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纠结于名

31,大难题

    邓不利多说完之后,静静的看着穆迪(霍法)。霍法点点头,沉静说道:“这样啊,我明白了。”

    邓不利多低下头,用半月眼镜片后的蓝色眼睛审视着霍法,那眼神让霍法心里有些发毛,他故作不悦:“怎么了,阿不思?”

    “去年你还因为我招聘莱姆斯的事和我争执了半天,说我做事不合规矩,今年的你倒意外的好说话。我还以为,你会和去年一样,质疑我的安排呢。”

    靠!你以为我想教?一肚子弯弯绕绕!

    霍法心里破口大骂邓不利多狡猾,偏偏脸上还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时代变了,学生一代不如一代,老实说,阿不思,我早就对你那些怀柔的教学方式有些不满,今年你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倒是正和我意,是时候对那些温室里的花朵强硬一点了。”

    邓不利多眼中的审视消去,他笑着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变了个人呢,这么好说话,现在看来,你倒还是那副暴脾气。”

    “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

    霍法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老伙计,你去准备下吧。”

    邓不利多和煦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总板着脸,会吓坏学生的。”

    说完,他就转身从礼堂后的通道离开了。

    当邓不利多的背影消失在了大厅之后,霍法沉静淡定的脸色陡然就变了。

    居然要自己去教三大不可饶恕咒,这不是在搞他么,他可从来没用过三大不可饶恕咒。他既不喜欢精神控制,也不喜欢钻心腕骨的折磨,阿瓦达索命对他来说效率还太低。

    最致命的是,他没有魔杖,虽然他有穆迪的魔杖,但是那玩意他压根用不了。虽然他会一些基本法术的无杖施法,例如荧光咒,护盾咒,清泉咒一类的咒语,但是他如果直接在课堂上用无杖施法,肯定会被人看出异常。

    只靠自己看来不行,霍法心想,好在他有小巴蒂,小巴蒂作为一个老食死徒,三大不可饶恕咒对他来说肯定了熟于胸。

    只是,小巴蒂现在的状态

    他加快脚步,顺着旋转楼梯来到了三楼的黑魔法防御办公室。

    费尔奇已经将他的箱子摆在了办公室的桌子旁,他锁好了门,将箱子拖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内。

    休息室是一间长长的屋子,四面墙上镶着木板,屋里堆满了不配套的旧椅子还有一张木板床,这间房间去年属于莱姆斯.卢平,虽然那家伙已经走了,但霍法还是能在空气中问道一股狼人特有的残留气息。

    桌子上摆放着一张课表,他拿起课表一看。嗬,第一堂课只有三天了,留给他掌握三大不可饶恕咒的时间也只有三天。

    他不敢犹豫,赶紧打开箱子钻了进去。

    刚一进去他就吓了一跳,箱子里一片漆黑,但在他的夜间视觉下,他看见小巴蒂表情扭曲的爬在老穆迪腿边,抱着他唯一一根独腿,一边摸还一边拿脸在上面蹭。

    “闪闪闪闪母亲母亲”

    他嘴里一会儿闪闪,一会儿母亲,手指异常用力,刺穿了老穆迪的大腿,鲜血从他指缝中流出来,洒了一地。

    再看看老穆迪,他估计也快要疯了,他全身被锁,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奋力的抖动身上的锁链,试图将那个拿脸在他腿上蹭的疯子甩开。

    听见箱子被打开的声音,老穆迪挣扎的更用力了,这一挣扎,小巴蒂不仅抓着老穆迪的腿,甚至还毫不犹豫的张口咬了下去。死死咬住。

    这个太变态了吧霍法心想,他快步来到小巴蒂身边,喊他名字,“巴蒂,小巴蒂?”

    无动于衷,小巴蒂翻着眼白,甚至看都不看他,只是咬着老穆迪的腿。不得已,霍法只得捏着他的腮帮子强行把他的脸从穆迪的独腿上拔了下来。

    “闪闪我要闪闪”

    小巴蒂毫无反应,他把老穆迪当成闪闪,无意识的混乱嘟囔道,“闪闪闪闪,坏人来了,坏人来了”

    坏你个怪兽滴水嘴!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快醒过来!

    霍法使劲的几巴掌打在小巴蒂的脸上,

    “闪闪闪闪你个混账你要去哪儿?你胆敢抛弃你的主人?”他毫无反应,既没有感觉到痛,也不在乎是谁在打他,只是重复着要闪闪这一条信息。

    怎么办?

    霍法一时间头大如斗。老乔伊当年果真没有骗自己,精神力不高的人如果被冥界的冷风吹中,只能变成一个神智不清的疯子。

    当然,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管小巴蒂的死活,可以将他无情的抛弃,就像伏地魔做的那样。

    但是他现在迫切需要他清醒过来,至少得让他把三大不可饶恕咒教给自己。

    小巴蒂混沌之中,抱着霍法的木腿舔了起来:“闪闪闪闪你个贱胚子跐溜跐溜”

    他一边舔一般骂。

    要闪闪?

    霍法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小巴蒂似乎对自己那只名为闪闪的家养小精灵有超乎寻常的情感。

    此刻,闪闪应该正在霍格沃茨的厨房里工作。如果找来那只家养小精灵,小巴蒂真的可以被治愈么?

    他不知道,不过此刻摆在他眼前的,好像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霍法这么想着,将小巴蒂固定在箱子里,随后离开了黑魔法防御办公室,进入了霍格沃茨的深夜之中。

    此刻的霍格沃茨本身似乎有种墓穴的气氛。楼梯像黑暗中的电影院通道一样,每迈一步都有反应灵敏的画像转过头。霍法能听到他自己的脚步声在头顶的玻璃上回响。朝上望去,他可以看到天窗上散发出的带着些许亮光的水雾正在透明房顶外散去。

    他一路向门厅下走去,夜晚的霍格沃茨让他倍感怀念,他几乎都快忘了这种夜游的快乐,这种游离于规则之外的快乐。

    五十多年前,在西尔比入侵霍格沃茨的那一次,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遭遇了破坏性的入侵,那一次拉文克劳的学生流离失所,不得不暂居在赫奇帕奇的休息室附近。

    也就是那一次,霍法知道了厨房的位置。虽然五十年过去了,但对于这座学校而言,只是弹指一挥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跟随着自己的记忆,霍法来到了一条宽阔的石廊里,黯淡的火把光芒下,墙壁上到处装饰着油画,画的主要是吃的东西。

    这时,他听见有人在昏暗的走廊里聊天。

    “塞德里克,下周真的没空么?”有女生哀怨的说。

    “有点忙,赛琳娜,而且,下周我有约了。”男人正直的说。

    “哼。”女人酸溜溜的娇嗔,“是拉文克劳的那个找球手么?”

    “我和她关系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霍法故意加重了自己的脚步声,木腿撞击在地面发出邦邦邦的声音。

    “谁在哪里?”

    塞德里克问道。

    霍法出现在走廊尽头,他能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一闪而过,消失在墙壁的油画内。而油画外面,则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他穿着黑黄色长袍,胸口熠熠生辉的别着一枚级长勋章。

    “穆迪教授?”

    塞德里克惊呼。

    “女人缘不错啊,迪戈里。”霍法说道,一瘸一拐的向他走去。

    “您您来做什么?”塞德里克显得有些尴尬。“已经宵禁了。”

    “宴会来晚了,我晚上没怎么吃东西,肚子有点饿,想去厨房拿些食物。”霍法随口说道。

    “哦,这样啊。”

    塞德里克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他拍着胸脯说道:“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我帮您去厨房拿。”

    “我和你一块去吧。”霍法站在他身边。

    “诶,好,这边走。”塞德里克主动伸出手,给霍法带起了路。墙壁的火把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两人一边走,霍法一边侧头看着他,“迪戈里?”

    “怎么了教授?”

    “火车上,你找那个年轻人做什么?”

    “谁,什么年轻人?”塞德里克一脸茫然。

    “灰色头发的年轻人。”

    塞德里克.迪戈里想了半天,纳闷的说道:“我没见过什么灰色头发的人啊。”

    “金色眼睛呢?”

    “那就更没有了,您在说什么啊?”

    “唔,没什么。”

    霍法心想,果然是中夺魂咒了:“那你在火车上,是和朋友在一起的么?”

    霍法这么一问,塞德里克的脸罕见的红了。他没有回答,而是站在了一张果盘画像前。伸出食指,轻轻挠了挠画里的碧绿梨子。梨子蠕动起来,哧哧笑着,突然变成了一个很大的绿色门把手。塞德里克抓住它把门拉开,在门便微微弯腰,如同最称职的侍者。

    霍格沃茨的厨房是一个天花板很高的大房间,面积和上面的礼堂一样大,周围的石墙边堆着许多闪闪发光的铜锅和铜盆,房间另一头有个砖砌的大壁炉。

    “教授,这就是厨房,里面都是家养小精灵,您能习惯么?”

    “没关系,我一个人就行,谢谢你,迪戈里。”霍法矜持的说道。

    “给您帮忙是我的荣幸。”塞德里克说道,慢慢的后退着,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迪戈里的背影消失在赫奇帕奇的油画中,霍法站在原地琢磨了片刻后,俯身钻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家养小精灵齐刷刷的扭过头来,看着进来的人。大大的眼中充满了好奇。它们基本上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旧茶巾,有着大大的耳朵和眼睛,有的托着盘子,有的拿着茶壶,有的拿着抹布。

    “你们这里有一个叫闪闪的家养小精灵么?”霍法站在一群家养小精灵面前问。

    家养小精灵们面面相觑,正当那群长得一模一样的家养小精灵准备回答他的时候,一只完全不同的家养小精灵挤开同伴钻了出来。

    它头上顶着一只茶壶保暖套,上面别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徽章,赤裸的胸膛上挂着一条马蹄图案的领带,下身穿的是一条类似儿童足球短裤的东西,脚上是两只不配对的袜子。

    “先生,您找闪闪做什么?”那只独特的家养小精灵问他。

    周边的其他小精灵见他过来,纷纷就像躲避瘟疫一样,避之不及的躲开了他。

    霍法眯起眼睛,认出它来。多比家养小精灵里的自由者,哈利波特的忠实铁粉。

    这让他陷入沉思,要是其他小精灵带路的话,都没有问题,唯独这一只不行。

    哈利是个事精,这家伙也是个事精,两个很能搞事的事精之间还有很深的联系,他不能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你,你是马尔福家的小精灵?”霍法慢吞吞的说道。

    “是的,我是不!”多比一个激灵,赶紧把脑袋甩的啪嗒啪嗒响。

    “多比是个自由的家养小精灵,和其他所有的家养小精灵都不同!”它认真的问道,“先生找闪闪做什么呢?”

    霍法没有管多比的问话,他慢吞吞的说道:“可是卢修斯.马尔福却不是和我这么说的。”

    “他说什么?主卢修斯说了什么?”

    “他说,你是一个背叛者,一个不忠心的仆人,还说,你虽然不想当仆人,但其实是哈利波特的仆人。”

    “他怎么敢这么说。”多比尖叫起来:“多比和哈利波特是朋友!卢修斯,卢修斯是个,是个恶毒的巫”

    刚骂一句,他的喉咙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勒住了,发出近乎窒息的声音。

    随后,他不受控制的跑到了一边,抄起一个平底锅就往自己脑袋上砸了起来:“多比,坏多比怎么能说主人的坏话坏多比!!”

    看着多比残酷的惩罚自己,霍法略带歉意的耸耸肩,在那群偷看的小精灵中找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问道:“你见过一个叫闪闪的小精灵么?”

    “您说那个爱哭鬼?”那个正常家养小精灵问道。

    “呃是的。”

    “跟我来,先生。”正常家养小精灵丝毫不问他来意:“她刚刚哭完,先生,您可别被吓到了。”

    正常小精灵带着霍法穿过四张长长的木桌子,走进里面的厨房,指着角落里的壁炉:“您瞧,那不是?”

    只见闪闪坐在炉火旁的一张凳子上,双目无神。她和多比不同,和其他小精灵穿的也不同。看样子不是随随便便地找来衣服就穿。她穿着一套整整齐齐的小裙子和短上衣,头上还戴着一顶配套的蓝帽子,上面掏了两个洞,露出她的两只大耳朵。霍法估计那套衣服应该是老巴蒂.克劳奇开除她的时候赏她的。

    “闪闪。”

    霍法蹲在了她身边。

    闪闪看了他一眼,嘴唇发抖,接着便放声大哭,眼泪从她那对棕色的大眼睛里滚出来,洒落在她胸前。

    “瞧,就是她呢。”给霍法带路的正常小精灵说道:“要我说,这种被主人扫地出门的家伙,肯定做不来伺候人的活,您要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啊。”

    “谢谢你,”霍法摸了摸小精灵的脑袋:“不过还是算了。”

    “如您所愿。”

    正常家养小精灵给霍法鞠了一躬,后退离开。

    霍法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只哭泣的家伙身上,那哭的叫一个悲天抢地,肝肠寸断,只听她一边哭一边喊:“我认得你,我认得你,你就是把小主人送进监狱的魔鬼!你害了我和我主人一家,如今又来做什么?”

    “别介意,我带你去见你主人。”

    变成穆迪的霍法贴着她耳朵说道。

    “迟了,迟了,都迟了!”

    闪闪拼命的哭泣着,“主人,主人不要我了!”

    “是小主人。”霍法声音压到极限。

    闪闪一边哭,一边困惑至极的看着霍法。

    “你的小主人在我身边,他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你。”

    哭声戛然而止。

    十分钟后。

    霍法带着闪闪返回了位于三楼的黑魔法防御办公室,带着他一起进了箱子里。

    刚一进去,闪闪还对两个一模一样的穆迪表示好奇,可当她看见那个瘫在地上,不断抽搐流口水的可怜虫之后,她便瞬间把所有事情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主人,小主人您怎么了?”她细腿如飞般冲上前去,按住了小巴蒂的胸膛:“小主人,小主人,你说话啊,是谁欺负你了么?”

    “闪闪闪闪”

    表情狰狞的小巴蒂一下抓住了小精灵的耳朵,混乱中,他疯狂的撕扯起了小精灵的耳朵,但小精灵并没有挣扎,而是将他的脑袋按在胸口,抱着他的下巴,柔声说道:“没事了,主人,没事了,闪闪在这里。”

    一直混乱的小巴蒂竟然出奇的安静下来。

    他嗅了嗅,绷紧的身体软了下来。

    “小主人,闪闪在,没事了,没事了。”

    霍法看着偎依在一起的小巴蒂和闪闪,一种诡异奇特的错乱感出现在他心头,如果把他们的外壳拿去,似乎内在的东西并非不堪忍受。

    小巴蒂完全安静下来之后,陷入了沉眠之中,甚至开始打起了呼噜。

    闪闪这时站了起来,竟然怒气冲冲的来到霍法身边质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那模样就像个护犊子的老母亲。

    “我?”

    复方汤剂的时间到了,霍法扭了扭头,身体迅速拔高,从面容可怖的狰狞傲罗变回了英气的光头少年。

    “我什么都没做,是你主人太倒霉。”

    “是你!你不是那个世界杯上的那个!?”

    “是我,”霍法眯着眼睛,“你和小巴蒂究竟是什么关系?”

    “就是普通主仆啊。”

    “普通主仆?只是普通主仆。”霍法狐疑:“你们的关系也太亲密了吧。”

    “少爷是我养大的,关系比其他人亲密当然很正常啦。”闪闪摸着小巴蒂的脸,陶醉说道,那神色仿佛在看什么稀世艺术品。

    “你养大的?”霍法立刻察觉到话里的不对劲,“他父母呢,老巴蒂呢?”

    闪闪抹着眼泪说道,“老主人老主人工作太忙,女主人女主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他们,他们都没办法,没办法照顾少爷!”

    霍法蹬大眼睛:“你是不是教了他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我,我没有啊。”闪闪茫然的看着他。

    霍法:“那你,和他说过什么价值观一类的东西么?”

    “哦,你说那个啊,闪闪小时候经常和少爷讲道理呀。”

    只见闪闪憧憬而又幸福的抱着小巴蒂的脑袋,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亮着,“少年小时候可乖了,只是偶尔会闷闷不乐的,特别是老主人不理他的时候,那时,我就和小少爷说,要是不快乐,就去服务别人,服务别人就会快乐了~”

    霍法看着闪闪那双无辜的大眼睛,一时间竟觉得无限惊悚。

    “所以,你在把他当成家养小精灵来养?”

    “有什么问题么?闪闪的祖先就是这么教闪闪的,闪闪祖先的祖先,也是这么教祖先的,祖先的祖先的祖先”

    “打住!”

    霍法刷了一下冷汗的下来了。

    这一刻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他纵然有高绝的变形,夜晚的神力,但他改变不了一个人的观念。再看着被闪闪抱在怀里的小巴蒂,这家伙,外表是个人。但只怕骨子里,已经把自己也当成了家养小精灵了。

    他不停的服务他人来获取自身存在的价值。但同时那份作为人类,作为巫师的尊严又不允许他真的像家养小精灵那样,无论什么主人是什么样都无所谓。

    所以他拒绝接受孱弱多病的伏地魔,无限催促自己去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但骨子里又像个家养小精灵,无限卑微,不知所措。

    因为那可怕的童年教育已经磨灭掉他的自我。

    “先生,您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么?”

    闪闪低声哀求道,在发现霍法不是真穆迪之后,她对霍法的态度意外的好了起来,

    霍法坐了下来,稍微把小巴蒂精神崩溃的经过和闪闪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闪闪忧愁的叹了口气,揉着光秃秃的头顶,一副努力思考办法的模样。

    “你估计,他多久才能清醒过来。”霍法问道。

    “至少要一周吧。”闪闪忧心忡忡的说:“这种状况小主人刚从阿兹卡班回来的时候,也遇到过。那时候,我照顾了他整整一周,才让他恢复了神智。”

    说着,闪闪握紧拳头:“我会每天晚上都坚持过来的,绝对不让任何人欺负小主人。”

    “一周完蛋。”

    霍法顿时把对小巴蒂的同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三天了,三天之后,他就要在哈利波特面前演示自己完全不理解的三大不可饶恕咒。

    究竟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