒判断剧情进度的最佳参照点。

    当然,这个事件本身与后续的“灶门家灭门”事件并没有任何关联。

    在原着剧情中,「灶门炭治郎」这天兜售木炭不是很顺利,直到天快黑才卖完带下山的木炭,由于镇上一直流传着走夜路会被鬼袭击的传言,他便没有连夜赶路,留宿在了一位好心的大叔家中。

    正因这么个小插曲,「灶门炭治郎」才极为巧合的躲过了一劫。

    当又一只影子乌鸦将「灶门炭治郎」借宿镇民家的影像带回后,罗戒没有再放出乌鸦,抬头望了一眼西边仅剩下余晖的夕阳,出了宅院大门径直向远处的山林走去。

    其实他没有必要去得那么早。

    原着中,「灶门炭治郎」清晨回家发现家人已经被鬼袭击,家中六口人只剩下妹妹「灶门禰豆子」还有体温。

    这就说明,那只鬼出现得很晚,直到天快亮才找到并袭击了灶门一家人。

    但罗戒自有他的打算。

    说他伪善也好,说他多事也罢,自打来到这个世界,认识了灶门一家人后,他就总想做点什么去改变这善良淳朴一家人那残酷的命运。

    尤其是在「灶门炭治郎」毫无怀疑的将「火之神神乐」传授给他后,这种想法在罗戒的心中就越来越强烈了。

    他没想过要去抗衡世界意志,强行改变主线剧情。

    「灶门禰豆子」必须变成鬼,「灶门炭治郎」也必须加入鬼杀队。

    但至少,他希望可以在此前提下救下枉死的灶门家其他人哪怕能多活一个也好。

    ……

    罗戒到达灶门家附近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灶门家小木屋的墙壁木板缝隙中透出一点昏黄的油灯亮光,「花子」和「茂」的嬉闹声,「六太」的啼哭声,「禰豆子」哄孩子唱歌的声音,为这寒风凛冽的冬夜山林增添了一抹暖人的色彩。

    罗戒大致估算了一下距离,在灶门家木屋外十几米的树下挖了一个雪窝。

    他倒是不怕山上的寒冷,只不过鬼这种生物对于活人的味道很敏感,他必须儘可能将自己身上的气味降到最低。

    否则那只鬼发觉有埋伏不出现,或者乾脆先奔他来了,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起淡淡的清雪。

    洋洋洒洒的雪花逐渐抹平了地面上的一切痕迹,更是将罗戒藏身的雪窝覆盖了一层天然的伪装,乍眼看去彷彿那只是一个在山林间再普通不过的雪丘。

    罗戒闭起双眼,将身体的一些活动都儘可能降低下来。

    封闭了视觉后,人体的第二大感官听觉也随之变得愈发敏锐。

    他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十几米外木屋内火炭燃烧的声响,以及灶门一家人围坐在火塘旁的闲聊声。

    “姐姐,你还没有向夜魇先生告白吗?”

    骤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罗戒的耳朵不由得动了动,下意识从监视周围的注意力中往木屋内多分了一点。

    “花子你别瞎说,我……我对夜魇先生才……才没有……”

    “姐姐你真不坦率,你给夜魇先生做的平安御守我们都看见了。”

    “啊?怎么连竹雄你也……妈妈,你也不管管他们!看竹雄和花子都成什么样子了!”

    “好啦好啦,禰豆子都脸红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再打趣你姐姐了。”

    “哈哈,姐姐害羞了!”

    罗戒听到这里会心一笑,将分散出去的注意力重新收回。

    ……

    山林间的风雪始终没有停歇,灶门家的灯火不知何时早已熄灭。

    罗戒静静的趴在雪窝当中,通过声音与地表的震动监视着外界的动向,

    他此刻的精神力属性已经达到了1500点,比进入幻境前还多上100多点,别说一夜无眠,就算连续爆肝熬上几天也完全不成问题。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缓慢却从不停歇。

    下了一夜的大雪渐渐停止,覆上了银装的山林愈发寂静,又到了黎明前那段最黑暗的时刻。

    突然,一点明显不同于野兽的沉重脚步声,毫不掩饰的通过地面传入了罗戒的耳中。

    罗戒猛的睁开眼。

    藉着积雪明亮的反光,只见一个人形的黑影在不远处的树林中时隐时现,隐隐还能嗅到一股尚未散去的血腥气味。

    是鬼!

    J国的“鬼”和龙国的“鬼”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众所周知,龙国是没有“鬼”这种东西的,一般所谓的“鬼”,大多都是有人装神弄鬼或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而J国的“鬼”一般指的是某种类似山精的人形怪物,而且绝大多数头上都有一对尖角。

    《鬼灭之刃》中的“鬼”则不同于以上任意一种,它在设定上更近乎于西方吸血鬼与J国鬼的混合体。

    既然有J国鬼食人的习性,同时又兼具西方吸血鬼惧怕阳光,可以用自身鲜血制造血裔的标志性特点。

    其中的佼佼者,还会具备一种名为“血鬼术”的特殊能力,千奇百怪,极为难缠。

    原着中从未提到过杀死了灶门一家的鬼究竟是什么样子,反正是「灶门炭治郎」一回家就看到全家人整整齐齐了,只有妹妹「灶门禰豆子」还有微弱的呼吸。

    所以罗戒也无法得知,这只从未在原着中出现过的鬼的实力。

    如果是十二鬼月中“下弦”的水平还可一战,可如果是“上弦”,以他现在的实力程度,恐怕只能放弃拯救灶门一家人的计划,有多远跑多远。

    片刻后,那只鬼接近了灶门家的木屋。

    藉着雪地的反光,罗戒也清楚的看到了这只鬼的模样。

    这只是一只最为普通的鬼,衣衫破烂,身骨消瘦,如果不是那标志性的尖锐獠牙与指甲,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混迹于街头的落魄流浪汉。

    见此情景,罗戒稍稍鬆了一口气。

    《鬼灭之剑》的原着中的鬼分为四大阶层。

    第一级就是原初之鬼「鬼舞辻无惨」,J国境内所有的鬼都是他的直接或间接后裔。

    第二级是「十二鬼月」。

    这是被赐予了「鬼舞辻无惨」之血的十二名最强之鬼,人数固定但人员不固定,一旦有死亡就会寻找有潜质的新鬼进行补缺。

    第三级是「十二鬼月」有意或无意中用自己的血液制造出的鬼。

    这种三级鬼的属于「十二鬼月」的后备军,个别拥有血鬼术,属于鬼族中的中坚力量。

    第四级就是三级鬼血液制造出来的了。

    这种也可以称之为「杂鬼」,除了力量和不死身,几乎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地方,而且智慧方面也很成问题,完全就是一只嗜血食人的野兽。

    一般来说,到四级鬼这里就是极限了,毕竟这一等级的「原初之血」浓度再分也不足以制造新的鬼出来。

    正因如此,《鬼灭之刃》的世界才能历经千年都以人类为主体,没有被「鬼舞辻无惨」和他的血裔们佔领。

    而眼前的这只,显然就是一只最低等的四级「杂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