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248章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铁傻哥哥,你可真是太厉害了!”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对盾山服过气的鲁班七号彻底转性,真象对亲哥哥那样崇拜起了盾山。

    盾山心里只有悲哀,叮嘱鲁班七号:“别分神了,敌人强大,你要还象以前那样轻敌,就又会出纰漏的!”

    “嗯,哥哥说得对,咱们一起专心对付敌人吧!”鲁班七号给亮闪闪的绿光保护塔围着,看起来非常有信心。

    烛九阴被河豚手雷轰掉的尾巴只是从身体上断开一半,还剩一半挂着,并没遭受致命损伤,他稍使法力就分开烛龙,将它们重新组合在了身上,于是断尾重生,只是相比之前又缩小了一圈,因为有些烛龙死掉了。

    盾山暗叹,以鲁班大师的技艺论,如果鲁班七号当时没被困住,能在完全自由的状况下使出全力,河豚手雷就一定能炸碎那条可恶的尾巴,让烛九阴再失主力。可惜手雷的爆发力太小,除了鲁班七号终于能让自己脱困,就再没其它啥大的成就。

    烛九阴的杀手锏分别藏于尾部和头部,当他俊俏帅哥的脑袋变成凶猛的龙头,嘴里会喷出一种能大范围杀死敌人的散弹,散弹的材质既象钢铁又象木头,要真有人研究,却又可能说那是坚硬的石头,总之难以确定。塑造材质难辨的炮弹,正是源于他平日里不管遇见什么都毫无顾忌地大吞一气。当然钢铁太硬,他吃起来有所顾忌,但这并不妨碍他吞下含有铁元素的矿石,大量矿石入肚,铁元素与其它元素相结合,就生成了奇怪的新物质。

    散弹给烛九阴自命名为“天女散花”,这名字起得够不要脸,他却不这么认为,只因为他曾梦见过貌美得难以用凡间之语描绘的天女,梦中的女子正向世间播撒芬芳的花瓣,他就为那血腥武器起了如此“浪漫”的名字。

    至于尾巴,就更厉害了,看似如布满鱼鳞片的巨型蛇尾,其实可以张开成海葵一样的东西,以电闪雷鸣之速罩上意图捕食的猎物,哪怕是一只苍蝇也逃不出蛇尾的抓捕范围,这武器被称为“魂不失”,寓意只要是他烛九阴认定的敌人,不管是生灵还是鬼魂,都必定能给他捕获!

    当然这只是蛇尾功能里的一项,另外一项叫“巨刺”,意即整条尾巴能变成一把尖锐的锥子刺向敌人。锥子能直刺也能旋刺,当飞旋着刺出去时,杀伤力可增加到无限大。

    最初伤及盾山钢盾的,正是巨刺,烛九阴那时只是练手,他知道不可能一招就拿下盾山,但得先试试对方实力。

    巨刺爆发的那一下,烛九阴拿出了七成力量,这相当于可以挑起一座小山的招数,竟只在那钢盾上留下了一点火烧般的痕迹,这确实令烛九阴心惊肉跳,知道今天是遇到狠角色了,哪怕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能逃出生天,所以还在琢磨能投机取巧的坏心思。

    鲁班七号不在怪物手上,盾山已无后顾之忧,现在就算要他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在话下,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多给鲁班七号机会,让他好好在敌人身上试验一下新发明的威力!

    见到那发绿光的光塔,烛九阴一个劲犯嘀咕,他不敢轻敌,却又认为盾山不可能用小儿科的手段对付他。刚见到光塔竖起来时,他确实叹为观止,可当见到鲁班七号哪怕躲在光塔后,身形也清晰可见,就认为具有穿透性的光怎可充当钢盾作为防御工事?

    他决定一试,跃然入空,向着浓密的乌云咆哮一嗓子后化形,俊脸果然瞬间变成了凶猛的龙头,那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凶龙猛甩着龙须,用发白光的凶目恶狠狠瞪着地面的敌人。

    鲁班七号这次果然够冷静,他不急于出招,而是等对方先出,以在找出破绽后一招制敌。

    烛九阴初试牛刀不成,反而摧毁了他曾经的自信,急吼吼就打算先发制人。

    他要以势压人,先是深吸一口气,顿时地上的干土与露在泥土外的枯树桩被巨大的吸力拔起,纷纷飞向空中。

    等他吸饱了气后闭上血盆大口,那些东西就纷纷回落着又砸向地面,只是改换位置,主要砸向了被绿光塔围住的两人。

    盾山的天地化盾,连凶兽的武器都能抵挡,又怎会惧怕区区石头?只是当面前石头堆成山,便有些妨碍鲁班七号的视线而已。

    鲁班七号个子太小,想看清外界就得跳起来。偏偏这时,愚蠢至极的烛九阴离开了地面,脑袋悬在半空,所以他直接朝那儿开炮就行,不用在意石堆碍事。

    烛九阴那口气可不是白憋的,正是为发射“天女散花”做准备。

    鲁班七号很清楚鲨嘴炮不可能对付天女散花,但出招后烛九阴需要片刻的歇息,以积蓄力量再发动第二轮攻击,这就将是他发射鲨嘴炮的时刻!

    烛九阴求胜心切,就算第一轮进攻没能打败敌人,至少也得伤他元气,拖慢他的速度,所以喷射“天女散花”叫一个狠辣,本来散弹的散射范围能达十几平方公里,这时却缩窄到了眼前范围,满满当当朝绿光防护塔飞去。

    “好凶狠的进攻!”

    盾山惊叹,哪敢掉以轻心?他本来只使出了右盾,这时毫不犹豫地扬起左盾同时出击,砸向地面时将防护光塔加固成了双层。

    砰砰砰~

    “咦,是又下暴雨了吗?雨水打得这样响……”鲁班七号幼稚地朝天上看,但那哪里是雨水?分明就是爆发火光的散弹如暴雨雨点般密集地撞击上光塔,接触绿光后喷出电火般的光辉,就黯然消散了。

    “机会来了!”

    鲁班七号高兴得忘了身上的伤痛,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健康的状态。

    他仔细观察烛九阴,见妖物使出天女散花后挺直的脖颈瘫软不少,忙不失时机地从光塔伸出鲨嘴炮,又从旋转的炮口发射了一颗炮弹……

    “哎呀~”

    片刻过后,鲁班七号与盾山还来不及查看战果,就听见烛九阴那方传来惨叫。

    “一招命中!”鲁班七号高兴得象雀儿般欢呼,但却很快倒下来,倒在了盾山脚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