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伴读小牧童

789、风浪之舟

    “没有任务……没有任务啊……为什么我们小队都没有任务了呢。”

    小猫在地板上来回翻滚,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过任务的她,现在无聊的在地上翻滚,旁边的尹蓉正在收拾屋子,昨天晚上的生日晚会时火腿肠他们都来了,弄得这里乱糟糟的,指望那些人打扫卫生,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

    “火腿肠怀孕了,我们被罚了呗。”杨旭坐在沙发上吃着昨天剩下的生日蛋糕:“经缘说了,怀孕就承担责任,无论如何都必须生下来,没有任何情面,不给堕胎。所以咱们小队一直到火腿肠修完产假之前都没任务了,大概一年半吧。”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小猫噘着嘴不满的说道:“这不是害人么。”

    “无所谓啦,一想到跟我同一批的火腿肠都当妈了,我还是单身,我的心情就好复杂。”

    杨旭说着,将一个装饰用的玻璃球捏成了玻璃渣,但仍然意难平的愤恨的跺了跺脚。

    “你也该换个招数了,每次都说瓶盖拧不开,扮柔弱。你不知道你能把那些小哥哥的天灵盖给拧下来吗?”小猫仰起脑袋:“按道理不应该的,你长得又可爱又讨喜,工资收入又不错,还有自己的房子,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

    “我知道就好了。”

    杨旭十分无奈的靠在沙发上:“对了,你发现最近平静的有点离谱不?”

    “嗯?”小猫呲溜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怎么说怎么说?”

    坐在沙发上杨旭给小猫好好的分析了一通,前面一段时间,不管打击力度多大,总会有一些人和一些组织蹦出来搞点事情,但从今天过完年之后到现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显得顺风顺水,没有了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犯罪还是有,但却已经不是有组织的犯罪了,而根据各地基地的统计数据,超能犯罪在今年六月份达到了历年以来的谷底。

    这是好事吗?杨旭其实是不知道的,但她就是觉得这种宁静有点……奇怪。

    小猫自然也是不具有分析能力的,她坐在那听完了也开始迷茫了,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过恰好,这个时候王子开门走了进来。

    “姐夫!!!”

    小猫跳过去,挽住王子的胳膊就往屋里拽:“来来来。”

    王子:“???”

    “参谋长来啦。”杨旭看着一脸懵的王子,她往旁边挪了挪:“坐。”

    “这是我家……”王子哭笑不得弹了她脑门一下:“你不去找男朋友在这晃什么。”

    杨旭撩起自己衣服的下摆,露出身上缠着的固定弹力套:“疗养阶段。”

    “别吵吵。”小猫把王子按在沙发上:“姐夫,我问你啊。”

    “嗯?”

    “刚才我和杨旭在说,最近安静的有点不正常了,你觉得这正不正常?”

    “什么安静?”王子眼睛一转,已然有了答案,但却还是反问了一句。

    很快,杨旭和小猫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自己的发现告诉给了王子,而这时尹蓉却给他拿上了一瓶冰可乐。

    “这个问题的确是不正常的。”

    王子打开可乐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我刚才去参加了一个会,就是各国政府要求削减对当地基地的预算支持,大概会砍掉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

    “那么多……”杨旭瞪大眼睛看着王子:“那不就等于裁员?”

    “嗯,裁员。”

    王子现在也很头疼,他今天才知道自己跟老师真实的差距在哪了,如果今天去开会的是老师,那些代表恐怕连个屁都不敢放出来,还裁员、还削减经费,当时头就给他能打爆咯。

    但到底不是谷涛,在一系列的事实摆在眼前时,基地的高层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基地的消耗是极巨大的,这对任何一个政府都是极大的负担,这样的负担绝大多数政府是承受不起的。

    唯独英国在那喊着“我要我要我要,请在我那里开一个基地”,但无奈……基地就是不开过去。当然,其他几个常任理事国都没有提出削减经费的事,一个是这几个国家都能够负担的起,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国家的基地规模更大,绝大部分都可以自负盈亏,毕竟有基地的地方就有六子的集团。集团绝大部分的盈利都用来补贴给了所在地的基地,但很多小国的补贴根本不够用,甚至于……还出现了亏损。

    这样的话,裁员和减少预算是避无可避了,但这样的行为一定为导致犯罪率的反弹,所以王子一直在那卡着最后一道关口,咬死不肯减员。

    但如果解决不了资金问题,减员是势在必行的,而这钱可不是一笔小钱,动辄可是千亿美金级别的大额资金,王子真的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这个问题。

    “而且我觉得这种突然走低的犯罪率,其实是很危险的,如果在执行的减员之后,再次爆发一波,这真的会非常麻烦,但我不能拍着胸脯保证未来,我没有老师那种眼力和魄力。”

    “也就是说,我们都可能失业?”

    “那倒不至于,但基本上会裁掉一些低等级的探员,还会缩小训练人数规模。但这个问题老师曾经说过的,绝对不可以松口,因为这些有着一定专业知识的人进入社会本身就是一种风险行为,裁员真的太危险了。”

    当然,这件事不光王子头疼,经缘也头疼到不行,她坐在自己房间里看着那一大堆的数据,以前什么时候要她操心这种事,那帮代表在谷涛面前一个个怂得王八样,在她面前气势不知道多足呢,真是会挑软柿子。

    这时何玉祥敲门走了进来,坐在了经缘的对面,他看着经缘,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我跟各个国家的代表私下都接触了一下,他们其实不是不知道这样做会导致的结果,但真的是负担不起了。韩国甚至出台了政策安置被解聘的基地人员,就是因为一年差不多两百亿美金的支持让他们喘不过气。”

    “那怎么办?”

    “我也不清楚。”何玉祥叹气道:“所以我来找你啊。”

    “找我……找我有什么用?”

    何玉祥愣了片刻,他打量着经缘:“他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看来果然是没说,何玉祥轻笑了一声:“他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一些未来基地发展可能遇到的困难,其中就包括了现在的情况,他还说如果能解决就解决,如果不能解决就找经缘去要他留下来的锦囊。”

    “锦囊?”

    经缘眼睛一亮,然后突然拿出一个优盘:“这个?”

    “这是什么?”

    “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但里头是空的啊。”

    何玉祥接过u盘插入电脑中,在经缘输入读取密码之后,里头果然是一个空的文件夹和一个看上去打不开的破损文件,何玉祥沉默了片刻,拔下u盘就走:“走,一起来。”

    经缘跟着他来到了服务器的中控室,当他们再次在中控的电脑上插上u盘时,里头那个连删都删不掉的u盘里的文件突然就变得能打开了。

    何玉祥看了经缘一眼,然后双击了下去……

    “嗯?就一个网址?”

    经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打开之后的内容,上头就是一个奇怪的网址,还有一串很长的密码。他们把地址抄录下来,回到自己的电脑上,打开网页输入了进去,然后再输入了密码。

    等待了一个漫长的读取过程之后,突然一段影片插入了其中,而影片里的人正是谷涛。

    “啊,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就代表你们遇到了麻烦,而且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是吧?”谷涛在视频里的动作看着就像是在和经缘他们对话,但谁都知道,这真的是一段视频而已,而且还是很原始的视频。

    “别别别,别急。”视频里的谷涛举起手制止了刚要说话的何玉祥:“让我猜猜看,你们碰到了什么麻烦。”

    经缘抱着胳膊看着许久没见的谷涛,气鼓鼓的说:“这家伙……卖关子。”

    “让他卖吧,总比咱们什么都干不了的强。”

    而此刻视频里的谷涛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般,突然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在讨论我啊?不过既然你们这些没用的解决不了,那我就跟你好好聊聊。”

    说是好好聊聊,但实际上却是听了谷涛骂人骂了半个小时,生生把经缘都给骂得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继续干下去了,可这时他在视频里却话锋一转。

    “理论上现在的情况分三种,一种是遭遇了经济下行压力,导致小国无力支撑基地的运营,要求减少预算。一种是遭遇了极端的高手,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的那种。一种是遭遇了发展危机,基地出现了另外一个小圈子导致基地可能要开始分裂。不管是哪一种,都很棘手啊。”

    “废话……”经缘气呼呼的骂了一句:“不然鬼才要听你骂半个小时,还不能快进……”——

    晚点还有,先去写一章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