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192章 夺命狂奔

    老夫子虽然懂得指路,但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具体方位。阴冥之路专为阴魂而设,阴魂全由鬼差带路,又何须留意方向?

    老夫子之所以能确定往哪儿走,靠的不是方向感,墨守成规的方向感这时只会扰乱人的思路,妨碍人的判断。树林里的火焰燃烧时,出现过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就是火苗往下而不是往上蹿。这暗示一闪即逝,粗心的黑母抓不住,却叫老夫子抓了个正着。

    当然这也得感谢梦奇昏厥前点燃草丛,不然老夫子也难以确定阴阳界的位置。相比单纯的阳界,阴阳地域结合的界线看似随意,实际钟馗已在地图里标明,那是有规律的,地图也相当于钥匙,打开地图处,就是阴阳结合界线的开启处,哪怕他们是从一团粪便中打开地图。

    进行到此时,计划尚算圆满,三人本该欢呼雀跃,奈何黑门一开,就阴魂涌现,他们怎么高兴得起来?

    要尽快让梦奇清醒,同时弄清老夫子此时脑子是否仍运转正常,以免给他瞎带路,最后还是错过见钟馗,这重任就落在了黑母的肩上,他得抓紧时间完成任务。

    他快速想想该怎么办,然后左手拽起梦奇,让那圆咕隆咚的小魔种靠在自己左肩上,右手则猛拍老夫子,说道“夫子老师,咱可没时间站在这儿分析研究数据了,您还是将做学问的事儿暂放一边,跟着我闯这鬼门关吧!你该干的都干完了,现在就看我的了!”

    分析研究数据是现代词条,老夫子没听懂,烦躁地吼道“分析数据里的数据是甚么?比分析古文更难吗,还是古文与数据是一码事?”

    这问题回答起来就复杂了,黑母哭笑不得,不再理会老夫子,就一手牵一个地朝前猛蹦而去。

    老夫子人老反应却快,脑子难得糊涂,也明白三人正处于生死攸关的时刻,黑母这做法可是再正确不过,只好闭紧嘴,任由被带着飞起来。

    活人进阳门,最多用时一秒,可当活人进供鬼魂出入的阴门,时间多长就说不准了。

    黑母只顾往前冲,眼睛自然一直瞪着前方,老夫子却忍不住不停往四周扫视。

    果然这儿再黑也能看清楚东西,黑暗竟成了一盏照明灯,黑光充斥得到处都是。不过满眼塞的,最都是往外狂奔的厉鬼。那些东西怎么看都象一团团长着五官的气体,但真要从它们中分辨出不同的脸,或者判断胖瘦美丑,根本不可能。

    它们带来阴风阵阵,凄厉呼号声分不清是来自鬼还是来自风,没人数得出它们的数量,只能根据越来越重的阴气判断,鬼魂数量在不断增多。

    老夫子觉得不可思议,阴鬼多得已塞满了整个空间,活人怎可能还能毫无阻碍地往里冲?于是他大着胆子伸手去抓鬼,想弄清那些玩意到底是啥物质。

    嗞嗞~

    嗞嗞~

    嗞嗞~

    “嗞嗞”鬼号声,从粗旷的风声转成细细的海螺音,音量很快加大,这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出现了不同类型的哭嚎声,说明那些阴鬼彼此是存在差异的,与活人不同,分辨它们谁是谁得靠声音,而不是脸。

    可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种变化?不用问黑母也知,它们是叫老夫子刺激了。

    老夫子还挺得意,除去从鬼声变化中获得的知识,他还看出阴鬼们没有眼睛,所以不能视物,只能靠触碰感觉身边的实物。

    “夫子老师,您这样随便乱动可坏事啦!您这是在害人害己!”

    黑母只顾狂奔,等发觉周围情况不对才知道老夫子都干了什么,气得直想跺脚,老夫子自持才高八斗,天下就没有他弄不明白的事,为啥跑来冥界就变得轻举妄动了呢?这下可好,阴鬼本来没注意到他们,给老夫子一抓就围拢过来,哀嚎着拖住了他们。

    黑母哪还能继续往前奔?阴鬼们如果鼻子灵光,闻到他们一身肉香,他们就只能留在这里成为鬼魂美餐了……

    老夫子知道闯了祸,终于害怕了,放下架子向黑母求救“我说,咱还能再加快点速度嘛?你说钟馗会不会赶来救咱们?”

    黑母摇头叹气,又得顾着脚下,又得答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没给吞掉时使劲赶路,只好我们不停快速移动,它们就抓不住我们。别理那些鬼,全当它们不存在,直到能活着从黑门冲进去!”

    “我的天!”老夫子差点哭出来“闹了半天,咱们还在往门里走,连进都没进去呢!看来白门与黑门,完全是两码事”

    呼哧呼哧呼哧

    老夫子一边跑一边喘粗气,累归累,他那也是急的。吃老了亏,他哪还敢轻举妄动?估摸着子夜十二点到,鬼门打开,鬼魂都是跑去没人的阳间溜达的,等交通高峰期过去,这儿也就安静了。凭他的经验,今日还没到中元节,所以打他们身边跑过的阴鬼,数量肯定不及鬼节来临时的万分之一

    再说被老夫子抓过的那些阴鬼,察觉正有活人与它们朝相反的方向奔走,竟掉头往回追,一路上还呼朋唤友,不断壮大着队伍。老夫子不是好奇,阴鬼到底是固体还是气体吗?这时他就能明白了,鬼介于固态与气态之间,可以在两种形态之间转换,所以能耐比活人大多了!比如冲过来时是气体,等白森森透着血腥气的獠牙要啃上人脑袋时,就能变成固体……

    “我们我们到底还要跑多久才能进门?嗯老夫这么问不是因为害怕,只是为梦奇着想”

    圆滑的老夫子,仗着胆大妄为,现在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还拿梦奇当挡箭牌,可真逗!

    黑母乐不起来,他是真的在拼尽全力保梦奇。跑得这样快,万一抓梦奇的手脱开,倒霉的假兔子顷刻就能叫阴鬼给生吞活剥了!

    只要还能飞速移动,就不会被鬼控制,所以阴鬼虽数量众多,又聚成大团,看上去很有凝聚力的样子,却也耐他们不活。

    “梦奇,你可一定坚持住呀!再坚持片刻,咱们就能穿过黑门啦,等黑门在我们身后关上,我们就不会再被阴鬼缠身,那时就能见到钟馗了!哎,鲁班七号跟金胜堂的恶人走了,难说还是好事呢,我只有两只手,假如他也在这里,难道我脚上还要带一个吗?”

    黑母不停地说话是为让梦奇保持清醒,一路说着,突然发现前方亮了,黑亮的光线里,竟还夹杂浓郁的鲜红色,难道是刚死的人躺在黑门前,血还没干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