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妖血裔(原来我是妖二代) 卖报小郎君

612 杀了她

    第601章 杀了她

    李羡鱼虽然不至于满脑门的冷汗,但也体会到了“热锅上的蚂蚁”的焦虑。

    毫无疑问,他的计划出问题了,这件事处理不好,他和官方组织就得反目成仇。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又该怎么处理、解决?

    李羡鱼的脑细胞高速运转,同时,他深切的明白了祖奶奶曾经说过的话:能动手就绝不哔哔。

    武力能解决的事,绝对不要尝试使用智力!

    武力可能会有天差地别,但智力方面,人类其实相差不大。失去一身武力之后,李羡鱼觉得自己陷入了比拼智力的泥潭,这些天神社的妖艳ji货们,一个比一个会玩。

    短暂的寂静后,火药味开始蔓延,没有声嘶力竭的呵斥和呐喊,但官方组织所属势力的大佬们纷纷酝酿气机,教堂外的人马得到通知后,手持热武器冲了进来,把众人团团包围。

    而在教堂外,有威力更大的武器在瞄准内部。

    此外,大佬们人手一个皮夹子,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之所以没有打起来,是因为无双战魂还在,她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像刀子般锐利,似乎只要谁敢动,她就会第一个杀谁。

    给了大家巨大的压力。

    李羡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迅速分析出两种可能:

    一,女干部给他的情报是假的。

    她未必能预料到现在的场景,但只要让自己和官方组织的重要人员发生不可调节的矛盾,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如果是前一种的话,他没有办法了,这一局天神社胜出。

    二,山本归田没有把血肉物质带在身上。

    李羡鱼与青师马甲战斗过很多次,但并不知道它是否必须带在身上。青师的马甲在没有完全显露出来前,是不可感知的。

    就像狂犬病的病毒潜伏在人体时,是检查不出来的。

    李羡鱼思考之后,排除了第一种可能,他更倾向于第二种。

    一来是有自信女干部不会撒谎,她当时眼里的绝望和屈服不像伪装。其次,岩崎池的一番话让他找到了山本归田背叛官方组织的动机。

    所以他才自信满满,笃定山本归田无处遁形。

    但第二种可能也有不合理之处,比如,除了青木结衣和他的后宫团之外,没人知道他会空降岩崎帝人的葬礼,青木大辅都不知道的。

    这就断绝了天神社设局的可能。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青师的血肉物质是压箱底手段,同时也是保命物品,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带在身上的吗。而且也是最安全的。比藏在任何地方都安全可靠。

    那为什么山本归田身上会没有?

    “无双战魂,你还要继续包庇你的传人吗。”官方组织一位中年人站了出来,满脸悲愤。

    这是岩崎帝人的另一个弟子,老师陨落,师兄被害死,悲愤之下,双眼发红,恨不得和李羡鱼拼命。

    “我不包庇我传人,还包庇你吗?”祖奶奶瞅了他一眼:“多久没照镜子了。”

    给刺激到了,那人怒吼一声,就要冲上来拼命,但被身边的人拦住。

    青木结衣微微低头,不去看家主频繁使来的眼色。

    这蠢丫头,真给李家传人迷了心智?

    他是给了你名分,还是在你肚子里种了娃?

    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可你这不还没嫁出去么,八字没一撇呢。

    女人果然是遇到爱情就变蠢的生物,气死老夫。

    “无双战魂,你这是自决李家,想一想你今年的困境吧,不是每一代传人都能像当代一样,崛起如此迅速。”聪明人懂的利用别人的弱点。

    无双战魂最重视的当然是传人,这一代的传人已经成长起来,太过强大,但下一代呢,下下一代呢。

    正所谓,铁定的战魂,流水的曾孙。

    祖奶奶冷冷一笑:“下一代传人?我觉得青木家的丫头挺不错,聪慧,礼貌,性格也好。”

    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一愣。

    “冷静,冷静啊诸君。”青木大辅激动的站出来,用力压了压手,“冲动是魔鬼,大家千万要克制自己,不要在最冲动的时候做出决定。”

    一道道目光落在这个突然刚强起来的老男人身上。

    青木大辅开始表演了,“山本君的死完全是意外,大家有目共睹的。虽然指出他是内奸的人是李羡鱼,可捅入心脏的那一刀是他自己干的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怒了。

    这个不要碧莲的老东西,无双战魂一句话,你就倒戈了?

    “当然我也没说李羡鱼没有责任,但事实分明是他收到了错误的信息,才导致了这场悲剧。并非主观意识的想致山本君于死地。”

    “刚才渡边耕田身份可不就是他侦破的吗。对于山本归田的遭遇我很遗憾,可是吧,大局为重啊诸君。”

    青木大辅绝对没有要为李羡鱼开脱的意思,他只是在为青木家的未来奋斗,多么人之常情的事。

    祖奶奶是个聪慧的姑娘,在武力失去作用的情况下,她也会懂得利用脑瓜。

    李羡鱼欣慰的点点头,在众人充满愤怒和敌意的目光中,来到山本归田的尸体边:“我已经明白一切了。”

    不去看众人的表情,李羡鱼忽然伸手扼住了身边一位中年男人的脖子,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捏碎了他的脖子。

    他正是山本归田的下属,借出肋差给狼人自刀的木村君。

    还,还敢动手?!

    李羡鱼今天真要和官方组织决裂?

    那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糊弄我们的?

    尽管山本归田的死让官方组织众人非常愤怒,并打心底抗拒起李羡鱼,但要说他是故意的,是敌人。大部分人其实内心不认同。

    因为他如果是妄图占有领袖位置,从内部瓦解官方组织的敌人,完全没必要做这些。而且,花费这么多精力,取得的战果仅仅是干掉一个战力不强,惜命怕死的山本归田?

    一巴掌怕死岂不是更省事。

    强者处理问题的方式,通常是碾压,而不是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事儿。

    这时,性命垂危的木村君发生了异变,深青色的血肉物质沿着脖颈爬向脸庞,迅速覆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把正常的人类异化成邪恶丑陋的怪物。

    见状,始终守在边上的李羡鱼松了口气,探出左手覆住他的脸颊,开启了暴食。

    木村君奋力挣扎、捶打,喉咙里发出非人的嘶吼。

    有点痛,感觉是成年人被十几岁的小少年打了几拳李羡鱼皱了皱眉,果然,只有半步极道体魄的自己不适合战斗,遇到敌人只能靠身体硬抗,无法运用气机和异能对抗。

    俄顷,木村君的身体化作枯萎的干尸,双手还保持着抵抗的姿势。

    “呕”

    李羡鱼手掌裂开一道口子,把一团深青色的血肉物质吐了出来,那团血肉物质蠕动片刻,慢慢硬化、干瘪。

    “这,这是”在场众人吃了一惊,看了看木村君,又看看李羡鱼,猜测道:“真正的内奸是木村君,山本归田做了他的替罪羊?!”

    李羡鱼摇头,胸有成竹:“并不是,真正的叛徒是山本归田,而这个人才是替罪羊。大家回忆一下,山本归田身份被我戳穿后,第一个接触的是谁?”

    大家顿时看向干尸木村君身上,脑海里浮现刚才的一幕:山本归田主动向木村君借了肋差,并把手按在了木村君的肩膀片刻。

    “没猜错的话,就是那时候,血肉物质被悄悄转移到了木村君身上。正因如此,山本归田才敢接受考验。”李羡鱼道。

    人们顿时恍然,也有人皱眉道:“不对,刚才我们也有接触过山本归田,在他受伤后搀扶过。你怎么判断出血肉物质是被转移到了木村君身上。”

    “很简单,血肉物质在宿主遭遇致命伤后会应激启用,诸君没少与类似的敌人交手,不难理解我的话吧。”李羡鱼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一半是靠猜测。

    如果山本归田一直把血肉物质带在身上,那么唯一的解释是他悄悄转移了“证物”,那么在自刀前与他接触过的木村君是最大的嫌疑人。

    错了也无妨,大不了不做这个临时领袖。

    “原来如此!”

    “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血肉物质被转移。”

    “可恨,山本归田竟背叛官方组织,背叛老师。”

    铁证面前,大佬们信了李羡鱼,纷纷叫骂山本归田,绝然不提刚才针对李羡鱼的态度。

    青木结衣站在不远处,眸子里悄悄焕发出光彩,目光吸附在李羡鱼身上。

    “诸君,稍安勿躁。”李羡鱼抬手压了压,等场面安静后,“官方组织内部的间谍远不止山本归田和渡边耕田,我这里有一份名单。”

    他从兜里取出一张便签,扭头朝青木结衣,道:“结衣,你来念。”

    青木结衣迈着轻盈的步伐走来,听见了自己心脏砰砰的狂跳声。

    理智聪明的头脑,惊才绝艳的天赋,强无敌的力量如果真如家主预期的那样,需要一个兼具家世和才华于一身的男人才配的上自己的话。

    青木结衣相信,那个人已经出现了。

    伸手接过便签,展开一看,众人的目光随之落在她身上,但不等青木结衣开口,教堂内,人群里,有六人果断出手,击伤身边猝不及防的同伴,制造混乱,强行突围。

    狼人自跳了。

    不需要青木结衣开口了,教堂内的众人当即反应过来,纷纷出手。守在两边的持枪警卫跟着开枪阻击,子弹离膛的声响回荡在教堂。

    战斗几乎在下一分钟就结束了,六人里顶尖级有两位,但架不住人多,被迅速歼灭。

    他们身上拥有深青色的血肉物质,没有一个是清白的。

    李羡鱼和他的后宫团没有参与战斗,冷眼旁观着,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落在樱井雪奈子身上。并不奇怪她没有逃走,翠花与他心有灵犀,打了个眼神,她便知道自己让她盯牢樱井雪奈子。

    樱井雪奈子敢逃,满屋子的大佬也不同意。

    之前,因为杀死岩崎帝人的真凶和内部叛徒两件事过于重要,大家腾不出时间去搭理这个天神社的女干部。

    但不意味着会对她的逃走无动于衷。

    尸体被清理出去,受伤人员也得到了救治,见秩序恢复了,李羡鱼轻飘飘的抛给青木大辅一个眼神。

    后者心领神会,咳嗽一声,吸引大家的注意,然后振臂一呼:“诸君,天神社灭我等之心不死。接下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鄙人青木大辅,代表青木家提议,委任李羡鱼为临时领袖,带领官方组织对抗古妖,对抗天神社。”

    几秒的沉默后,大佬们发出了赞同的声音。

    大局已定!

    青木大辅彻底松了口气,喜滋滋的想着青木家也算是扶龙之臣了。

    等这次葬礼结束,他就让青木结衣去要名分不,这种事不能女孩子亲自说出口,太掉价,青木家的大小姐身份是很尊贵的。

    得由他这个家长亲自出面。

    不管李羡鱼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反正名分是一定要订下来的,这关乎到无双战魂的继承权。

    而继承无双战魂的阻碍是她本人,但看刚才的情况,无双战魂似乎不反感结衣,这就很奈斯啊。

    嗯,无双战魂或许会因为岛国的原因心生抵触,青木家也不是不可以退步,大不了改变家规,不招婿,把青木结衣嫁到中国。

    虽然这样一来,无双战魂私有化的想法不可能实现,但和李家结成姻亲,那也是血赚的买卖。

    甚至将来生了娃之后,还可以让他娶青木家的女孩。

    青木大辅浑身燥热,血液沸腾,仿佛看到了青木家成为岛国第一家族的未来。

    李羡鱼走回岩崎帝人的棺椁边,沉声道:“诸君, w. 我会为岩崎前辈报仇,会帮助官方组织渡过难关,这是我曾经对他的承诺。是男人的承诺。”

    青木结衣与他并立,心情明媚的给众人翻译。

    闻言,诸君齐齐点头。

    李羡鱼继续道:“对抗天神社的第一步,也是我下达的第一个指令”

    顿了顿,李羡鱼指着樱井雪奈子:“杀了她!”

    前天码完半章后就睡觉了,因为这周一直在熬夜。昨天早上起床感觉状态不错,就码字到中午,码出两章。再然后补觉,一直睡到吃晚饭好爽,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比和女朋友玩耍还幸福(脑补,毕竟我是单身狗)。

    吃完晚饭,练了二十分钟腹肌,然后开始看电影,凌晨之后开始码字码到现在了!

    周末当然要熬夜,不熬夜的周末不是好周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