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276、就真的作死呗

    “正在执行下线程序,萨塔尼亚下线。 小 说    . ”

    正在跟谷涛聊天的萨塔尼亚突然发出一阵僵硬的机械音,接着就一点声音没有了,然后出现一阵诡异的声音之后,一个略带低沉的女性声线出现在谷涛耳边:“盾天使阿塔娜上线,向舰长问好,现在由阿塔娜暂时替代萨塔尼亚。”

    谷涛没等它说完就取下耳朵里的通讯无人机用两个手指碾碎。

    “怎么了?”

    辛晨发现谷涛的表情有些不对,侧着头看了他一眼:“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萨塔尼亚被迫下线了,阿塔娜来了。”

    辛晨挠着头:“阿塔娜又是谁?”

    “盾天使,是蒂法姐的代号,阿塔娜是以她的人格为模板构建的类人智能,如果说萨塔尼亚是完全忠诚于我的,那么阿塔娜就是绝对中立的,它的能力可能没有萨塔尼亚那么强,但它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蒂法姐姐应该是发现萨塔尼亚故意给她错误信息了。”

    辛晨表示不解:“她那么聪明,你认怂就行了啊,我听老爹的意思,好像……蒂法是你的童养媳来的吧?”

    “不。”谷涛摇头:“老头子说,这是家族联姻,为了下一代什么的,可是我只把她当姐姐。”

    桉扭过头看着谷涛。

    谷涛连忙摆手:“你是女朋友……”

    “那这和你认怂有什么关系?”

    “赌上了男人的尊严。”谷涛蹲在一个破烂的土地庙里,重重的一拳砸在墙壁上:“绝对不能输。”

    “真搞不懂你们。”辛晨一脸不明所以:“要我是你,直接躺平就完事了。”

    谷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想说话就不知道从何说起,反正这家伙是没救了,所以就没什么必要去说他了……而且他也不明白狩猎游戏的意义。谷涛的母星主体文明是由游牧民族发展而来的,本身天生就尚武,虽然后头进入了高度文明社会之后,武力已经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了,但很多传统却是保留了下来,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抢婚和狩猎。

    本质是一样的,只是抢婚是男抢女,狩猎是女狩男。规则都很不公平,但会带有强烈的对抗性,比如抢婚的话,抢人的那一方必须单打独斗面对被抢方一家老小,直到立法之前,这个行为每年都会导致十万以上的伤亡。而狩猎则也是很不公平的,被狩猎方是不会受到任何保护的,狩猎方则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来狩猎。按照原来的传统,狩猎是抢回家当种狗的,但后来也立法保护男性权益了,狩猎规则也就变成了一种庆典式的游戏,不过……

    一个男人如果输了,他基本上半辈子就要活在阴影中了,毕竟谁也受不了自己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的样子在整个城市里的全息视频里滚动播放,所以这对男性来说,就相当于尊严之战了,严肃异常。

    “总之,别被抓住就行。”谷涛满脸狰狞:“蒂法不行,谁也不行。”

    “这样啊。”辛晨摸着下巴:“那你想怎么躲呢?她如果已经来了,那迟早是会找来的。”

    嗯,是的。谷涛太了解蒂法姐姐了,她善于用数学来解构这个世界、善于用概率分析这个世界,如果只是躲,那么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谷涛起一根棍儿,在地上把这里的地图画了出来。

    “我们现在在这个地方。”谷涛在城市外围十五公里的地方点了点:“蒂法会出现在城市中心,那么我们和她相隔大概是三十五公里。三十五公里,我们很快会被机械犬搜索到,大概三十分钟最多。现在我需要一个诱饵,气味诱饵。桉姐。”

    “嗯。”

    “你能不能做一个稻草人?”

    桉点头,随手一挥,一个跟谷涛等身的草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虽然是用植物编织,但精细程度一点都不低,有鼻子有眼的。

    “够了。”

    谷涛脱下外套穿在这个稻草人身上,然后一招手:“我们继续往山里走。”

    “你有几件衣服可以脱啊?”

    “一件就够了。”谷涛开始迈步小跑起来,一边用刚才问桉要的汁液喷满了自己全身:“再多也没有用了,骗到一次就可以了,现在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哪怕一分钟都行,斗智斗勇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果然,正如谷涛所料,半小时之后,草丛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先是数十只耗子大小的机械犬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它们的眼中泛着红色的光,像真正的猎犬一样仰起头嗅着空气中的气味,接着黑暗中出现了连成片的红光,把这个地方团团围住,然后传送门打开,蒂法从里头慢慢走出来,走进山神庙,笑着来到那个草人的面前,俯下身子在谷涛的衣服上闻了闻:“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阿塔娜,侧翼包抄,把所有可能的出口全部封锁起来。”

    “明白,指挥官。”

    浩浩荡荡的如同瘟疫一般的机械犬倾巢而出,沿着山体向两边扩散开来,它们速度很快,在山地上的速度可以达到上千公里每小时,就如同一阵狂风过境一样,慢慢的编织出一张狗网,直到在山脉的另一端会师,然后这张网的范围开始慢慢缩小,所有的机械犬步调统一的顺着每一个缝隙开始缩小搜索范围。

    谷涛这时已经来到这张包围网的最中心,他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我们现在还有十七分钟时间。”

    “你怎么算的……”

    谷涛画了个圈:“我们现在在这个圈的中心,机械犬的搜寻速度很快,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那我们怎么办?飞出去?”辛晨拍了拍梦熊:“放心,梦熊可厉害了。”

    “飞?”谷涛冷笑一声:“你怕是没有一点反侦察原理,天空是掩体最少的,只要你升空,立刻就会被锁定,然后她会在你目的地等你的,怎么?打算环绕地球?你能跑的过相位传送?”

    “跑不过……”

    而旁边的桉想了想:“我带你出去好不好?”

    “不行,机械犬的灵敏程度超过你们想象,我测定过桉姐的传送体系,和相位传送很相似,但仍然会引起能量探针的波动,机械犬会感知到,然后模拟出同样的频率对我们进行干扰,我们会传送到她面前的。”

    “那怎么办?说白了就是等死呗?”辛晨挠头:“这也太复杂了。”

    “你们别太小看我,虽然什么符法道法我不懂,但别忘了我正在编撰秘法学总纲啊。”谷涛说完,狡猾的一笑,踩了踩地面:“你在这地方画三个阵法,一个聚能、一个幻象、一个八门金锁。”

    辛晨刚要御剑,但被谷涛一把按住了手:“手动!”

    辛晨哦了一声,虽然手动比御剑费劲了很多,但以他的能力并没有太多的难度,几分钟这三个阵法就布置成功了。

    “无人机来了。”谷涛突然按下了辛晨的头:“桉姐!来个伪装。”

    随着桉把手慢慢扬起,周围的灌木丛开始疯长,很快就把谷涛他们的身体全部遮盖住了,聚灵阵此刻也开始发生了作用,无人机的夜视功能被聚灵阵所发出的强光完全摧毁,光热感应、生物感应也都被破坏,几乎等于是瞎子。

    而就在这时,传送门打开,而传送门的位置刚好开在了谷涛设定好的幻灵阵中,蒂法姐姐从里头走出来,然后一脚就踏在了幻灵阵中,辛晨刚要叫好却被谷涛捂住了嘴,然后就听蒂法开始对着空气说起了话,而正在这个时候,大量的机械犬蜂拥而至,四面八方,看上一眼都让人头皮发麻。

    机械犬不受幻术干扰,很快就把谷涛围了起来。

    “八门金锁!”

    方圆百米的位置上突然升腾起了几个虚幻的旗帜,生死休伤杜景惊开八个字飘荡起来,接着这个范围完全成为了一个迷宫,谷涛从地上爬起来就跑,直接冲着死门就去了,身后的机械犬也像发疯一样追了上去,谷涛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机械犬,但八门金锁虽然不是杀阵,但却也是数一数二的迷阵,如果不用暴力拆解的话,不懂行的人乱走是会一辈子都走不出去的,谷涛三人一个转弯,就被脚下死门的传送阵法传到了金锁阵的另外一端,八门再次变换,所有迷宫重置。

    “呼……”

    谷涛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周围迷雾重重的山峦:“暂时安全了,在蒂法姐醒来之前,我们是没问题的。”

    “她醒了也不怕啊,这是八门金锁啊。”辛晨牛逼哄哄的说道。

    “你怕是想瞎了心。”谷涛翻了个白眼:“这个阵法最多难为蒂法姐三分钟,不能再多了。”

    “怎么能!”

    “数学!数学啊!宝贝。这个世界没有东西是数学解释不了的。”谷涛长出一口气:“甩掉机械狗就好办了,桉姐,你能不能同时发动多个传送术?”

    “能。”

    “十五个以上,远近不一。我们进其中一个。”

    谷涛要开始赌了,赌机械狗没有办法同时干扰多个传送频率,这个传送其实并不是超快的速度或者扭曲时空,从根本上解释就像是就是跳过经度或者纬度,只出现在某个坐标上,是属于空间折叠性的传送,它和扭曲时空的反物质跃迁或者超快速的光速引擎并不一样,它更像是一种量子传送技术,但量子传送无法传送活物,这大概就是秘法学的魅力所在。

    桉神倒不愧为桉神,她全神贯注的启动她的传送术,地面上出现了多达百个小型的传送阵法,谷涛也懒得去问了,牵着桉朝辛晨一招手就上了其中一个,然后术法和机械狗的干扰同时发动,谷涛感觉到了非常强大的拉扯,甚至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掏空了,头晕目眩的让他想吐,不过等这些感觉都消失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没有办法使用定位装置,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是哪里。

    “唉?”这是什么地方?“辛晨环顾左右:“怎么气息都不一样了?”

    谷涛一愣:“什么气息?”

    “就是……灵气的味道。”辛晨双手合十的感觉了一下:“嗯,不对了,浓郁许多。”

    顿时,谷涛心里咯噔一声:“刚才我们受到了干扰对吧?”

    “我哪知道。”

    一转头,谷涛看到了桉,发现她的脸色非常不好,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摇摇欲坠,这一下他根本顾不上别的了,冲上去搀扶住了桉,小声问道:“桉姐怎么了?”

    桉双手抱着谷涛的脖子:“刚才……刚才阵法吸干了我所有的法力。我没事,恢复几天就好了。”

    啥?

    谷涛倒吸一口凉气,吸干了桉的全部法力?

    这怕不是传送到了澳大利亚吧?

    “唉?这是什么?”

    辛晨走到一棵树旁边,拔下了一枚嵌在树上的箭矢,仔细端详了一阵:“还用这个啊,太落后了。”

    谷涛劈手夺下箭矢,仔细看了几眼……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谷涛扭过头看着辛晨:“我们进入了一个另类的并存的空间。”

    “什么意思?平行世界?穿越?”

    “不不不,穿越是不可能的,要打破世界间晶壁,十个桉姐都做不到。”谷涛沉思片刻,组织了一会儿语言:“我们可能进入了一个交错的时间……”

    “啥意思?”辛晨发蒙。

    谷涛咳嗽了一声,把桉姐扶着坐下:“这个地方看上去跟我们那没有区别,但时间是交错的,就好像是我们看到这个地方,其实是数百年、数千、数千万、数亿年前的某个地方,而现在蒂法姐姐就站在我们面前,但她看不见我们我们也看不到她。”

    “那……回不去了?”辛晨的脸色发白:“我想回去!”

    “回是肯定能回去的,时空具有强大的纠错能力,我们作为入侵者,迟早会被扔出去,扔回原来的时间里。”谷涛深吸一口气:“我们曾经做过类似的试验,大概一周时间吧,最长了。当时我们用狗做过实验,狗回来了,但从它身上的记录仪我们看到,它其实已经被剑齿虎吃掉了,但回去的时候一切重置。这就是时空的纠错能力,不过……那只狗疯了。”

    “我不要疯。”

    “你不是狗。”谷涛警惕的看着四周:“这里没有剑齿虎吧……”——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