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9章 寻找丢失的梦

    不可一世又自命清高的老夫子,遇上横劲十足又目中无人的黑母,绝对属于针尖对麦芒的绝配。

    黑母的质问里威胁意味浓重,摆明了要借这事毁坏自己老师的光辉形象。破坏名声的事如果发生在老夫子身上,恐怕他甘愿刚才就气死在了香汤书铺大门前,至少那些学生会把他当德高望重的恩师悼念,而不是把他当小人嘲笑。

    回想当初谈在昏街怪巷租250号铺面这桩生意时,孟录那老道的言谈举止,老夫子终于愿意相信,看上去年仅十岁的黑胖小子,还真不是个孩子。但他妄自尊大,敢称自己是超智慧生命体的缔造者,这事老夫子记在心里,算计着回学院后得查查典籍,弄清楚自己究竟起源何处。

    “咳咳~黑母!”

    老夫子清清嗓子,心机颇深地露出笑容。

    “嗯?”黑母一惊,惊的是老夫子忽然放得柔和的语气。这种改变,通常暗示对方盘算着阴谋!

    老夫子和蔼慈祥地说:“孩子啊,老夫这一把年纪的人,最疼爱的就是你这种又聪明,又有创造力,但稍微有点难管教的学生。熟话说,越乖的孩子越没出息哈,咱王者大陆的未来,还指望靠你这类胆大包天的家伙支撑呢。”

    有这么夸人的吗!黑母一脸迷糊,小眼睛眨巴眨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但“嘟”两下没控制住,上边打个嗝下边放个屁,赶紧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说:“哎~晚饭吃多了点。”

    梦奇是旁观者,二人这种谈话模式他看得心知肚明,叫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插嘴道:“老夫子,估计我俩吃饭时聊的话全叫你听去了吧。想问就问,想加入我们就直说,跟个害羞的大姑娘似的遮遮掩掩干嘛?”

    “你好你个宠物!”给只兔子揶揄,老夫子又火从心头起,心想又没和你说话,你来捣啥乱?这不拆老夫的台吗?!

    脸上却半阴半晴,勉强干笑道:“是是是,我承认,对你们说的啥方舟啊天书的,有点兴趣哈。不如这样,既然这间书铺是生意场,咱们就再来谈笔生意。你们告诉我跑来高等学府门口开澡堂子,究竟意欲何为,只要说真话,从此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你们给人搓澡捶骨做桑拿如何?”

    “咦~这条件诱人!”

    黑母与梦奇闻听,脑子里同时冒出这个念头,险些异口同声地说“赞成”。不过俩货对着一望,眼神交流间心领神会,那叫一个心有灵犀,谈话根本无需用语言。

    梦奇为难地傻笑道:“老夫子呀,就我这见钱才认主的宠物,对开店也没那样执着。然而收了我主人的钱,就得为他效力,这事儿比开店重要多了,所以嘛”

    “哈!你一只该死的兔子,敢来和稷下学院的校长谈条件?狗胆包天了哈!说,谁是你主人,你又在为谁卖命?”老夫子咬牙切齿地问。

    梦奇简单地爪子指向黑母,说:“他!”

    老夫子也不再废话,又问:“直说你说真话的条件,别老拐弯抹角的!”

    梦奇挠着毛绒绒的脑袋,嘿嘿笑道:“夫子阅过万卷书,肚中学问无人能及,整个人就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宝典。我俩说真话后,你入伙如何?”

    本打算夫子会横眉怒目地拒绝,不料他白眉一皱,竟点头道:“只要你说的是真话,老夫就同意与你们同去寻找天书!”

    于是梦奇代替黑母,讲出了他与黑母相遇的经过。

    咕咕山,是稷下学院背后的一座野山,山上到处飞一种红顶红翼红喙,全身羽毛洁白似雪,还会喷火的小鸟,给人称为火烈佳人。

    别看一只火烈佳人仅有巴掌大,攻击力量却相当强劲,普通的大陆居民要和它们相遇,轻则给戳瞎眼,重则能给活活烧死。所以荒凉的咕咕山是它们的地盘,它们用推火阵法护山,不让任何人类靠近,这惯例已持续了万年。

    黑母在一次呼呼大睡时,发现做的梦给人偷了,顿时惊怒不已。他听说在王者大陆上,有一种叫做梦奇的魔种以梦为食,最爱噩梦,便相信那一定是梦奇族所为,于是誓要找他们出来,一血失梦之耻。

    盗梦贼一定离他不远,否则难以如此顺利地得手。而探遍学院周边,唯有神秘莫测的咕咕山可能是他们的藏身之地,黑母自然要去一探究竟。

    被火烈佳人的推火阵屏蔽,咕咕山是一个全封闭的地方。黑母试着硬闯几次,都没成功,后来想想既然醒着不行,不如就睡着了试试?反正做梦是他的强项,奇点爆发成宇宙前,他不正是在睡梦中成长的吗?

    想到就做,黑母半刻也不耽搁,找块草地躺下去,就呼呼大睡起来。半柱香时间过去,他将元神神游进了咕咕山。

    咕咕山壁立千仞,仰视时望不见山顶。山脚下溪水潺潺,绿树成荫,是风景优美的休闲之地。可越往上走,山势就越险峻,并且泥多路滑,不时有滚烫的泉水往外冒,万一不留神踩到泉眼上,脚非得烫几个大泡不可。

    幽灵般的元神,很快来到山脚,万只漂亮的火烈佳人听见闯入者的动静,立即倾巢而出,在空中组合成一个硕大的“禁”字,同时齐推金红火焰,犹如给点着羽尾的短箭般飞射而来。

    眼看就要给状如急雨的火焰击中,黑母不慌不忙,“阿咪呀马虎”地念出几句破阵咒诀,鸟儿们组成的推火阵骤解,万只火烈佳人瞬间变得懒洋洋,收起火焰并转身朝山里飞,眨眼山脚下就回归平静,仿佛刚才啥都没发生过。

    “现在也只能在梦里恢复些许法力了~哎。”黑母偶然发现自己还有这能耐,既高兴又哀伤。他自嘲一笑,信步而行,悠然地来到了半山腰子上,一座简陋的茅屋前。

    “山里果然有古怪!可这是哪里?难道有人住?”黑母自言自语。

    “啪啪啪~”

    三下门环拍下,一秒钟不到,里面就有了回应。脚步声传来,破旧的木门“吱呀”打开,奇怪的是门后没站人,确切说来空空如也,也弄不清那门由谁开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