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出租自己 五陵

第246章 我有真材实料!

    林小易拉着沈念露有些好奇地跟了出去。

    在许芳馨家的拐角处,也就是前几天死过人的那个地方,有个身着道袍须发灰白的老者。

    旁边还有个小道士,应该是他徒弟。

    一些村民虽然围在周围,但也不敢太靠近,显然对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忌惮,有些人是已经怕到了骨子里。

    场中的道士摇头晃脑,手中拿了个木质的筒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就像摇骰子一样晃来晃去。

    道士微闭着眼睛,口中还念念有词,看他的样子,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但林小易看得依然想笑,这也太没排面了。

    你好歹摆个桌子,点几炷香,再画些符箓……看起来至少真一点。

    这整得,爷想笑。

    只是反观周围的村民,他们的表情倒是凝重紧张许多,看起来他们并没有什么质疑的心思。

    村子里出了这种事,村民们对于“大师”的信服力完全是不由自主的。

    他们打心底就希望有人能把这件事解决掉,下意识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大师”身上。

    “好重的煞气。”道士一脸凝重。

    村民们闻言,顿时更加紧张了,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一时间,连空气里似乎都满是诡异的气息。

    “凡是横死之人,尤其是横死的恶人,他们怨气冲天不愿离开阳世,遂化为孤魂野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恶鬼。”道士捋着不算长的胡须对村民道:“此地横死过人,戾气太重。”

    “大师,我们这儿半夜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

    “当然。”道士点了点头:“一切缘由皆是因他而起。”

    “大师,前几天出事的这个人是男的,但为什么我们晚上听到的声音是女人呢?”

    “你们听到的不是女人的声音,只能说像女人的声音。”道士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大师,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当然。”道士胸有成竹地笑了笑:“大家只需要稍待片刻。”

    道士说完,大手一挥,身旁的徒弟便奉上了手中的桃木剑。

    随后道士取了张金黄色的符箓,贴在了桃木剑剑尖,口中念念有词开始作法。

    林小易环抱着双臂,饶有兴致地看这道士表演。

    单说他本人的表面功夫,比如极为严肃的神态和念念有词的“咒语”,这些做得还是可以的,至少能唬住人。

    尤其是突然“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好像真的在努力发功。

    过了一会儿,他便举着桃木剑,在巷子里缓步走动起来。

    看他走动的方向,大概是想绕着村子走一圈。

    以他这走路的速度,林小易觉得至少得二十分钟才能回来了。

    林小易想了一会儿,然后给方以晗打了个电话。

    “喂,什么事?”对面传来了方以晗有些心不在焉的声音,显然她应该在忙别的事情,接电话只是本能。

    “问你一个事情。”林小易轻声笑道:“三溪村这边一个礼拜前发生的一件命案,你知道吗?”

    林小易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一般命案的侦破,是由公安分局管。

    就算派出所接到了这方面的报案,一般也是移交给上面的分局。

    所以林小易知道,这个案子应该到方以晗所在的分局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由她着手负责。

    “知道呀!我现在正在看这个案子呢!”方以晗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这个案子的?”

    “碰巧遇到了。”

    “这么巧吗?我刚好正准备再过去一趟呢!”方以晗有些意外。

    “那你还是赶紧来吧!这边来了个道士,我觉得是骗子,你可以来瞧瞧。”

    “这些“道士”就喜欢利用死人搞这种事情,我马上过去,你等着我。”

    “怎么?你是来办案的,难道我不等你,你就不来了吗?”

    “别跟我贫嘴……”

    笑着挂了电话后,林小易牵着沈念露回了村委会门口看看那边的情况。

    男人还在对那些不肯拆迁的人劝说,但效果似乎不太好。

    林小易刚过去,便看到气氛不太对,那几个不肯拆迁的村民,对男人的态度很不友好。

    一言不合还推搡了男人一下,好在其他村民把两方人拉开了,不然感觉就要动手揍男人了。

    男人见状,只能先退开了一些,看到林小易和沈念露后,朝他们俩走了过来。

    “不好谈啊……”男人朝林小易叹了一声,目光却忍不住一直落在沈念露身上,这是他女儿。

    “补偿款真的一点都不能加了吗?”林小易问道。

    “真加不了了,这件事我已经尽力了,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芳馨在这里,我根本不会管,这个地方都不可能有拆迁的机会。”

    男人摇了摇头,继续道:“况且这些人主要针对的是我,就算再加一点补偿款,他们一样不给我面子,你可能不知道他们有多讨厌我。”

    “多讨厌?”

    男人沉默了一下:“有个别人,恨不得杀了我你信不信?”

    林小易闻言有些无奈。

    男人轻轻叹了一声:“这些也怪我自己,当年确实太不是人了……芳馨怀二胎的时候我出轨,间接地导致孩子流产了。”

    听到他这么说,林小易都能想象当时的他有多渣了。

    也怪不得许芳馨再也不肯原谅他,包括这个村子里的一些人也那么讨厌他。

    “念露,你还爱爸爸吗?”男人蹲下身子,望向小萝莉的眼神中满是慈爱。

    沈念露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妈妈说你不好……”

    “妈妈说得没错,爸爸以前确实不好,可是现在爸爸想弥补,妈妈也不给机会了。”

    小萝莉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人之间的纠葛,她其实有点懵。

    “可以让爸爸抱一下吗?”男人轻声道。

    沈念露有些迟疑,不过最后还是张了下怀抱。

    男人轻轻抱了她一下,有些欣慰。

    此时,身后的助理走过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大……”

    男人顿时意识到,自己不能在这和女儿闲聊,还有正事要忙呢!

    “如果芳馨真的和你在一起了,麻烦你就替我好好照顾她和念露吧……”

    男人轻轻叮嘱了林小易一声,转身和助理离开了,继续和村民谈拆迁的问题。

    林小易只能叹了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过了一会儿,林小易重新回到了事发地的巷口,那个道士还在绕着村子“念咒施法”,暂时还没回来。

    又等了几分钟,那道士才念念有词地走了过来。

    身旁的小徒弟马上递上了一块手帕,道士擦了擦额头,一脸的疲累。

    还别说,他这一番折腾下来,真把自己折腾的一头汗。

    这戏也真够足的,不然怎么能唬住人呢!

    “大师,这就……好了吗?”有人疑惑了起来。

    “还没有完全结束。”道士摇了摇头:“这个东西的戾气太重,一次恐怕不行,明天我还需要再来一次。”

    “那我们……这晚上……他还会出来吗?”

    “这个……”道士迟疑了一下:“你们只要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能把这个东西制服。”

    “还要三天啊!”人群中有些人不太满意。

    “那我们一到晚上还要胆战心惊。”

    道士捻了下胡须,轻叹了一声。

    “不如这样吧!老道这里带了一些开过光的佛珠和符箓,大家只需要把佛珠戴在身上,把符箓贴在自家门上,自有保平安驱邪的作用,只是数量不多,只有四十多份了。”

    听到只有四十多份,一些村民便忙围了上去:“大师,一份多少钱啊?”

    “佛珠和符箓加一起两百块。”道士一脸严肃:“都是开过光的,可保平安可驱邪。”

    林小易见状,明白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不过就是利用这些村民的心理,忽悠他们一下,然后卖点所谓的驱邪物品。

    这一共就是八九千块。

    他还故意说“只有四十多份”,给村民一种“来晚了就买不到的心理压力”,这也是一种促销手段。

    只是等他卖完东西之后,第二天肯定不会再过来了。

    “等一下等一下……”林小易急忙走了过去:“大师,既然你能把这个小鬼解决掉,那就把他解决掉以后我们再给你钱啊!”

    “这位施主,老道刚刚已经说了,解决他需要三天时间。”道士面无表情地道。

    “那就三天后,等你把事情解决了,我们自然会给你钱的。”林小易很直接:“不然你拿了钱就溜了怎么办?”

    道士见状,心下顿时不悦,本来忽悠得好好的,居然有人出来捣乱。

    “施主何意?竟说老道是骗子?”道士皱起了眉头:“口出狂言!老道行走江湖之际,你还没出生呢!”

    林小易笑了笑:“我知道你年岁已高,没几年日子了,不用刻意提醒我。”

    “你……!”道士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不瞒你说,其实咱们俩是同行。”林小易笑道。

    道士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林小易一眼。

    村民们闻言,不由自主也看向了林小易,只是见他年纪轻轻,便觉得不那么信服了。

    在这个行业,自然是年纪大些才让人觉得有能耐。

    “你要是有能耐,你来作法啊!没能耐就别在这捣乱!”道士皱着眉头道。

    “这件事我确实可以出面帮忙。”林小易笑道:“而且我敢说,帮到忙我才收钱,每人我只收十块钱,要是没帮到忙我不收钱,你敢这么说吗?”

    林小易这话听起来很自信,其实也给自己留好了退路,反正要是没帮到就不要钱了呗!

    道士当下不悦地瞪了林小易一眼,我帮个锤子的忙!谁知道你们这里到底是什么鬼!

    “大师,这个小伙子说得也不错。”有村民小声附和了起来:“你要是帮到忙了,我们自然愿意给钱的。”

    “老道现在并没有要收你们钱啊!”道士一本正经地辩解道:“我只是卖一些开过光的佛珠和符箓,你们要是不愿意买,老道会逼你们吗?”

    众人闻言,感觉他说得也有道理,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们要是不愿意买,我现在就走了。”道士说完便装模作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边还恨恨地瞪了林小易一眼。

    “大师等一下,我要一份。”

    “我也要一份!”

    “……”

    尽管林小易拆了这道士的台,但还是有几个村民想去买。

    林小易见状也不理他们了,再劝他们,估计他们还觉得自己在妨碍他们辟邪呢!那就要怼自己了。

    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不太相信道士的村民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林小易身上,主要还是因为他那句“帮不到忙不收钱”。

    “小伙子,你真的……能帮我们吗?”

    “我不敢说百分百,但至少有90%的可能,而且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没帮到不要钱,帮到了也只要每人十块钱,反正是不会让大家吃亏的。”

    “快看……警察又来了!”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那道士一听,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方以晗正和三个警员快步过来。

    道士神情一紧,连忙拉着徒弟背着道具和佛珠符箓跑路。

    警察见状,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其实算命算卦的这些人,并不能说全都是违法犯罪的。

    但是你看到警察就跑,那肯定就有问题了,不逮你逮谁啊!

    “看到没有?”林小易马上道:“警察来了他就吓跑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虚,但我看到警察也不慌,因为我有真材实料!”

    村民们见状,自然也意识到问题了。

    两个同行,一个看到警察就跑,一个看到警察也不慌。

    肯定是后者更有底气啊!

    “小伙子,你要是能帮我们把这件事解决了,别说十块钱了,我给你一百!”

    “只要你能还我们村子安宁,我也给你五十。”

    “……”

    林小易对村民们的反应很满意,虽然现在这些喊着要给钱的,到时候可能不给钱。

    但就算最后只有十个人拿钱,配合系统的奖励,也有一万块左右了。

    “警官!”林小易笑着朝方以晗招了招手。

    方以晗转回头,没好气地朝林小易抛了个白眼,随后自顾自抿嘴笑了一声。

    林小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丢白眼,不过这带点妩媚的眼神还是挺有女人味的。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