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纠结于名

47,猛兽出笼

    霍格沃茨,舞会正酣。

    巫师乐手们正卖力的在舞台上演奏,演奏的曲目是德米特里耶维奇?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

    伴随着优雅的圆舞曲,霍格沃茨的勇士们和舞伴们翩翩起舞,其他的学生也纷纷涌进舞池,伴随着乐曲各种展现着自身的魅力。

    而在舞池边缘,伪装成穆迪的米勒夸张的哈哈大笑,他踢踏着木腿,搂着一个漂亮的布斯巴顿女生在人群中不断穿梭。

    所有看见他的人都对他投以善意和理解的目光:“很好的舞步,穆迪教授。”

    “罗恩你个马屁精,你爸还是知道你这么会拍马屁,估计做梦都要笑醒。”

    “礼服很漂亮,穆迪教授。”

    “滚蛋,我要把你脑袋塞**里去,弗雷德。”

    “很熟练的姿势,穆迪教授。”

    “去死吧,塞德里克,我搞你女朋友更熟练。”

    “穆迪教授,今晚可真是太美好了。”

    “是,除了你们都成了傀儡之外,蠢材!”

    每当有人这么和他说话,米勒都哈哈大笑的点头,对每个人都用最下流的粗话辱骂着。但他们闻所未闻,反而用更热切的舞蹈和更积极的态度来面对他。

    “米勒米勒你能听到么?”

    若隐若现的呼喊出现在米勒耳边,声音十分低微,他充耳不闻,开始一门心思的搂着那名布斯巴顿的美女学生疯狂跳舞,他们踩着探戈的舞步,从礼堂的一边跳到了另一边,他一边疯狂的跳舞,一边问怀里的女孩,“你信不信我马上把这个礼堂给炸了,都不会有人来阻拦?“

    “哦,您的笑话真是太好笑了。”

    怀中女孩用梦幻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和看情人的没什么两样。

    “笑话,你想听笑话么?”

    米勒踩着探戈,让女孩旋转七百二十度,又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当然,您请说。”

    “我还记得上一个见到的法国女孩,是一个开麻瓜车的司机,你知道麻瓜车么?”

    “我知道。”女孩热切的说道,“我祖父就是麻瓜。”

    “哈,那可太有意思了。她来伦敦找我玩,英文不好,开车走到摄政街的时候,前方路标提示左转,她不是很确定,就问我:“turnleft?”

    我说:“right”结果她一头撞到右边的消防栓上去了!哈哈哈哈~”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就算是法国人,英语也没有那么差好吧。”女孩气喘吁吁的说,由于米勒的动作太激烈,那金发女孩额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滴。

    米勒搂着女孩来到吧台前。

    “两杯白兰地,”他毫不犹豫的吩咐。两杯点缀着橄榄的烈酒出现在他面前。

    “我不喝酒。”布斯巴顿女孩用空灵的声音说。

    “我没问你的意见,法国贱货。”

    米勒抬头灌下一大杯白兰地,又抬头灌下另一杯,手掌按在桌子上,不停的颤抖。

    “真的会有其他法国女孩来找你玩?”

    “别看我我嗝这样,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很帅的,我还有个姐姐,也是有名的大美人。我姐姐有个最好的朋友就是法国人。”

    米勒死死的盯着前方,试图找到邓布利多,但是没有发现那名老巫师的踪迹。

    “真的假的?”

    法国女学生狐疑的说,“我看你不像有姐姐的模样。”

    “哈哈哈哈,你猜。”

    米勒又要了一杯烈酒,抬头灌下:“我曾经得过精神分裂症,但现在我们已经康复了。”

    “哈哈,你这人可真逗。”

    “该死,我没开玩笑。”

    “那你的主治医生肯定很厉害。”

    米勒表情一怔,霍法那具不断死去的身体仿佛又出现在他眼前,他猛地捏碎酒杯,把女孩重新拉进了舞池。

    轰!!

    永恒竞技场的一根罗马柱被灰发金眼的少年砸了个粉碎,倾倒的罗马柱下,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狼狈逃窜。

    没逃几步,一道血红的影子从烟尘中冲了出来。狂奔之中,他背生双翼,嘴唇撕裂到了耳根,其中布满利齿。

    “血!”

    轰!!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一击。

    整座决斗场被炸出了一块巨大的缺口,无处幽魂被爆破的力量炸上了天,面对这样巨大的破坏,阿瓦达不仅没有阻止,反而兴奋的在气球上手舞足蹈。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霍法巴赫,逃跑的那个?”

    “NO!!”

    看台的幽魂表示否定。

    “追击的那个?”

    “YES!!”

    数万幽魂表示肯定。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弄的我好困惑啊,我不知道,我好困惑,我好困惑,阿瓦达把脑袋晃出了幻影:“不过想来真的一定可以打败冒牌货,对不对?对不对!?好嘛好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谁赢了谁就是真的,哈哈哈哈!!”

    阿瓦达癫狂的声音和幽魂的呐喊让霍法心烦意乱,而那个拥有自己身体家伙的追击更是让他狼狈不堪。

    他按在耳朵在滚滚烟尘中狼狈逃跑,米勒曾在他进入冥界之前在他脑袋上留下了一滴鲜血。说只要他需要魔咒,可以和他短暂的联系一小时左右,而真到了他最需要魔咒的时候,那家伙却没了动静。

    “米勒,米勒你听见我说话么!?”

    他坚持不懈的呼喊,突然,某种神秘的精神链接穿越空间出现在他脑门,他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自己动了起来。

    霍法大喜过望,他以为是米勒听见了自己的呼喊,于是立刻停下了脚步。

    他停下脚步的瞬间,大肆破坏追击的夜神之子也停下脚步,站在离他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你居然还有了自己的意识。”

    霍法咬牙切齿的说。

    “血”

    那具身体野兽一样弓着腰,脚步沿着沙地缓缓转动。

    “不逃了,那个男人他不逃了!”

    阿瓦达跪在气球上,脖子从气球沿上伸了出来,探的老长,他用颤抖的语气说道:“霍法巴赫要面对自己的肉体了么?面对那具被夜深赐福过的身体,那具被白天诅咒的身体?”

    看台上的数万幽魂也把脑袋探的老长,罕见的安静了下来,有的幽魂甚至把手掌含在了嘴巴里,期待着霍法的绝地反击或者被野兽撕成碎片。

    霍法缓缓抬起手臂,直指前方。双脚并拢,抬起右脚,脚尖靠近左脚的后脚跟,用右脚尖做支撑,缓缓的踮起来。

    “哦呜~”

    幽魂们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要来了么?”

    “要来了么!?”

    阿瓦达眼睛瞪的老大,狂喜说道。他手里的话筒甚至变成了一支长达几十米的超长望远镜。他把几十米长的望远镜举在眼睛前面,十分滑稽。

    “要来了么?他究竟要怎样战胜自己的肉体呢?”

    霍法转了一圈,手指一指看台,随后把手摸到了裆部。双腿交叉,在沙地上不断的扭动,看起来是在前进,但实际上却是在后退。

    阿瓦达举着望远镜,震惊的喊道:“瞧啊,他在干什么?那是什么神秘的施法动作么?”

    沙地上,霍法一个华丽的旋转接着双手挥舞,仿佛击碎了什么东西,整个永恒竞技场都回荡起了玻璃破碎的身影。他动作灵动如蛟龙出海,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又有如乳燕穿林,举手投足都在描画着潇洒写意。

    “他在跳舞!!”

    “他妈的居然在跳舞!!”

    阿瓦达终于反应了过来,他咆哮着说:“居然在永恒竞技场上开始跳太空步,不愧是那个男人,他是疯掉了么!?”

    “呜呜呜,”咆哮完,阿瓦达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果然活得久什么都可以看见啊!是我的思维太僵化了,太僵化了!”

    随后,他从小丑气球上站了起来,胸怀天下般的张开手臂。

    “来吧!”

    永恒竞技场的四周探出无数旗帜,甚至出现了一道巨大的LED墙,墙面顶上闪烁着几十台五颜六色的激光射灯。

    “既然他这么有兴致,我作为主持人又怎么能落后呢,来吧,宝贝,我已经好久没用到你了!”

    说着,阿瓦达一个人变成了五个人,分别拿着话筒,吉他,架子鼓,电子琴,还有笛子。

    “女士们先生们,一首来自现代歌手迈克尔杰克逊的billiejean,就由我阿瓦达送给各位。”

    “嘘!!!!”

    如此滑稽一幕让所有幽魂都发出了愤怒的嘘声,这和他们想看到的东西大相径庭。

    “滚下去!”

    “一群疯子!”

    “快给我杀了他!!”

    沙场上,霍法已经快要疯了,自己可怕的肉体正万分警惕的看着他。而他却不受控制的在沙子上走起了太空步。米勒那家伙,究竟在现实世界干什么?

    现场疯狂的氛围并没有让夜神之子受到任何影响。远处,那个金眼灰发的少年解除了防御姿态,他一掌插进了自己的胸口,再一掌抽出,带出一蓬鲜血,鲜血落在他野兽般狰狞的脸上,竟让他的面孔多出了一丝圣洁的意味。

    “血”

    他陶醉的沐浴在自己的鲜血之中。身体就像吹气球一样疯狂拔高,两米,三米,四米,五米,于此同时,巨大的血色双翼从他背后撕裂而出,眨眼间他就变成了一个高达十几米的巨大怪物,浑身都长满了狰狞的骨刺。

    呲啦!

    它胸口张开一张巨大的嘴巴,里面闪耀着银河与星辰。

    看台上的幽魂狂呼起来,那些嗜血的情绪在永恒竞技场伴随着夜神之子的身体膨胀,膨胀,不停的膨胀,并且随着阿瓦达们强烈的现场演奏,在生死之斗之中喷薄而出。

    “血!!”

    巨大的怪物手足并用的朝霍法扑来。

    而他却在舞蹈中轻飘飘的按住裆部,抱着后脑勺,晃动脑袋,将下体往前一顶。跳出了极骚的姿势。

    “啊!!!”

    “杀了他!!”

    “我受不了啦!!”

    看台上的幽魂要被气到二度死亡了,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烂鸡蛋,臭鳜鱼,青菜叶一类的东西,像下雨一样砸向竞技场中央。

    竞技场中央,霍法看着近在咫尺的另一个自己,嘶声力竭的喊道。

    “混账米勒,你在干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