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王者时刻 蝴蝶蓝

第四十七章 态度

    长笑是谁?

    作为本赛季长期霸占巅峰赛榜首的ID,早已收获不少关注。只是到目前为止,大家所能确认的,便是他不是任何职业选手或者知名主播的马甲号,也没有加入过任何高段位的玩家交流群,看起来就是一个独行侠一般的玩家高手。

    可是占据巅峰赛榜首,那意味着就是全国第一。这样的人,非职业选手,非主播,对于他的未来,大家忍不住就要往这两方面思考。尤其职业战队,对于这样的高手自然会更加青睐,据小道消息称,多家战队都在挖空心思搜罗这位巅峰赛真王者的信息,至于有没有得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长笑依旧还在正常出现在游戏中,巅峰赛的积分也没有就此停滞不前,在有职业选手、有技术主播,还有多位巅峰赛排名前百玩家构成的绝对高端局中,他展现出了令人信服的实力。

    “好强!”

    这是对局结束后作为长笑队友的高歌第一时间的感想。而后三人就在他们的小群中紧密地讨论起来。

    “开局判断就精准,这个段位的比赛还能偷到蓝……”周沫说道。

    确实,这种水准的对局,像红蓝BUFF之类的东西,可能是抢、可能是换,也可能是让,总之双方都不可能在这方面有什么疏漏。那种跑到蓝坑或是红坑才惊觉BUFF不知何时已经被对手拿走的情况,是断然不可能在这种局里出现的。但是眼下这局的长笑却就是在无干扰的情况下单枪匹马偷到了对面的蓝BUFF。原因?

    “也不能全说是偷吧,这边没派人去蓝区,应该就是做好了蓝BUFF交换的准备。不过师姐在察觉到他打算后,中路的牵制很关键,之后单枪匹马在己方蓝区跟对面斗智斗勇也很威武。我觉得他也是基于师姐的这两波配合,才在拿到蓝BUFF后马上就朝边路支援。”何遇说道。

    “与其说是支援,不如说是截杀。鱼哥的百里静谧之眼放得太到位了,把对面上单照得明明白白。”同是上单位的周沫,心有余悸地想着鱼哥百里守约放下的静谧之眼,跟八面埋伏似的。

    “这位上单也是很机敏了,进草一见有眼立即就退,他这要还往中路去支援,河道正被赵云截到,背后百里守约再一拦,那可就不是压残血线那么简单了。”何遇说。

    “但最后到底还是被打残不得不回城,生生掉了波线呀。”周沫说。

    “这波节奏,抢得果断。”何遇说。

    “也是用准了己方边路是个百里守约吧。”周沫从上单角度思考,当时老夫子被压得那个血量,换是对线其他英雄,可能真舍不得就这样弃了一波兵线。可对面是百里守约,有二技能狂风之息在,这种血量那就是站在生死线上了。

    这种情况,一些爱秀的高手,有可能会留下来,用走位跟百里守约的二技能玩一番捉迷藏。而像周沫这种偏稳妥的上路玩家,肯定是选择远远的回城,忍痛丢一波兵线。

    两种选择,各有优劣,却也不能用简单的对错来划分了。

    而至此,这局比赛不过开始了一分钟多一点,两人便已经讨论了这许多。高端局便是这样,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无数个细节在呈现,而这些呈现统统包含着比赛者的思考,谁能从中读取到更多更准的信息,谁就能主导一波节奏,甚至整场比赛。

    周沫现在也在前百积分段,常打的就是这样的高质量对局。何遇积分上暂时还差些许,却也相差不远,更何况意识早已就位,两人聊起这样的比赛,自然是津津有味,甚至为了不漏掉细节,两人一开始就有分工。一个是看巩磊直播,另一个看鱼哥,如此一来他俩才能掌握双方全部的视野,才会不错漏任何一个细节。作为有志投身职业的二人,现在看比赛已经全然不是在看热闹。每一场比赛,对他们来说都像是一张试卷,内里有无数的试题,需要他们去解读答案。

    于是这一场比赛,在高歌随后加入讨论后,三人聊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高端局现在他们每天都打,但并不是每一局都会拿出来这样分析。今天这一局,开始也是因为各方撞车撞出了噱头,谁也没料到当中还隐藏撞了个第一高手。从阵容上感觉不太占优,到最后由这位第一高手盘活全场,这局比赛就变得很值得说道说道。

    所以这第一高手,是不是比职业选手还要厉害?

    这不是何遇他们三人会去关注的问题,但有许多人最乐意关注的却恰是这种问题。他们通过一场比赛的胜负,总是能得出许多强弱问题。两队之间的,两个对位选手之间,甚至两个同队队员之间。

    而今次,有职业选手,有技术主播,有国服第一孙尚香,又有巅峰赛的榜首。讨论内容顿时变得丰富多采。巩磊和鱼哥,身后都是有着大批支持者的,讨论也很快演变成了争执。在维护各自心目中的大神方面,大家总是特别的卖力。而长笑和苏格,虽然在巅峰赛和国服之争中其实比巩磊和鱼哥更加亮眼,眼下却显得没什么声势。就连当事人,对此也显得漠不关心。

    食堂又一次遇到苏格,又是他端着餐盘主动来到了何遇身旁。

    何遇身边,室友莫羡,打饭时偶遇的祝佳音,三人坐着个四人桌,恰好空出一位,苏格过来也没问,放下盘子就坐下了。

    “嗯?”何遇抬头,看向苏格。

    “准备得怎么样了?”苏格说。

    “都还好吧,就是高等数学有点头痛,以前没觉得数学有这么难呀。”何遇一脸难受。旁边莫羡听了,抬起头就要说点什么,但被何遇抢占先机制止:“吃你的。”

    “数学一直很难。”于是莫羡一边吃一边说。

    何遇无奈,刚坐下的苏格又何尝不是,举筷子的手都凝固在半空中了,等了片刻后才说:“你知道我问得不是这个。”

    “我知道你问得不是,但对眼下的我来说,这个比巅峰赛冲分还要难你知道吗?”何遇说。

    KPL那边赛季结束,何遇他们大学一年级的上半学期也接近尾声,期末考试的临近让校园内的学风一下子变得超级浓郁,再红火的社团到了这个时候都变得有些偃旗息鼓。就连他们浪7的战队大群,在赵进然那个不着调的管理之下,在最近这一阶段,竟然都有同系学生在群中交流起了考试重点之类的问题,什么上单打野中单射手,这时候统统没有了,所有人都换上了统一的职业:期末备考生。

    “不是已经准备去参加青训赛了吗?”苏格皱眉说道。

    “那也没有做好马上就辍学的准备啊!青训赛万一没通过呢?”何遇实事求是地说着,“我现在就在担心,这个青训赛,不会搞到跟我们期末考试同一天吧?”

    “那可就是人生路上的重大抉择了。”祝佳音一本正经地说道。

    “到现在也不公布具体章程,折磨人吗不是?”何遇悲愤。

    “去打比赛吧!”莫羡忽然道。

    “哦?”何遇意外莫羡竟然会对他有这样的支持。

    “游戏对你来说比高数简单。”莫羡说。

    “哈哈哈。”祝佳音毫不留情地大笑起来,在引来目光无数后又连忙收敛。

    “你今天话很多啊!”何遇敲打着莫羡的餐盘吗?

    “五句。”莫羡说。

    “两句还是跟我说的。”祝佳音补充。在食堂偶遇,祝佳音拍两人说“嘿”,莫羡说“你好”;祝佳音问吃什么,莫羡回答“拉面”。

    “我自习去了我!”何遇拍案而起。

    “嗯。”莫羡点点头,起身,拎起书包,他是真要去自习了。

    苏格就坐在那里愣愣地看着。他在校际联赛中输掉,这让他一度有些恼火,但是一场比赛的胜负也不能太说明什么,起初他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但是随后,他看到高歌,看到了周沫,看到了已经去往职业圈的杨淇,还有学期初不过是个新人的何遇,他们对游戏的态度和向往。

    校园社团的繁荣,校内战绩的优劣,说到底都不是他们特别在意的东西。所以高歌和周沫总有他们的坚持,在那样的处境下依然只是组着他们的浪7战队;所以杨淇明明是个实力派,但加入对颜值都有要求,明显更偏娱乐的花容战队并没什么包袱。

    他们没有想在这里证明什么,他们心心念着的是那个更广阔的世界,眼前的这些,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渺小。

    可是他们所向往的那个更高水平的舞台,其实苏格很早就比他们要接近,他与周进这样的职业大神都是朋友,也在他们面前显露过自己的水平,他如果想进职业圈,在他看来真的不是件特别难的事。

    所以在这件事上,他反倒轻视了。

    高歌他们没有把校园太当回事,而他,因为能轻易与职业圈接触,反倒没有太把KPL当回事。

    结果是在校园,他都输掉了。起初他觉得不过是一场比赛而已,但随后他发现,他输的其实是态度。

    于是他做出了改变,在当天比赛结束后没多久,他就有了决定。

    可是眼前的何遇,在他身上苏格却看不出来那种十分强烈的决心。他看着何遇,在莫羡离开后继续同祝佳音抱怨着眼下时间上的不够。

    “你不用担心。”苏格终于还是开口。

    “嗯?”

    “有关时间冲突的事。”苏格说,“青训赛的报名会在大中院校的期末考之后,会占用的时间也都在假期。”

    “这样子的吗?”何遇顿时变得开心起来。

    “在此之前,你做好准备吧。”苏格说。

    “你是指期末考还是青训赛报名?”何遇说。

    “随你。”苏格埋头吃饭,不再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