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个富二代 中秋月明

278、飞天神女

    钱多多其实是第一次来到袁媛和孟桃夭住的房间。

    连当初租下来这里,都是直接吴婶带着袁媛看了就行,后来孟桃夭住进来更是从没来过,最多远远在电梯里目送。

    现在敲开门,真的有点吃惊,俩外面看着挺光鲜的姑娘房间好乱!

    就像袁媛身上的衣服一样乱,单薄的小衫凌乱的露着肩头,她显然在钱多多面前没啥防备,打呵欠时捂嘴才茫然的看见自己胸口毫无拘束,连忙捂住胸口,蹦跳着就近跳上外面的沙发床盖上被单,却被冰冷的被窝刺激得发出声牙缝里哀叹:“好冷!一个人在家还真不习惯了。”

    原本是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孟桃夭住进来好像就是睡客厅,但茶几上堆满了各种空的方便面、饮料瓶、画报杂志书本、洋娃娃、包装纸甚至还有袜子!

    其他地方也差不多,一个衣服架上本来还挂着排各色衣裳,可内衣、大衣、长袜都搭在上面,那个单薄的挂衣架都要垮了!

    然后地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从垃圾到行李箱、纸箱甚至快递袋子错落有致的的杂乱,却又恰恰好的铺满了地面。

    能把这个狭小的空间搞乱得好像琳琅满目的超市,而且还能长期在其中生活下去,除了要有视而不见的功力,还要能随时记住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方便拿取,也太不容易了。

    可以想象,幸好是小咩现在体形长大了,被牵到打印餐厅后面当吉祥物,要是那小羊还生活在这家里当宠物,那羊屎蛋的味道,啧啧!

    钱多多拎着早餐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像也对,这俩从小娇生惯养的姑娘,谁都没有勤劳持家的习惯,可赵晓雅也不爱做家务,但她不乱扔啊。

    袁媛可能在被窝里把头发稍微抓了几爪算是梳过,探头奇怪:“进来呀!”

    钱多多苦笑的示意:“算了,我怕进来忍不住要帮你们打扫清洁,回头我叫个清洁阿姨来做吧,女孩子家家的还是要生活在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心情也好点呀。”

    袁媛不好意思的扯了被子遮半张脸哧哧笑:“可是我觉得这样很自由,从来没这样自由过,想怎么都行。”说着伸直了脚尖踢被子头:“就坐那!赶紧关上门,好大的风!”

    钱多多还是男女有别:“你这里有什么桃子的消息没,没有我就去问问吴婶小囡。”

    他本来是想来看看孟桃夭在住处有留下什么信息的,现在看来哪怕有,估计也泯灭在纷乱中了。

    袁媛也看出来了:“她就几天不在,你着什么急,我有时候还不是十多天没看见你,没见你这么着急过。”

    钱多多理所当然:“她这是关了联系方式,现在我知道关闭联系方式多不靠谱了,真的没什么消息?”

    袁媛哼哼两下把自己往被窝里缩点:“那我也什么时候关了联系方式看你着急不,去吧去吧,我觉得她就是跟爸妈玩儿去了,衣服好像都没带走……”

    钱多多把早餐尽量小心的放在茶几角上:“那我下楼就叫个清洁阿姨过来帮你收拾,你记得开门前问清楚,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袁媛嘟哝:“你以为我傻呀,还不是看见你来,不过一个人是有点吓人,二哈是不是回来了,这几天晚上我都听见它脚步声了,肯定是幻听!”

    已经都要把门关上的钱多多愣住,二哈?

    那都已经肥猫了!

    更不可能从厂房那边溜达几公里过来。

    而且以前孟桃夭她们提到楼上以为是二哈的点点点声音,其实是那沙发床腿吧?

    钱多多真是脑海里面突然就亮了下,没做声的轻轻关上门,然后迅速从消防通道快步上楼。

    自从把所有东西打包以后离开,钱多多已经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也没想过这付了三年房租的爱巢会怎么处理,暂时什么都不想,也许等自己可以正视这些东西的时候再考虑吧。

    不是说了时间可以消除一切印记么,自己还有新女朋友了呢,钱多多自嘲的笑笑,三步并作两步跳上楼,然后不加思索的就摁动密码锁推开门。

    然后惊呆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当然就是孟桃夭那条大长腿了,热腾腾开足马力的空调房里,她就光着长腿在沙发床上酣睡!

    钱多多好像有点理解她当初在努米那里看见自己,跳过来就给自己几巴掌的心情了。

    老子几千公里屁颠颠的赶回来,着急担心得都跟女朋友闹分手了,你特么的居然睡得这么嗨!

    当然也就是想想,不会跳过去打。

    因为那绷紧的黑色平角内裤,更衬着上下段的肌肤白得耀眼,同样凌乱的贴身小衣都滑到胸口了,也许是感觉到开门的风,睡梦中还无意识的挠挠腰,好诱人的!

    一条腿伸直在沙发床外,搭着就是那沙发腿边,另条腿很不雅观的高跷搭在床头,关键是整个人扭得跟飞天的壁画一样,双手还抱着个人!

    就躺在孟桃夭的怀里!

    反正钱多多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幻觉了,忍不住东张西望了下。

    这真的是那个自己曾经和赵晓雅共度最美好时光的空间么?

    自己特么的是不是在做梦,又或者穿越了?

    那些装满所有记忆的纸箱还堆在墙角,当初自己把所有小情侣添置的东西都打包装袋了吧,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只有沙发、茶几和电视柜初始化,现在却乱得跟鬼子进村以后差不多!

    床上乱,茶几乱,地上连那边小橱柜都乱!

    总之就是楼下那种杂乱的缩水版,但钱多多相信只要多给点时间,孟桃夭一定能顺利完成任务的。

    特别是她怀里那个看着就嗷嗷待哺的婴儿!

    如果不是过去一年,钱多多几乎都跟孟桃夭各种交叉走位的串联着,他真的会猜测这是孟桃夭生的孩子!

    时空错乱得好像钱多多回到家,发现老婆孩子正在睡觉的魔幻场面。

    然后孩子对空气变化还是敏感些,开门冷风让那小婴儿一哆嗦就翻声嚎叫!

    孟桃夭根本就不睁眼,条件反射的伸手抱起小婴儿哦哦哦的哄,其实她恐怕还在睡梦吧?

    但身体已经摇晃着勉强坐起来,睁开眼竟然首先就是跟小婴儿一起欲哭无泪:“我的天,又……哭……”

    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正轻轻反手关上门的钱多多。

    打印餐厅的两大股东,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然后孟桃夭颇有些不修边幅的脸蛋,虽然还算白皙但头发超级散乱中,整个表情从惊愕到撇嘴,再咧开皱眉,眼泪鼻涕都瞬间出来的感觉!

    竟然没忍住先哭了!

    小婴儿可不管你们看什么哭什么,直接在孟桃夭胸口上拱来拱去,惊得刚要哭出声的孟桃夭差点把孩子丢了去,还是钱多多抢上两步敏捷的接住,才没把孩子摔床上:“你……”

    对上的就是孟桃夭那乱糟糟的蓬头垢面,虽然依旧好看,还充满挺新鲜的生活化感觉,但皱巴巴的小衣跟光溜溜的腿也太那啥了。

    只能尽量把头扭开:“衣服!你先把外套穿上……”

    然后背身颇有些新奇的看着怀里的小生命,乌溜溜的黑眼睛这么也好奇的瞪眼看着他,轻飘飘的竟然跟当初捡到二哈时候差不多。

    小家伙看着这不速之客都不哭了。

    但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孟桃夭居然不是过来,而是先踉跄的脚步声到卫生间去,接着听见水龙头给开得哗啦哗的声音,钱多多本能的走近几步:“这是……”

    却听见水声中有压抑的哭声!

    甚至能听见其中有嘶吼的味道,充满了复杂情绪的发泄吼叫。

    他就不问了,抱着孩子尽量走远些,让孟桃夭自己舒缓情绪。

    从这乱七八糟到处都是婴儿纸尿布还有奶粉洒得橱柜台上、茶几上到处都是的残局,钱多多也能猜测孟桃夭这几天是有多乱七八糟。

    仔细观察下,床上丢着几件孟桃夭的衣服之外,孩子的衣服也没多少,但是有个行李包装着几样塑料玩具,还不是便宜货的感觉。

    其他,都是全凭实力搞乱弄脏了,甚至让空调带热的封闭空间里都弥漫着一股复杂的奶臭味道。

    钱多多摇摇头,回到这个家本来可能会有的复杂情绪,居然无影无踪,这会儿剩下的只有对眼前场景的好奇,强烈好奇。

    这孩子总不会是孟桃夭生的吧,感觉还是个奶崽子啊。

    卫生间门打开,满脸水花的孟桃夭摇摇晃晃出来:“你再不回来……我连抱着她跳下去的心都有了!”

    那个在外人面前一贯都是意气风发的桃子,神色中真的带着如释重负的绝望!

    钱多多感觉这话真有可能。

    脑海中一直在回想那个飞天神女的睡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