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燃情年代 银色纪念币

第510章 两个空瓶子

    算是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还真就被梁一飞料中了,第三天下午,吴三手和梁一飞从三株药业回到宾馆的时候,就听前台说有人找,对方已经在同层楼开了房间。

    过去一看,果然是养生堂的钟淼淼。

    这位年纪已经不小但十分精悍的保健品老板,在后世是一个饮料行业得隐形富豪,水和财富都很深,人人都知道哇哈哈,都知道宗卿厚,然而拥有农夫果园、尖叫、农夫山泉等等一系列饮料的养生堂老板却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论企业规模,个人财富,他并不比同时代任何一个老板更差一些。

    有些情况不需要明说,就能判断出对方的真实意图和渴望程度,如果不是对三株口服液这个牌子特别感兴趣,钟淼淼也不至于亲自立刻赶来和梁一飞面谈。

    两个人见面之后,都没有表现出任何错愕之类的情绪,只是相互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很自然的进入了正题。

    和钟淼淼谈,比和宗卿厚谈要顺利的多,他从小是天不怕地不怕习惯的,对于他来讲,只要文件合约等等没有问题,那么就不可能有问题,像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能力‘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人,所以,压根也不担心或者去考虑,梁一飞为什么不要三株,吴兵新为什么要把三株真的输给梁一飞这些问题,只要是合法,他就要敢要。

    一个胆子大,一个真不想要,谈得很顺利,一些文件确认完没问题之后,钟淼淼立刻就拍板,三株这个牌子,他要了,就按照之前梁一飞给宗卿厚开出的价格,四个亿。

    “钱先不着急说。”梁一飞却道。

    “梁总,怎么了,这个价钱不合适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问题?”钟淼淼想了想,说:“梁老板,我们这里可以先签一个意向合同,你那边和三株前脚办完,后脚就装让给我。这么说吧,我还不至于和他联手和诓你,没有任何意义嘛。”

    他误会了梁一飞的意思,大概认为,梁一飞担心整件事是他和三株联手,骗梁一飞接手三株口服液这个牌子。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先不说没有这个必要,三株的牌子的确值钱,何况养生堂这个接盘侠,是梁一飞自己选择的,事前没有任何人能想到梁一飞会转手卖掉三株口服液的牌子,更想不到会选择养生堂。

    “钟老板不是钱的问题。”梁一飞说:“四个亿是不少,我并不缺钱。”

    钟淼淼眉头微微一皱,说:“那你和宗老板开价四个亿是什么意思?做生意不能这样吧,就地起价?”

    说着,又误会错了梁一飞的意思,不悦道:“我可以坐飞机来,也可以坐飞机走。”

    “钟老板你这个脾气也是真的很直爽。”梁一飞笑了起来,说:“养生堂是堂堂正正的大企业,我梁一飞也不是靠着嘴皮子赚点小钱就能满足的路边摊,要是连这点格局都没有,我以后也就不用做生意了。”

    这话稍稍的刺了钟淼淼一下,梁一飞没准备坐地起价,倒是钟淼淼这么以为,反过来就是说,他钟淼淼的格局并不大,只能想到这种不太高明的赚钱手段。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呢?”

    从上次年会,钟淼淼和梁一飞就有些不太对路,身份的巨大差距是一方面,他们两家企业的发展情况类似:都是在上升期的新兴公司,而核心产品又构成了直接竞争,等等原因。

    不对路归不对路,做生意归做生意,出门在外,本就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结交知己。

    “我不要钱,但是要你拿东西来换。”不等钟淼淼问,梁一飞直接把桌上那个空瓶子拿过来摆在两人之间。

    “农夫果园?”钟淼淼眼皮一翻。

    “是整个农夫果园系列,我知道贵公司得下属子公司,准备研发出一系列果汁产品,冠名农夫果园。如果要换的话,不仅要这一系列的专利、研发队伍、配方等等,并且几年之内,你不能做同样的果汁产品。”

    梁一飞朝沙发上一靠,说:“同样,我把三株给你,我也不会再拿着配方改一改,做什么四株、五株的,否则就毫无意义了,生意做不好,还闹成了仇家。”

    “这个……”

    钟淼淼没有第一时间答应或者否决,但明显有些舍不得。

    从目前的营业额和市场来看,才推出的农夫果园是远不如保健品市场的,保健品也是养生堂的主业;

    但是高纯度果汁市场的增长速度很快。

    而且,相对之下,果汁是未来一个新的增长点,会走到哪一步,谁都不敢说,就正常判断来看,随着经济水平提高,高纯度果汁饮料会因为它的健康、口味等等原因,越来越受欢迎,将来未必比保健品差。

    等于是拿未来的希望,换现在的巨人。

    “不仅是农夫果园啊。”梁一飞补充了一句。

    “还要什么?”钟淼淼抬眼问。

    “喏。”梁一飞点了点桌面。

    两人之间的桌面上,其实有两个空瓶子,一个是梁一飞拿过来的果汁瓶子,另外一个之前就在,是钟淼淼自己带着的,也是他自己喝光的。

    一瓶农夫山泉。

    “这不可能!”

    这一次,钟淼淼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在一边的吴三手、钟淼淼的助理,看到他果断拒绝,都是有些纳闷。

    按理说,农夫果园无论价格还是市场,应该都要远远好过矿泉水,怎么刚才说用果园换,他犹豫,加上了矿泉水,他反而一口拒绝了。

    似乎在钟淼淼看来,矿泉水比果汁重要的多。

    其实钟淼淼正是这样想的。

    别人不清楚,钟淼淼太清楚矿泉水的价值了。

    首先,这东西的受众非常广,无论是保健品还是各种口味的饮料,再怎么样,受众都只是一部分人,而‘白水’,可以说是男女老少通杀。

    而且它是必需品。

    人可以不吃肉、不逛街、不大保健,但绝对不能不喝水。

    此外,矿泉水还十分安全:无论怎么宣传,都不可能对人造成什么伤害。

    关键是,别看它便宜,但利润太高。

    一吨矿泉水的成本,比起一吨自来水贵不到哪里去,而售价却要高出上千倍,矿泉水单价虽然低,可毛利润高到令人咋舌。

    在未来,他是准备把养身保健得概念,移植到矿泉水上,做一门绝对不会有风险,超高回报的买卖。

    梁一飞要这一块,他自然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