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燃情年代 银色纪念币

第140章 不光要身还要心?

    台下,顾文明那桌金牌补习班的程老板被当着这么多人点到名字,愕然愣了愣,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谢谢程总的支持,下面,这首夜来香送给程总。”女歌手笑吟吟的冲他一躬身。

    程老板本来是被‘逮黑头’逮了一下,服务员过来跟顾文明讲了几句什么,然后顾文明就暗示,这个女歌手是舞厅经理怎么怎么辛苦才请来的,他老板和岚韵湖是同一个老板,怎么着都要捧场,送个花篮。

    又把服务员叫过来一问,舞厅就出售花篮,一个小花篮88块钱,不等顾文明掏钱,程总就很机灵的把钱给了。

    给钱的时候,多少有点肉疼,就这么个破花篮,外面卖撑死了3块钱……

    可是在几百号滨海市老板们的注视下,台上女歌手点了他的名字,温柔的冲他一笑,程老板那点子不懂快,顿时烟消云散!

    不就88块钱嘛,博美人一笑,当众露了脸,值了!太值了!

    站起来的时候不痛快,坐下来的时候,满面春风!

    然后旋律响起,女歌手开声唱了起来。

    这一开嗓子,又是满堂红,和之前大宇宙那些随便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女歌手不同,台上这位的声音明显更加专业。

    前面梁一飞这着的卡座里,温玉春第一个明白过来,说:“梁老板,这个花篮是要钱的吧?”

    “对。”梁一飞点点头,说:“以后凡是在这里玩的,可以给自己喜欢的歌手捧场,送一朵鲜花18,一束鲜花38,一个小花篮88,中等花篮188,大花篮588。今天是第一次,以后每次送得最多的,可以点一首歌。”

    “哦,你这里不搞三陪,该卖花篮了!我说老弟,你这一个花篮,成本几块钱,转手就赚几十几百,很够狠的啊!”张松说。

    “我这也是跟沪市那边的歌舞厅学的。”梁一飞说。

    这倒不假,上次去沪市最后一天,跟王自卫一起去了歌舞厅,他发现沪市的歌舞厅用的就是来自港台五六十年代夜总会的方法,让老板送花捧小姐,点歌也要花钱,价格者得。

    当时还跟边上的几个本地老板聊天,听说这法子也是才兴起不久,可相当赚钱,有些富家子弟和暴发户,一晚上就能‘白相’出去成百上千,就是为了挣个面子。

    当晚,梁一飞亲眼看到,舞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篮,一个小姐唱一首歌,少的能收到几十块钱,多得能收到一千多,于是就有了这个想法。

    “是,我在特区那边也看到过。”温玉春说着,招招手,叫来服务员,说:“给台上这位小姐送个中等大花篮。”说完冲梁一飞点点头,意思是捧场。

    张松在边上哈哈一笑,招手叫过服务员,大声的说:“我给台上这位小姐,送个大花篮!”

    温玉春声音很低,仅仅边上几个人听到,而张松却是叫出来的,前面几排都听到了,都朝这边看过来。

    台上唱歌的女歌手正在一段伴奏副歌之中,虽然这一嗓子显得有些没礼貌,可她还是冲台下的张松点头微笑示意。

    张松站起来,得意洋洋的冲在场的其他客人们挥了挥手,就跟领导视察似的。

    在场的大部分人也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不少人奇怪之余,就挥手叫过边上的服务员问情况。

    “老张你就显摆吧,难怪人家讲暴发户素质低,我看都是你带的!”裘飞笑骂了一句,叫过服务员,也送了一个大花篮。

    这就不是冲着女歌手,而是给梁一飞捧场,卡座里其他几个老板纷纷跟着有样学样,一个接着一个的大花篮朝台上送了上去。

    那个女歌手唱着唱着,表情就不太对了!

    她们来唱歌,没钱,但是客人送的花篮,岚韵湖扣掉30%的管理费之后,和歌手们对分,如果每个月达到一定的数量,还有一笔奖金。

    换句话讲,这一个大花篮,588,她就能分三分之一,205块钱。

    文工团效益不行,她又是年轻职工,一个月收入零零碎碎加一块,也就240多块钱而已。

    等台上女歌手唱一首夜来香,台上多出了七个大花篮,一个小花篮。

    一首歌唱完,加上上台和谢幕的时间,赚了半年的收入。

    下台之后,女歌手直接就来到了送花篮最多的第一个卡座,深深一鞠躬,说:“谢谢几位老板捧场!”

    “谢什么,你唱歌好听,这是其一,不过,今天你要谢,就谢你们梁老板,我们这都是冲着他的面子。”张松说。

    女歌手冲着梁一飞再次深深一鞠躬,“谢谢老板。”

    “用不着,你这是劳动所得,劳动致富光荣!”梁一飞笑道。

    “那也不能这么说,劳动致富,也要感谢好时代,感谢好老板嘛!”张松胖乎乎的手倒了满满一杯红酒,朝桌上一推,靠在沙发上大咧咧说:“靓女,你光嘴上说感谢可不行,得敬你们老板一个吧。”

    卡座里,有一个算一个,全是暴发户,有的低调点,有的像张松这样高调点,可本质上没有区别,都是在外面玩过吃过见面,要面子的,张松这么一讲,几个老板也跟着起哄。

    女歌手看着这么大一杯酒,很是为难,她又不是出来卖的,正儿八经的文工团职员,赚点外快,这么大一杯酒,她哪能喝得下去?

    “我说张老板,哪有你这么倒红酒的,这个杯子倒一个底就行,幸亏没外人,要不人家真的笑话你。”梁一飞呵呵一笑,又拿了一个空的高脚杯过来,把那杯倒满的红酒,倒了一大半到空杯子里。

    把剩下的小半杯酒推到女歌手面前,拿起另外大半杯酒,轻轻在杯子上一碰,发出叮一声脆响,对女歌手笑道:“来,咱们合作愉快!”

    说完,自己一仰脖把酒喝了。

    女歌手愣了愣,然后也跟着一仰脖干了,说:“谢谢老板。”

    这一次,语气比刚才的致谢,诚恳得多!

    “行了,你去卸妆吧,辛苦了啊。”梁一飞说。

    女歌手轻轻的嗯了一声,对满桌老板再次鞠躬致谢,看看梁一飞,见梁一飞对她点头微笑,于是说了声‘各位老板玩得开心’,然后转身朝后台走去了。

    这一转身,又吸引了不少目光,她穿得是晚礼服,贴身的那种,天鹅绒的材质贴在身上,把身后的腰臀曲线勾勒无疑!

    “看来还是梁老板怜香惜玉。”温玉春咂咂嘴笑说。

    张松却是摇摇头,一本正经的对梁一飞说:“我算是开眼了,兄弟啊,你才是真正的花丛高手!你这是不光要她的人,还要她的心啊!搞女人很有一套嘛!”

    一卡座人都轰然大笑,梁一飞也没解释什么,跟着笑笑,说:“少扯淡,喝酒喝酒。”

    说话的功夫,下一波演出者上台了,之所以说是一波,而不是一个,是因为是舞蹈,芭蕾舞。

    有了刚才的经验,很多在场的老板也问清了情况,穿着白色舞裙和舞蹈服的女演员一登场,下面就有两束花送了上去。

    ……

    ……

    之后,梁一飞那一桌一直在聊生意,从煤矿,聊到建材,零售,股市,连小商品都聊出来了。

    到了快凌晨,裘飞有事先走一步。

    刚出歌舞厅大门,任鹏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一脸讨好的递烟。

    “不抽了,嘴都抽麻了。”裘飞淡淡的一摆手。

    任鹏嘿嘿一笑,把烟别再耳朵上,亦步亦趋的跟在裘飞身后,低声讲:“飞哥,您跟梁老板提了没?这么好个场子,没小姐,那不是可惜了嘛!”

    裘飞淡淡的扫了任鹏一眼,说:“我还没提,他就先把我话堵死了。”

    任鹏说:“不会吧,他连您的面子都敢不给?!”

    裘飞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任鹏,语气十分认真的问:“大鹏,你是这在挑谁呢?”

    “不是,哥……”

    裘飞哼了一声:“行了,你别在这煽风点火的。我告诉你,你们这个老板不一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也不想为这点屁事闹不愉快。”

    “哥,不至于吧,他再怎么着,才起来一年,有什么根基?你还怕给他结仇?”任鹏说。

    “周宇宙倒是有根基,他现在在哪?你教训你自己兄弟的时候,脑子清楚,怎么轮到你自己,就又糊涂了?”

    裘飞回头朝歌舞厅的方向看了眼,然后拍拍任鹏的肩膀,“看在以前你跟我混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既然他主动堵我的嘴,那就说明,他知道你的心思,想搬出我,所以,你呢,要是嫌这里没财路,就自己走,我带着你干点别的,如果还想留在这里,那就不要再搞什么小动作,要不然,最后倒霉的是你自己。”

    任鹏以前跟裘飞混,得了裘飞不少提携,也知道裘飞是个什么狠角色,既对方都这么讲了,任鹏的确不敢再有什么其他想法,说:“哥,那你觉得,我是留下来,还是?”

    裘飞说:“那你自己想吧,你这个老板,我觉得前途很大,你想要留下来,那就真心实意的跟他干,你以前怎么对我,就怎么对他,他也正缺人手,说不定处着处着,能把你当自己人。”

    任鹏想了想,说:“那哥我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