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妖血裔(原来我是妖二代) 卖报小郎君

237 挡

    丹尘子和戒色坐在高处,只有这里才能远离那些讨厌的女人。两人周围分别是佛门和道门弟子,只要有女孩兴匆匆过来搭讪,这些同门就会阻止热情的女孩们,冷冷的说:“姑娘请自重。”

    “那家伙有几成胜算?”戒色道。

    “毫无胜算,单是拔刀斩,他就躲不开。”丹尘子分析道:“硬抗的话,他就输了。”

    一刀暴击999,抗的过一刀,抗不过两刀。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两人异口同声。

    顿了顿,戒色道:“我在想,他如果修炼佛门的金刚身,也许在耐力、防御方面,会成为血裔界第一人。”

    李羡鱼的自愈异能非常强大,他听师父佛头说过,但他本身的防御力不行,遇到高爆发的对手,很容易被一波带走。就像现在他要面对的宫本秀吉。

    但如果他修炼佛门金刚身,就像程咬金出了肉装,不但血量高,防御也跟上来了。

    “我想说的是这家伙的女人缘似乎比我们更好。”丹尘子目光望向李羡鱼的方向。

    李羡鱼当时坐在最前排,左右前后都是美人,再往后,才是宝泽的男员工。他走到哪里,女人们就跟到哪里。

    “羡慕他的桃花运?”戒色挑了挑眉。

    “不是,我只是想起了一件陈年往事。”丹尘子说:“李家的第三代传人,曾经与我派一位前辈生下过一个女儿。”

    “上清派还有这样的黑历史?”戒色大吃一惊。

    “是的,当年李家传人是香饽饽,你知道我们上清派可以婚嫁,所以也参与过,算是一个黑历史吧。后来李家下一代的极道传人崛起,把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屠戮殆尽。上清派的那个女孩留下来了,知道为什么不。”

    “什么原因?”戒色的八卦心熊熊燃烧起来。

    “那位李家传人和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早就相识,并且爱上了对方,但当时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世。”丹尘子说:“后来杀到上清派,这才知道真相。于是就留了她一命,但把当代的上清派掌教给杀了。”

    “”戒色。

    竟如此狗血。

    “那位李家血脉后来与同门师兄结成道侣,一直有香火延续下来。”

    “似你?”戒色震惊了:“你就是土生土长的上清派弟子,没想到你是李家传人。”

    “”丹尘子愣了半天:“不是,你脑洞有点大,我长的很娘炮吗?你竟然怀疑我和李羡鱼是同族。”

    “那是谁。”

    “清徽子和她哥丹云子。”

    “”戒色呆住了。

    “你要是想还俗娶清徽子师姐”

    “打住。”戒色皱眉,冷冰冰的盯着他:“陈年往事能别提了吗。”

    那是他的黑历史,很多年前,情窦初开的戒色在上一届论道大会上一睹清徽子芳容后,日思夜想,很是激动,偷偷写了封情书寄到上清派。但被丹云子当着一众同门的面大声诵读。

    这件事传回两华寺,后果可想而知,戒色被佛头以教导佛法为由,捶了整整一年,这一年里,他总共重伤卧床二十余次。

    佛头有一个习惯,他从不与人辩经,谁要找他辩经,他就会揍谁一顿,然后双手合十:佛法无边,施主懂了吗。

    同理,他也不会跟你讲道理。

    听来的道理不是道理,悟出来的道理才是道理。

    这是佛头说的。

    戒色开始不理解师父的想法,很多年后,在隔壁山峰面对游客开放的“两华寺”充当解签僧人时,有一位父亲说:自己读书的时候,不听老师和父母的劝告,不爱读书,早早辍学。经历了各种挫折后,现在很后悔当年没好好读书。

    戒色心说,你儿子现在就和你当初一样

    他刹那间醍醐灌顶,悟通了师父的道理。也就理解师父当年为什么没跟他讲道理,而是捶他一顿。

    老男人说,女人是伤身毒药,没什么好的,也就那么回事。

    小年轻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夯昆。

    多年后,小年轻长成老男人,就领悟这个道理了。

    戒色就是那个小年轻,佛头当然不是老男人,但他肯定经历过戒色类似的心结。

    现在戒色已经看开了,能完全免疫女色,自然就懂师父是对的。

    “是不是意味着,丹云子也能继承无双战魂?”戒色心里一动。

    “是的,但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谁都不敢再强迫李家传人生孩子了。”丹尘子摇头:“无双战魂心狠手辣,绝不是看起来这样美好纯真。”

    “那如果李羡鱼死了呢。”戒色挑了挑眉。

    丹尘子沉默。

    “但没人敢赌。”戒色又说。

    两人说话的同时,李羡鱼已经登台,他们默契的停下交谈,凝神观战。

    裁判念出开始,李羡鱼果断后退,先与宫本秀吉拉开距离。

    宫本秀吉左手握竹刀在身侧,右手握住刀柄,李羡鱼退,他则进。两人沉默对峙,目光同样如鹰隼般犀利。

    这样的边移动边对峙,一直维持了五分钟,观众席上,数千人沉默。

    大家都知道,宫本秀吉的拔刀斩是必杀技,出刀不是对方死,就是他死。

    李羡鱼脑海中浮现雪奈子的那篇攻略。

    宫本秀吉的拔刀斩虽然犀利无比,但剑的伤害范围只是一个弧线,因此他的攻击角度是可以预判的。预判出那道弧线,理论上来说,就能抵挡住居合。

    这是第一步。

    但并不是能预判到就能挡住,有时候你看出他会怎么出刀,可你就是躲不开。因为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挥刀瞬间爆发出的速度。

    所以第二步要挡。

    宫本秀吉的剑意纯粹、犀利,是日苯最强的居合之一。目前没有哪个同辈可以挡住那种强大的剑意斩杀。

    八分钟,

    九分钟,

    十分钟

    宫本秀吉酝酿的剑意越来越强,他目光微微一眯,双臂肌肉骤然鼓起。

    来了!

    李羡鱼瞳孔一缩,下一刻,一股纯粹的,仿佛可以斩断时光的剑意爆发,让他有种面对大海啸的窒息感。

    危急关头,他精神力暴涨,捕捉到周围所有观众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捕捉到那宛如残影的可怕剑势。

    依靠华阳反哺他的精神力,他成功完成了第一步,预判到了宫本秀吉的出剑轨迹。

    “嘭!”

    一声闷响。

    竹刀顿在半空,它没能继续斩下来,它被挡住了,挡住它的是李羡鱼的左臂。

    第二步,要挡。

    面对快到超出身体反应速度的一刀,既然无法躲避,那就硬挡,别人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李羡鱼能做到。迄今为止,宝泽用尽各种手段都无法切割、破碎史莱姆。

    它本身就是最坚硬的防御,有着超高的防御上限。

    “嗤嗤!”

    破碎的剑意在李羡鱼身上划出一道道伤痕,他的上身瞬间被铰的千穿百孔。

    “轰!”

    观众席哗然如沸,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