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665、生态建立初步完善。

    有人说谷涛整天没什么事干,就知道闲逛,对这种质疑他从来不发声反驳,因为有些工作他是不能够去说的,因为涉及到的东西非常广泛,甚至一步之差就会改变社会格局。

    “层级表已经做好了,请您过目。”

    谷涛是有专职秘书的哦,不是萨塔尼亚,而是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儿子四岁多,之前是在公交公司里当职员,被王磊相中调来这里当秘书。

    她虽然不好看,但工作能力非常出众,之前在公交公司的日子对她来说就像是沉浸在噩梦之中,能力完全无法释放出来,而现在她可以说是如鱼得水,之前她还有些慌张,毕竟之前社会上总是说专职秘书都有潜规则之类的事情,但过来之后她发现根本不是那样的。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将上级的意思传达下去,处理一些常规公文,还有再把下面的工作收集反馈上来,整体难度不高但对逻辑性和条理性的要求非常高,但这正是她擅长的东西,恰好这些事情里很多是萨塔尼亚无法完美处理也不给它机会处理的。

    “等会把明年的计划拿来。”

    谷涛戴着眼镜坐在那看着表格,看上去还真的是有些那种青年总裁的味道,看上去很有那个样子。

    “好的。”

    很快,最近的计划书被拿了过来,谷涛开始一边对比层级表、组织架构和计划书一边进行调整。他首先要干的就是将整个基地的智能范围缩小,现在基地的权利太过于巨大了,这对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来说都不是好事,适当的退步其实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

    “领导,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明明走到了这一步,还要削弱自己?”

    秘书小姐很小心的问谷涛,她其实通过各种文件也是一直在学习的,但学习嘛总归会遇到不懂的问题,而她又是谷涛的专职秘书,总不能跑去问王磊或者经缘吧。

    至于为什么小心翼翼,因为她现在的问题已经超纲,这并不是一个秘书应该问的问题,如果谷涛在意的话,她轻则被臭骂一顿,重则直接的滚蛋。啥玩意劳动法,不给她扔进去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哦,是这样的。”谷涛摘下眼镜:“帮我倒杯咖啡,谢谢。”

    “好的。”

    很快,一杯浓度正好的无糖咖啡放在了谷涛的面前,他抿了一口仰起头:“你知道一个生态体系里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秘书轻轻摇头。

    “是平衡。”谷涛敲着桌子:“前几年的时间,我们疯狂的扩张,野蛮生长。就几乎以不讲理的模式在发展。嗯……你可以看一下人员的能力具象表格,你会发现基地的快速膨胀呈现出来的是战斗力爆炸似的成长,但弊端是什么?它没有抗压能力啊,现在是顺风局,大家看上去都步调统一,可一旦风向变了,那么这里面的问题就会慢慢暴露出来。发展不平衡,团体的膨胀势必导致个人的能力被压制。”

    “可是……这不是好事吗?”

    “好坏参半。”谷涛眼睛看着杯子:“团体的强大是好事也是坏事,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需要英雄的,我们这个行业更是如此,我们需要突出的培养一批人,让他们在离开团体之后也有独自作战的能力。你看,现在我们的中层人员,他们的光芒在被团队的光芒所掩盖,这样会出现混日子的情况,最后大家都开始混,因为意识到我们再努力也只是团队中的一个简单的个体,那么最终导致的就是团队失去狼性。”

    “六春、阿秀、七彩、柳絮这些人,是最早进入基地的人,他们能力强不强?我敢说一定是很强的。但你去看他们这两年来的个人曲线,你会发现是一路下滑的。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自我定位出现问题了?”

    “对。”谷涛点头:“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不光是他们,整个中层团队甚至高层里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这非常危险。你可以去查一些资料,收集到足够多的数据之后就会发现,很多明星企业最终沦为平庸的原因就是个人和团队之间的平衡没有协调好。团队太强,个人被压制、个人太强、团队被压制。基地不是我谷涛的基地,不能靠着我一个人来撑这个场面,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它怎么办?它的路该怎么走?最后会出现什么情况不用我多说吧。”

    秘书点点头,她是在国企内部工作过的,她当然明白那种疲敝的工作状态最终会带来怎样的事情,而企业最多是倒闭,但对基地来说,那就是灭顶之灾。

    “我们把基地职能压缩,让权利更加分散,这样团队会呈现出饱和状态,再将饱和状态的团队进行拆分,每个团队中有一到两个能力格外突出的人并保持一种竞争机制,这是维持生态活力的诀窍。基地最终本身会转变为行政机构,在接受基地大方向指导的情况下,根据他们各自的情况开展工作。我们看似在缩小职能圈,但实际上只是把它细化了。这样不但能够保持团队的活力,还能更利于我们去进行监管。”

    “我明白了。”秘书拿起谷涛的杯子再给他续了一杯咖啡:“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暂时没了,你先去工作吧。”

    “好的。”

    能被这样近乎手把手的指导,对于一个小秘书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她之前的困惑顿时清晰了起来,而谷涛所说的话在她脑子里也刻下了印子。

    而很快,上午的高层小黑屋会议开始了,她像往常一样给王磊经缘他们倒茶之后就准备出去,但谷涛却抬了抬手:“你留一下。”

    虽然只是四个字,但却让她整个人的血液都翻滚了起来,能够直接接触到这种高层的会议对她来说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也代表着谷涛认为她是个有可塑性的人。

    “我上午修改的计划书,都看了吗?”谷涛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脸色很沉重:“你们有什么想说的?”

    众人都低垂着头,无话可说。

    “去年的曲线都在大家面前,除了辛六子的团队曲线是上升的,其他人的曲线都是在下降的。你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没有?”

    谷涛这可不是捧媳妇臭脚,而是真切的数据就摆在眼前,去年六子团队的任务完成度、盈利情况、团队建设和人才晋升等等都是排名第一的,人员在个人能力和业绩方面都有一定比例的提升,虽然幅度不大,但团队里没有一个人掉队,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可是其他人的报表就不是那么好看了,其中经缘团队的数据最糟糕,团队整体提升,但差距拉的太大了,拔尖的那个和拖后腿的那个,差了三个太平洋。这种情况,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有问题了。

    “这次我想听听你们的想法。”谷涛抱着胳膊:“我倒是不生气,因为我知道队伍是很难带的,你们已经很努力了。但光努力不行啊,我们要看到成果。没有成果,再努力都是白费啊,虽然我不否定努力,但真的只有最终的数据才能代表一切。”

    谷涛这次没有发脾气,本来他开这种会,基本上都会把所有人骂个狗血喷头,谁要说不害怕开会的谷涛那都是骗自己,平时那么随和那么好讲话的他,一旦开会就跟死火山突然喷发了一样,脾气爆裂到让人难以承受。在座各位没几个没被他骂哭过,甚至包括他媳妇六子。

    “我之前就跟大家说过,一个生态圈最重要的是什么对吧,我就不多叙述了。现在的问题已经摆在眼前了,就没办法逃避了,计划书已经摆在这了。下一阶段的任务是造星,我需要更多更多的明星,不是那种娘娘腔的废物,是正儿八经的英雄。”谷涛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再引入竞争机制,将不符合要求的人员清退出队伍,还有进一步扩大各大民间团队的力量,但注意不要失控。”

    散会之后,谷涛单独把王磊叫了下来,他坐在那跟他好好聊了一会。

    “我要做的是制定一个方向,其实很多事根本不需要我去亲力亲为,但我现在干的事太多了,这不是好事。人家一提到基地就是我,我显然已经成为了基地主人和代名词,这是不行的,这件事交给你办吧,推一群人出来,再少吃多餐。”

    “明白。”

    少吃多餐其实很好理解,就是减小每一个分基地的规模,但基地的密度更大了,在总体量不变的情况下将现行的模式重组,这个过程中一定是有人会被踢出团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野蛮生长阶段过去了,现在是精锐化、高效化的阶段,会有阵痛但没办法,治大国如烹小鲜的道理就在这里了,虽然基地远不如治国,但难度并不会小多少。

    “我想休假一段日子,你觉得怎么样?”谷涛回头看着王磊:“大部分的事落在你们头上,可以吗?”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