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古妖血裔(原来我是妖二代) 卖报小郎君

625 狡童(二)

    第606章 狡童(二)

    “我是谁?牠是谁?”

    丹云子好歹是修出元婴的道门弟子,换成不擅长精神力的普通血裔,根本捕捉不到毒尾主宰的意识。

    即使失去了头颅,也还没沟通外界,古妖这种生物真是可怕啊,拥有高等智慧,恐怖力量,以及可怕的生存能力。从进化角度来说,堪称完美。

    “我是丹云子,主宰您不记得我了吗。”丹云子尝试沟通牠的意识,传达自己的念头。

    “丹云子”毒尾主宰沉默半天:“是谁?我又是谁?”

    “您是主宰,毒尾主宰。”

    “毒尾主宰?不认识”

    牠的状态出问题了,是因为元神和记忆连带着头颅一起被斩灭,所以现在留存的仅仅是最本能的意志?

    保险起见,丹云子决定再试探试探:“您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吗,是李家传人和无双战魂害得您变成这样的。”

    “”毒尾主宰很久没有回应,似乎在努力回忆,“不记得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您想知道这些的话,我有办法。”丹云子深吸一口气,再次缓步靠近:“我有办法让你记起一切,但前提是您别抵抗。”

    “什么是抵抗。”

    “只要你进入我的身体,你就会记忆自己是谁,做过什么,身处何地。”丹云子突破了五米的距离,没遭遇攻击,他轻轻吐出一口气。

    毒尾主宰没有说话。

    丹云子谨慎的靠近,微微颤抖的伸出手去触碰紫色的无头身躯,双腿无声蓄力,做好了及时规避攻击的准备。

    摸到了,他的手触碰到了毒尾主宰。

    毒尾主宰肌肉线条轻轻的绷紧,继而舒缓,似乎在克制抗拒的本能。

    “进入我的身体,您就能重新拿回记忆。”丹云子轻声说着,他听见了自己狂跳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喉咙发干,心情激荡。

    他要吞噬毒尾主宰,窃取他的权柄。

    就像当年无双战魂窃取黑龙的权柄。

    这便是他来岛国历练的主要目的之一,也是背后那位交代给他的任务。

    樱井雪奈子是错误的,杀死李羡鱼并不是他向命运发起的挑战。他真正的目标是逆天改命,挽救中庸的灵魂。

    窃取了毒尾主宰的权柄后,他就可以成为屹立在血裔界顶端的可怕存在。届时,别说李羡鱼,无双战魂他也不怵。

    到了那时,才是他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做完美释义之时。

    灭魂联盟是由樱井时政发起的,在得知岛国潜藏着一位古妖后,毫无疑问,李羡鱼肯定会来,不知道具体时间,但他不会缺席。

    这个锅毒尾主宰不得不背。

    而他的任务就是跟在毒尾主宰身边,伺机寻找机会,对毒尾主宰的说辞是他学会了封印无双战魂的阵法,是来岛国守株待兔的。

    找不到机会也没事,因为第二个任务是封印无双战魂,能解决掉一尊极道巅峰,同样也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丹云子胸膛的血肉有生命似的蠕动,裂开,两侧的肋骨张开,像是牙齿咬住了毒尾主宰的身躯,一点点,一点点将牠吞入胸腔。

    丹云子的皮肤迅速变的紫红,他的基因序列因为承受不住古妖血肉的冲击而崩溃,皮肤皲裂,鲜血流淌。但他身体上刻画的那些咒文亮了起来,像是外科医生手里的缝合线,将裂开的血肉缝合,将崩溃的基因稳固。

    即便如此,巨大的痛苦险些磨灭丹云子的意志,他抱着头,痛苦的嘶吼起来。恨不得立刻死去,不愿再承受这种痛苦。

    这个时候,无双战魂祖孙俩就成了他的精神粮食。

    只要想一想他们丑恶的嘴脸,想一想自己的屈辱,想一想他和李羡鱼之间的差距,枯竭、崩溃的精神便涌起了全新的力量。助他抵抗着无边无际的痛苦。

    四周忽然传来剧烈的抖动,黑龙凄厉的咆哮声隐约传来,与此同时,一大股浊流用尽胃里。

    它似乎遭遇了什么重创。

    “不好,是无双战魂他们追上来了。”丹云子脸色一变。

    怎么办怎么办吞噬毒尾需要点时间,融合古妖基因并不是瞬息间的事,如果此时遭遇了无双战魂,凭他此时的痛苦不堪的状态,无异于任人宰割。

    哗啦啦!

    上方胃袋裂开,殷红的鲜血涌进来,丹云子抬头看去,看见了半截白晃晃的气之剑

    几分钟前,荒川上空。

    荒川因为海水倒灌,溢出河床,造成了小范围的水灾,但随着黑龙回归荒川后,这些倒灌的海水开始退去。

    如此一来,水流就成了黑龙的加速器,因此翠花虽然紧咬着,却始终追不上。

    “这样下去不行。”李羡鱼想了想,从皮夹子里取出两管一次性针筒,一小瓶药水。他先将一个针筒刺入瓶口,摄取出药水,再切开手腕,让另一个针筒抽取自身血液。

    “翠花,我现在给你注射药水,可能会有些痛苦。”李羡鱼说:“但没关系的,我给你留了一管血药。”

    药剂名:五秒真男人!

    宝泽医疗部产品,扁鹊制药师的成名之作,他靠着一副药剂,成为宝泽乃至中国血裔界鼎鼎有名的大制药师。

    五秒真男人,以刺激基因,燃烧生命为代价,获得全面的实力增幅。副作用:你可能会死。

    虽然只有五秒钟的时间,但得到的增幅非常可观,可以越级战斗。

    每一位宝泽执行部的血裔都被要求随身携带此药。

    在李羡鱼没有加入宝泽之前,这东西是宝泽员工用来玩命的最后手段,自从李羡鱼加入宝泽后,五秒真男人像是找到了归宿,成为宝泽员工克敌制胜的秘密手段。

    李羡鱼试过这种药,级以下可以越阶战斗,顶尖级也能得到不小的增幅,半步极道则完全免疫药效了。

    李羡鱼把药剂交给三无,转念一想,还是交给结衣吧,除了战斗之位,怎么看都是结衣比三无更靠谱。

    “结衣,你立刻打电话通知官方组织,让他们守住荒川两岸,一直到入海口。天神社的血裔暂且不用管,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李羡鱼吩咐。

    青木结衣接过血药,郑重其事的点头。

    她心里有点小小的开心,因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李羡鱼对她的信任越来越深。

    李羡鱼拨开翠花的长毛,把五秒真男人注射进翠花体内。

    俄顷,随着翠花浑身毛发一炸,药剂生效了,她喉咙里迸发出尖细的叫声,瞳孔化作熔浆的颜色。速度在刹那间得到增幅,以一种稳定的速度拉近距离,渐渐赶超了黑龙。青木结衣和三无同时鼓荡起气机,挡住裂面如割的强风。

    见状,李羡鱼不再迟疑,纵身一跃,投入滚滚浊流。

    他正巧落在黑龙的背上,这是在跳跃之前就估算好的位置。

    黑龙的鳞甲光滑细腻,身躯虽然粗壮,但圆筒形的身体缺乏可以攀附的地方,李羡鱼召唤出气之剑,用力刺入黑龙背脊,借此固定住身体。

    “吼!”

    黑龙在水中发出沉闷的咆哮声,能明显感觉到它大惊失色,仓惶且恐惧,像是被猎狗追赶的兔子。它操纵着暗流拍打李羡鱼,试图把他从身上推走。

    但李羡鱼的肉身何其强大,远超寻常半步极道,被暗流推撞的气血翻涌,如跗骨之蛆,牢牢定在黑龙身上。

    “你敢不敢和我到海里一战”黑龙下意识的用这样的话挑衅,就像孩子常挂在嘴边的:我不要和你做朋友了。

    但稍后它感觉到这话不对劲,改口道:“敢不敢等我伤好了再战。”

    “不等!”李羡鱼用精神力回复。

    “”黑龙气势一下子弱了:“饶了我吧。”

    “叫爸爸。”

    “爸爸。”

    竟是如此的没有骨气,你身为古妖的尊严呢?身为究极生物的尊严呢?

    旋即,李羡鱼想起血骑士的描述,这条蠢龙记忆的源头是一群辫子人类,也就是大清。

    是不是意味着它是在大清时诞生了新的记忆,之前的记忆因为死过一次,消失不见?

    李羡鱼没再搭理黑龙的求饶,思考着毒尾主宰逃跑的那一幕,牠没有独自逃跑,而是选择藏身在黑龙体内,证明毒尾即便还活着,也濒临死亡,最起码是极度虚弱,因此想借助黑龙逃到海里,躲避我们的追杀。

    现在是杀毒尾最好的时机,错过了,恐怕将来只有在大决战里遭遇了。

    李羡鱼把果子争夺战称为大决战,这是必将到来的战斗。

    一定要杀死毒尾,为将来除去一位大敌。

    气机疯狂注入剑胎,让气之剑化作数十丈长,用力一划,划破坚硬鳞甲,以及鳞甲之下的血肉。

    黑龙凄厉的咆哮起来。

    河水涌入胃袋,血肉疯狂蠕动,抽搐,试图自愈伤口,但剑气不断灼烧着细胞,阻止自愈。

    李羡鱼没有冒然进去,而是甩出了左手,史莱姆能粗能细,能长能短,具有极强的延伸性。

    它化作了纤细的长绳,勾住了死死吊在黑龙身后的祖奶奶,然后收缩,把她拽过来。

    “我其实很乐意看到你被自己的传人摸得双腿发软,可惜色欲对你无效。”史莱姆想起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被祖奶奶免疫这件事。

    祖奶奶不搭理它,很快与曾孙会合,李羡鱼指了指胃袋:“毒尾在里面,我们下去。”

    有祖奶奶在身边,他安心许多。

    两人当即挤开血肉,跳进胃袋里。

    李羡鱼握着气之剑,借助白茫茫的光晕照明,四处张望,发现黑龙的胃里的空间大的超乎想象。少说也有一个篮球场大小,气之剑的光芒仅能照亮身周数米。

    浑浊的河水与蚀骨的胃液混淆在一起,变成难以言说的颜色,令人头晕眼花的恶臭在嗅到第一口时他便屏住了呼吸,并联想到了初中时操场边那个旧厕所,长期缺乏管理,氨气浓烈的能熏疼眼睛。

    打火机一点,便是爆炸的艺术。

    胃液里漂浮着作呕的血肉,有的依稀可以辨轻形体轮廓,有的干脆是一团腐蚀糜烂的肉,脚底铺着白骨。

    不由的想起了不知哪本书上写过的一句话:每一个人的胃都是一个人间地狱。

    头顶仍有浑浊的河流涌进来,像是漏雨的屋顶,变得淅淅沥沥。虽然伤口难以愈合,但被气之剑斩出的伤口紧紧合拢,阻止了异物用尽胃里。

    “小心点,分开找。”李羡鱼说。

    胃袋面积不小,这还是其次,主要是杂物太多,干扰了搜寻。幸好他和祖奶奶都不是普通人,且不说目力强悍,六识也很明锐。

    “嗯!”祖奶奶点点头,手指于虚空画符,注入气机,“噗”一声,明艳的火苗窜起,传递温暖和光明。

    祖奶奶真是精通各系法术,没什么不会的,她要是活在现代,肯定是个学霸额,就她的智商,加上不爱读书的性格,大学都未必考得上吧。

    可又明明这么厉害,学什么会什么。

    智商这种东西,定义起来还真是复杂。

    李羡鱼三天两头就腹诽后宫团莫得智商,但要让他去学习那些道术佛法,他就成了没智商那个。比如雷电法王传授给他的雷法,修炼了半年多,堪堪入门而已。

    所以精通各家所长的祖奶奶从来不教他修行,因为没有必要。

    远处,丹云子紧贴着胃壁,整个人被紧张和焦虑的情绪支配。

    “再给我点时间,不要多,只要一点点,一点点”

    “快思考,快思考”

    以他现在的状态,同时应对李家传人与无双战魂,几乎是必死,没有其他可能。

    丹云子原本打算撕开黑龙的胃壁,逃进它的腹腔躲藏。然而李羡鱼和无双战魂来的太快,或者说他承受的痛苦太强烈,让他行动不够快捷,堪堪走到胃壁前,他们就进来了。

    这时候,如果撕裂胃壁,哪怕不施展气机也会出现响动,招来李家祖孙的注意。

    被逼到墙角了,丹云子觉得自己就是被逼到墙角的兔子。

    一定还有办法的他强忍着巨大的痛苦,  开动脑筋,思考着应对之策。

    首先,黑龙的胃部充斥着酸臭剧毒的气息,吸入体内,哪怕是半步极道也会头晕眼花,恶心呕吐吧。所以他们必然屏住呼吸。

    就算不是,浓烈的气息也会遮蔽自己身上的血腥味。让他们失去嗅觉。

    然后,胃袋里到处都是黑龙吞噬的海洋生物残骸,环境复杂,敌在明,我在暗。这是可以利用的优势。

    也就是说,只要施展龟息术,让心脏停止跳动,让血液流动减慢,他就可以在这个复杂的环境里伪装成尸体,从而躲避他们的搜查。

    不,这样是不可能逃过祖孙俩眼睛的。

    他必须要反击!

    丹云子看了眼身侧一块巨大的腐烂肉块,心里忽然有了主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