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出租自己 五陵

第305章 我没那么高尚

    林小易马上看了下周雷的情况,因为他看样子比林真柔严重多了。

    这女的是真狠,捅他心脏也就算了,还用力扭一下再拔出刀。

    不过在刚刚那种情况,确实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林真柔的情况倒是稍好一些,至少她看样子还算清醒,可以自己顾一下自己。

    林小易一手尽力捂住周雷的伤口,一边拨通了119。

    然而他还没开始说话,就又有情况了。

    “啊……!”

    林真柔突然痛呼一声,缩着身子痛叫起来,好像哪里又出什么事了。

    “你又怎么了?”林小易下意识急忙上前看了下她的情况。

    “痛……”林真柔咬着牙关吐出一个字,嘴唇泛白。

    林小易想说,你肯定痛啊!

    刀子捅进去的那一瞬间反而不算很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疼。

    “你跑得也太快了吧!”与此同时身后的方以晗也追了上来。

    虽然她体力不算差,但林小易用积分兑换的加速度,也是她不可能追上的。

    林小易没空理会方以晗,赶紧和119说明了情况。

    不过方以晗的注意力显然不在林小易身上,她已经跑到周雷身边查看他的情况了。

    打完119,林小易发现林真柔的精神也有点萎靡了,好像连堵自己伤口的力气都没了。

    林小易急忙检查了一下林真柔身上的伤口。

    刀子捅在了她右侧的胸部下方位置,伤口的宽度有接近三厘米的样子。

    但伤口宽度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深度,如果太深的话,这个位置就可能伤到肺了,那就有点麻烦。

    “以晗……你来帮忙按下她的伤口。”林小易侧头喊了一声。

    “这个我都按不住了,血流得太厉害了,没办法帮你了。”看到林小易有点纠结的表情,方以晗也无奈:“是不是伤口有点特殊?”

    “嗯,在胸下面。”

    “管不了那么多,该处理就处理吧!我要是跟你换,他这血又要飙一下。”

    林小易也不说什么了,把她伤口旁的衣服和撕裂的线头清理开,然后只能用手尽量堵住伤口止血。

    林真柔闷哼一声,萎靡的神情突然清醒了一丝。

    她望了眼放在胸口的林小易的手,最后又萎靡着没理了。

    “谁让你刚刚不管男的,只管美女。”方以晗没好气地道。

    “我一开始是管那男的,我看他伤得更重,但这女的突然缩在地上痛叫了起来,是谁都会过来看看情况的吧!”

    方以晗没再说什么。

    忽然,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微皱着眉头望向了六点钟方向:“那边是不是有人?麻烦出来一下,我是警察,不会有危险了。”

    轻微的窸窣声传来,从不远处走过来一男一女。

    “你们是目击者吗?”方以晗问道。

    “是。”年轻男人轻点了点头。

    救护车很快到来,将周雷和林真柔送去了医院。

    只是在要抬林真柔的时候,她突然抓了下林小易的衣服,直勾勾盯着他。

    林小易有点纳闷,这是……生我气吗?

    虽然看到了你的某些部位,但我只是为了救你啊!

    医者,无分男女!

    “如果……我还能活着……”林真柔深吸着气,泛白着嘴唇低声道:“我想……见你,可……可以吗?”

    “可以可以,绝对没问题!”林小易连连点头:“赶紧上车。”

    看着送上救护车的林真柔,林小易微微皱了下眉头,她想见自己……那说明她肯定也知道很多事情了。

    比如自己是盯梢她的人,徐勤后来约自己见面……这些她肯定都知道。

    可是徐勤已经死了,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她还要见自己也没什么意义了……

    林真柔转头望向另一边,方以晗正在和目击者做笔录。

    “是男的先用刀捅女人的,然后女人用高跟鞋砸的鞋跟了他……眼睛,打斗过程中,女的把刀抢了过来,然后就捅了上去……”

    笔录做完后,方以晗道了声谢,留了对方的电话,便和林小易离开了。

    “还好有两个目击证人能证明她是正当防卫。”方以晗感慨了一声。

    “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证明,这女的是不是就死刑了?”林小易问道。

    “这个问题我就不直接回答了。”方以晗摇了摇头:“但肯定很麻烦,就算她是正当防卫,但没有证据也不行啊!”

    林小易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我待会儿要去医院看看,你呢?”方以晗问道。

    “一起吧!”林小易轻吐了口气:“这个女的还说醒了以后要见我呢!希望她能醒吧!”

    “她问题应该不大,但周雷就难说了。”方以晗拍了拍有些饥饿的小腹:“先去吃点东西吧!到现在还没吃晚饭呢!”

    “嗯。”

    ……

    两人吃过晚饭到了医院,方以晗便收到了医院的消息。

    周雷已经抢救无效,林真柔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只是失血较多,但没有伤到重要器官。

    “我们可以看看她吗?”方以晗问医生。

    “这个自然可以,但是不要让他太累了。”

    “明白。”方以晗笑着点头,便和林小易朝病房。

    “对了。”医生忽然又叫了一声。

    “嗯?”方以晗下意识回头。

    “患者已经有身孕了。”医生笑道。

    闻言,林小易和方以晗都不自觉笑了一声:“多久了?”

    “一个月左右。”

    “谢谢。”

    两人推开病房的门,缓步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林真柔脸色依然有些苍白。

    她睁开眼睛,望了眼林小易二人,一时间不知是想哭还是微笑。

    “你想跟我说什么?”林小易走到了病床旁。

    林真柔望了眼方以晗,轻声道:“警官,我想和他单独说。”

    方以晗有些无言,自己还被赶出来了。

    “没关系。”面上笑了笑,方以晗便离开了。

    林真柔这才道:“是你盯着我们的吧?”

    “是。”林小易点头。

    林真柔深吸了口气,抿着嘴唇小声道:“徐勤约你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见到他,或者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出事了。”林小易轻声道。

    “你为什么不早点过去呢?你早点过去徐勤是不是就不用死了?”林真柔抽泣着道。

    林小易摇了摇头:“我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林真柔揉着眼睛,低低地抽噎了几声:“不论如何,谢谢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林小易轻声笑道:“医生说你都已经有身孕了,就不要再哭了,无论如何,好好活下去吧!”

    听到林小易的话,林真柔突然愣住了,眼泪不自觉就淌了出来。

    “呃……”看到她的反应,林小易有些意外:“你……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林真柔轻轻摇了摇头:“医生……医生还没和我说……”

    林小易沉默了一下,走到旁边给她擦了擦眼泪:“加油吧!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我所做过的事情……你不清楚。”

    林小易说道:“至少我看到的这件事,你是正当防卫,你不会有事的。”

    “那之前的事呢?”

    林小易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几个可能都太冲动了,只是感情纠葛,结果演变成了这样。”

    “不只是感情纠葛。”林真柔低着头晃了晃脑袋。

    林小易有些疑惑,他其实挺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想知道吗?”林真柔抬头道。

    “确实好奇。”

    林真柔深吸了口气,似乎有点犹豫。

    过了片刻她才开口:“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只是在利用周雷的感情,跟他玩玩而已,顺便让他给点零花钱。”

    “你一直在做这种事情吗?”

    “第一次。”

    “第一次做,通常都会有个原因吧!”

    “我们曾经被人骗过,这算原因吗?”

    “……”林小易无言了一瞬:“在你看来可能算,在我看来不应该算。”

    林真柔没说话。

    “你为什么盯上了周雷呢?”

    “不能说是我盯上他,其实是他主动追我的,他明知道我有老公了,却还要来缠着我,而且他当时是有女朋友的,就是那个文小爱,却还来追我,我觉得他很恶心。”

    “所以你就开始骗他了?”

    “对,我当时就想,反正是他主动送上门的,我就好好骗他一次。”林真柔缓了口气,才继续道。

    “你老公居然也同意你出卖身体忽悠别的男人……”

    “这倒没有,其实我跟周雷还没发生过关系。”林真柔解释道:“我跟他接触有一个月了,但一直矫情地抗拒和他发生关系,其实我想得是,他要敢强我,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你这意思,他肯定从来没强迫过你了。”

    “对。”林真柔轻轻点头:“在这方面而言,他又是个好男人,我也知道,他是真的对我动心了,但当时的我已经尝到甜头了,每天要什么有什么,我就越发觉得他好骗。”

    林小易沉吟了一下:“那你老公和文小爱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老公故意接近文小爱的,因为她是周雷当时的女朋友,我们从她身上可以套出很多关于周雷的事情。”

    “所以后来是因为什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呢?”

    “后来……”林真柔缓了口气,才小声道:“本来这件事一直很顺利,一直到昨天晚上,周雷的弟弟周程突然去了我公寓,说他知道我在欺骗他哥哥的感情了,威胁我把骗来的钱分给他一百万,他就帮我保密。”

    林小易有点晕了:“知道你骗了他哥哥,他的第一想法居然是和你分赃,这是亲弟弟吗?”

    “他本来就是个人渣,我身上根本没那么多钱,然后他就说,让我陪他睡十天夜,可以抵十万块,我当然不同意,他就要抢奸我,他觉得就算把我强了,我也不敢报警。”

    “……坦白说,我当时差点就拿剪刀捅他了,不过那时候徐勤赶回来了,我就没动手,是他和周程打了起来,我怕徐勤吃亏,就上去帮他,最后……失手把周程打死了。”

    林小易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些事情。

    林真柔直勾勾地望着林小易:“所以其实我手上也不干净。”

    “你这个……算不算是正当防卫呢!毕竟他要对你实施抢奸。”

    “不。”林真柔摇了摇头:“按照法律的解释,他没有插进来,我就不算正当防卫,就算他进来了,但倘若他拿出去了,我如果还攻击他,也不属于正当防卫。”

    林小易:“……”

    林真柔轻轻叹了一声:“待会儿警官应该会来找我录口供的……”

    “你准备怎么跟她说?”林小易问道。

    林真柔缓缓抬起了头:“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说?”

    “我会说,周程想要抢奸我,被我老公失手打死了,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林小易静静地盯着林真柔的眼睛:“现在周程已经不在了,老公也没了,已经死无对证,疑罪从无,只要他们找不到我杀人的确凿证据,我就无罪。”

    林真柔咬着嘴唇,安静地和林小易对视着,没有说话。

    她忽然想起了徐勤最后和她说的话,如果事发了,就说一切都是他做的……

    “我如果承认了,就算不是死刑,很可能也是无期徒刑。”林小易面无波澜地道:“我没那么高尚,我不想坐一辈子牢,我还有孩子,如果我遇上了这种事,只要有可能,我一定会想办法给自己脱罪。”

    林真柔揉着眼睛,抽噎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