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风万里尽汉歌 汉风雄烈

后记 8

    这个很平常的下午,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走进了晖泉集团工会。

    “你找谁?”前台大妈懒洋洋的抬头看了来人一眼,问道:“有预约吗?”

    虽然这只是一个工会。

    里头的人家产绑在一块也可能比不上蒋家的一根手指头,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骄傲。

    在如今的中原,有一个连强大的资本方都不敢轻易得罪的的组织,它或许不能轻易地搞垮一家企业,但却绝对可以叫资方焦头烂额,这个组织的名字就叫做工会。

    陆谦如果还活着,他肯定会为现如今的中原社会发展模式而感到吃惊的。没有外敌的陆齐,最终走上资本道路这并不稀奇。当商业的笼头被松开之后,当资本的枷锁被打开,纵然有中国传统道德理念和千年以来的重农轻商之观念的约束和限制,几百年的时间,资本若还不能踢破一切阻拦,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那就有鬼了。

    可就像原时空的欧洲诞生了赤色幽灵,在资本更加发达的中原,则是诞生了以儒家大同理念,仁义道德观,乃至是从历史堆里扒拉出的墨家思想为根基,糅合一处而催生的‘大同党’!

    在过往的时候,大同党可是闹出过不小的风波,至今在中原都是被禁止的存在。

    而工会之所以在中原做大,很大程度上就也是资本方因为对大同党的恐惧而对劳方做出的让步。就像冷战时期,灯塔国、高卢鸡、约翰牛等等资本国家大幅度提升工人民众福利,给工会权利,是一个道理。

    眼下的这个时空,整个世界没有了原时空那般多的战争,无论是世界人口还是历史同期的经济体量,都要比原时空强过许多。

    甚至皇权的威严都要同比高出一截来,许是中国人真的很适合用一个声音说话吧。

    ……

    “没有预约,不过我想要拜访李先生。”来人笑眯眯的说道。

    晖泉集团工会里面姓李的人很多,但“李先生”只有一个,就是晖泉集团工会主席李健。

    作为一个被工人们选举出的‘首领’,李健所领导的工会是为整个晖泉集团的工人阶级服务的,因为人家缴纳会费了。

    工人所有收入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这就是每个工人每年需要向工会缴纳的会费。

    金额看起来不少,但说来也不多,至少比你去买保险来的便宜。不是没人不愿意向工会缴纳会费的,可等待他们的下场却都是相当凄凉。

    没有了工会撑腰,这就意味着资方可以无负担的找你麻烦,克扣你的工薪,甚至明目张胆的欺压你!

    要知道,滥用职权乃是人的天性,当官的/管理阶层有职有权,利用职权欺压老百姓/工人的事件不要太多了。工会的会员一般是劳工阶层,文化水平,专业知识,工资都不高,是社会的弱势人群。被上级欺负了,大多数只能忍声吞气,面对有权有势的官员们,能据理相争的更不多,而且就算争了,赢面不高。但是,有压迫就会有反抗。老百姓受了欺负,心里不高兴又无处可申述时,会做一些暴力的事情来发泄,影响社会的安定。

    这时候就用得到工会了,毕竟人只要有第二条路,是极少有人愿意去选择自我毁灭的。

    工会的领导,御用的专业人士律师,会计师,都是社会的精英,熟悉法律,懂财政,还是专业的谈判高手。有他们为会员们提供专业服务,当然要比自己单枪匹马地和官员们来斗要好得多。会员们交会费,差不多就等于买了保险。大家交费维持工会的开支,哪一位会员需要帮助,工会就会提供专业服务。有了工会做工人的后盾,大官小官们,企业管理阶层们也不敢轻易欺负普通人。这样,工会就是起了一个平衡社会各个阶层的作用,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的安定。

    但是,并不是只有当官的/企业管理层才会滥用职权,弱势人群也会滥用自己拥有的权利。例如眼下晖泉集团的这一幕,是不是符合罢工法的相关规定,李健是最心知肚明的。

    而这只是其中之一,更多的是普通的工人。工会与院方定下了一些工作条例,说明工人的工作范围。一些工会会员就会用这些条例为理由,拒绝多做任何工作,完全没有敬业精神。

    举个例子,就说晖泉这种纺织企业,那必然是要有大量的仓房来堆积各类货物和原材料,自然也就需要大量的装卸工人。

    在生产旺季时,这些装卸工五不要忙的连轴转,他们的工作效率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就决定了晖泉的生产速度。那几乎每年就会有人拿着工作条例当借口,在厂方需要他们劳动的时候拒绝劳动,理由是,工会规定我有权利完成我的休息才工作。

    这些人中肯定有真的累得起不来的人,但肯定也有不少偷懒耍滑的。他们在工会的保护伞下,能躲懒就躲懒,工会作为剥削‘工人’一方也有义务来庇护他们。

    毕竟中国那么多人,林子大了之啥鸟都有不是?

    你只能庆幸这些懒人不是中国的社会主流,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能兢兢业业地工作的。

    反正啊,工人与工会,工会与企业,这是一个相互依赖又相互有矛盾的关系。

    且在劳方与资方之间,工会的话语权已经越来越大,他们在资方面前代表着工人,而在工人面前又一定程度代表着资方,是一个很特殊的中间阶层。现在中原的工会,虽然不能像灯塔国的工会那样,动辄就以罢工来威胁企业,可靠着在工人群体中巨大的话语权,工会每每都能在企业的具体事务中起到巨大的作用,也有了越来越强大的政治能量。

    当然,他们不能跟异时空的灯塔国同行相比。毕竟灯塔国的特殊国情选票是十分重要的,加之驴象两党的理念差异,工会就与主张大政府、小社会,希望增加个人所得税税率,增加工人工资的皿煮党是天然的同盟。

    而作为皿煮党的票仓,工会的政治能量无疑得到了巨大的buff增幅。

    可如今的陆齐呢?这里可没有这党那党的。陆齐历来都是大政府的,那些有着共同利益的人,可以在同一种制度下个立山头,但他们与参选参政的政党,还是两码事的。

    ……

    “你没有预约,就想要见李先生?”前台大妈呵呵笑着,一双眼睛注视着来人,如若在关爱着智障。“李先生是我们晖泉工会数万名工人的主席,每日都要处理数不清的事物……呃……呃……”

    “我可以上去吗?你放心,顶多一刻钟。我是不会占用李先生太多的时间的。”来人的手对着桌上的电话做了个示意。“可以对李先生说,我的身份你不方便知道。”

    “当然,当然……”大妈左手将一张金圆券紧紧地抓在手中,老天,十元的金圆券,也就等于是十枚金元,她可以在任何一个国资银行中取出来。

    而只需要两枚金币,将之兑换成现在的华币,就足以支付这个大妈一月的全部收入,还有不少富裕。

    “喂,老三,有个人想要见见你。嗯,没有预约的……,别别,你先听我说,他说他的身份我不方便知道。……,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大妈一句话不说,只把手向后一抬:“请走一号电梯,那可以直达6楼。”

    原来啊,这位与李健是亲戚。

    ……

    李健非常郑重的接待了来者,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掺和进甚样的勾当的,蒋家他至少是不怕的,那些人他却是绝对得罪不起的。

    “是你要见我?不知道,先生代表的又是哪位?”语气很恭敬。

    说着话,一双招子还在细细打量着来人,面相挺普通的,穿者打扮也寻常。属于丢大街上完全找不到的那种人。

    来人淡淡的一笑,说道:“我代表的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里先生是否愿意跟我的老板做笔生意?”

    “什么生意?”李健眉头皱了起来,眼前的人似乎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

    “一笔一万金圆券的生意……”来人说着,哗啦一下打来了自己随身的硬质小提包,里面,十捆新的十元面额的金圆券铺满包底儿。而在这十捆金圆券的上头,两个信封鼓囊囊的。

    李健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财帛动人心啊。

    他配合着那些人做事,最后的好处也不过是‘既往不咎’。自己不仅得不到好处,更要在那些人得手后便从晖泉工会主席的位置上滚蛋。可眼前的人却一出手就是一万金圆券……

    李健伸手去拿那俩鼓囊囊的信封。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的,想要拿钱就必须要先做事。这是他这些年在社会上打拼得出的‘真理’!

    “你……,大同党?!”

    李健如受针扎,真个人都要蹦起来,双目震惊的看着来人,还流露着一股恐惧。

    “我可不想去冰天雪地里遭罪。李先生还是把东西看完了再说吧。”来人言辞里对大同党半点尊敬也没有,只因为他是跟着蒋家人混的。

    一刻钟不到,来人走出了电梯,在前台大妈亲切的笑容里离开了工会大楼。只留下了一个独自待在6楼办公室内失魂落魄的李健。

    “大同党,大同党……”

    他身上的一些腌臜事并不是绝对的隐秘,蒋家只需要下功夫,只需要花钱,自然能拿到手。就像那些对晖泉下手的人一样。

    他可是工会主席,一般的证据根本扳不倒他。李健能一步步混到今天,他人是很小心谨慎的。实实在在的证据他怎么会大把大把的留下?

    在那些人‘扫荡’了一圈之后,还如何能留给蒋家真凭实据?

    而让工会内部的人去揭发他吗?他甚至可以反咬一口,说对方收买工会,是要对工会下手。那影响力涉及到的就不只是一个晖泉了。

    陆齐的工会不是黑涩会,但里头藏污纳垢,渣滓绝对不少。作为头面人物,大大小小的工会这些年来都已经拥有了丰富的“斗争”经验,对于如何诬陷、如何攀诬一个人,又如何否认对自己的质控,他们着实是太有办法了。

    然而当蒋家的黑手下到他儿女他亲人,甚至是他的私生子身上的时候,一个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继续跟着那些人混有没有前途?

    对方会伸手照顾、庇护他的家人亲人吗?或者说能庇护一辈子吗?

    蒋家就算丢了晖泉的控股权,那也是太仓名门,抵挡不了来袭的黑手,还摆弄不了一个丢掉了工会主席职位之后的李健吗?

    身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李健根本不相信那些人会真的庇护他和他的亲属一辈子。只看之前的作风,那答案就已经明了了。

    他们不止要卸磨杀驴,还在石磨都没有卸下时候就已经先对驴言明了。当他们入主晖泉的时候,也就是李健打包走人的时候。

    但因为他们拿到了李健真正的短处,李健只能顺服。

    而现在蒋家人却捏着了他和他的亲属们的未来,再就是掏出了大把的金钱,这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啊,更别说蒋家对他对他的亲属的许诺。那是足够他进了监狱后,整个李家都过的舒舒服服的许诺……

    ……

    时间平平淡淡的又过去了十日,一个轰动性的消息忽的在江南上空炸响。

    晖泉集团工会,工会主席李健是隐藏的大同党同情者……

    蒋家才不会去真的联络大同党呢,只能给李健送来一些相应的书籍,将他打扮成一个大同党同情者!

    所以,他要被送去外东北喝风吃雪去,少说要流放十年。

    而由他组织起的晖泉罢工,这场已经持续了一个月的罢工,可就很值得探究了。

    那些已经要对晖泉对蒋家发起最后进攻的黑手们,一切的行动都戛然而止。

    他们是什么身份?

    任何人都不想跟大同党牵扯上一毛钱的关系。

    那可是他们的死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