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王者时刻 蝴蝶蓝

第四十三章 立场

    告别花容战队的祝佳音在比赛场里闲逛着,心情多少还是受到了一点影响。本就下好决心不再跟花容战队打什么交道的,结果碰巧看了局她们的比赛,完事就又添点堵,当真令人无语。

    不过说起这校际联赛,其实挺不适合观战的。没有很多比赛活动时的那种转播大屏幕,只能站在选手身后伸着脖子远远的看手机。祝佳音看没几局就觉得眼睛发酸了,而且也没看到精彩的比赛,不免有些意兴阑珊。

    正琢磨着是不是离开,目光所及的地方,却又看到了先前那个过路的男生,独自一人站在一队人的身后观看着比赛,时而皱眉时而叹息,KPL里的主教练观看己队的比赛时似乎都没有他这么操心操肺。

    祝佳音顿时又有了兴趣,迈步过去,站到了那男生的对面,也即是那一队对手的身后,一看形势,果然符合那男生的表情这边局面正领先着呢。

    祝佳音抬头又看向对面,那男生正冥思苦想,似乎是在思考对策。祝佳音一只手都扬起来了,就准备那家伙抬头的时候打个招呼,送上个笑容,结果人却一直死盯着面前的手机屏幕,一点抬头的意思都没有。

    “有这么好看?”祝佳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低头看了会后,发现与自己之前看过的那几局差不多,选手的水平不怎么优秀,操作也没什么精彩。有时间看这样的比赛,不如回去看看历届KPL的比赛录相,又或者是一些主播的精彩集锦。

    可是抬头看去,对面那位还是那么投入,情绪全被这场比赛牵着走。

    差一点点就抢下暴君时,他遗憾地叹息着。

    边路一波包抄得手时,他激动地小挥了一下拳。

    但是局面终究还是没有得到改变,他所站得那一队渐渐抵挡不住攻击,二塔、高地塔,被人一路推进,终于点爆了水晶。

    “漂亮!”胜利的一方跳起来击掌相庆,失败的一方摇头郁闷,那男生站在他们的身后,情绪看起来也很低落。

    认识的吧?祝佳音不得不产生这样的猜想,不然无法解释这男生怎么这么上心。结果刚刚生出这念头,那男生已经转身,背着手就这么离开了。

    这……还真又是路过?

    如此普通的对局,却看得这么津津有味,这是怎么做到的?

    祝佳音有些茫然地望着那男生的背影,看着他走着,走着,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又是一场并没有人观看的比赛,他又停下看了起来。

    祝佳音跟了过去,再次站到男生的对面。

    这是一局刚刚开始3分钟的比赛,从人头比和防御塔数量上来看双方似乎还处于僵持阶段,但是很快新一波野区刷新,对手的一波野区进攻打得这边措手不及,一波0换2后,迎来了一波大节奏,瞬间占据了主导。对面的男生顿时跟着这优势情绪飞扬起来。

    不会是个菜鸟吧?

    祝佳音心下嘀咕起来。菜鸟看不出对局的质量,所以KPL的比赛他们看不出精彩,普通玩家的对局他们也瞧不出破绽,大概只有这样才会对这样普通的对局都甘之如饴吧?

    可这家伙先前看花容战队那一局的时候分析得可是头头是道啊!

    祝佳音想起之前刚遇到的时候,正琢磨呢,忽然身前这队跳起来一人,挥着手里的手机冲裁判直喊:“暂停暂停!”

    裁判急忙暂停比赛,走过来道:“怎么回事?”

    “接个电话。”这位说道。

    裁判脸顿时阴了下来,比赛规则上可是写明了这种事是不允许的。结果这位看来也是知道这条规则的,朝裁判,也朝对面对手连连作揖道:“抱歉抱歉,是个必须要接的重要电话,理解一下,理解一下。”说着便捂着话筒跑开了。

    这算怎么回事?

    祝佳音看得目瞪口呆,对面何遇也是,不过这一抬头总算是看到祝佳音了。祝佳音有准备地朝他挥了挥手,何遇见状便也朝着她挥了挥。

    再然后,何遇还是关心比赛,一直望着接电话的那位,耐心地等他归来。一场可有可无的比赛,他一个路人观众却一副有始有终的模样,祝佳音终于忍不住好奇,转着圈朝何遇这边过来了。

    打电话那位这时也正好归位,被裁判严厉警告了一番,嘻皮笑脸地讨着饶。对手看起来有些无奈,但最后也没说什么,比赛继续,何遇继续观战,祝佳音却是绕到了他旁边。

    “卖队友啊。”祝佳音说道。

    “啊?哪里?”何遇看着屏幕仔细搜寻,不由地都踮起脚来了。

    “我是说你。”祝佳音说。

    “我?”何遇茫然地看了她一眼。

    “说声路过的就跑了,害我在那应付半天。”祝佳音说。

    何遇回忆了一下,有点恍然,但跟着又是茫然:“我们认识吗?”何遇着实不知这队友一说从何说起。

    “至少看那一局时咱俩立场是一样的。”祝佳音说。

    “不想花容赢?”何遇说。

    “是的。”祝佳音痛快点头。

    “你跟她们有什么过节?”何遇问道。

    “太秀,被嫌弃了。”祝佳音说。

    “太秀会被嫌弃?”何遇不解。

    “嫌弃我打法太孤儿。”祝佳音说。

    “关键是赢了没有。”何遇说。

    “赢倒是赢了。”祝佳音说。

    “那就足够了。”何遇说。

    “但她们目光长远,觉得这样打的话总有赢不了的时候。”祝佳音说。

    “谁还能百战百胜不成?”何遇说。

    “同学你很会聊天嘛!”祝佳音惊叹。她平时不在校内居住,目前还没有关系特别亲近的同学朋友。在花容战队那里受到嫌弃,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委屈的,却也只能自个消化。这会顺势一股脑就全说给了这陌生的男生,结果这位倒是很顺她的心思,说的话句句合她心意。

    “实话实说而已。”何遇说。

    “冲你这些话,我请你喝个咖啡。”祝佳音说。

    “不用了吧?”何遇看着继续开始的比赛,恋恋不舍的样子。

    “我说,这比赛很精彩吗?你是怎么能看得这么起劲的?”祝佳音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们都是努力争取胜利的年轻人,我很尊敬他们。”何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