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超级学霸 高月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太后出手

    下午时分,天子赵顼、相国富弼和文彦博,三人特地被曹太后召去喝茶,曹太后自然也是看了今天的报纸,常年生活在深宫,几乎与世隔绝,大宋兴盛的报纸就成了宫人每天最大的期待,也成了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曹太后也不例外,她订购了京城所有的报纸,每天下午,她都要花两个时辰的时间看报,这个习惯几乎雷打不动。

    三人在慈安宫见到了太后,行了礼,曹太后请天子赵顼和两位左右相公坐下。

    曹太后取出特别战报,问道:“今天看到一个好消息,可惜报上登载得太短,哀家还想了解一些更多的消息。”

    赵顼欠身道:“南部防线攻破是用飞鹰传信过来,也非常简短,狄枢密率五万大军从防线背后出击,打西夏军一个措手不及,连破三十六寨,攻占了韦州、银州和夏州。

    而西夏军主力集中在宥州、洪州和盐州,它们原本打算反扑,但韩相国和种将军已率三十万大军杀来,它们不得不北撤,但被狄枢密的军队阻击,六万西夏大军被困在盐州。”

    曹太后点点头,“这次我们能灭西夏吗?”

    “回禀皇祖母,只要不出大的意外,应该可以。”

    曹太后又取了一份曹家办的《军报》,笑道:“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说西夏还有一支主力军在贺南山,有没有提醒过小范相公?”

    赵顼连忙道:“贺南山的军队应该是党项传统骑兵,几十年一直和宋军交战的就是它们,它们并没有几十万大军那么多,最多能集结十万骑兵,其中五万部署在河西走廊,还有一万部署在居延海,另外在河湟地区还有两万骑兵和我们对峙,它们能动用支援兴庆府的骑兵也就两三万人,小范相公对它们很防备,派了大量斥候去监视他们。”

    这时,富弼笑道:“关于河西走廊的西夏军,有件事需要向太后汇报,吐蕃首领董毡很快将抵达京城,将和我们商量联军攻打河西走廊西夏军。”

    董毡是青唐吐蕃的首领,控制今天的青海北部和甘肃西南一部分地方,他父亲角厮罗率军击败了李元昊对河湟地区的入侵,建立了联宋抗夏的国策,角厮罗去世后,他儿子董毡继承了他的国策,一直和宋朝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吐蕃也窥视河西走廊?”曹太后冷冷道。

    文彦博笑道:“请太后不必担心,今天的吐蕃已不是唐朝的吐蕃,青唐吐蕃只是吐蕃诸部一支,它哪里能和大宋抗衡,只是河西走廊的西夏军时时窥视河湟,令他们寝食不安,这次宋军大举攻夏,他们看到了机会,才提出联宋攻夏的方案,攻灭吐蕃,河西走廊肯定是归大宋。”

    曹太后稍稍放下心,又问道:“那辽国会不会出兵干涉我们灭夏大计?”

    这也是报纸上争论得最激烈的事情,她当然也很关心。

    富弼道:“启禀太后,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将派特使前来大宋,调停大宋和西夏的战争。”

    “这是什么意思?”曹太后不解问道。

    “这就是说,辽国放弃了用武力干涉大宋攻夏,只是用外交的方式尽量和缓宋夏关系,实际上就是辽国给自己找个台阶。”

    曹太后轻轻点头,“六十万大军杀进了西夏,哀家真的很期待,听到宋朝灭亡西夏的消息,哀家将来逝去也可以向先帝交代了。”

    说到这里,曹太后的脸色变冷了,她取出一份《小报》翻出针对范家的文章,推到天子赵顼面前,“这篇文章官家看过吗?”

    赵顼点点头,“这些都是无稽之谈,明显是想挑拨朝廷对小范相公的不信任,然后换帅,皇祖母不要理会它。”

    曹太后冷冷道:“哀家是不想理会它,可中午吴王妃向哀家上一份表,她要辞去王妃之衔,恳请哀家同意,你说哀家该怎么办?”

    赵顼一怔,这是怎么回事?范宁的妻子为什么要辞去王妃之名。

    文彦博道:“太后,王妃既不是爵位,也不是官职,除非吴王废妻,否则无法去除,这个道理吴王妃应该知道吧!”

    “是啊!人家在丈夫在前线给朝廷卖命,朝廷却任由别人肆意欺辱他们弱妻幼子,人家被逼得没办法了,连王妃都不敢当了,我们还在这里和人家讲道理,你这个皇帝倒也做得坦然,你们两个相国却不当回事,明天范宁一封辞职信递上来,不给你卖命了,官家,你该怎么办?”

    赵顼额头上的汗水流下来了,连忙在皇祖母面前跪下请罪,“是孙儿考虑不周,孙儿立刻改正。”

    “你们两位呢?”

    曹太后看了一眼富弼和文彦博,“知政堂也是考虑不周吗?”

    天子跪下,富弼和文彦博也不好再站着,两人也跟着跪下,富弼惭愧道:“是我们疏忽了范家的感受,微臣亲自执笔,公开批驳《小报》上的污蔑之言。”

    曹太后的脸色稍稍好一点,点点头道:“小范相公屡立大功,在军中威望极高,这些报纸若传到军中,会严重影响军心,会动摇士气,这个道理连我一个女流之辈都懂,你们听之任之,哀家真不知该怎么说你们,两位相公下去吧!该怎么做,知政堂自己看着办,哀家不想再说第二次了。”

    富弼和文彦博告退了,曹太后又对赵顼道:“你应该知道,《信报》就是朱家办的,但《信报》始终对这件事一言不发,其实就是朱佩在等朝廷出面,朱佩从小哀家就很喜欢她,她是外柔内刚之人,她向哀家告状,实际上是顾全大局了,如果她一怒之下带着家人离开大宋去北岛,你觉得范宁还能安心给你卖命?”

    赵顼满脸羞惭道:“孙儿知错了。”

    “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

    “辟谣,把事情说清楚,然后朕会让皇后亲自去范府安抚吴王妃。”

    曹太后摇摇头,“这还不够!”

    她沉声道:“如果是你祖父处理此事,他一定要把这个李光白查出来,不管此人是谁,都会给他安上私通敌国的帽子,只有这样才能挽回范家的名誉,才能让范宁更好地替你卖命,明白哀家的意思了吗?”

    “孙儿明白了!”

    次日一早,向皇后驾临朱府,特地来探望范宁的母亲和妻儿,又赐给范宁母亲张氏宫锦五百匹,以示对远征主帅家属的慰问。

    中午时分,右相富弼和左相文彦博分别在《信报》和《小报》的头版头条发表专题文章,驳斥李光白散布谣言。

    富弼在文章中明确指出,范宁的两个兄长是第一批去鲲州的商人,冒着被土著人杀死的危险,他们率先在鲲州的河流中发现金砂。

    为此,范宁特地向天子上书,提出开采金砂申请,特到天子特批,准许小规模开采三年,所雇人数不超过百人,作为范宁替朝廷开拓鲲州的奖励。

    作为开采金矿的条件,范氏兄弟和其他采矿人则要负责替朝廷在鲲州探矿,目前鲲州的金矿和银矿都是范氏兄弟发现,无偿交给了朝廷,而且当时获得天子特批采金的家族也不止范家,连张尧佐也获批准在琉球府开采银矿。

    在驳斥海外购岛时,富弼更是指出,朝廷鼓励大商人和功勋世界去海外购地,并允许海外领地有条件实施自治。

    目前在海外购岛购地的家族以及商人已达一千四百三十三人,范家不过是其中一人,而且范家购置的海岛距离大宋最远,附近海岛有食人土著出没。

    富弼又指出,范家所购海岛距离大宋数万里,朝廷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还有岛屿,岛屿并不属于大宋,范家完全可以不付一文钱便能得到这座岛屿,但范家兄弟还是为此付出八万两黄金,事实上就是把鲲州淘到的黄金还给了朝廷。

    这正是范宁严格要求自己,心怀朝廷,心怀大宋的体现。

    富弼在文章最后一针见血地指出,宋军攻打西夏已到最关键之时,有人便在这个紧要关头散布谣言,企图影响朝廷临阵换帅,使大宋灭夏战略功亏一篑,这几篇文章的本质是在实施反间之计。

    而文彦博的文章是拿出了当年先帝批准范家、曹家、高家、庞家采金探矿的手谕,公开刊登在报纸上,同时公开了范家购岛的价格、位置,以及朝廷规定的价格,用铁的事实来驳斥李光白对范家的污蔑。

    两位相公的重磅文章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京城引起掀然大波,京城百姓纷纷怒斥《小报》造谣,强大的压力逼迫《小报》不得不连夜印制专刊,公开表示作者的文章不代表报馆的立场,报馆坚决支持大宋的平夏之战,并向范氏家族因此受到的伤害表示道歉。

    次日,李光白露出了真面目,竟然是张尧佐的前女婿赵经纶,现任国子监博士,大理寺在他书房搜出了数封与西夏秘密往来的书信,真相大白,炮制文章的作者竟然是西夏的奸细。

    当天,《小报》被勒令停止发行当天报纸,停业整顿一个月。

    这场风波过后,《小报》元气大伤,读者流失近八成,使它从最初的第一大报沦落到京城十三家报纸中的最后一名。

    汴梁发生了一连串的风波,应该是主角之一的梁乙埋却一无所知,他已经离开了京城,怅然走在回国的归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