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花静开

第634章 失而复得

    正是因为鲁班七号的吸铁石,才有了他与黑母坐在盾山肩头,走来这阀门腹地的行程,黑母还因此险些给仓罗之王的毒蛛毒成神经病。

    可也是这个原因,黑母弄丢了吸铁石,鲁班七号是肠子都悔黑了,后悔当初就不该将吸铁石交给黑母,等搜找有了眉目再拿出来,也不迟啊,可他偏偏就那么信任黑母……

    出了这么大事,黑母不自责,不难过,却莫名地哈哈大笑,还说出番无厘头的话,盾山与鲁班七号彼此对望,心里都在想同一个问题:该不会毒蛛网的毒其实已毒害到黑母,只是现在才发作吧?

    可惜那两人都是无表情者,黑母只能从他们的眼神里判断是否信了自己的话,答案是没有,只好耐心解释:“盾山的分析一点也没错,就我这点力气,又正遭遇袭击,处于心慌意乱的状态,铁定无法把吸铁石抛太远。但你们别把芯片给忘了呀,那东西虽然小,却非普通薄片,如果遇到与之相斥的东西,发出的斥力大得惊人呢!”

    盾山这才懂了黑母的意思,迫不及待地问:“那么照你的说法,其实是芯片将吸铁石推出去了?”

    鲁班七号也来神了,振作地大嚷:“芯片是经你手设计的,那你快说快说,它最大的推力范围约是多少?是十丈还是百丈?”

    “啊?这个……”果然是造物高手,问起本行话题,就是比盾山专业,然而黑母却答不上来。他了解所使用的芯片材料,可从没做过吸力或斥力测试呀!那东西,本来就不是拿来当吸铁石用的……

    见黑母无语,鲁班七号也不逼他,而是在斜挎的腰包里掏掏半天,掏出一只管状物。

    “咦,那又是啥宝贝?”黑母见状,好奇地问。

    盾山竟然认得,不解地问:“七弟,你那鱼鳞分界线出来做甚?”

    鲁班七号认真答道:“假如黑哥的推测正确,咱们就算是因祸得福,前进了一大步,只要找到吸铁石,就相当于给芯片定了位,很快就也能找到它了。我在拿吸铁石做机关试验时,曾在上面涂过鱼鳞分界线的凝胶,所以可以通过凝胶的发光程度来分析与吸铁石相隔的距离。”

    “啊呀~这种胶状物还有测距的功能?实在是太神奇了!”盾山对鲁班七号的这些小发明赞不绝口。

    黑母扫视一眼他建立的方舟三号宇宙飞船,暗自叹息:“嗨,这儿哪怕一块铁片都是由我亲自打造,盾山怎的就从来不夸一夸我呢?”

    想得纠结,却没注意鲁班七号已将凝胶涂上他那两只草鞋的鞋尖。

    “喂,小七,你的宝贝,干嘛不给你自己抹,要抹在我的鞋子上?”黑母的妒嫉那二人全然不知,却能感觉出他恶声恶气的挺不友好。

    鲁班七号一翻白眼,气道:“咱们难道不是在找你的芯片吗?涂我脚上有啥用?总不能要我发现后再转告给你吧?”

    “你……”黑母也火了,这二位脾气都不怎么样,都不是好惹的,现在成了针尖对麦芒,眼看就要吵起来……

    “哎呀,好了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怎么还起内讧呀?你们要都怕吃亏就涂我脚上成不?”盾山出来做和事佬,不过也挺生气,就觉得这二位太不顾大局。

    机甲人出面,黑母与鲁班七号都不敢吱声了,黑母老老实实让鲁班七号干完活,便黑着脸甩着两腿,大步朝前走。

    这一次,鲁班七号与他并肩而行,视线一直不离那两道凝胶。盾山则紧跟在他们身后做保镖,防止又遭何异物突袭。

    凝胶始终呈现出橙黄色光泽,看上去亮晶晶的。

    黑母指着脚尖道:“小七,你这团鼻涕这么光亮,等沾了灰颜色就得变暗吧?”

    “鼻涕?!”

    鲁班七号差点跳起来,怒道:“黑哥,如果我把你这实验室比成是棺材,你乐意听不?”

    “呀~好好好,是我错,我道歉,可它滑腻腻的,看上去真有点像呀~”黑母惹恼人家,自己还挺委屈。

    鲁班七号恶声道:“灰尘自然是不能让它变暗,但吸铁石却能!现在你见到的不叫光亮,叫发光,因为它离开了能与吸铁石感应的距离,所以发出警示之光,但等进入了感应范围,与吸铁石相隔近了,光就会越来越弱,直到变成灰黑色。”

    “哦哦~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个原理!看来小七的发明确实是有两下子,我妒嫉他给他脸色看,是我的不对……”黑母终于自责起来,绷紧的脸色也缓和了。

    鲁班七号一点不记仇,见黑母说话和气了,便再不与他计较,二人专心研究鱼鳞分界线。

    一直走出去近二百丈远,鱼鳞分界线才有了反应,晶亮的橙黄开始有些暗淡了。

    “呀~太好了!吸铁石一定就在这附近!”鲁班七号高兴极了。

    盾山却没他那劲头,嘟哝道:“三百丈范围,算小吗?就算能确定也够大的了!”

    “啊?还有三百丈呀?”黑母惊了,就不知当初为啥要弄那么大斥力的硅石来组装芯片……

    鲁班七号却无比轻松,扭头对盾山道:“铁傻哥哥,你别愁,三百丈距离是上次我针对你而设定,这数值可不是固定不变的。当初吸铁石与我的实验物品相隔极近,间距需要非常精确,所以我的设定值很小,只有五六寸那么长呢!”

    “啊呀~只有五六寸?那岂不是说,吸铁石就已经在咱们手边上了?!”

    不等盾山答话,黑母就兴奋地一蹦三丈高。

    鲁班七号乐呵道:“对呀,理论上可以这么理解。不过鱼鳞分界线才刚开始减色,究竟还要走多远才能彻底淡成灰黑色,咱们还得持续观察!”

    黑母信心倍增,连连摆手道:“不妨事不妨事,让我走快点,这样就能节约不少时间!”

    说罢他那两条小短腿奋力朝前奔,鱼鳞分界线果然就越来越暗,丢失的吸铁石,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