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王者时刻 蝴蝶蓝

第二十三章 各种位置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一个好的场上指挥,是每支战队都特别渴望和需求的。但是能站到职业场上,首先个人技术层面需要达标,指挥才能那已经是对一名职业选手提出的更高要求,在场上要完成自己位置工作的同时,还要总揽全局,调度队友,要花费的精力远比一般选手要多。

    所以指挥多出现在辅助位。辅助作为场上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的那块砖,是最常出现在节奏点的人,比较容易直观地指挥战场。其他比如打边路位置的选手,活动区域相对比较固定,中前期的一些团战甚至可能不去参与。如此一来又要照顾自己眼前,又要隔空指挥别处战役,这就有些难以顾及了。目前KPL战队中仅有微辰战队的杨梦奇是坐镇上单进行指挥。但这与杨梦奇的个性打法和微辰战队围绕他风格构建起的战术是密不可分的,因此才成了KPL中的独一份。

    此外像周进、李文山,这两位也都是非辅助位的指挥。不过一个是中单,一个是打野,同是队中的节奏点,随即也就承担起了这一重任。但是从这两位顶尖选手身上可以明显看得出分心指挥对一位选手个人发挥的影响。在注意力无法完全集中于自己角色的情况下,他们的操作难免会不够细致,甚至会有一些比较尴尬的失误发生。

    而这,就需要团队从策略上,乃至队员培养默契进行包容了。目前来看这两队完成得都还不错。其他队伍对于这种有优秀指挥的队伍可都是羡慕不已的。

    但是现在,在青训赛里居然出现了一个这方面突出的人才,佟华山几乎可以肯定,他现在若是把消息放出去,大概有半数的战队根本不会等到线下赛部分,恐怕现在就要想方设法来围观一下了。

    自己还是需要更加仔细地观察确认一下!

    一想到这等人才会掀起的争夺,佟华山不禁提醒自己要再仔细一些。毕竟,这方面的才能他们的打分系统都是无从辨别的,只能他们人为去甄别,判断。

    于是,当何遇下一轮的比赛开始时,佟华山主动从工作人员那里讨来了耳机,他要听何遇在场上的判断和指挥。只是这一次,何遇分到的位置赫然是边路,最后拿到的英雄是程咬金。

    边路指挥全局?那是要学习杨梦奇的打法吗?

    杨梦奇的打法以精准有效的支援著称。明明是偏安一隅的上单英雄,可在杨梦奇手上总是让人有种笼罩全场的感觉。是他的英雄移动速度就比别人的快吗?当然不是,而是他每一次支援时机的选择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每一次他支援到阵,都会让对手十分难受。

    杨梦奇的代表英雄关羽,就是因为支援快速,绕后能力强劲,才成了他独树一帜的招牌,现在已经甚少会有队伍在比赛中放给他。除此还有刘邦、哪吒、孙策,在杨梦奇手里都会变得异常棘手。奇葩的则有刘备、兰陵王、雅典娜等等英雄都曾被杨梦奇在上单位上拿出来过。但是程咬金?

    在佟华山的记忆里,这个英雄杨梦奇就从未选过。仔细想想也不意外,程咬金这个英雄没有特别有爆发力的输出和控制,这显然不符合杨梦奇对支援的要求。

    所以这是要怎么打?

    佟华山挠着头,继续看下去,结果却没有看到什么新鲜的。何遇的程咬金,就是这个英雄的正常打法。凭借自身优秀的回复能力,不断跑去对面野区骚扰,在这个过程中何遇基本没有呼叫过队友的支援,反倒是在对方过来支援时,大呼队友在其他地方搞事情。而他则是敌进我退,敌退我扰,就这样来回折腾,把佟华山都给看恶心了,不过比赛最终也是何遇他们赢了。

    指挥才能?

    这一局中又不怎么明显了,看起来就是把程咬金这个英雄能做的事完成得十分彻底,为队友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机会,这……也就是四一分推中的那个一吧?

    再一局……

    佟华山接着看何遇的比赛,这一次何遇又换位置了。他跑到了中路,用起了法师干将莫邪。这一局里他的话更少,但是干将莫邪的使用却给佟华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一个炮台型**师,何遇的干将莫邪本局输出只占全队的26.6%,这比起职业队中的中单**师至少30%动辄40%甚至有时飙到50%的输出占比显然差了不只一个档次。可看了比赛全过程的佟华山,却丝毫不觉得何遇的输出有什么问题,他惊讶于何遇干将莫邪出手的精准,当最后看到数据统计时甚至怀疑自己看错。

    “怎么会这么低?”佟华山惊讶于这一点时,看完这场比赛的工作人员同样在觉得费解,但是当三人一起做了些回顾后,有些明白过来了。

    就是因为准!

    何遇的干将莫邪在参与团战时,看起来总在迟疑。那是他在寻找机会,当他的干将大招出手时,永远飞得是对方最有威胁的位置。一波团战的胜负往往就在数剑齐飞间。如此打法,降低了他输出的总量,但质量却很高,一次剑来定胜负。

    而这,跟天择战队的周进截然相反。周进的法师就从不如此吝惜技能,技能在他手中就好像是烫手在山芋,总是找机会迅速丢出去。天择战队的劝退流,就是围绕着周进这种高频率消耗对手的方式展开的。

    这两种方式哪种好?

    这其实不需要特别去讨论,打团的时候能直接找到对方核心C位,那当然最好;找不到,那就打打消耗,压压对方血线。这是正常的操作思路,两种方式本就如此共存,并不是有你没我。何遇和周进只不过是将其中一项完成的太过抢眼罢了。

    “但是他这样的话,一旦出手不中,又或者是出手稍迟些,己方大概率就输出不足了啊!”一名工作人员说着。

    “是的,相比之下,还是周进那样更稳一些。”佟华山说道。

    “有机会秒C位的时候,周进也是很准的呀。”另一工作人员说道。

    “嗯。”三人最后齐点头,对何遇这手干将莫邪的评价最后就这样以不如周进更稳告终了。但是紧跟着,三人一起沉默了数秒。

    “我们竟然在用KPL最优秀的中单选手和他比较?”一位工作人员说道。

    “比较的还不是一个专门打中单的,是个全能补位?”另一位工作人员跟着道。

    两人面面相觑,跟着一起看向了佟华山,方才先提到周进的,好像是他们的这位领导。

    “我去看下一场了。”佟华山转身就走,心下却也是惊讶不已。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把最强的中单选手搬出来做参照?而且……不只是这一次,刚刚看他边路拿出程咬金时,自己立即在想的居然就是杨梦奇。一会他要是打野位了,自己难道又要想李文山了吗?

    大概只是下意识地挑了最耳熟能详的著名选手来做参照吧……佟华山很快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解释。而后三场,何遇的位置继续换来换去,佟华山下意识地控制着自己不去拿最强选手来做参照。到了接下来第六场比赛,佟华山松了口气。这一场他终于不用去控制什么了,因为这一局有个货真价实的职业级选手将作为何遇的对手。自己不需要再做那种参照性的比较,而是可以从场上看到他们直接的较量了。

    “这一局何遇是什么位置?”走到这组比赛时,佟华山就已经问了起来。

    “他是下路。”工作人员对答如流,现在人人都在关注何遇,哪怕是看不到他比赛的。目前他连胜的可已经不是十场,而是十五场。眼下第十六场将迎战来自职业级的许周桐。所有人都探着脖子,脸上写满了想看。但是最终可以现场欣赏这局比赛的,终究只有三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