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个富二代 中秋月明

212、要微笑,要开心

    孟桃夭还是很够朋友的,既然钱多多没有闲心续上女朋友,那就从氛围上取胜,起码让钱多多周围充满莺歌燕舞。

    只要钱多多到餐厅去,那绝对有东北半岛胖子下基层的那种热闹,召集全店服务员来给餐厅厅长汇报工作。

    托钱多多前段时间暴涨人气的福,女服务员们真的挺热情,中班晚班还一拨拨的不同。

    哪怕不漂亮,还很洁身自好的那种贫穷人家女生,都能笑着喊多多经理好,拉着招呼他多坐会儿。

    因为以前的女服务员都认识赵晓雅,现在都知道她出国了,留下这个真心实意的胖子。

    哪怕是钱多多随时都笑眯眯的,可稍微感性点的女孩子,可能都感觉得到他的情绪。

    基本上对什么事情都好好好,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状态,傻子都知道为什么。

    前程远大,据说又有公司又有汽车还有餐厅的大三学生,除了孟桃夭这对经济情况自以为知根知底的,其他人都会觉得很了不起吧。

    不说谈恋爱,这种真诚对待感情的好人,处好关系总是没错的,再说还真有想刻意热乎点呢。

    所以钱多多去了两回,发现孟桃夭使劲在哄抬女生跟他接触制造机会,就啼笑皆非的躲着,尽量下课就往厂房跑。

    但没事,咱桃子是要负责到底的,躲着那就送货上门,先叫雯雯跟钱多多一起。

    理由还找得很好,雯雯要学车了,让钱多多带一下,至于为什么不让袁媛带,那理由还用说么?

    赛车少女已经有点魔怔了,全身心投入,坐在售卖车里都是捧着手机看各种赛车视频,现在她早就开始了各种看车内操作视频的阶段,绷紧了身子坐在那手脚联动,这种情况谁来买东西都是头都不抬的没有!

    这些天都没人敢坐她的车,最主要还是黑仔坐着很不舒服,钱多多作为车队老板、赞助商兼汽车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如果不是减肥成功,基本就别想坐进去!

    因为黑仔轿厢里的那个改装钢管笼,已经到了打开车门就横着一根的地步,基本上只能从近乎于车窗那么大的钢管框里面钻进去!

    普通人谁会把自己的车改成这样?

    也就袁媛这种身材娇小的狂热爱好者,毫不介意的天天钻来钻去!

    但想想翻车以后这样的钢管笼子能救命,钱多多也忍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再说也许这就是黑仔的命。

    看星空思考多了人生,难免会有这种腔调。

    于是沈蓯雯也就不好意思经常穿个裙子钻进钻出的坐黑仔啊。

    同样是穿裙子,她穿的就是最常见最普通的学生样,半长牛仔裙盖过膝,米色裤袜搭配运动鞋甚至有点土气,连气质都斯斯文文的很本分,上车坐下还要掖掖裙边:“麻烦你了!”

    钱多多更感谢:“这些日子各部分的账目都是你在弄,全靠你巩固好了大后方。”

    雯雯推下圆框眼镜笑:“从小就看爸妈做账,小时候还帮他们扎账本,习惯了,这个实践他们也经常指点我,挺好的。”

    钱多多嗯,拉挡开车,雯雯就低头看他动作,钱多多自然介绍:“报个自动挡吧,现在基本都不开手动了,女孩子开自动挡蛮合适的。”

    沈蓯雯主要看钱多多那煞有其事的手势,还偷偷跟着学:“我妈从小都给我说她向往当个客车司机,她觉得帅气极了,可从来都没想过去学,现在年龄大了,更是提到这个就赶紧说好危险,我学车他们也有点点不乐意,幸好我也有工资了,谢谢老板!”

    钱多多笑,就主要讲解驾驶经验方面的细节,只是忽然说到过红绿灯的时候,又想起上次这么滔滔不绝的讨论这个话题,还是跟赵晓雅第一次同车时的情景。

    立刻戛然而止,他怕自己忍不住又泪流满面。

    轿厢里瞬间安静,安静得有点刻意。

    如果是孟桃夭,一定会若无其事的拉开话题,又或者随意捣鼓中控台上的音响什么,沈蓯雯却立刻有点手足无措,她明显是感觉到一股悲伤突然填满白妈这高大宽敞的车厢,可又不知道怎么化解,连出声都不敢,立刻屏住呼吸偷偷又小心翼翼的看钱多多。

    钱多多专注于驾驶,攥紧了方向盘驾驶,好一会儿到了厂房这边才勉强笑着点头:“如果你弄完账目有时间,可以叫我带你开一段,后面停车场很大很方便,袁媛考驾照前也是我教的。”

    沈蓯雯像自己做错了什么,赶紧点头说好,欲言又止的手都抬了抬,最后还是没说话,看钱多多跳下车走进欢天喜地的汽车组里面,看他也喜笑颜开的接过自己那件赛车服在身上比划,就偷偷拿起手机隔着挡风玻璃拍张照,然后才跳下车,也笑着走进男生中间,问他们要了十多件连体赛车服和卫衣的网购发票,到财务室那边去。

    汽车组这边的账务很简单,钱都是直接从钱多多那边出的,她只负责记账,全都是支出帐,纯记录的流水内部账而已。

    耳中听得男生们正在纠结,这种衣服穿起来怎么拉屎呢,轰然笑开的声音里面也有钱多多跟着呵呵呵,她就忽然感觉眼镜片上带着雾气。

    所以快速把模型公司这几天的账务整理完毕,出来看见钱多多正在跟陆升他们调试那台一人多高的打印机,这个没玻璃外壳,就是纯架子的,需要加固某些细节,李砚铎蹲在旁边炫耀这次接到的半人多高大楼模型一定要镇住全场,转头给雯雯炫耀:“七千多!哈哈,我们接了个单体楼的模型,开价一万三,老冀那边做周边,我们做主体就七千多,这个划得来!”

    沈蓯雯笑:“记住不要再答应人家开增值税票,普通发票就行了……”

    钱多多听见回头:“要练车了?马上。”

    抓棉纱擦擦手,得意洋洋的从那些打印机维修件里面找到支金属杆:“以前教袁媛学车的时候就用这个,看看,人家现在都是专业车手了,你们几个那技术!”

    老四他们不屑的立刻各忙各,懒得搭理他,实在是据说前两天也挨个儿被袁媛骗到车上享受了一把惊险刺激,李砚铎到现在还不太想开车。

    钱多多就借他小宝马,感觉比庞大的G55更适合新手一些。

    沈蓯雯其实是想借着机会安慰下钱多多:“你和……晓雅……”

    钱多多只要不触及到那些点就很好:“啊,谢谢关心,真的没什么了,这种事情都得自己慢慢习惯,道理我都懂,只是火石落到自己脚背上才知道烫嘛,开车开车,我第一次坐上驾驶座很激动的。”

    把小宝马开到那能停几百辆车的空旷停车场上,钱多多拉上手刹跳下来,让满脸抱歉的雯雯坐到驾驶座。

    沈蓯雯是真抱歉,有点嘴笨的不知道说什么,反正刚才在财务室都还觉得有很多想安慰的话,这会儿都堵住了,改成专心听钱多多讲解驾驶步骤:“其实很简单,你看我们周围这么空旷,反正就按照我说的慢慢开,我随时可以拿棍子捅刹车,多练习几次你熟悉感觉,驾校学习就很简单了,这就是个熟能生巧的小事情。”

    好吧,沈蓯雯的确没有袁媛那种对驾驶与生俱来的敏感,更缺乏大胆尝试的勇气,只要车身慢慢运动起来,她就非常不自信的本能猛踩刹车,周围那么大的空余都让她畏手畏脚,满脸紧张。

    钱多多只能不停的叫她停车、熄火、挂档,然后重复程序点火起步,试图慢慢熟悉以后就自然而然了。

    沈蓯雯明显不具备那种灵性,每次都认真倾听,下定决心,深呼吸后操作,但一动手就朝着女魔头马路杀手的那些丢三落四去。

    钱多多的好脾性,也给磨得有些没耐心,他都不着急捅刹车了,尽量放平心情靠在车椅背上念经:“对,脚下微微的给点油走,没多难啊,刹车熄火……我们再来。”

    沈蓯雯手忙脚乱的按照他指示点火,踩油门,只听得小宝马的发动机都呜呜的了,车身纹丝不动,她难免有点着急的睁大眼再给油,静音校调还不错的车厢里都感觉在咆哮了,钱多多才无奈的提醒:“档!档在哪里?”

    为了抗衡发动机声,声音略大,就有点像危急时刻的义正言辞。

    雯雯紧张得愣住,没有低头看那还挂在驻车档位的档把,而是呆萌的转头对钱多多:“党?党在我心中!”

    钱多多哈哈哈,所有的郁闷烟消云散。

    沈蓯雯也笑了,因为看得出来钱多多这会儿是真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