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732、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呐,你平时都喜欢干点什么?”

    “吃饭睡觉陪尹蓉。”

    “那你觉得尹蓉漂亮还是六子姐漂亮?”

    王子默默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修尘,他觉得这个女人啊……思维模式是有点稳定的,她提出这种问题,要不就是存心搞事,要不就是她认为自己比师娘长得好看。

    如果是第一条,这个人就坏透了,但以王子日常对他们的观察,这些人都是老师筛出来的人,没有坏人。那么这么说来就剩下第二个结果了,她认为自己比师娘好看。

    龟龟……她是从什么地方觉醒出了这种想法,真的是了不得啊。不是王子拍马屁啊,就算是画里都找不到比师娘还漂亮的女性了,区区一个昆仑派的小妹子拿什么比?

    没错,修尘单独拿出来的确是漂亮的,比尹蓉要精致,可以和小猫相比,但她为什么好死不死的去跟师娘比呢?她不要面子的吗?

    “不是。”王子哭笑不得的放下盒饭:“你是怎么会觉得蓉蓉能比得过我师娘?”

    “啊?”修尘愣了一下:“我……”

    “哪怕蓉蓉在这,我也是这个答案啊,师娘用玄学的话来解释是夺天造化,你真觉得着世上有谁能跟一个夺天造化的人比吗?”

    修尘愣了片刻,仿佛被打击了一样暗淡了下去。

    “你啊,别想太多了,跟别人比比差不多了,别去招惹师娘那个级别,到那个程度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是后勤保障,所以王子这些日子必须吃住在这里,学校那边已经请好假了,而老师对他这种人请假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这人是个上课睡觉玩游戏还能闭着眼睛考第一的人。

    只是修尘在这里就让王子不太理解了,自己已经给她放假了,她可以去玩了,完全不用守在这个地方的嘛。这倒不是因为王子讨厌她,而是真的孤男寡女在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地方不太合适,哪怕自己能够克制,但如果传出去是不太好听的。

    但他却不能明着跟修尘说,因为王子到底不是谷涛,他可没有那样的厚脸皮,而且好不容易才进入他们的小团队,如果真赶修尘走的话,少女的心思不可捉摸,谁也不知道她会想些什么,一不小心想多了,那后头就麻烦了。

    “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聪明吗?”

    修尘其实现在也是在没话找话,不然就太尴尬了,而且王子这个人吧……直男的有点严重,如果挂着不说话,着实是有点难受,所以就随便找点话题呗。

    “我两岁不到就开始识字了,十一岁开始研究核聚变,十五岁独立造出反应堆,十七岁打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以形成战斗力的全封闭外骨骼。我的论文被权威期刊刊登。”

    修尘翻了个白眼,她要的答案可不是这个,哪个女孩子愿意上来就听这些东西啊,虽然不否认他没吹牛逼,但好无趣啊。

    “那你跟尹蓉是怎么认识的呀?”

    “这个啊。”王子把盒饭往桌上一放:“那得从头说起了,你还记得有一天突然冒出好多妖怪吧?”

    “嗯。”

    “那天……”

    其实这件事也是有些好玩的,那天三十三天降临时虫子搞事情,很多城市都发生了低级妖灵入侵的事件,当时王子还不是谷涛的学生,他就是个自己摸索的野狐禅,那天看到周围不断冒出能量反应,他就手痒想去降妖伏魔,可是刚开始还好,但碰到稍微强力一点的他就打不过了。

    眼瞅着他就要被能死的时候,一柄木剑从天而降,直接将那个他怎么打都打不动的怪物给戳死了,而尹蓉出场的姿势是继承辛晨的,就是那种剑先下来,然后人再翩然而至,脚尖垫在剑柄上。当时那么一个瞬间,王子顿时觉得月光倾城了,长发、消瘦、禁欲系,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眼神冷冽。

    当时的尹蓉就像是一枚子弹似的集中了王子的心,他追上去想要个微信什么的,但尹蓉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了,他还记得她御剑飞行的样子,轻巧、帅气还有仙灵。

    在那之后的几天,王子深陷其中不可自拔,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春梦里都是尹蓉的样子。可是没有联系方式啊,只能说一面耗尽一生的缘了。

    可缘分这个东西啊,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在后来毫无特色的一天,他老爹让他到另外一座城市的自家商场里去查账,他居然在家里商场的广场上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

    他迟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上去追问她的电话号码了。

    这个过程就不细说了,反正遭罪是肯定遭罪的,尹蓉的性格本身就是内有猛犬、生人勿进,像王子这样贸然上前问电话的登徒浪子,不被折腾那才奇怪呢。

    但说来也奇怪,王子最后都差点不抱希望的时候,尹蓉却把电话给了他。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勾搭上了,王子为了她转学到了她的城市,为了她能开心甚至包下了一整个公园放烟花,还为了她,一贯不喜欢炫富的王子开着家里的法拉利招摇过市。

    至于……尹蓉是怎么答应当他女朋友的,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他知道尹蓉真的好可爱,虽然冷冷的,但内里却是火热的。

    再后来,他知道尹蓉的身世之后,对她就更加宝贝了,虽然大家都说年少初遇不懂爱情,但天才的事能叫事吗?他使了浑身解数来讨好蓉蓉,而她也没有让王子失望,她最美的笑容只为他一个人绽放。

    “我觉得这就够了。”

    王子说着说着又端起了盒饭吃得哗哗响,瞬间从白马王子转化为谷涛似的油腻汉子,这个反差让刚才还沉浸在这样完美爱情故事里不可自拔呢,这突然看到面前的白马王子突然变成了一个……一个……谷老师?

    真的,那狂放的吃东西的样子,还有哪怕神情再油腻,眼神里也透出来的自信,这根本就是谷老师的小号啊!她就这样看着王子的侧脸,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反正,我觉得不管怎么对蓉蓉好都是不过份的,她以前吃了太多苦了,得有个人心疼她。”

    “为什么不是照顾她呢?”

    “她比我强啊,我拿什么照顾她。我能做的就是心疼她、爱他。”王子吃吃完的饭盒扔进垃圾桶,抹了把嘴:“其实你知道吧,我其实有个主张,就是把责任、坚持、孝顺、信任这些所有词都用爱来代替,因为如果你足够爱一个人,很多事情就是本能。”

    “可是人可以同时爱很多人啊。”

    “对啊。”王子点头道:“朋友之爱、亲人之爱、父母之爱、情侣之爱、夫妇之爱,很多很多种。”

    对!!!就是这个神态!就是这个语气!!!

    修尘深吸一口,这就是谷老师在天之……不对,这就是谷老师显灵了啊!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子,双手托着腮:“你们这一系的人都好有意思,特别有自信,谷老师也是这样,你说话的时候和他一样,眼睛里闪着光。”

    王子轻笑一声,转身再次坐到了控制台前:“我继续监控了,你早点回去吧。”

    “我在这里有房间啊。”

    “你不觉得不方便吗?”

    “你想对我干什么?你又打不过我,而且你敢对我动粗?你活不到明早哦。”

    “传出去名声不好。”

    修尘起身:“我回房间了。”

    王子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然后开始盯着监视器开始关注两个小组的动向。

    而与此同时,谷涛现在正坐在昆仑山上的招待处,他身边坐着的是修灵,而对面则坐着那个传奇巫女,,而让谷涛没想到的是这个巫女居然只有十六岁,是个高中生。

    同时她还是谷涛的狂热粉丝,狂热到什么程度啊,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随从在旁边盯着,她就会掀起衣服让谷涛用签字笔在她肚皮上签名。

    就是这么硬核。

    而谷涛多少是有点变态的,他很不适应被人舔,反而被人骂他会很高兴,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骂得赢他,他太喜欢喷人了,上辈子可能就是个喷壶。

    但如果被舔的话,他却无从招架,这种虚假的社交场合让人很难受。

    “如果您愿意,可以随时去我那里游玩,我会带领您畅游京都。”

    “有机会一定会去,届时可能要劳烦你了。”

    “不会的不会的,您能莅临造访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请您务必要提前告诉我您的行程,因为为了迎接您,我将沐浴斋戒三天。”

    真的,修灵都听不下去了,反胃,想吐。这客套话真的是一套一套的,这小姑娘恐怕还不知道谷涛是个什么德行,什么玩意就是沐浴斋戒三天了。这孙子能蹲在公厕门口吃臭豆腐,铁糙汉子一个,请他去吃猪肠刺身才是正解。

    “那么,谷先生这几日可有空?”

    这个传奇巫女的中文说的极好,字正腔圆不说,还古色古香的,甚至比修灵说的还有正经,修灵到底是留过学的,动不动就蹦两个英文,英语说的比普通话都要正宗。

    “倒还是有空的。”谷涛喝了口茶:“不知道巫女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

    “那我能斗胆邀请您跟我同游吗?我对中华文化仰慕已久,但却始终不得入门,还想请谷先生传道授业解惑。”

    这个素质……真的,谷涛都觉得这小姑娘不得了,那种见惯了大世面的样子。再看修灵,大家都他妈是公主,人家怎么说话、修灵怎么说话,高下立判啊。还好今年中华文化代表推荐门派是青城,昆仑真的是一点排面都没有。

    “当然可以。”谷涛笑道:“能被传承巫女邀请是我的荣幸。”

    圣巫女其实是有些西方化的描述了,严格来说这个女孩是叫传承巫女,就是他们神话体系里天神的地上行者,号称是孔雀王和天蛇王的女儿。

    而孔雀王现在正在愁怎么开隧道,天蛇王……哈哈哈哈哈,天蛇王已经成了包工头,因为建设进度缓慢,他每天都戴着安全帽在工地上转悠。

    而且俩王都是男孩子啦,生不出女儿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叫宗教虚无主义呢,如果不认识那俩大妖,谷涛还真能被整迷糊了,而现在嘛……十六国相印不是白挂的,可能过段时间得挂十八国了,因为大荒北那边也有人过来联系了,想要谷涛执掌工器。

    在经过一阵漫长的彩虹屁互吹之后,修灵找人带圣巫女去游览昆仑山了,而她则去取了一瓶奇奇怪怪的酒过来递给谷涛:“喏,她给的礼物。”

    谷涛看了一眼酒瓶,侧过头:“不要。”

    “不是喜欢喝酒吗?”

    “握草,我喜欢喝酒就要喝口嚼酒?这玩意没有卫生标准的,恶心死了。”

    “哎哟,刚才跟人家小姑娘聊的火热啊,怎么?她不够漂亮啊?”

    “还能比你漂亮?”

    “嘿!会说话哦。”修灵把酒推到一边,也是一脸嫌弃:“那我也给你做口嚼酒,你喝不喝?”

    谷涛挠挠头:“接吻我是能接受的,但你说你咀嚼过的东西拿来发酵。来来来,我给你科普一下口腔细菌在经过厌氧发酵之后会产生什么。”

    “不了不了……”修灵干呕了一声:“可把我恶心的。”

    不过她恶心完了之后,抬起头点着下巴:“你真准备给她当伴游啊?”

    “这是潜在大客户,她刚说什么来着?高天原信徒三千万?”

    “肯定是夸张的啦,日本才多少人口。”

    “不管夸张不夸张吧,就问你如果圣巫女给当代言人,这生意能不能做?”

    “能。”修灵用力点头:“能卖断货!”

    “盘她!”谷涛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虽然想法是好的,但随后几天的日程真的把谷涛给折腾到爆炸,圣巫女规矩是真的多,多到什么地步啊,就是那种早晨几点钟出门都需要提前占卜一发的那种。

    没啥,就一个字讲究。

    吃东西的时候,要经过三个人试味,还不是说一盘菜试一次,而是每一口都要试,所以陪她吃一顿饭需要最少三个小时。

    早晨七点吃饭,十点结束,转眼十二点了,又该吃饭了。吃个饭嘛,下午三点,转一圈,他妈的定死六点再吃饭。吃到九点。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呀。

    这种方式不光慢,还他妈恶心的很,谷涛自认为是个很糙的人了,但他真的吃不下被三个人舔过的食物。

    但又要尊重他人信仰习俗,这真的是把他给折腾的哟……这几天弄得他瘦了一圈,半夜经常一个人偷偷摸摸去吃烤串泡面——

    今天也四千字吧,明天可能还是四千字。这就算是给我休息三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