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出租自己 五陵

第123章 我不跑了

    男子冷哼了一声,一手扣着毛巾捂住流血仍旧吃痛的小腹,一手拿着匕首朝慕尔兰追了过去。

    他也不好受,一跑起来小腹就生生的疼,像是要撕裂了一般疼得呼吸都要颤抖。

    而且越这样剧烈运动下去,流血就越止不住。

    倘若不是因为这个,不出几十米他就能把慕尔兰按倒了。

    现在还在追慕尔兰,完全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已经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了。

    就在这时,又一辆车从马路上经过,把慕尔兰的手机碾碎了。

    与此同时,慕尔兰在家庭群共享的实时位置断网了,家人也看不到她的位置了。

    【怎么回事??】

    【警察到了吗?】

    【你们快点啊!千万不能让孩子出事!】

    【……】

    在群里紧张的,基本都是身在外地的亲人,他们实在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慕尔兰这边的家人哪里还有时间在群里聊天。

    报警一直和警察保持联系各种催促,开车闯红灯的闯红灯。

    只是看到共享位置突然断了,他们的心也凉了半截,这个信号实在太可怕了。

    “她要是出什么事了,我还怎么活……”慕尔兰的妈妈已经急哭了:“这些年她过得都不开心,还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

    “妈,不要担心。”慕尔兰的哥哥努力安慰着,虽然他其实也很担心:“尔兰她身手很不错,一般的男人都打不过她的,肯定没事的。”

    “可是她的手机都没信号了啊……肯定是出事了。”

    “可能是没电了……肯定是没电了,我再开快一点!”慕尔兰哥哥一边说着,又闯了一个红灯。

    慕尔兰不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多久,身上的汗水几乎要把长裙湿透。

    现在她只觉得,自己仿佛快要断气了,脑袋越来越重,越来越跑不动了……

    能在半醉酒脑袋越来越晕的状态下跑这么远,真的已经尽力了。

    就好像是“回光返照”,把身体里的最后一丝能量和潜力全部激发用光,就什么都没了。

    男子手中的毛巾也应被鲜血浸染了大片,又累又疼,也让他冷汗直冒,甚至连嘴唇都已经泛起了苍白的颜色。

    但最后,还是慕尔兰先撑不住了。

    就算她很小心,脚上还是终于被绊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嘶……”男子剧烈喘息着的笑声,夹杂着吃痛的“嘶嘶”声有些怪异:“你特么的……还……还……还跟老子跑啊!”

    慕尔兰努力撑起身体,重新站了起来。

    她也不住喘息着,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要是老老实实的老子还不会要你命……”男子一边说着,一边逼了上来:“再敢跑……信不信老子捅了你?”

    “我不跑了……”慕尔兰惨然地笑了笑:“你不就是……想睡……睡我吗?只要你放了我……我……陪你睡一次就是……”

    “哈哈……”男子扬起匕首在慕尔兰面前晃了晃,也是喘息不止:“你早这么识相……不就没这么多事了,不过老子……现在还真没什么体力干你了。”

    慕尔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多拖一些时间尽量回复体力,她知道现在的男人不会杀她的。

    就算对方真的起了杀心,肯定也是在睡过她之后才动手,目前的处境至少还算是安全的。

    “你先把衣服脱了!”男人挥舞着刀子哼了一声。

    显然,对方并没有跟她墨迹的心情。

    就算男子现在确实累得上不动她,也可以让她把衣服脱了欣赏一下,顺便摸一摸先体验一番。

    体力回复了一些就可以进入正题了。

    慕尔兰干咽了口唾沫:“脱……脱什么?”

    男人淫笑了一声:“别废话那么多,先把内裤脱了,自己乖乖动手,给老子来个现场直播好好瞧瞧。”

    “好……”慕尔兰深吸了口气,然后把裙摆撩到膝盖上,但也仅仅是膝盖上。

    然后她把双手探进了裙子里,用裙摆遮住手臂,慢慢把白色的内裤脱了下来,上面也都已经汗湿了。

    男子抹了把脸上的汗,脸上的笑意越发猥琐。

    ……

    林小易一直在注意着慕尔兰的位置,发现她突然又不动了。

    林小易忍不住锁紧了眉头,这次不会真完犊子了吧!

    我已经快到了,马上就到了,你再撑一下啊!

    别等我到了,你已经被强……

    那就有点晚了,就算把人救回来了,心里也有个巨大的阴影吧!

    但是现在的林小易除了疯狂飙车,也做不了什么。

    现在已经到了偏郊区的地方,马路上的车流不多,红绿灯自然也没有,可以飙起来了。

    一路上林小易也是疯狂鸣笛超车,反正不会扰民了。

    只能希望慕尔兰能再多坚持一会儿,很快就结束了。

    “我敲!这谁啊!这么牛批!特么的居然把轿车开出了跑车的感觉!!”

    ……

    看着一个娇媚的女人不得不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下乖乖脱衣服,她想反抗,却又不敢反抗。

    这种变态的快感让男人越发兴奋:“动作快一点!”

    慕尔兰干咽了口唾沫,把内裤从脚踝上拿下来后,男子便一把夺了过去。

    摸到已经汗湿了的小衣服,男子顿时淫笑起来:“你的水真特么多啊!看来也是骚货一个!哈哈……”

    慕尔兰极度恶心他的嘴脸,这个变态居然还准备把自己的内裤放到鼻尖去闻。

    慕尔兰深吸口气,悄悄抡起手边的一块巴掌大的石块突然砸在了男子脑袋上。

    “愕”得一声闷哼传来,男子只觉得脑袋“嗡”得一下懵了几秒钟。

    待他稍稍回过神来,发现慕尔兰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

    “妈的!还敢不老实!”男子甩了甩脑袋,马上起身狰狞着脸追了上去:“今天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看到男人这么快就追上来了,慕尔兰的心有点凉了。

    本来这一下子肯定能把人砸晕过去的,甚至砸死都有可能。

    只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全身上下好像都要干枯了,还没被酒精冲昏过去,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虽然这一下让男子的脑袋懵了一会儿,但好像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一下都没能给他致命一击,真的完了!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