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494章 恶斗(2)

    正如黑母所料,天变星在这时启动盾山,还真掐准了时间!

    钢躯内发光,说明盾山已将使出战力,他的战力可不比彩虹战披弱,单是左手地劫震就能夷平半头沼泽地!

    不过令黑母惊惧的不是这个,并且比这些都要简单,他怕的只是盾山扬起手臂,确切说是他正呆的这只。

    机甲人的战力再猛,也不会用来打击自身,只要梦奇躲得安全,黑母趴在盾山身上完全不用担心。梦奇是能在天上飞的魔种,别说半头沼泽地被毁,哪怕全毁了他也能毫发无损。

    不过万一盾山扬臂……那黑母可就惨透了!

    “我该怎么办?是赶紧从这儿滚下去好,还是继续呆着,但找地方抓稳了好?”

    还真是犯了选择困难症,黑母万分纠结起来。

    盾山浑身裹着泥,尽管臭得令人作呕,却为黑母增加了摩擦力,若是平滑光顺的铁臂,他早就滑下去了。

    “抓住盾山是好机会,我说过不会轻易让机会溜走就得做到!逃跑容易,再回就难了,所以我不走,我必须想办法蹦去他肩头!”

    黑母立定决心,就跟爬山似的顺着一道又一道泥坑攀爬,希望自己能快过盾山的反应。

    他可以蹦,说不定一蹦就能到目的地,然而也有可能一蹦偏离了目的地呢?生死攸关之际,他不敢冒险。

    盾山醒过来了,他已有能力使用一切武器,可他很快就机敏地发现臂腕上正躲着个人,此人也不知是啥时候跑到他身上来的。

    天变星完全控制了盾山,也知敌人趁虚而入,取得了地理优势,盾山这时再往外攻击已没效果,可他确实也不能自己打自己,自己折断自己的手臂,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扬臂!

    盾山如刚睡醒的雄狮般大吼,并如要向同类示威的野兽扬起前蹄那般,高高举起了双臂……

    “哎呀妈呀,你这个混蛋……”

    黑母正攀登得起劲,心想登山运动原来这样有趣,等将来和平了,安定了,就和梦奇一起去爬山,当然不是咕咕山,冷不丁最担心的事就发生了……

    当然盾山扬臂,也非一蹴而就,以他这样高大威猛,想将臂膀竖直怎么着也需要一点时间。

    黑母一发现有给甩出去的危险时就赶紧采用了预防措施,他的措施是啥?就是十指紧扣干涸的淤泥,如同攀岩者死扣住石缝那样。

    可惜呀,淤泥就算给晾干了,又哪有岩石缝那样扎实?黑母的十个指头都冒血了,依然难以固定自己。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他也没给甩飞,而是顺着硕长的钢臂一路下滑,眼看就快够到肩膀了。

    天变星可不是省油的灯,怎甘心眼睁睁让黑母得逞?进一步指挥盾山“破敌”,“盾山,敌人就在你臂膀上,不要扬,快甩,甩他出去摔死他!”

    盾山迷迷糊糊的,老夫子一直在他体内吼“停手,快停手”,他听见了,却无法停手,觉得所有意识都必须跟着天变星走,那样才是正确的,于是无论这声音说什么他都愿服从,果然抬臂后就大力挥舞……

    “不行,这里我呆不下去了!好歹这蠢家伙也送了我一程,再蹦的时候精确度就高多了!”

    黑母来不及多加细想,看准盾山宽大的肩头就两脚一蹬蹦了过去。

    天变星又后悔了,这次是悔得肠子都黑了!他难得地自怨,自己怎么就总是马失前蹄,后知后觉呢?

    黑母明明已经快坠到目的地了,这时甩胳膊还有鬼用?当然是得扰乱矮黑胖子的视线,让盾山挪肩呀!

    后悔通常意味一切都迟了,现在也是如此,盾山动臂未动肩,黑母轻松一跃再看落点,准准的就是盾山的肩膀!

    “呦嘿,成功啦!”

    黑母在那宽肩上又跳又笑,恨不得生一堆篝火来庆贺。

    天变星恨得咬碎了牙齿,却也只能往肚里咽,咆哮道:“得意什么?第一局的胜利者依然是我!就算你靠近了盾山也别想拿到彩虹战披,我可还有你不知道的后招呢!”

    黑母全当这是对方失利后的发泄之语,未加当真,梦奇却惊得大汗淋漓,心道:“糟了,天变星无耻卑鄙,又怎么可能信守承诺,真的等黑哥拿到战披后就休战放人?他说的后招到底是什么?难道……”

    想到这儿,梦奇抬头看天,天上阴云蔽月,看似月亮还难以钻出来,但只怕天变星所留的后招,就在那里吧!

    黑母只顾应战,没有梦奇想得全面,更无暇望天,跳上盾山肩头,检查了一下“地势”,就开始琢磨如何滑过去解开战披的结扣。

    不看还不知道,这一看,黑母又笑开了,拍掌高喊“天助我也!”

    为啥?原来是那结扣,正好搭在盾山背上背的黑锅上。有了黑锅垫脚,黑母正好能爬过去!

    七道虹光怎可能就这样平息下来?当然也说明天变星绝不善罢甘休。

    盾山是出不了招了,但能够千变万化的七彩虹依然是极佳的战斗武器,天变星二话不说,又将笔直的光剑软化成为绸缎一样柔软的光带,飘渺却迅速的回袭,意图打黑母个措手不及。

    “黑哥小心你的背后!”

    天变星频频使诈,梦奇忍无可忍,高喊着提醒。

    天变星怒道:“二人决斗,何以第三人敢插手?你这魔种是找死,看我收拾完黑小子后怎么将你碎尸万段!”

    梦奇毫无惧色,指着满天乌云道:“有本事你来呀,我看你如何叫月亮钻出来!我根本没插手,就只是张了张口,比你用自己加上盾山大哥,还出彩虹战披做武器,这样三者夹攻黑哥要光明正大多了吧!”

    “你……好你个死兔子,嘴巴倒是挺厉害!月亮是叫我遮的,我想让她出她就能出!”

    “哈哈哈哈~露馅了吧?黑哥你听听,天变星在乌云上做了手脚!”

    几句话就套得天变星露了馅,黑母也惊呆了,心想这下糟糕了,只怕只要我可能拿到彩虹战披,天变星就将驱散乌云露出月亮,我怎么可以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