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个富二代 中秋月明

741、召唤

    钱富贵其实瞄上了黑仔:“你这个旧车给我开吧,平时买点东西拉点货啥的也方便。”

    田丽霞最主要的想法是:“我们就可以天天去接穗穗上下学,免得耽误你的工作。”

    说着脸上就喜滋滋,没有因为穗穗是孟晓渝的女儿就有什么区别,感觉孙子还没长大,现在就可以提前享受爷爷奶奶带孩子的待遇,还多幸福。

    也许这也是骨子里的善良。

    善良的儿子居然舍不得:“奔驰越野你给开去,或者这个保时捷的轿跑车也行,我平时开着这个车去单位上班呢,桃子也喜欢我开这个车。”

    爹妈都对豪车嗤之以鼻:“餐馆要开张了,开饭馆的开个奔驰保时捷?你怕是想你爹妈天天被人抢钱吗?”

    低调惯了的老两口大摇其头,甚至连这别克商务车都瞧不上,就得大隐隐于市的不起眼。

    当然儿子开个小破车去政府上班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父子俩约着周末去随便买个国产车。

    边说钱多多还是边开了黑仔送爸妈出小区,主要是为了摆烂:“这车实际上是袁媛的,她拿那奔驰跟我换的,你看这中控台,拆得都没东西了,音响啥的都没有,爸你再不讲究,现在还是想开着舒服吧。”

    田丽霞在后面舒坦又伤感:“所以这人啊,要知足,有车开就行了,小姑娘家家的还非得去赛什么车,这下出事了吧,怪可惜的,她爹妈又忒不是人!”

    哪怕在泰国看过赛车,老人家还是很难理解为什么非要去冒着生命危险飚高速,钱多多也很难给老人家解释有时候生命的意义就在于那几分钟,只是轰着油门给老爹展示:“这车平时开也不适合,发动机是调过的,马力特别大,大马拉小车……”

    钱富贵也伤脑筋:“轻点,轻点,闹得慌,我也不想开你这个破车了!”

    因为当时车身扣过来,整个排气筒倒是没受伤害,可之前赛车轻量化的时候把那个有点复杂的三段式排气筒消音拆了,黑仔的声音就带着恶狠狠的低沉,钱多多平时都不敢踩重了油门。

    钱富贵哪里听得惯。

    钱多多才贼兮兮的得逞偷笑。

    和老爹商量这孝敬爹妈的车他来出钱,好歹这两年还是领了些工资,房子车子都是蹭老爸老妈老婆丈母娘的,现在意思下,之前徐沐荣那个小SUV就不错。

    田丽霞两口子很满意。

    其实也就桃子一个包的价钱。

    几句话之间就到了小区外,钱富贵更满意的是这个饭馆门脸,一楼一底,楼上装修成家,下面就是个小铺面,只摆了两三张桌子和一个吧台厨房那种。

    钱多多设计的。

    爹妈住这里他就够内疚了,还要劳累开饭馆那简直有点本末倒置,也就是他们习惯了手艺找个晚年的乐子,如果自己上回能辞了职避嫌,在罗家村开饭馆才是最舒坦的。

    现在能颐养天年的陪孙子也行。

    所以故意按照日式居酒屋的风格,外露式的厨房连吧台,就一个厨子一个服务员的配备,最多接待不到十个客人,爹妈也不需要准备太多食材忙碌。

    反正又不靠这个赚钱,就当是自家厨房。

    赶工抢进度的装修一个多月还是很紧张,还得搞段时间,所以老两口就把房车停在旁边,天天守着看。

    到风景区旅游都没这么专心。

    可钱多多下来刚刚跟爹妈走进施工场地,就接到了央金的电话:“媛媛姐,媛媛姐的眼睛在动,黑仔从外面过的时候,她眼睛在动……”

    卧槽,钱多多心头真是一阵狂喜!

    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黑仔!

    连忙转身跳出来,一边匆忙的给爹妈通报这个好消息,一边就打着车回去。

    田丽霞赶紧催丈夫去张罗点什么东西熬汤!

    钱多多把黑仔停到那边窗户楼下,就一个劲的轰油门!

    还叫了邹妈下来,把停好挂空挡,还拉上手刹的黑仔用棍子捅油门,自己到车库把许久没动的绿光也开上来,轰动那同样摄人心魄的滚滚声浪!

    还好是别墅,又是基本都在上班的下午,除了有位阿婆出来探头看,还没有邻居抗议。

    钱多多没看见这会儿央金脸上的泪水都挂上了。

    因为就是那熟悉的轰鸣声,似乎唤起了袁媛内心的生存欲望,许久都没产生动弹的眼部肌肉从抽搐开始,艰难的想睁开。

    还好央金这些日子在医院没有白呆,这时候赶紧忙着帮袁媛搓手、按捏手部、腿部的肌肉,就像以前拖拉机发动得用摇杆带动预热一下。

    天天她都要给袁媛做按摩做推拿的,可那时候有护工帮忙,这会儿真是急得眼泪都出来,一个劲在窗户探头喊:“多多哥!你来,你来帮忙!”

    钱多多连忙叮嘱邹妈一手一个油门,都是挂在空挡不危险,都得一松一紧才能有更猛烈的声浪。

    自己猛的往楼上窜。

    早知道叫上爹妈来帮忙!

    连勉强只能爬的旺旺都趴在小姑床上,学着央金的样子使劲摇手臂。

    钱多多凑在袁媛的面前,果然看她面部肌肉有反应在挣扎,连忙叫喊:“我呀,钱多多,还记得我吗,好久没有看到你了,还记得吗?袁媛,我们好……久都没看见了,还记得吗,袁媛,我们现在江州了,听见声音了吗,你的车!绿光!黑仔!二哈呢?还有二哈呢……”

    这时候真是巴不得所有袁媛以前熟悉的东西都出来,又想去把白妈开出来,那大排量的G55声浪轰鸣又是一绝,万一袁媛能记得那辆车的声音呢。

    央金红扑扑的脸蛋皱眉:“把摩托车关了!还不如刚才就黑仔的声音,好乱……”

    钱多多连忙从窗户探头让邹妈别管摩托车,可外面声音太大,钱多多马上转身下楼。

    可刚刚把摩托车钥匙拔下来,央金已经在窗户上喜极而泣:“睁开了!睁开了……”

    可怜钱多多又噔噔噔的冲回去。

    一身宽松睡衣的袁媛,果然已经睁开双眼,有些茫然但又控制不住泪水的躺在那,虽然还没什么身体动作,这已经让钱多多喜出望外:“看得见我吗?我是多多,钱多多呀,看我呀,能看到我吗?”

    在医院陪了袁媛三个多月的央金泣不成声,但手上不停的在捋着捏脚。

    听说脚掌上有很多穴位,可以刺激全身神经反应。

    袁媛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眼前,不知道泪水会不会模糊了聚焦,又或者停止工作的声带还没找到恢复方案。

    接着是鼻翼扇动,慢慢变红的过程好像在集聚情绪。

    听见那喉头终于嗬嗬的发出点声音以后,钱多多反而不着急了,轻轻握住袁媛的手:“没事没事,回家来就好,回到家里什么都能慢慢恢复,我们全家都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用着急……就当睡觉做了个梦,我算算你睡了多久……”

    钱多多现在站在台上都能呼风唤雨了,唠叨起来不比唐僧差。

    央金可忙了,一边捏着脚上穴位,又一边低头念诵什么经文,顿时让房间里面升腾起一股庙宇里的神圣气息。

    钱多多脸上都有笑了,也有点忍不住眼眶发热,视线变模糊。

    袁媛终于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钱多多脸上,泪流满面的含含糊糊:“我……”

    看得出来她拼命的想说什么,可又力不从心的样子,加上本来整个面容都有点枯萎的样子,让钱多多觉得心疼极了,使劲帮忙搓手,想激活她的神经。

    谁能猜到这种积蓄的是什么呢,就那么突然爆发似的。

    袁媛真是从眼皮睁开,喉头颤动直到终于能摆动些头部,忍无可忍的好几分钟才激活了整个身体机能,那声音完全是从喉头挤出来的:“你!大爷的……”

    那虚弱却充满爆发力的声音,完全继承了这平京妞的特点:“脸!擦脸啊……你大爷的,痒死我了!”

    钱多多和央金愣了两秒,赶紧扑过去抓纸巾帮伤员擦去满脸流淌的泪水!

    嗯,想想都觉得浑身发痒。

    手脚不能动的时候,这简直堪称酷刑啊!

    很难说清楚袁媛的最终苏醒,到底是黑仔的深情呼唤,还是受不了那种满脸泪水却没法擦拭的奇痒无比酷刑。

    反正是醒了。

    虽然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还没法活蹦乱跳,但终归是醒过来,能说能笑能看着眼前的一切流泪了。

    喜极而泣的泪水。

    钱多多没让央金忙着打电话通知孟桃夭和汤云裳,还是赶紧先联系主治医生,询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接着就马上返院做检查了。

    这一回钱多多甚至故意开上了黑仔,让袁媛坐在那熟悉的赛车座椅里面,感受那熟悉的多点安全带,她的眼泪就没停止过。

    以前那个倔强又坏脾气的小妞儿,静静的被桶形座椅包裹着,看着外面热火朝天的生活,不知道在想什么。

    钱多多没敢叨扰她可能的思索人生,只是用眼神示意后座的央金一次次伸手协助帮袁媛拭去脸上的泪水。

    不过这小妮子,探头看见袁媛那无力耷拉着的手在尽力想抬起来,就自作主张的扶起来放在钱多多那握着档把的手背上。

    袁媛笑了。

    眯着眼还是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