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系统让我去算命 牧三河

第350章 整合

    米崇俢的葬礼低调而隆重。

    到场的人很多,几乎已经排成一个长队,吴明月就是其中一个。

    巫俊劝他早点回京城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一天会很快来到,所以并没有太多意外,相反其他人却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坐拥万亿资产的巨贾,就这么死了,估计连老天爷都感到惊讶吧,所以在米崇俢的骨灰被埋进冰冻的土里之后,便给偌大的京城撒了一夜的白雪。

    米崇俢最终的遗嘱,并没有把大部分财产留给米焱,因为这孩子可能已经傻了,直到他死之前都没能见他一面。

    也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留给米司司。

    在他临死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在米家他的地位看似尊崇无比,但事实上已经被他的大儿子基本架空了。

    旗下各大公司的股东、管理层,基本上都站在米景文这一边。

    可惜他发现得有点晚,这只能怪他老眼昏花,已经无法敏锐地看清一个人的内心。如果早点知道米景文有如此的心机和野心,他又何苦去为难米焱和米司司两个小孩子。

    对此米焱的母亲周静非常不满,扬言要和米景文打遗产官司,却被她的丈夫米景武一句话劝了下来。

    “你以为这些年我为什么不争?那是因为我斗不过大哥,他是一个连自己独生女儿都能利用和放弃的人,你能做得到?”

    周静看着躺在床上玩手机的米焱,最后算是默认了这个结果。

    现在回想起来,老头子安排的那一场“闹剧”,最大的赢家却是好像什么都没做的米景文。

    好像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这样的人才是真的可怕,也最合米崇俢的心意。

    当然,如果他的人生没有天大变故,终究也会走上和米崇俢同样的道路。

    米景文穿着深黑的大衣,坐在主宅的客厅里,他父亲常年坐的那个位置上。

    “粟先生,这么多年真的感谢您了,”对于粟明月,米景文是真心挽留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有多大的力量,“还请先生以后能够继续关照我们米家。”

    面对米景文的挽留,粟明月一点都不心动。

    “米先生,多谢你的盛情,”粟明月说道,“不过我已经决定封卦三年,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封卦不是一件小事。

    特别是粟明月这种在玄学会都举足轻重的人物,封卦就意味着不能参与一些重要的事情,时间久了就会有被遗忘的风险。

    但粟明月不在乎,他这次有了天大的奇遇,别说封卦三年,就是这辈子再也不卜卦,他觉得也没什么。

    毕竟世间有巫大师那样的高人存在,又哪轮得到他对这个世界指指点点。

    至于做米家“供奉”这事,米崇俢现在已经仙去,他和米家的缘分已经彻底了断。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潜心研究学问,时常去那位大师那里请教一番。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

    粟明月走了之后,米景文叫来最信任的助理:“派去西林市的人,结果怎样了?”

    “到现在还在等,”助理说道,“那位先生好像是故意避而不见。”

    “算了,让他们回来吧,请不到的人怎样都请不到,我们也不能指望着两个算命先生活着。”

    “是。”

    ……

    巫俊这几天是不敢呆在家里了,米景文派来的人天天守在门口。

    他实在受不了这家人一言不合就砸钱的行事风格。

    要吧,他又不想当人家的什么供奉。

    不要吧,却是那么多钱啊。

    毕竟苏昊然靠着风水石,经营了大半年才赚了三千多万,人家随便扔一下就不止这些。

    要说一点都不心动,那是骗人的,他又不是真圣人。

    而且苏昊然赚的这些钱他也没有分红,还要留给苏昊然去再投资呢。

    但苏昊然现在也有点忙不过来了。

    光是现在的一百家小店,记名字都要记好久,每天的琐事多如牛毛,这些生意他又看得比命还重要,什么事都想亲力亲为。

    再这么下去肯定不行,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

    所以巫俊来到他的办公室,和他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对于做生意,巫俊其实比苏昊然更不懂行,苏昊然是摸着石头过河,他都还没到河边。

    人又不是万能的,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瞎指挥的结果只能是越弄越糟。

    不过巫俊觉得不应该这样,人家米家那么大的家业,还不是几个人就管过来了。

    所以两人商量一阵之后,决定是时候开始“放权”了。

    巫俊的建议是,先把目前的店具体分一下类别,做早餐的分一组,做火锅的分一组,然后再提拔能干的店长,来担任组长。

    这样苏昊然就能摆脱大部分的繁杂事物,只需要管理几个人就可以了。

    但组长的人选必须要慎重,所以巫俊又花了几天时间,从一百人甄选出七八个人,每个组配备两个人,正副组长都有了,这也是为了以后生意扩展准备人才。

    别看事小,要执行下去还是花了不少功夫。

    以前大家都归老板管,自然是老板怎么说就怎么做,现在有专人管理了,感觉又不同了,刚开始的抵触情绪肯定是有的,拉帮结派、为了上位勾心斗角也避免不了。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人心就是这么复杂,上下一心这种事只可能存在于幻想之中。

    以大老板的身份帮苏昊然镇压了大半个月,接连清除掉十几个与组织“不同步”的店长后,一切总算渐渐走上了正轨。

    为此苏昊然长松了一口气。

    而在这次的“整合”过程中,苏昊然新聘任的助理邱渟帮他出了不少力,但两人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苏昊然是稳重派,邱渟是激进派,两人经常因为理念不合争得面红耳赤。

    巫俊觉得这样挺好,人生本就平淡乏味,吵吵闹闹增加激情,才容易迸发出火花。

    至于以后怎么发展,当然还是继续扩张,争取每个组发展到五十家店铺。

    旧的产业整合完毕,新的目标定下,农历新年也要到了。

    巫俊给方恒发了工资,又另外发了一千块压岁钱,让他自己去鱼塘抓了几条鱼,带了些蔬菜,就让他赶紧回去过年。

    方恒走了之后,巫俊就把大门紧闭,然后每天就和大黑茉莉躲在家里煮鱼、煮肉,院子里每天都飘荡着各种让人流口水的香味。

    他不食烟火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不趁机放纵一下自己,怎么对得起这个年字?

    到了腊月二十七这天,巫俊晚上煮了一大堆腊肉腊肠,又炖了半只羊和一条鱼,当诱人的香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的时候,茉莉已经幸福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正准备开饭的时候,巫俊好像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钟,这时候谁还会来?

    于是他亲自去开门,结果看到覃晓雨拎着一包东西,站在门外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

    “大师……”

    “你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没回家吗?”巫俊问。

    “我……明天回去,”覃晓雨说道,“今天来给大师拜个年。”

    “赶快进来,一起吃晚饭。”

    覃晓雨的到来,让家里又增加了一分人气,特别是茉莉,虽然每天吃得舒服,但没有人陪它玩啊。

    不过覃晓雨今天的情绪好像不是很高,不像以前那样爱说话了,一看就有心事。

    巫俊也不想用天机眼去看了,大家熟人熟事的,没有必要。

    于是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覃晓雨顿了顿,这才微微点了点头,道:“其实我已经回过家了。”

    巫俊一听就猜到了,肯定是她家里人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我妈说给我看了一门亲事……”覃晓雨的声音小得就像蚊子似的。

    “那你怎么想?”

    覃晓雨摇摇头,道:“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个事,就没同意见面,然后就和我妈吵了几句。”

    这姑娘思想不正常啊!

    她94年的,再有几天就23周岁了,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在农村来说都有点晚了。

    可她还说不考虑这事,女孩子的心思就是不好懂。

    “那你蛋糕店什么时候营业?”

    “正月初八吧。”

    巫俊想了想,道:“那这样吧,你一个人也冷清,我最近又忙,干脆你就在我这里过年,也好和大黑茉莉多亲近一下。”

    “真的吗?”覃晓雨大喜过望,眼里星星闪闪,“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大师收留我!”

    “嗯,你要负责做饭的。”

    “没问题,我最会做饭了!”

    吃了晚饭之后,覃晓雨麻利地开始收拾碗筷。

    巫俊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知道她刚才心情虽然好了些,但肯定还有事情没说出来。

    不过她既然选择自己承受,他也不好去多问,毕竟又不是她男朋友。

    收拾完毕之后,巫俊把她安排在上次米司司住的房间,便来到三楼坐下,拿出天机棍开始修炼。

    天师能量全部散发出去,天师甘蔗的效果就是好,最近他感到天师能量有了及大幅度的增长,犹如潮水澎湃,隐隐冲击着某个瓶颈。

    碰

    就像巨大的气泡破裂,原本只能感知到直径十米的空间,瞬间扩张至二十米的范围。

    终于有个小小的突破,这段时间的甘蔗真的没有白嚼啊!

    直径二十米内,一切事物都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识海中。

    但当他看到楼下浴室里的情景时,突然记起覃晓雨今天也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过二十米的感知空间,几秒钟之内就抽干了天师能量,让他浑身一颤,感觉身体又被掏空了。

    看来持久始终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