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暗黑茄子

第四百一十四章 噬魂鬼

    “陆江曾是洞烛司兵长,掌握大权,他当时肯定也训练处了一些死忠之人为他效力,证据就是东木阁的贾钦,此人脖后有一个伤疤,若我没有猜错,贾钦曾经便是洞烛内卫,而且应该是被陆江一手训练出来的,他脖子后的伤疤,正好遮挡了原本洞烛内卫的刺青。”

    楚弦说话的同时,那边就有人去查看贾钦的脖子,然后点了点头,证明楚弦所言非虚。

    “此外,陆江已是鬼体,鬼体惧怕神绝木,所以这也从侧面说明,刺杀十三巫祖的,绝对不是陆江本人,而刚好,贺随心本身就是一个善于刺杀和潜伏的高手,所以不出意外,藏匿在这里的,就是贺随心。”

    楚弦这时候四下看了看,突然开口道:“贺随心,陆江应该是打算等七天之后巫祖和人族大战时,到时候无人注意这里,你便可偷偷离开,但现在,你走不了,也无处可逃,出来吧。”

    大殿之内安安静静,只有楚弦的回音。

    “好,你不出来,那就多躲一会儿,我继续说。”楚弦这时候道:“陆江很早之前就开始谋划,想法子要动摇圣朝根基,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乱中取利,实施所谓的复国计划,甚至,他从十年前就开始谋划,天化和尚与他应该都是一丘之貉,他们当年从仙宫窃取的至宝,正在慢慢用在他那所谓的复国大计上,这次十三巫祖来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让十三巫祖死在圣朝,那么两族对立厮杀,乱象一出,他便可坐收渔翁之利。只是,他太过自私,为了那虚幻的复国之事,居然枉顾无数百姓性命,甚至,连你他都能舍去……”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

    便在这时,从房梁之上,一个木梁打开,跃下一个人影,只不过这个人影还在半空,就被诸多法力抓住,只能是被悬浮在半空中,身上满是发光的绳索和镣铐,乃至于这个人的手指想动都做不到。

    再看空中那人,正是贺随心。

    她穿着一身极为贴身的黑色劲装,不是布料,反倒像是某种皮革,虽然承托的贺随心身段妖娆,但此刻没人敢小瞧她。

    毕竟,她手上抓着一样无形之物,这东西,肉眼根本看不到,唯独能察觉出其存在的是影子。

    墙壁上的影子,贺随心手里抓着一样蝎尾形状的东西,就算是无形之物,也是让人感觉到极度的危险。

    那边第一道仙吕岩随手一抓,就将贺随心手里的蝎尾刺夺了过来。

    “这蝎尾刺,虽然可对仙人境做到一击必杀,但也有其弊端,此物最多只能再用一次,而且上面的毒素几乎耗尽,可惜了。”吕岩这时候施展了某种术法,便见他伸手一动,手里的蝎尾刺直接化作团团白雾,最后凝结成一幅画。

    这话古朴无比,所画的内容,就是一个狰狞可怕的蝎尾。

    楚弦看到这一幕,也是心头一跳,他知道这是吕岩太师特有的神通术法,可将万物都封入画中,甚至包括同级别的仙人。一旦被封入画中,生死都得由吕岩来决定,楚弦以前也只是听说,今日得见,暗道吕岩太师能成为圣朝第一道仙,所靠的,并非是那诛神剑,实际上,却是他这门诡谲无比神通术法。

    将蝎尾刺封入画中,吕岩几乎没怎么想,便走到黑龙祭司那边,道:“此物本就是巫族圣物,如今我代表圣朝,将此物归还巫族,也算是了却当年一桩恩怨。”

    圣朝这边不少仙官都是一愣,随后暗道吕太师果然了得,眼下杀害十三巫祖的真凶和幕后主使已经是查清楚了,如此,再将这间圣物交还给巫族,那么就等于是给了巫族很大的面子和台阶。

    这么一来,巫族内部也算是勉强能安抚下来,说不定黑龙祭司可以凭借这蝎尾刺,将这一场战争化解开来。

    黑龙祭司当然看得出吕岩的意思,而且他虽然对圣朝是有敌意,却是明白这种时候,巫族不能和圣朝发生全面冲突,否则,对圣朝不利,对巫族,更是一场灾难。

    所以,黑龙祭司收下了这个‘礼物’。

    “至于这个刺客,也一并交给巫族发落。”吕岩一句话,决定了贺随心的命运。

    此刻被控制住的贺随心却是冷笑一声:“圣朝的仙官,你们太过虚伪,我既被你们抓住,便没打算活着离开,只可惜,没法子亲眼见到他成就大业。”

    说完,居然是露出诡异的笑容。

    楚弦一看,暗道不妙。

    “不好,她要自杀。”

    显然有动作更快的仙军卫已经是飞身而起,伸手一捏贺随心的下巴,当下就将她的下巴关节卸下,如此,贺随心就算是口中藏有毒囊,也无法咬破。

    不过即便是被卸了下巴,额骨无法闭合,这种疼痛之下贺随心依旧在笑。

    “不对,此人早已经是油尽灯枯。”下面一位道仙说了一句,似乎为了应征他的话,贺随心这时候身上突然冒出死气。

    不光是死气,从贺随心身上冒出的,还有一道恐怖无比的鬼影。

    这鬼影上的气息,已经超越法身境界,近乎道仙。

    不过在场都是修为高深,又怎会惧怕一个近乎道仙的鬼物,只是下一刻他们就知道,这鬼物不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就见这鬼影涌出之后,直接变化成一个鬼物,那样子仿佛实体,嘴巴奇大,嘴中利齿林立,看着都恐怖,下一刻,这鬼口一下就将贺随心吞吃,撕咬殆尽。

    “这是噬魂鬼,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炼制出这种鬼物。”杨真卿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过往,脸色十分难看:“这刺客已死,而且是神魂不留,此外,噬魂鬼吞尸肉身魂魄之后,会自行崩碎,也不会有任何线索留下,看起来,那幕后主使陆江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

    杨真卿刚说完,那吞吃了贺随心的鬼物果然是浑身颤抖,随后轰然炸开,碎成漫天血雾。不过这等污秽之物怎能任由它飞溅,那边自然是有仙军卫施展手段,将所有的血肉都禁锢,收容到一个法器之内。

    这一幕幕,看的都是让人心悸无比,那刺客的决然也是令人心寒,此人居然是早就抱着必死之心,而且是提前将那噬魂鬼寄存在体内,一旦遭遇不测,鬼物自行飞出,吞噬宿主,毁尸灭迹,这的确是够狠,不光是对敌人狠,对自己也是一样。

    再想,这贺随心居然能在两月之前就潜伏在这大殿的房梁之内,就是为了等待那一击必杀的机会。

    这个刺客,当真对得起刺客的名号,潜伏此处居然长达两个月,换做任何一个人,怕都难以做到。

    回想对方的整个计划,可以说处处都是滴水不漏,如果没有楚弦顺藤摸瓜,抽丝剥茧的找出这些端倪,可以说,没有人知道那刺客居然从始至终都是藏匿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陆江将这一句话,诠释的是淋漓尽致。

    但显然,现在这个结局,实际上并不算圆满,真正的圆满,是将那罪魁祸首捉拿归案,这时候,众人目光都看向楚弦,就看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楚弦这时候正盯着他自己的手腕发呆。

    从刚才开始,楚弦就在盯着手腕,此刻感觉到众人的目光,楚弦忙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思绪,摇头道:“陆江这人既然能在三个月前就谋划刺杀十三巫祖,而且还能将噬魂鬼这种邪物寄生在贺随心身上,就说明他已经是料到可能会发生今天这一幕,所以我料想他,应该已不在京州,最有可能的是,他很可能暗中在各地准备了一些奇兵,准备在巫族和圣朝人族开战时,或者还没有开战时,冒充巫族人作乱,这么一来,如果两族已经开战,等于是火上浇油,如果两族没有开战,那么,他们这么一闹,也会成为导火索。”

    众人一听,都是一惊,倘若楚弦说的真的,那么就应该及早的提防才对。

    这时候萧禹开口道:“昨日的时候,楚弦就已经给我写信,让我下令各州地要小心戒备,尤其是靠近兀州的几个州地,更是重中之重,此事,我已经暗中与兵部尚书赵大人商议过,对各州的司马军府进行了提醒,如此,就算是有人趁机作乱,也能一具镇压,甚至可以抓住那幕后之人。”

    原来,楚弦那边早就做好了准备。

    “好,很好!”吕岩这时候称赞了一句,虽然只有简单一句话,但在圣朝,能让吕岩说出这一句话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

    如今真相已经是大白,楚弦的推案,可谓是一步一步,一层一层,将真相剖析出来,展示给所有人。

    包括巫族的人。

    此刻吕岩看向黑龙祭司,语重心长道:“黑龙祭司,我们楚推官推案的过程,你也看到了,各种证据都已经证明,十三巫祖并非圣朝故意加害,而是有人,想要故意挑起巫族和圣朝人族的战争,从中牟利。试想,如果咱们真的不顾百姓死活,全面死斗,到时候就是让那幕后黑手得逞,想必,这也不是巫族人愿意看到的,是战是和,黑龙祭司一定要与巫族众巫祖好好商议,这样,我亲自送各位回到巫族领地,而无论将来如何,都不会为难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