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306章 实地探访

    “哦哦~您是在纠结这个!”曹掌柜明白了,转转胖手道:“这没啥难理解的,一切还是归结于那铁团,刚送进酒楼时,铁团安安静静全没毛病,陆老爷转眼都把这事儿给抛脑后去了。可等他和老伴去世后,铁团的变化就发生了。”

    曹掌柜的回答,证实了苏烈的猜测:那铁团果真是有生命的物体,也难怪黄昭手按上去会察觉到产生了微震,作为军中大将,他感官之敏锐自然超乎常人。

    苏烈能武能文,自幼涉猎群书,早已知晓王者大陆诞生之初,曾出现一神奇工匠名为鲁班,属于是半人半神的人物。大陆上无人真正见过他,却随处可享用来自于他的发明创造,以至他被尊奉成了所有工匠的鼻祖,工匠聚居地常能见到为其立起的供奉香火的神庙。

    这些对苏烈而言都只能算闻之一笑的野史传说,然而当有一天,他得知长城的创建者也是鲁班大师时,感受便彻底不同,忍不住阅遍了与此人有关的古籍,从此明白他不仅擅长创造无生命之物,还在建立机甲人方面有着独一无二的建树,这可真令人眼界大开!

    可惜的是,史料记载的那些大师创造的人偶,无论是铁造还是木造,至今都无处可寻。照理说机械造物不会象吃五谷杂粮的平凡人那样生老病死,应该有大多数至今仍然存在,那么他们潜去了何处?想必是隐居山林,只与财狼虎豹为伴,在寻常闹市难觅踪迹吧?

    见苏烈兀自发愣,曹掌柜又以为他怀疑,急于证实自己:“这事您还真别不信!据从真香大酒楼辞工出来的厨子偷偷告诉别人,陆老爷子死后第三天,半夜里厨房就有了动静,是低低的呜呜声,如人在哭,并且厨子留在碗橱里的,准备第二天用的食材,也能有一半不翼而飞,但等发现了四处查看一番,却找不出任何遭人盗取的痕迹。这事连续发生几次,连衙门官差都惊动了,数番前来查看,却无果而返,最后再也不愿浪费人力在这无头公案上,便不了了之。”

    “机甲人竟也需要吃东西?怕是担心叫陆老爷赶走,不得已悄没声忍了这么些年,估计是饿坏了。”苏烈不吭声地闷想。

    曹掌柜道:“打从食物失窃案发生起,食客吃完饭腹泻的事就闹开了。新接手的薛掌柜一筹莫展,次次当有官人去查,他都显得挺抗拒,但又不敢阻拦,便只呆在一旁看着,等官人们一无所获地离开,他就又开始张罗,仿佛没事人一般。然而等事件闹大,老主顾们都跑光了,他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但又能有啥法子?于是呀,街头巷尾逐渐地流传起了一个解释,说是陆家不肖子陆旻生前作孽太多,整出不少冤鬼,但陆老爷子生平乐善好施,是个大善人,冤鬼们就不来寻他的晦气,专等他死了再来捣乱。说白了,也就是陆家好运走到头,从今往后就要走霉运败落咯……”

    ……

    走出曹师傅饭馆,苏烈茫然地站在大街上。他不是找不着去的地方,而是踌躇着该怎样走进真香酒楼,与那位薛掌柜攀谈起来。

    他担心的也不是薛掌柜是那蔽明塞聪的难缠人物,而是怕自己再次失望,忙乎半天后发现曹掌柜描述的铁团依然不是钟馗暗示的关键人物,他这趟如过去一样,依然踩了个空。

    不管内心多么矛盾,脚步也不能停。干一件事时要老担心着结果,就必然无法泰然处之,这可不是他苏烈的为人之道。

    自我鼓励一番,苏烈重振精神,迈步走进了那间令长安城里的达官贵人们避之唯恐不及,却仍开门迎客的古怪酒楼。

    自打生意日渐清淡,厨子也一个接一个地辞工不干后,薛掌柜就遣散几十名跑堂伙计,只留了三个手脚麻利,又能说会道的撑门面。若真偶然有一两个不知情的食客撞进来,便是由他亲自下厨。反正偶尔收拾几个小菜的活计不重,他还乐得活动一下坐酸了的筋骨。这种客人,通常不是本地人,他们走南闯北地,吃完饭就走,所以那食物落肚后是否产生了不良后果,无法追溯。

    听曹掌柜介绍,薛掌柜也属是斯文的读书人,苏烈敬之,整一整衣冠后才往里走。

    前天来个粗莽汉子,不是食客是应聘厨子的,给老板留下取代灶神做了镇厨房的门神,今天又来个一脸虬髯还挂着伤疤的大汉,怎么看都比前面那位还要威风许多,莫非又是来应聘厨子的?怎的如今识厨艺之人都变了这副模样,跟要上战场打仗似的?

    三名伙计闲得发慌,坐在门口条凳上边拍苍蝇边闲聊,见苏烈踩着台阶往里走便一齐站了起来。

    那五级台阶,过去可是铺着红毯的,现在不仅红毯不见,还落满灰尘与树叶,果然这酒楼景象是无比的萧索。

    苏烈走到门口便站住,只因仨伙计堵着门。

    “咦,怎么晌午未过,你们这儿就打烊啦?”苏烈故作惊奇地问。

    呀,还真又撞来个外乡楞头鹅!看来老板有的忙乎了!

    仨伙计本来发呆,最先回过神的那位脸上立即堆了笑,腰弓成九十度地用屁股扫开两位同伴,把苏烈让了进去。

    “来咧您呢,客官您这是要点菜吃饭,还是来点小酒?本店要啥有啥,应有尽有,准保能让您满意!”

    小二口舌生花,把个拉肚酒楼夸得如瑶池仙阁,不明真相的人还真能给他忽悠住。

    苏烈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已用过午膳,信步走来此处,想起朋友在里面帮工,便来探视一下。”

    “啊?这人竟跑来这静得闹鬼的酒楼看朋友?”仨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摸不着头脑。通常进出真香酒楼的固定人员就四个,他们和掌柜的,现在再加上个刚上工的假门神,可眼前大汉,能认识他们其中哪一位呀?

    苏烈不为难伙计,直接点名:“我是你们昨日来上工的黄大厨的大哥,今日前来,想看看他在此处可有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