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护国公 木允锋

第一九六章 敌人也很重要

    “若杨庆收复北都,则如何可制?”

    陈名夏说道。

    此时他已经坐在秦淮河的一艘画舫上了,咱大清礼部侍郎的老家是常州,复社名士,东南士子的偶像,崇祯十六年的探花,他想潜回江南甚至潜入南京那简直轻而易举。

    “诸位,快两年了,难道诸位还没看清他的真面目?”

    他看着张国维等人说道。

    “他想做大明的摄政王,他不是江南百姓的救星,相反,他是祸乱江南的妖魔!皇庄的地租最高四成,而且不交其他任何赋税,那么诸位可以想一想,当改革完成江南遍地都是皇庄的时候,那些佃户会不会主动投效皇庄呢?而当佃户们都投入皇庄去种四成地租还不交税的官田时候,士绅们的田谁来种?想要挽留佃户就只能降低地租,那么士绅们把地租降到多少才能与皇庄竞争?恐怕超过三成是不会留住人的,但三成地租士绅们还怎么过日子?

    甚至还得交税。

    那时候他会说卖给他吧!

    不卖他就继续这样挤压,挤压得士绅手中土地成为鸡肋,最终无利可图不得不卖,然后江南土地就这样一步步落入他的掌握了。

    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贾似道的公田法!

    南宋末年那个臭名昭著的公田法。

    只不过他比贾似道更奸诈,他没有明着一下子就搞,而是先布局一步步,无声无息地把江南士绅用皇庄和民兵的罗网罩起来,等他把这个布局完成,江南士绅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谁敢反抗?

    皇庄的民兵可就在身旁!

    所以,诸位需要一个可以制住他的力量,可以对他说不的力量,但大明内部不行,无论军队还是厂卫都是他控制的,而且还有那些北臣与他同党。那么诸位就需要外面的力量,李自成也不行,他现在已经彻底入了魔道,比杨庆走得更远,能够帮助江南士绅的,一是南边桂王,二是北边大清,但南边实力太弱,最多也就是牵制,大清是唯一能为江南士绅制住杨庆的。

    大清越强,杨庆就越有所顾忌。

    江南士绅也就越有和他斗,限制他胡作非为的筹码。”

    他说道。

    “那多尔衮越强,恐怕就越有南侵的野心吧?”

    袁继咸冷笑道。

    “临侯公,他拿什么南侵?”

    陈名夏笑着说道:“八旗的人口填不满一个顺天府,堪战的青壮最多拼凑出二十万,还得把那些半大小子一起算进去。所得之地无非就是一个北直隶,经历了饥荒,鼠疫,战乱之后不过还剩几百万人,北京城内人口目前不足三十万。而且还无法产出足够的粮食,城内每天都有人饿死,北方钱财更是被李自成搜刮干净,要人没人要粮没粮要钱没钱,他拿什么来南侵战胜坐拥近万万人口,钱粮充足且拥有数十万新军的大明?

    他们要的很简单。

    辽东苦寒无法生存,他们想要一块族人的生存之地,这块生存之地他们已经有了,北直隶各地足以容纳他们,那么他们又何必冒着族灭的危险继续向南?”

    “这是你猜的还是多尔衮说的?”

    张国维说道。

    “摄政王说的。”

    陈名夏很坦然地承认。

    “他想让我转告诸位,他们入关只是求生,绝无染指江南之意,大清所得皆取自闯逆,更无一寸土取自大明,河南之战不过是一场误会,大清至南下目的也只是扫荡河南的闯逆余党而已。大清既然上承金国,所求亦不过金国旧地,不过河南既然已入大明,也就无需再争夺,算是送与大明以表诚意。从此大清愿与大明如当年宋金南北并立和平相处,大清尊大明为兄,从此兄弟和睦,互相贸易,若大明有乱臣贼子欲祸乱江山,大清随时可遵大明之请南下锄奸。”

    他接着说道。

    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双方以目前实际控制区停战,然后多尔衮尊大明皇帝为兄,至于这个皇帝在长安,南京只是个公主监国这种事情就不值一提了。以后多尔衮愿意给江南士绅当打手,哪天杨庆想搞事情了,只要江南士绅邀请他就会南下以武力威胁,最终内外合伙逼杨庆回到笼子里。但南方士绅得养着多尔衮,或者说得卖给他粮食,没有粮食的话,多尔衮在北方饿死了还当个屁打手,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多尔衮的这个冬天可是很艰难。

    原本清军的大举南下,就是想趁机渡淮抢点粮食,他也的确没想过打下南京。

    李自成把顺天一带刮得干干净净。

    南方漕运也没了。

    北直隶到处都缺粮,北京城里天天饿死人,这种情况下多尔衮迫切需要南方的粮食供应,哪怕拿钱买也可以,他手中终究还是有些钱的。但现在杨庆不允许和谈,那么他就得靠走私了,而走私必须是在江南士绅配合和地方官员默许下。

    陈名夏秘密南下目的就是这个。

    他替多尔衮和这些代表江南士绅的文官摆明关系,让他们知道多尔衮愿意给他们当制约杨庆的打手,换取江南士绅卖粮食给他。

    至于以后……

    那只能以后再说了。

    而且南方还有桂王,只要这些文官们能操作一下,使桂王的势力一直存在下去,与多尔衮南北呼应,一旦杨庆和清军在北线开战,南边桂王可以出击牵制。同样一旦杨庆试图南下灭桂王,则清军就在北线进攻,以这种方式达到两存,始终给江南士绅制约着杨庆,使他不至于搞一些更加丧心病狂的改革。

    这是双赢的合作。

    江南士绅其实并不反感目前的大明政治格局。

    相反他们很喜欢。

    没有皇帝,只有女人监国,勋贵团灭,宗室全被踢走,这样的大明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

    甚至很难说他们敌视杨庆。

    杨庆带给大明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安全得到保证,再也不用提心吊胆担心哪天战火烧到了,第二朝廷更加有序,混乱没有了,第三经济更加开放,一些原本的经济上弊端得到改革。简单得说大明完成正常化就连治安都好了很多,土匪几乎被清剿干净,江南士绅很清楚是杨庆给了他们一个正常化的国家。

    他们只是不喜欢杨庆失去控制。

    而养着多尔衮这个打手,就可以避免这一点,剩下只是如何操作,反正目前局势很明显,多尔衮是肯定打不过杨庆的,那这样就不妨扯一下杨庆的后腿,让多尔衮恢复一下元气继续在北方威胁江南。

    “这些俗务就不要再谈了,今日只谈风月!”

    解学龙笑着说。

    “那就喝酒?”

    陈名夏举起酒杯说道。

    张国维等人笑着举杯,这艘雪夜的画舫中,在炭火烘烤的暖意里,一帮名士伴着丝竹声开怀畅饮,他们没注意到,一名侍立在旁的婢女正在心中默默整理他们的谈话内容。

    半小时后名士们散去。

    那婢女借故离开,踏着积雪上岸很快钻进一辆隐藏黑暗中的马车,直接驶入忠勇侯府后门。

    “都是老狐狸啊!”

    杨庆感慨道。

    他没想到这些家伙如此聪明,居然连他的真正目的都猜到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有当年贾似道的先例。江南人口太多,但土地就那么多,偏安江南的政权都得面对这个土地分配问题,贾似道的改革虽然失败,但他却提出了最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手段。

    皇庄一出基本上就能猜到下一步。

    “侯爷,要不要抓人?”

    和那婢女一起来的锦衣卫北镇抚使何坤说道。

    他是当初那批运河纤夫里培养出来的,杨庆现在兼着锦衣卫指挥使当然不可能还兼北镇抚司,这些琐碎的职务都交给了亲信。

    “抓人?”

    杨庆沉吟一下。

    “不用了,他们愿意卖粮就卖吧!否则多尔衮一样也得搜刮北方百姓以供应他的人,最终倒霉的还是北方百姓。那些士绅手中的余粮存着也是存着,先让他们卖着,然后盯住了是哪些人在卖,掌握好证据,哪天正好过去抄家!”

    杨庆阴险地说。

    不卖粮,多尔衮也会把饥饿转嫁给北方的贫民,卖终究让北方老百姓负担轻点,否则就算再饿也饿不到多尔衮的铁杆庄稼和那些士绅,他们就是吃人也不会饿着。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没干过,李自成在北京围城一个多月,城里死了好几万平民,这里面估计死于炮弹误伤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剩下怎么死的就很不好说了,反正城里粮食就维持了半个月。

    能帮北方百姓一点是一点吧!

    反正这边谁走私就是犯罪,而且是通敌之罪,这可是得抄家的,他早就已经下令,民间任何运粮北上过日照的都是通敌,只有军方的补给船可以运粮到登莱。这样江南那些士绅走私粮食从多尔衮手中赚的银子,最后也可以通过抄家捞到自己手,这样的好生意为何不做?

    “至于你……”

    他紧接着看了看那婢女。

    “去后面找圆圆,她会给你想要的东西!”

    杨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