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484、你们昆仑的人,思考问题的方式都是怎么样的?

    “你问我?你可是修灵啊,朋友。”

    死死盯着谷涛,盯了好一会儿,修灵才缓缓平和了过来,重新坐在了谷涛身边:“我听不懂。”

    “李宗主唉!你是李宗主唉!悟性呢?”

    “我不想当李宗主,我也不喜欢当李宗主,我这辈子就没有想过当这个宗主!如果我能有的选,我希望的生下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大,长大之后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嫁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生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等孩子长大我就安安稳稳的死掉。这才是我希望的人生,我不是什么聪明的人也不是什么喜欢思考的人,你明不明白!?”

    谷涛转过头,轻轻的说道:“冷静一下。”

    “我问你……”

    “不,你别问。”谷涛举起一根手指打断修灵:“有些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而且你也只是在跟自己赌气,做人的原则就是别给自己添堵知道吗?”

    修灵哭了,哭得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她是抱着谷涛在哭。

    这事闹得吧,是推开也不是不推开也不是,反正谷涛还是钓他的王八,不动如山最安稳。

    “我可能会嫁给他。”修灵突然说道:“我想明白了,我大概也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他也许是个傻逼,但他是个好人也是个温柔的人。”

    谷涛没说话。

    “你给点反应好不好……求求你了。”

    谷涛还是没说话,只是朝后面指了指……

    修灵一回头,发现师父师伯还有经缘和经缘的爹全部站在后面,当时那一下修灵的脸腾就红了……

    “他们站多久了?”瞬间冷静之后,修灵小声问谷涛。

    “从你喊,‘我问你’的时候。”谷涛很诚实的回答道:“我一直在冲你使眼神,你根本不理我。”

    而玄胤背着手,拿着一卷什么东西,仰天长叹:“孽缘啊……”

    “行了。”玄泓摇头道:“孩子的事。”

    这时修灵耷眉骚目的走了过来,鼻涕眼泪还挂在脸上。

    “师父……”带着哭腔的修灵透着一股子楚楚可怜。

    “好孩子……唉……”玄胤用袖子擦掉修灵的眼泪和鼻涕:“师父以后不逼你了好不好?不喜欢的就不喜欢了!咱们不要了,我去跟谪仙说一声就好。”

    “嗯……”

    “那小子,你过来一下。”经缘的老爹气呼呼的指着谷涛:“来!”

    谷涛坐在那动都不带动的,连回头都没回头。

    “爸,你叫谁小子呢!他辈分比你高一辈……”经缘捂着脸:“求求你别给我丢脸了。”

    “你们怎么回事,你们两个。”经缘的爹指着修灵和自己闺女:“为了一个有家有室的男人,至于不至于啊?”

    “扯我干什么?”经缘往后一躲:“跟我没关系啊。”

    “你那点小心思……我是你爹啊!我在外头跟姑娘不清不楚的时候,还没你呢,你们小姑娘什么心思能瞒得过我?”

    谷涛这时终于站了起身,他慢悠悠的来到玄胤他们的面前:“你们闹闹闹,把我王八都闹跑了!”

    看着他这一副死样子,修灵是又气他不肯给态度有笑他到现在还心心念念着那只王八……

    “小子!”修灵的爹指着谷涛:“你给个痛快话吧。”

    谷涛撩起袖子,启动空气炮:“我不打老头啊!”

    “行了,别闹了。今天我们过来还真不是找修灵的,是过来找谷宗主的。”玄胤拦下了他们两个:“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像个大人吧。”

    经缘这时走上前:“昆仑想跟我们谈合并的事。”

    “啥?”谷涛和修灵都愣住了,谷涛抠了抠耳朵:“你们不要搞我啊。”

    “谁搞你了。”经缘一跺脚,走过去拽着谷涛的袖子把他往前拽了拽:“基地和昆仑进行混编。”

    “上人。”谷涛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你知道这个意义是什么吗?”

    “跟上三十三天彻底翻脸,昆仑并入道宗天守宗门。”

    “成交。”

    “啊?哈?”

    经缘和修灵两个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经缘没想到谷涛那么利索的就答应了,最初当玄胤找上自己的时候,她也以为是听错了,可是今天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谷涛,内部通讯频道刚好又在例行维护,这一折腾……他们只好打电话到处问了,最后才问到校长,校长说谷涛在这边,所以他们才来的这边。

    “权力划分怎么办?人员配置怎么办?你就给答应了?“经缘摊开手:“你疯了?”

    “你才是基地的老大,你问我?”谷涛反问她:“我现在就是个乡村教师。”

    “别阴阳怪气了,我现在特别无助。”

    “我给你答案了啊。”谷涛看了一眼修灵:“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笨?”

    修灵甩过头:“哼……”

    “你给什么答案了?”

    “你作为基地的方的负责人,至于昆仑那边谁管,我可管不着。”

    经缘还在迷糊着呢,玄胤却眼睛一亮:“统管基地和昆仑?好办法!”

    他师兄玄泓思索一阵,在旁边说道:“经缘本身就是宗家的人,继承大统也不是不行,再加上她在这边根基已稳,两方人在谁那都会出问题,唯独在她手中却万无一失,加上她是李宗主之妻,只要我们让李宗主这个人消失,她便名正言顺了。昆仑那边如果管不过来,正丰!”

    “唉?”经缘的爹愣了一下:“不是吧……两位大哥,按照辈分我得叫你们一声师叔了……你们不要搞我啊。”

    “谁搞你啊,你闺女的事,你管不管?不管?”玄胤冷笑一声:“谷宗主,老夫有个请求,为了保证昆仑一脉正宗,请和这两个娃娃里的一个生个孩子。”

    谷涛挠着头:“你当是给母猪配种呢?”

    修灵一脚踢在了他屁股上,而经缘也暗戳戳的往死里掐他的腰。

    “不是。”谷涛这时突然插嘴:“你们怎么就想出这么个招数了?你们不按套路出牌啊。”

    “大劫将至呗。”正丰道人抱着胳膊:“我游历有些年了,灵气复苏代表着一场浩劫,昆仑扛不住,找个大腿抱抱呗。”

    “我还不是大腿。”谷涛摇头:“昆仑现在比我还是强的。”

    “很快就是了。”玄胤叹了口气:“不如今夜老夫就陪你在这钓你的王八吧。”

    说起来还真是有点荒诞呢,奠定了世界上最大体量神秘组织的会议,居然是在一所山村小学后山一千米之外的野鱼塘边上进行的,会议上双方亲切友好的交流了互相的意见。

    简单说,昆仑不能灭,但它本就是内门分出来的,再归内门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昆仑势必会沦为二流门派,那么倒不如强强联合,但也只是暗处的合并,大张旗鼓的宣布还不是时候。当然,双方都会给予对方各种协助,比如基地的训练模式、装备和后勤,昆仑也会开放所有天材地宝、功法和人力。

    将双方的劣势完全弥补过来,对内共称内门修士,对外昆仑还是昆仑,基地还是基地。

    谷涛也把自己的担忧和对昆仑的顾虑说了出来,首先就是在这样的信息冲击下,昆仑三年之后还是不是昆仑谁都难说,因为基地的包容性和涵盖性太强,文化上会直接吞噬掉昆仑本身的文化。

    “昆仑又有什么文化呢?它本就是内门分支啊。”玄泓哈哈一笑:“我们这些老古董也该退休了。”

    “修灵。”

    “师伯……”

    玄泓拉着修灵的手:“这个孩子的外号叫小团子,因为她生性软糯粘人,但为了昆仑生生压抑自己,未来的日子……请务必照顾好她。”

    说着,他又指着经缘:“这孩子呢,倒是个坚韧不拔的,但你也要多多照顾,她到底是个女孩,脑子有些不太灵光。”

    “啊……师伯……”经缘干笑着:“当着我面这么说,不好吧……”

    “我不太懂你们的操作。”谷涛摊开手,看着蒙蒙亮的天:“你们先去休息吧,经缘留下。”

    玄胤他们觉得让经缘来解释也好,但正丰却不乐意让女儿跟这个人渣独处,想要偷偷摸摸留下来。

    “行了,走吧,要糟蹋早糟蹋了,孩子的事你拦不住的。”玄泓无奈的拖着正丰:“去休息一下再细细说来,也好留些时间给谷宗主考虑。”

    他们都离开了,经缘留了下来,谷涛上来直接就炸裂了,他用力的捶着一棵树:“到底是为什么?你昆仑上下的脑回路都怎么想的?合并?疯了是吧?这个体量会成为人类公敌的!”

    “你听我给你再细细的梳理一遍,他们刚才有些也没说清楚。”经缘叹了口气:“你别急嘛……对了,修灵那会抱着你哭什么呀?”

    谷涛侧过头看了她一眼,沉默了很久:“她在逼宫。”

    “嗯?”

    “就是逼问我到底喜不喜欢她。”

    “你知道?那你不回答她?”经缘脸色顿时变得不是很好看:“那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首先你告诉我,昆仑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个决定,这么突然。” ——

    两章连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