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暗黑茄子

第八百零一章 女儿

    楚弦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已经认同,毕竟从杨婉晴身上,楚弦至少看到了真诚,而且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杨泰升不会在她身上做什么手脚。

    或许对于杨泰升来说,这个所谓的嫡孙女,也只是家族当中的‘工具’,对于那些大家族的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正常,所以突然之间,楚弦又觉得杨婉晴实际上是很可怜的一个人。

    但要真正的将杨婉晴当成家人,还需要观察。

    杨泰升的出现,的确是给京州的官场带来了很大的震动,虽然杨泰升并没有表达出重返官场的意愿,但毫无疑问,杨家这段时间的影响力比之前要大了很多。

    正所谓此消彼长,其他势力就被压缩了一些,甚至就算是萧禹太师那边,也是明显收缩力量,在首辅阁内,算是让给了杨真卿一些话语权。

    如此一来,又形成了一种新的平衡。

    好在到了杨泰升这个级别,那绝对是有远见和胸怀的,争权夺利是要,但维护圣朝稳定那更重要,这一点杨泰升做的很好,也是因为如此,萧禹太师也愿意给与杨家一些权力上的倾斜。

    半年之后。

    楚府。

    此刻楚府上下都是忙忙碌碌,更是一个个紧张万分,因为楚弦的第一个子嗣马上要诞生了。

    纪纹临盆。

    这在楚家可是大事,这里面最紧张的就是楚黄氏,毕竟这是她第一个孙子,肯定是相当重视。

    就是楚弦,也是早早归来,在府中等待消息。

    虽说自古有女子临盆九死一生的说法,但要真的说九死一生倒也有些夸张,危险是有,但还是可控的,更不用说还有李紫菀在,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

    可即便如此,依旧是会紧张,饶是楚弦这般仙人境界也是如此。

    李紫菀、洛妃和杨婉晴都去帮忙了,楚弦这边只有白子衿在。

    “紧张么?”白子衿问了一句,楚弦一笑,她这根本是明知故问,有的时候,楚弦可能在李紫菀面前都无法完全放松和袒露心扉,但唯独在白子衿面前可以。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有趣的事情。

    “听说你已经想好了孩子的名字,叫什么?”白子衿又问了一句,就以楚弦现在的修为,纪纹腹中胎儿是男是女,实际上早就探知了,所以楚弦也早就想好了名字。

    “楚文慧。”楚弦说道。

    显然,纪纹腹中的是一个女儿,虽说生儿子更好,但楚弦也不会觉得女儿不好。

    白子衿点了点头:“还好,对了,我想做文慧的义母。”

    楚弦一愣。

    显然他有些摸不透白子衿的意思,而且听白子衿的语气,这根本就不是在商量,而是在‘命令’。

    当然,就以白子衿的身份,她命令楚弦,楚弦也会听得。

    新生儿认义父义母的也是常事,楚弦倒也没多想什么,所以是点了点头,白子衿这段时间一直全力帮助自己,而且不求名分,楚弦已经是觉得亏欠她。

    虽说她和楚弦还没有名分之说,但在楚府里,上上下下对白子衿都是恭敬无比,那地位甚至可以和李紫菀相提并论。

    而且就算是李紫菀,在白子衿面前也是表现的极为‘尊敬’,或许她知道,白子衿是楚弦第一位知己,而且很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

    因为就算是自己,有的时候也未必能读懂楚弦,但白子衿似乎就有这种特殊的能力,而且白子衿在执政这件事上的能力,简直超过大部分男子,就算是徐洪这样的首辅阁仙官,在内务府里,也得听从白子衿的号令。

    这就是能力,也是让人产生敬意的原因。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孩子哭啼响起。

    楚弦有了女儿。

    这件事在京州官场,那也不是小事,尚书令大人这边喜得千金,当然是要去祝贺,尤其是楚弦和杨家联姻之后,无论是萧禹太师那边还是杨泰升这边,都是两面通吃,都说这整个圣朝,楚弦如今的权势无人能及,很多政令,都必须得通过楚弦,才能推行,因为楚弦无论哪一方,都得认可,这就是一个最大的优势。

    所以整整一天,来祝贺的宾客络绎不绝。

    杨泰升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做样子,居然是亲自跑来看望孩子,这还不算,首辅阁内的仙官也是来了一批又一批,而最让人吃惊的是,入夜之后,鬼门大开,地皇墨琳亲临,给楚弦之女赐予祝福之术。

    可以说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子女,出生时也绝对得不到这么多的祝福之力。

    等到楚文慧一岁时,便能流利说话,远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慧得多。

    而这一年时间里,楚弦的官职改革已经是完成了大半,如此好处逐渐凸显出来,至少户部那边,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支出。

    官场上的事情,现在的楚弦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家中之事也是处理的相当融洽,李紫菀虽然依旧没有子嗣,但洛妃和杨婉晴都先后有了身孕。

    就说杨婉晴,她算是用真诚融入了这里,得到了楚弦的信任,而且这段时间,她出面也是帮楚弦从杨家争取到不少实际的利益。

    对于楚弦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还是他自己体内的咒灵。

    这一年多来,楚弦在修炼上就没有放下过,八荒合仙诀,楚弦都已经修炼到四荒境界,可以说,这个境界,足以推动他踏入飞羽仙。

    可就是因为咒灵的缘故,哪怕他八荒合仙诀已到四荒,可依旧是无法突破修为瓶颈。

    不光是无法突破,还可能因为是四荒境界的力量太过强大,居然是在前几日的时候,影响到了体内三大咒灵之间的平衡。

    这件事是楚弦始料未及的。

    踏入八荒合仙诀第四荒,体内那噬寿咒灵突然实力爆涨,就仿佛是从楚弦八荒合仙诀中吸取到了力量。为了这个,楚弦险些一夜之间丢了性命,但即便如此,也是耗费了数十年寿元才勉强压下噬寿咒灵。

    不过楚弦比谁都清楚,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次爆发一次。

    这种事情,楚弦没有告诉任何人。

    毕竟就是说了,也没人能帮得上忙,而且还会让家人担心,倒不如自己一力承担,寻找破解之法。

    只是这破解之法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想到的,原本中了咒灵,就只有死路一条,楚弦能撑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眼下只能是拖延时间,但情况却是一天比一天严重。

    后来楚弦发现,自己能做的不是停止修炼,反而是要更加快速的积累力量,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异物堵住的河流,那异物就是咒灵,咒灵卡住这个关头,楚弦的修为就不可能提升,而且还会不断被咒灵腐蚀。

    这种时候,楚弦选择是加大水量,若是他积蓄的修为足够大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凭借蛮力,冲开咒灵的约束。

    当然这么做风险更大,因为很可能还没有冲破约束,说不定上游那边就已经河水决堤了,这是一个看谁先崩溃的比试。

    不过说实话,楚弦并没有多少胜算,不过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法子,楚弦也很清楚,就以他现在的情况,撑死将八荒合仙诀修炼到五荒境界,到时候就会达到一个临界点,再向上,修为在再不提升,就他现在的仙体根本无法承受六荒的法力,到时候必死无疑。

    所以说,现在的楚弦根本就是在拿命赌博,可是这一场赌局,他只能持续的押注,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楚弦这些年也不断的收集各种奇法秘术,尤其是关于巫族的史料,想要从中寻找破解体内咒灵的法门。

    不过很可惜,这几年的古籍收集了不少,但却没有一种可以抵消咒灵的力量。

    而且就以楚弦所掌握的巫道法门,也可以称得上是巫祖级别,他自己尚且没法子,就更别说寻找其他人的帮助了。

    当然也并非毫无进展,有一件事楚弦可以确定,那就是能牵制和消除咒灵的,只有咒灵本身。就像是之前楚弦借用不死咒灵与噬寿咒灵达成平衡的手段一样,能影响咒灵的,也只有咒灵本身,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楚弦也想过自己创造咒灵,借此压过体内的三大咒灵,可咒灵这东西,不是说能炼制就炼制出来的,而且就算是炼制出来,级别和境界也无法和体内的这三个咒灵相提并论,贸然尝试,只能是让那三个咒灵平添养料,壮大自身而已。

    这不是楚弦猜的,这几年楚弦偷偷炼制过咒灵,想过用咒灵对付咒灵,但尝试了两次,都被体内三个咒灵群起吞噬,如此之后,楚弦就没有再尝试了。

    这就像是肉包子打狗,绝对是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还会增大咒灵的力量。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实际上是极为凶险,就像是不断被扯到悬崖边上,一旦到了边缘,下场就是摔下去。

    这件事楚弦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尤其是有了女儿,洛妃和杨婉晴都怀有身孕之后,楚弦更不可能将这种事情说出去平添家人担忧,有些事,只能是自己来抗,别无他法。

    如此,日子慢慢过去,转眼之间,洛妃和杨婉晴也即将临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