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632章 遇险

    黑母叹口气,答道:“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想必那块芯片,早就给氧化得不成样子,并蒙上厚厚的尘埃,比碎铁渣更不起眼了,否则凭仓罗之王那样厉害的家伙,用他的高科技手段怎么会找不出来?”

    鲁班七号道:“唉,黑哥听似在感叹芯片,我怎么听着像在感叹岁月无情的流逝呢?幸亏芯片被蒙尘和生锈伪装,否则还真轮不到咱们此时来找!”

    黑母当然是在感叹岁月,除此之外另外的目的是舒缓紧张情绪,逼自己不要被“芯片是扔在阀门里面”这想法吓疯。

    “照理说,阀门内充盈着培养液,我也不会把固体物往那儿扔吧?万一卡在哪个槽缝里,不是会造成机械故障?可我这讨厌的家伙,时常会出人意表,假设当时心情极糟,以至乱来了,这也说不准呀!”

    脑子里想得乱成一团,幸亏脸天生黑,否则那五颜六色的脸色变换,非得引起鲁班七号猜疑不可。木偶人七巧玲珑心,在他面前做小动作,哪一次能逃过他的眼睛?

    盾山却察觉黑母在微微发抖,大声安慰道:“你别紧张,我猜大概率可能,芯片是落在阀门外面。”

    “啊?!铁傻哥哥的意思是,那东西会在那巨大的球体里?”终于没瞒过鲁班七号,木偶人惊得险些从盾山肩头翻过去,叫黑母眼尖手快,一把抓住了。

    “哎呀,好啦好啦,我不紧张,认真找还不行吗?”黑母烦恼得抓狂,恨不得将手中吸铁石扔出去。

    到了关键地点,盾山将那二人轻轻放下,站在一边做起了保镖。他们知道这儿是实验室的核心要地,仓罗之王自然也知道,所以很难保证有没有在此地设陷阱或埋伏。

    果然是被岁月尘封的古迹,铁山中一处处承托阀门的装置早被抹去原色,呈现出单调而统一的灰黑。远看甚至看不出打造它们的材料,倒是一片片灰蒙蒙的蛛网飘来荡去,给这儿添加几分鬼气森森的生气。

    鲁班七号这位制造天才,明白只要进入了这种地方,无论它是否仍在正常工作,两手也不能乱碰,两脚也不能乱踩,便亦步亦趋地紧随黑母身后,随时准备着听他调遣。

    此处不冷不热,黑母手心却全是汗,连吸铁石都打湿了,变得滑溜溜的,数次险些脱手。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慎之又慎,吸铁石个头不小,他生怕影响到不能碰的地方,整松螺帽之类的东西。

    “斥力~斥力快出现吧!只要能感受到斥力,就能找到那块质地特殊的芯片了!”

    黑母不停在心里祷告,却骇然听见身后传来惨叫声,“哎呀!”

    “嗯?是小七吗?他尽管还像个孩子,声音又哪有这么稚嫩?那分明就是个几岁的小童!”

    黑母一惊,急忙转身,顿时抽身朝后蹦,一下撞到一块生锈的轮盘,发出“铛”一声巨响,他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尖叫一声

    “小七,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飘忽的蛛丝缠得四处都是,阴森恐怖至极,然而最摄人心魄的,是黑母脚边出现的地陷!

    不知何时,铁板地如被烈火烧熔般深陷下去一大块,中间部分变得像粘稠的泥潭,而鲁班七号一半身体已插入其中,正挥舞细长的木头手臂大声呼救。

    而那张成熟的木偶脸,现在堆满幼稚的表情,简直简直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除了眼睛睁得老大,如不甘才刚出世就遭枉死的死婴似的,其余部分既似成年人又似孩童,实在是乱七八糟不知该如何面对。

    “黑哥,救我!快救我!仓罗的那些黑球就藏在这下面,它们在把我往下拖,要把我拖下去啃个干净!黑哥我不想死,鲁班大师才刚造出我来,我还要和你们一起去闯荡天涯呢,不要让我死掉!哇~”

    尖利刺耳的哭声撕扯黑母的大脑,他觉得自己已经疯了,无心继续多想,朝鲁班七号伸出手去

    “黑哥我在这儿!他是假的!”

    又是一声尖锐的呼喊,这次不仅冲击大脑,还割裂了神经,黑母脚没站稳,竟一头朝前栽去,倒栽葱般插进了那地心泥潭

    “黑母,快把手给我们,我们拉你上来”

    这次是两个人在叫喊,其中一个声音不难分别,是盾山,并且无比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幻觉。

    “仓罗之王,果然在此处做了手脚可他是怎么办到的?铁山是我黑母的地盘,他是怎么迷惑我心神的?”

    黑母万分不解,更不甘心就此被困住。他想如果真掉进了哪里,至少盾山能抓住他两只脚,跟拔萝卜似的将他拔出去,可那机甲人,为啥只叫喊却不行动呢?

    “轰~”

    一声巨响,盖过所有人声与剧烈的心跳声,震得黑母魂飞胆裂,使劲要扒开堆在眼前的黑泥。

    他是大宇宙,不用呼吸氧气也能活,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无力自己脱险。如果得不到外援,他就只能做困兽之争。

    像这样僵持着,也不知过了多久

    “黑哥,黑哥你醒醒,没事啦没事啦!”

    是鲁班七号在说话吗?他是不是恢复正常了?再没有婴儿般的哭喊与抱怨,依然是跟在钟馗身边的小密探的口气。

    黑母不太敢睁眼,怕睁开看见的依然是淤泥一样的漆黑。那些恶心东西估计已灌得鼻子嘴巴里都是了吧?这个仓罗之王,到底有什么坏事是他干不出来的?!

    不过焦虑时,一阵冰凉凉的感觉传来,是有类似钢铁之类的东西触到额头,让他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快救我,还要,救救小七”

    黑母嘟嘟哝哝的,给冰凉感刺激得终于愿意睁眼了。

    “啊?怎怎么是你们?小七没事吗?我我怎么躺在地上,而不是倒插在泥潭里?”

    睁眼就见到盾山与鲁班七号一左一右地关注着他,偏生两人一个机甲一个木头,全没表情,所以无法看出到底是出了啥大事。

    “黑哥,你也太不小心了,那么大的黑蜘蛛,你怎么会没看见,而叫它给擒住呢?”

    鲁班七号指指不远处,黑母侧身一看,惊得险些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