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打造火影世界 0蛋炒饭0

第543章 和平友好

    一群分身在周围巡视十几分钟,便开始纷纷散成烟雾。

    演戏就得演全套,本体有伤,分身必须不持久。

    又等到一地人都醒的差不多,一行人用鸣人手制的担架抬着自来也和纲手往木叶赶。

    他们的伤不重,甚至还要抬鸣人走,但被鸣人婉拒了,说在后面慢慢跟着就行。

    期间,鹿久还复刻了地上仅剩的术式,要拿回去破解,寻找线索。

    鸣人无所谓,你找吧,魔法小樱内核,钢炼外壳,填充阿斯加德彩虹桥魔改纹路,还是记忆模糊的魔改版,先不说它是残缺的,就是全的,你们奈良一族全上也没法破解。

    遥遥跟在一行人周围,和影卫队共同负责巡查,行进一段时间,感知确定其他人的方位后,鸣人通知还在存放秘银球小岛的分身把鲛肌通灵过去,待他取完眼球,又把鲛肌通灵回来。

    接着大摇大摆跟着人群和后赶来接应的小队汇合。

    为了压住消息,队伍没经过木叶正门,而是在木叶另一侧的结界破开口子,来到一处隐于林间的秘密基地。

    然后鸣人就拦住了,理由是军事重地,下忍无权进入。

    站在门口和守卫大眼瞪小眼,守卫被看得瑟瑟发动,但还是咬着牙用叉子横在门口,一脸您别为难我了的哀求模样。

    又瞪了两分钟,看看天感觉媳妇要回来了,鸣人这才回家,默默等待事件发酵。

    故事的进展总是充满戏剧性,仿佛从一记直球变成了香蕉球,起点未变,中间波折起伏,最后落到了一个终点,自来也重伤昏迷,火影重伤昏迷,不知何时会醒,内有缺少压制的民众,外有已定的五影会谈,老阴逼觉得这是个机会,必须出来搞搞事。

    打着国不可一日无大名,村不可一日无长,木叶必须要有一个火影的旗号,发起了会谈。

    坐拥全忍界最快捷通讯方式,会谈自然不用像五影会谈一样聚一起缅怀先帝,大名他也不敢出门,一张大桌,一堆小蛞蝓即可。

    会谈开场,团藏就以村子内忧外患,火影不知何时会醒为由开炮,声称木叶需要一个有资格,有大魄力的人来领导,在下不才,正是万中无一的领导奇才,所以我决定站出来成为火影,你们谁赞成谁反对。

    一堆高层面面相觑,议论纷纷,你说问我们滋瓷不滋瓷吧,我们肯定是滋瓷的,但是现在纲手还活着,你就这么搞,是不是有点不合木叶基本法,而且就算要搞,也不能就你一个人选,没个竞争对手,你说当火影就当火影,说出去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大名乐了,他就不想木叶是铁板一块,忙问你们推谁。

    几个高层又瞪眼神交半天,说推荐阿斯玛。

    团藏当即拍桌,你们是不是想搞世袭。

    咱虽然不是民主,但也不是世袭啊,你们推他,将来木叶丸那小子再竞选第七八代,三世三影,这天下是姓木的还是姓袁的。

    老阴逼气势这个足,镇压全局,大名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

    然后一群人无师自通了中庸原则,先提个无理的要求,再一顿搅合和和稀泥,双方各退一步,我们不推阿斯玛,你也别直接当火影,当个代理火影吧。

    团藏这一寻思,代理火影也还行。

    皆大欢喜。

    就是大名下线前的一句纲手不死你终究是代理给团藏噎得不轻,好像在吔屎,总感觉这事他以前遇到过。

    老阴逼当时就想捅死纲手主治医师变向弄死纲手。

    会谈散场,大家回去该干嘛干嘛,另一边,木叶某个一人独住的一栋楼内,仗着自己权限高,而且后爹叫水门的漩涡鸣人肆无忌惮地玩起了水门事件,虽然蛞蝓透露的信息不多,都是可以外传的级别,但是已经足够让鸣人发懵了。

    不是,你们推阿斯玛干嘛,这不是给团藏发难的机会嘛。

    下一代又不是没人了,我家咸鱼还活着呢啊。

    弄两棵菜叶让蛞蝓一边啃去,鸣人薅头发思考为啥没人推荐卡卡西。

    想着想着,又忽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卡卡西级别不够,这场会议无法上场也就算了,但是连门口站岗候听的位置都没有他就很不正常。

    仙术感知发动,感知卡卡西的位置,发现咸鱼正在家晒小鱼干,再一感知他旁边的人,鸣人发现了问题所在。

    花铃!

    有得必有舍啊。

    选择了爱情和家庭,就要付出失去木叶高层席位的代价。

    这下鸣人想通关键点了,他也理解木叶高层的想法,花铃是个间谍,木叶高层皆知,不没事参他一本已经够给面子了,推荐一个间谍的老公当火影,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不止现在不会推荐,估计有生之年卡卡西都不会被推荐。

    六代火影被玩没了!!

    这问题很大,鸣人开始慌了。

    墓志铭白写了啊。

    而且不止六代火影位置没了,再往远了想想,母亲顶着这么个身份,可以预料这两只小咸鱼的童年可能不会愉快的度过,虽然达不到原著太子的级别,但肯定会受影响。

    没办法,自己保的媒,含着泪也要保完,鸣人又开始思考问题的解决方法。

    首先,问题的关键点确认了,花铃是锁前村的人,问题在人或者锁前村上。

    花铃没法动,问题的人没法解决,所以只要把锁前村解决就可以了吧。

    先以和平友爱的理由邀请锁前村的所有人回到村子聚一聚,晚上再弄个大型电影展览,篝火晚会也弄上,在他们庆祝到最嗨时,让分身绑着尾兽玉当洲际导弹,一头扎进去拉响,处理完活口再给他们套上晓制服,第二天宣布他们窝藏晓组织,是恐怖份子

    锁前村没了,花铃的身份自然不是问题,前苏联特工都能在美国国会上和九头蛇高层互喷,还能领导复仇者,前锁前村间谍应该也可以。

    不过这民主自由气息未免也太浓了点,不符合共同发展的价值观啊。

    得换个方法。

    时间还长,一时也想不出头绪,鸣人决定先去看看小鱼苗在说,咸鱼你也是的,孩子生下来光晒不让人看是什么意思,我还是媒人好不好。

    洗个澡,一顿猛搓,搓到全身通红,就差再用一百度水泡澡给自己消个毒的鸣人在木叶晚了半天刺客信条,来到卡卡西家门前。

    给他开门的还是狗。

    被帕克领着走了一段,接待的人换成了卡卡西,推门入屋,拐过屏障,一眼就看到躺在婴儿摇篮里呼呼大睡的两只小鱼苗。

    一公一母。

    儿女双全!

    “好可爱”鸣人压低声音,悄悄凑到摇篮边,低头凝视,正巧,篮子里的一只小鱼苗也睁开眼,大大的眼睛看着鸣人,一眨不眨。

    是那个男孩。

    鸣人知道一个几天的小婴儿根本看不见东西,或许是自己挡住阳光才让他仅有一丢丢感光能力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方向,但是那双纯洁无暇懵懂的双眼还是深深扎根在鸣人的视网膜深处。

    对视两秒,小娃娃没哭没叫,又闭上眼睛呼呼大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又或者刚才睁开那一次只是为了看他一眼。

    缘,妙不可言。

    鸣人感觉此娃和自己有缘:“他叫什么。”

    卡卡西小声说道:“旗木亚朔,女孩叫旗木亚源。”

    鸣人侧目:“朔白牙前辈?”

    “嗯,等他长大,我会教他刀术,总要传承下去的。”卡卡西露出的眼睛看着摇篮车,无限柔和。

    鸣人怔了怔:“刀术我觉得这孩子将来一定很快乐。”

    卡卡西笑了:“是啊,因为我想让你当他老师的。”

    “真的?!”鸣人声音徒然拔高一截,又赶紧压回去:“我又不会刀,和你们家的相性也不和,没法带吧。”

    “真的,我刚才说了,要传承下去的”

    摇篮中的小娃娃或许因为睡的不舒服,想翻身换个姿势继续睡,但因为身体原因,怎么动也动不了,一梗一梗地折腾,砸吧砸吧着的小嘴,肉嘟嘟的小脚像个没熟的小樱桃。

    花铃过来翻动小被子,把露出的小腿压会被子,鸣人的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几天后,养完伤的二柱子找到鸣人:“该出发了。”

    “不急,我先跟他耍耍。”鸣人邪邪一笑,老阴逼,刚上台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吧,别担心,我送你一份。

    当天中午,正整装待发的团藏突然收到一份加急文件。

    锁前村173名村民联名上书,仰视团藏大人已久,听到大人荣登火影,特前来申请加入木叶村,以表对大人的仰慕之情。

    团藏都懵了,你们是哪旮瘩蹦跶出来的?锁前村一共才一万七千多人,这一下就来百分之一?

    没办法,人家是冲他来的,必须得处理,脚程快点晚出发一天也能赶上会谈,团藏当即率人开始处理,甭管是拒绝还是答应,先把人稳住再说。

    然后第二天,又是173人联名上书。

    这回团藏不懵了。

    这是有兔崽子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