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最强山贼系统 蛤蟆大王

第739章 天地有正气

    第739章

    程大雷这几日并没有闲着,若是魏牧冲在庙前叫阵,便出去与他们斗上几回合。

    其余时间一直忙碌着自己的事,他将送进来的兽皮鞣制细软,再由庙里的和尚仔细缝在一起。

    不得不说,这些吃斋念佛的僧人都有不错的手工活,缝线细密紧实,看上去没有丝毫纰漏。

    时间到了第三天,工作已接近完成,了然和尚仍旧是一头雾水。

    “程当家,做这些有什么用?”

    “嘿,本当家自有妙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我便该走了。”

    “走,怎么走呢?”了然和尚的眉头皱成川字形,完全没有理解程大雷话中的意思。

    程大雷也懒得解释,催促僧人赶快工作,莫耽误了时辰。程大雷悄悄观察着寺外的情况,在这关键时刻,魏牧冲莫抽疯一般冲杀进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渐渐深了。魏牧冲决定进攻,派大军涌入清风寺,将程大雷诛杀。

    如此行动,必然死伤惨重,即便今夜可以杀了程大雷,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了。

    但魏牧冲已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得到消息,李乐天已经派出兵将,要护送程大雷到长安。

    如果马超领兵到了,那自己便是公然扛旨。自己必须趁着他们人还没到,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李乐天是要杀要剐,也就随他去吧,只要对江山社稷有益,自己的性命又算什么。

    程大雷在山门后巴望着外面,一见大军调动,这次不是有人来门前骂阵,分明是闯营的架势。

    他忙跑到后院,口中狂呼:“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工作已到最后的收尾阶段,了然和尚大吃一惊:“程当家,他们杀进来了?”

    程大雷沉重的点了点头。

    崔家复兴的希望全都押在程大雷身上,了然和尚也不容有失:“程当家勿忧,我让人堵住山门,能撑一时是一时。”

    “不,你们露面的话,定会被魏牧冲看破。我即便能走,清风寺怕也会成为废墟。”

    了然和尚有几分感慨,事到如今程大雷还挂念着己方的性命,慈不带兵,义不行贾,说来如程大雷这般人越来越少了,他能折腾出一番天地,令人对他忠心耿耿,并非没有原因。

    “还需多久?”

    “按照程当家吩咐,最多半个时辰。”

    “好,你们快些做事,我挡他们半个时辰。”

    程大雷已不去听了然再说什么,口中呼哨一声,那黑牛从牛棚窜了出来,程大雷跨上黑牛,奔向清风寺的山门。

    魏牧冲还未带人闯到山门前,程大雷就骑着黑牛踏出山门,拦在诸人面前。

    一看到他出现,诸人都停了下来,大军黑压压一片,将程大雷围住。

    “呔,我有陛下圣旨在此,你们要造反不成。”

    在这要人命的关头,程大雷也没有别的法子,亮出了掌心的杏黄圣旨,迎风举在手中,面对一群虎狼之将。

    “莫要听他胡言乱语,这圣旨是假的,陛下早就将他定为钦犯,谁若能杀了他,赏银百两,官生三级。”

    魏牧冲根本不给程大雷忽悠的机会,自己先把兵丁忽悠住。

    程大雷仰起头,冲天长笑不止,笑声以他为中心散开,由山上传到山下。

    众人心里都有些糊涂,他究竟在笑什么,笑声凄绝,大笑如哭。

    “陛下呀陛下,您可看得清楚,这世上谁是奸臣,谁是忠臣。程某人忠心耿耿,今日却要死在奸佞小人之手,是否古往今来忠臣同命如此。罢罢罢,好好好,今日程谋就舍身一战,我以碧血洗青天。”

    魏牧冲听见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的终生目标就是名垂青史。怎么程大雷红口白牙,上嘴皮一碰下嘴皮,他倒是成了所谓的忠臣。

    “天地之间自有公道,魏某所做所为是对是错,就让世人去评说。”

    程大雷反正不介意与魏牧冲拖延,只要拖上半个时辰,自己就麻溜快的颠了,再不和你姓魏的碰面。

    “好,好一个自有公道。”程大雷大声道:“今天本当家就和你好好论一论公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上则为日月,下则为山……”

    魏牧冲一楞,竟有些不忍心打断程大雷。他忽地想起一件事,关于程大雷的传言很多,程大雷不仅杀人放火,还有不错的诗才,传世的几首诗词,即便再挑剔的夫子也会赞不绝口。

    面对滔滔不绝的程大雷,魏牧冲并没有开口打断,甚至还在心中悄悄记下。只等最后程大雷闭上嘴,他才冷笑一声:

    “任你花言巧语,也不能颠倒黑白,假若你真觉得自己委屈,就去向阎王爷喊冤吧。”

    魏牧冲抬起手,就要下令进攻。

    “等一等。”程大雷忽然开口阻拦。

    魏牧冲一楞:“干嘛,莫非你怕了不成,哈哈,现在求饶已经来不及了。”

    “怕,哈哈,本当家自从出世以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怕,我只问你,敢不敢等我一炷香,一炷香之后,我再与你战个痛快?”

    “你要一炷香时间做什么?”

    “你管本当家做什么,我就问你敢不敢,莫非你怕了不成?”程大雷冷笑道。

    “我……”魏牧冲很想命令手下一拥而上,但他在程大雷面前一直没占到上风,很想争这一口气。

    “好,我就容你一炷香,任你机关算尽,今天也必须死在此地。”

    程大雷冷笑一声,回去得很慢,似乎千军万马在他眼里如同无物。不过,刚走进山门,他就麻溜快的跑到后寺。

    “好了没有,好了没有?”程大雷急忙问道。

    了然胆战心惊:“照程当家吩咐,已经收拾妥当,您看可不可以。”

    程大雷顾不得细看,牵着黑牛走上翠竹撘成的木蓝,几个僧人站在房顶,将兽皮缝成的篷子拉开。

    程大雷下令点火,木篮中四只油桶被点燃,熊熊火焰烧了起来。

    其实谁也不明白程大雷一直在忙碌什么,此时就见到皮蓬慢慢鼓起,渐渐,整个竹篮被拽着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