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329、宗师辛晨

    世界上最无趣也最不划算的事大概就是带妹妹出去玩了,特别还一次带两个,既有当保姆的辛苦,还有当爹的操劳,还有给钱花时间,关键是还一点便宜都捞不到,这简直就是稳赔不赚的买卖。    

    其实如果光是蓉蓉还好说,她就是那种标准的妹妹流派,再加上生人勿进也不会有什么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可小猫就不一样了,她异常的黏人,甚至有些行为可以说是典型的过度行为,而且还怎么都讲不听的,哪怕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一转头她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语气稍微重一点她就会瞪着眼泪汪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满脸委屈的样子任谁也扛不住啊。

    所以谷涛一下午的时间,除了正儿八经看电影的那段时间之外,其他基本都在用尽办法摆脱小猫的过度亲密行为,省的被人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然后成为举世闻名的萝莉控大统领。

    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的时光,吃晚饭的时候尹蓉显然就显得兴奋了起来,话出奇的多,似乎要把这些年没说过的话全部说上一遍似的,不过内容嘛,大多都是如果碰到妖邪,她就要用斩源剑法、如果碰到灵邪,她就要用灵符法诀、如果是地邪,她就要用天火引之类让人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谷涛倒是并不在意,毕竟不管是什么技术技能,能让她开心就好,毕竟这个丫头吃过太多的苦了,哪怕露出一丁点笑容对她来说都已经会是格外珍贵的奢侈品,所以谷涛不打断也不问问题,就只是在引导她往下说下去。

    其实谷涛当然知道,但就像父母亲晚上给临睡的孩子讲故事一样,其实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句“后来呢”,尹蓉在乎的也正是从谷涛嘴里说出来的“然后呢”,她可以从这个话里得到别人难以体会的满足感。

    小猫虽然是昆仑下来的,但作为学渣,她学了个屁。虽然战斗力并不弱,但也不过是作为半妖的本能罢了,毕竟昆仑上下都是法师,这家伙是个狂战士,跟人群就是格格不入,所以在尹蓉说的时候,她全程都咬着筷子在发呆。

    “好了好了,说那么多。”小猫的不耐烦终于爆发出来了:“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大叔在这你还怕什么。”

    作为尹蓉的师叔,谷涛虽然这个剑法不会、那个符法也不会,但他却已经把这些东西全都输入了数据库,虽然他平时不表现出来,但其实现在的谷涛就跟王语嫣的性质差不多了,虽然啥能耐没有,但架不住他能查字典,所以哪怕拿去参加三年一度的天下门派论道法会他都不会丢人现眼。当然了,如果让他使用秘法技能去干点什么,那肯定是不行的,他有的就是天基炮,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发天基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发。

    当然了,虽然谷涛并不认为这次跟尹蓉去调查什么都市传说能遇到什么危险,但总归小心点还是没错的,所以他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被封禁的校区里布置了机械犬和无人机。

    机械犬么,就是把他给逼得穿越的群攻型机械人,这玩意一个两个并不强,但每十个为一组,一组机械犬的能力就是一只机械犬的百倍,数量越多就越可怕,如果谷涛有三千万只机械犬,他可以瞬间发动一场覆灭文明的战争。

    提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谷涛的机械军团体系了,微型无人机全部都是昆虫系、蚊式、蚁式、螳螂等等。地面作战小型机械部队全都是犬科,犬、狼、獒、狐等等,天空作战小型机械部队则是雀鹰、秃鹫、鱼鹰等等。

    在往上就是无人大型作战单位了,地面单位都是猫科,比如什么豹、虎、狮之类的。天空大型作战单位多以燕、雀、鸦之类命名,而这些系统所有的精锐级都被统称为泰坦。

    比如泰坦追击者,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猎豹级无人战车,泰坦之王的全名应该是乌鸦级无人战略驱逐舰。

    再之后么,就是有人驾驶的高级产品了,这些玩意一般用家畜来命名,比如公牛级武装航母、野马级冲击舰、山羊级驱逐舰、象级巨型行星舰等等。而半人马号在归于民用之前的入列序列是骆驼级一等多功能武库驱逐舰,那个一等的意义就是旗舰级,最新科技最高规格也同时拥有最强火力,但好像仅此一艘了,母星还没来得及弄第二艘就完蛋了。

    截止到谷涛最后离开母星时,整个半人马星系一共有一百七十个巨型舰队,还有数之不尽中小型舰队,最大的是三艘象级行星舰,用来行星移民用的,一次性可以容纳两亿人在里面吃喝拉撒、繁衍后代,直到安全抵达移民星球,最小的则是比键盘大不了多少穿梭机,承担预警、第一轮高速冲击、干扰、侦查等等的任务,而火力最强最先进的,无疑是半人马号,这艘尺寸连人家一门主炮都比不上的高速驱逐舰,可以轻松的打掉一个母星的巨型舰队,对面甚至无法发掘它的存在。

    这大概就是老头子最后的馈赠,也是母星最后的馈赠吧……

    “好了,我们出发吧。”谷涛擦了擦嘴,结账之后站起身:“带我去看看你们那个都市传说。”——

    就在他们慢悠悠的在夕阳中前往都市传说冒险来满足少女小小的好奇心时,在离h市八百多公里的g市的一座小公园里,辛晨戴着一顶鸭舌帽坐在长椅上,沐浴着夕阳的光辉,低着头专心的搓手机。

    之所以他会来这里搓手机,原因其实真的超简单,因为女朋友太坑了!

    好好的一个宗师段位的人,生生被坑到了钻石,而这个赛季眼看就要结束了,如果到不了宗师,那光耀门楣的六连宗记录就要没有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所以他找了修行的借口,抛下梦熊和倩倩,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这个小公园,随身还带了睡袋、师弟特制爱心充电宝和泡面。三天!这三天他就不走了,这三天时间他哪怕不睡觉也要把段位打到宗师。

    嗯,这是男人的宣言!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后的底线和尊严!

    在三连胜之后,辛晨打开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从公厕水龙头里接来的自来水,然后旁边的师弟爱心野外生存炉打着火,然后将师弟爱心建议纸锅架在上头,里头倒上水,再把泡面放了进去,再加了两个蛋,静静的等着冷水沸腾。

    “休息,休息一下。”辛晨伸了个懒腰,慵懒的靠在长凳上,看着天边的落日和公园里为数不多的行人:“今天的风好喧嚣啊,真是个上分的好日子。”

    而就在辛晨小憩的时候,有几个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慢慢靠近了他,看着他的装扮,还有手上的手机,这几个人互相对视了几眼,慢慢围了上去,其中一个人一只脚踩在辛晨旁边的长椅上,带着地痞专有笑容对辛晨说:“小子,你知道这什么地方么?”

    辛晨仰起头看着他,又看了看身边那几个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公园啊。”

    “这可是我们的地盘,你来这过夜提前告诉我们了么?”为首的那个人一扬手,拍在了辛晨的肩膀上:“别说我们欺负外地人,你们这些北佬就是不懂规矩。”

    辛晨侧过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手:“别碰我肩膀。”

    “哟,小伙几。”旁边有人帮腔道:“你几道不几道,解里系拉里啊?”

    “你说话的口音像渣渣辉。”辛晨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再起身把烧水的锅挪开:“我当然几道解里系拉里啦。”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拿去吃顿好的。”

    “妈的。”为首的那个人突然暴躁,一把拽过辛晨的领子:“当我们要饭的?”

    “喂。”辛晨颇为无奈的摊开手:“你们这算是抢劫了吧?”

    “我们不抢劫。”为首的那人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台破手机,当着辛晨的面摔在了地上:“可是你摔坏了我的手机,你说要不要赔啊?”

    辛晨低头看了看破手机,然后仰起头看了他们一眼,一巴掌把他领口的手拍掉,收起两百块钱:“好了,你们现在一毛都没有了。”

    “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哦。”辛晨甩了甩手:“罚酒是怎么样的呀?”

    还没等对面动手呢,辛晨的膝盖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接着鞭腿上身,他这一百多斤的汉子就像风筝似的飞了出去,直直撞到了公园的雕像基座上,基座上面的瓷砖被砸了个稀碎,而那人却愣愣的站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碎裂的瓷砖,顿时就吓得花容失色……

    “还不走?”辛晨双手插兜一脚踢在一棵树上,只有碗口粗的树纹丝不动,但树干上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我在这住三天,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那帮人哪里还敢说话,屁滚尿流的就跑了,而辛晨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已经煮开的水取过来,放入面饼,拧开老干妈倒下去跟面一起煮,然后继续坐在长椅上,看着远处发呆,等着泡面煮好。

    而这时,一个瘦小的手上拎着一个编织袋的半大孩子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他上下打量着辛晨,然后小声说道:“你快走吧。”

    “嗯?”辛晨回过神:“我为什么要走?”

    “他们就是一群流氓,专门讹外地人的。”那小孩说的认真:“他们会回来找你的。”

    辛晨看着树上的脚印和破碎的瓷砖,笑着摇摇头:“他们不会的。”

    “算了,不相信就算了。”那小孩摇头叹气:“他们都是安哥的手下,安哥可厉害了,比你厉害多了。没人敢管他,警察都不敢。”

    “怎么可能。”辛晨摇头:“你别管了,你是在这捡瓶子啊?”

    “对啊。”小孩点头:“放学我就来捡。”

    “是穷还是……劳动?”

    “环保环保啦。”那小孩挥挥手尴尬的笑道:“我什么垃圾都捡。你真的还是走吧,要是没地方住,就去我家住都可以,反正我家就我和我爷爷,他们那些人真不是好人,他们回来找你的。”

    “放心吧。”

    辛晨摆摆手,然后从旁边的柳树上折下一根柳条:“我给你变个魔术,你不能告诉别人。”

    那孩子点点头:“好。”

    “看好啊。”辛晨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完整的拳头大小的鹅卵石抛向空中,接着手里的柳条发出破空声,一阵呼啸之后,石头落地。

    “你……这是什么魔术嘛。”那孩子哭笑不得的看着谷涛:“你是不是因为精神病跑出来的,不认识家了?”

    “我他……”辛晨咳嗽了一声,心中默念童言无忌。

    他懒得解释,只是用脚踢了一下那块石头,落在地上的石头顿时分成了两半,那孩子眼睛当时就直了,他捡起鹅卵石,仔细打量着这块石头,发现石头的断口整齐平滑,就像是被切割机切过之后还打磨了一样,但合上却又是严丝合缝。

    “你怎么做到的!”

    “有打听魔术师怎么变魔术的吗?”辛晨笑着摆手:“你看看就好了。”

    “树枝给我看看。”

    从辛晨手里接下柳条,他仔细检查了好几次,却发现柳条没有任何异样,但就是刚才,他真的是看到了石头并没有断开啊……

    “这样,你教我怎么变这个魔术,我请你吃冰激凌。”小孩指着不远处街边的小店:“干不干。”

    辛晨上下打量着他,露出了个莫名的笑容:“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哦。”

    当然不是一天两天,这是先天剑气!柳条根本就是个摆设,真正起作用的是辛晨的剑气,这东西吧……心法给谁都行,反正没有天赋最多也就当个强身健体了,而且这种基础的东西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念一段口诀,你好好记下来。”辛晨手里握着柳条:“念第一句的时候,你要感觉自己手里握着的是剑。念第二句的时候,你要感觉你身体里有股气。念第三句的时候,你要想着你手里的剑劈下去的样子。最后一句的时候,你要感觉你身体里的气跟着剑一起出去。知道了吗?“

    “好的,就这么简单?”

    “当然。”辛晨笑了一声:“记好口诀啊,我只说一次。”

    “等等等等。”小孩拿出手机:“你说吧!”

    “厉害啊。”辛晨笑道:“投机取巧。”

    “那这个要练多久?”

    “这就看你天赋咯。”辛晨摊开手:“三天、三年、一辈子都可能。”

    “你不会骗我吧……”

    辛晨哭笑不得:“我要骗你,我今天就被那帮人打死!”

    “算了算了,你说吧。”那孩子按下了录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