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差直播升职记 一蓑烟鱼2号

第348章 小玄子,小黑子

    司徒家此次举办的茶花会别苑也是极为的豪华,又因为是在司徒主家,所以规模和气派就更不用说了。

    苏言跟着封玄奕走进司徒家,从那种自骨子里传来的舒适感,就能断定,这里的天地元气是有多深厚,大家族就是不一样,苏言甚至都有理由怀疑,在这片巨山下,是不是有好几处元石矿脉。

    途中可见许许多多的少男少女,一个个欢笑着从各处而来而后汇聚,相互认识,苏言为了避免意外发生,紧紧跟在封玄奕的身后,保持着自己仆童的身份。

    当到了此次的会场后,这里皆是年轻的身影,个个神采飞扬,展露着朝气,沸腾弥漫,这就是冀州诸多有实力有背景的天之骄子的聚会啊,真的是上流社会才有的场面,不过显然,这些骄子放在这里,依旧是显露着泾渭分明般的圈子。

    仿佛参加酒会似的,当然,众人手里捧着的都是各种各样名贵的茶水,他们或三五个一个圈子在说着什么,或者围着神态透露着傲气的少年或者少女在谈论着什么,不一而是。

    与其说是茶花会,不如说是司徒借着超级世家的名望,所召开的年轻一辈的相识聚会,这里不光有五大超级世家的各种年轻人,还有无限接近与世家的门派、家族等等,偌大的场地,已经聚集了接近上千人,还有一些家族所带来保护的仆人、丫鬟、侍卫等等,就更不用说了。

    当封玄奕一行人验明身份,进入这个高级会所后,很快就有人来接待了,毕竟这可是五大世家的两位呢,江家和上官家,他们都有各自的席位。

    苏言在没发现有人注意他后,仿佛没见过世面,第一次参加这种场面的仆役一般,四处看着,可是扫了一圈后,依旧没发现什么海清的影子,不免有些失望。

    此次负责主持这一届茶花会的,是司徒剑南的三弟子殷墨初,当年在上官家,就是他陪着海清而来的,没想到这么久未见,他倒是越发的神俊了。

    他和众人打着招呼,并介绍了一些新人,贵族的圈子,苏言不是很喜欢,他总是在不停的四顾,看能否找到那个熟悉的影子。

    “嗨,兄弟,我靠,你咋这么黑?”就在众人各自找着谈的投机的人聊天时,有一个人突然一拍苏言的肩膀,当苏言转过身来,反倒把墨清玄吓了一跳,不由啧啧称奇。

    印入苏言面前的同样是一个仆役打扮的男子,嘴角长着两撇胡子,脸上还印了一块青色的胎记,你以为你是青面兽杨志啊。

    苏言原本想要行礼的,毕竟这个场合都是一些跺跺脚都能颤上三颤的贵族们,旁边还有一些不知深浅的护道者,自己身份本来就特殊,而他所扮演的角色只是为了找海清的,但是一看对方,瞬间就没了兴趣。

    墨清玄看着人家无视自己的眼神,便不由一阵得意,看来蓉蓉的装扮之术还是挺厉害的嘛。

    “小兄弟哪里人呀?跟着哪个主子过来的?”墨清玄又往苏言身前凑了凑。

    苏言懒的理他,直接找了一个方向,人多眼杂,说不定有他看漏的地方,现在大家都各自聊各自的,其乐融融。

    墨清玄倒是来了兴趣,茫茫人海中,在闲逛了一会儿,就变得没意思起来,这跟在大周没啥两样啊,可是当他不经意看到苏言后,内心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好感来,仿佛久别的故人一般,这种感觉很奇妙,让他不由自主的凑上前来。

    “小兄弟,大家同为奴仆,不用这么生疏吧,我叫,我叫小玄子,你呢,小黑子?”墨清玄说完这句话,自己倒是先笑了。

    苏言无奈的转过身来,想要发怒,随便找了理由摆脱这个脑子有病的人,但是,经脉中的大白却传来一股渴望之意,一缕缕神识没入苏言脑海。

    “眼前这个家伙有你同类身上的躯体,你如果得到吞噬,会有很大可能进化?”噬心蛊传来的神念让的苏言发愣,再一看这个男子不断耸动的鼻子,莫不是他也感觉到了大白的存在?

    不可能啊,这明明就是一个仆役而已。

    事实上,还真犹如苏言所猜测的一样,墨清玄打小就带着一节噬心蛊的残体,避免了多少次的中毒和其它,而且不断净化血脉和元力中的杂质,但是,死物毕竟是死物,可血液中这么多年的培养,还是让他苏言体内的噬心蛊产生了感应。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让他一看到苏言,就莫名的亲切,就是人长的不咋样,怎么这么黑,黑的纯粹。

    “哎呀,原来是小玄子啊,没错,我就是小黑子,好久不见!”苏言在和墨清玄对视两眼后,突然哈哈大笑,趁机就将他抱住,仿佛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双手却在他身上赶紧四处摸起来。

    这家伙不会偶然得到了大白同类的残体吧,一定藏在身上某个位置。

    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不由嗤之以鼻,这里是有很多人多年未见,有时候借助这样的聚会见一次面,但是,还是首次见到两个奴仆碰面的,倒是新鲜。

    墨清玄被苏言突然的这么一转变给弄懵了,直到苏言抱着他的手摸到两个屁股蛋时,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连忙推开。

    可是,在推开的瞬间,他才感受到,自己经脉中元力运转竟然在刚才一刻飞快的运转起来,要知道,平常都是小半个时辰才能运转一周天,刚才可是明显缩短了好几倍呢。

    这这这,是幻觉吗?

    在他犹豫时,苏言又在他两胯摸了一下,没摸到什么东西,不免有些失望,到底藏哪儿去了,他身上也没见储物袋之类的东西啊。

    “你,你要干嘛?”墨清玄主动招惹的苏言,如今却被苏言的反攻给弄得局促无措起来,连忙道。

    “什么干嘛,我是小黑呀,咱俩从小玩到大的,我你都认识了?好桑心的,自从小时候咱们分开后,我就被卖到了大家族当仆役,每天过着牛马一样的生活,每晚到夜里,我总是想起和你在一块玩耍的愉快时光,你呢,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你脖子上的项圈,呸,项链就是我送给你的呀。”苏言一扫,看到墨清玄脖子上有一处项链,直接一指道。

    墨清玄被苏言的一句话给噎的半天说不上一句话来,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和顺杆子往上爬的人,你咋不说你是我父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