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燃情年代 银色纪念币

第591章 今日当年

    梁一飞之前就对金融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可以说是很大的警惕,不是没有道理的。

    有些东西,不是说就一定不能沾,但是一沾上,诱惑力就实在太大,很容易犯错误,诱使人去做一些偏离本心的事情。

    可是像企业上市这种事,也是早晚不可避免的,所以说早上市也好,积累点经验甚至教训。

    新时代上市之后,股价经过最初一天的暴涨和连续一段时间涨停板,接下来又有回落,最后稳定在25块钱左右,在a股市场中可以算得上是一支‘妖股’了,尤其是教育题材这种东西,和实业、金融这些本就不同,很难涨的太高,25块钱已经算是价格不菲的股票。

    这么一来,新时代从原本一个名下边缘类型的企业,一跃而成梁一飞手头目前最炙手可热,最‘有价值’的企业。

    所谓有价值,一方面是指它的市值很大,和其他没有上市的企业相比,新时代上市后就有了一个明确的估算标准,加上价格比发行价翻了几倍,一下子就成为全国一流的民营企业;至于飞科飞源这样的,虽然实际价值可能只高不低,但没有在股市上经过核算和价值具话,看起来反而没那么显眼了;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本身的社会地位、给梁一飞带来的社会地位,也要远远超过没有上市的几家公司。

    可以这么说,不上市,这是梁一飞一个人的企业,做好做坏,都是他一个人的事,对于政府和各单位而言,谈不上‘大局’,可一旦上市,有了成千上万普通老百姓的股东,成为中国金融市场的一部分之后,那么不管它是大还是小,总的来说,都算是‘大局’的一部分。

    上市之后,各种诱惑也随之而来,股票变现,低买高卖一夜赚到爆这种最直接的诱惑就不用提了,还有众多隐性的,比方王自卫就不止一次找梁一飞提过,说梁总要要是用钱,何必去银行借呢,直接用股权抵押,又方便又省心。

    从手续上、额度上,甚至某些私密性上,王自卫说得都没错,可是梁一飞脑子也很清楚,股权质押这种事对于一个发展良好的企业而言,未必就是甘甜果实。

    金融市场这一块‘赚钱’的方式,基本也就两大类:第一种是常规方式,也是金融市场最初最根本存在的原因,企业利用金融市场进行融资,发展壮大,然后回馈股东,共同富裕,企业赚大头,股东赚小头、小小头;第二种就是纯粹的收割方式,最后股东亏钱,企业其实也不赚钱,上市企业就是个‘桥梁’,把股民的钱都收割到企业老板个人的口袋里。

    新时代也好,未来其他企业也好,梁一飞准备走的还都是第一条路,所以在金融市场上,以稳定为先。

    “老王,股市这一块我已经跟你讲的很明白了,公司这边我会派人注意,你也给我盯着点,如果发现有异常的苗头,立刻就给它压下去。”在蓝鲸大厦王自卫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梁一飞私下和王自卫交了个底,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他。

    这帮玩金融的人,对他们来讲,能赚到钱就行,他们可不不管第一种、第二种还是第n种方式,能守住不违法的底线,已经算是行业内罕见得良心了,既然双方有合作,梁一飞得把话和王自卫提前讲清楚,省得到时候出现什么不愉快。

    “你这么讲我心里就清楚了。梁总,我发现你一直对股市都很抗拒,不过话说回来,咱们俩也都算是沾了股市的光。”

    王自卫坐在办公室的一个硕大的茶海后面沏茶笑道:“当年我用你给我的一万多块钱买了老三股,你跑到沪市去买认购券,我现在想起来,就跟昨天得事似的。对了,还有你当年在楼下大户室,嘿嘿,那时候你可是号称股神的,那年股灾记得不,就你躲过去了,还赚了一笔。”

    梁一飞当然记得,那次股灾其实压根就是道明诚弄出来的风波,搞垮了汽水厂原来那个贪污的厂长,顺带掏空了几个想跟着占便宜的老板,自己最后也是倒霉,有个想不开的家伙跳楼,直接砸自己身上砸断了胳膊住院了。

    “对了,现在大户室怎么样了,那几个老人还都在?我去坐坐?”梁一飞随口问。

    “去了也没用,当初你在时候,大户室的那些人,如今一个都不剩。”王自卫摇摇头,感慨说:“从这个角度看,你对股市有警惕是绝对正确的,瞧瞧,这才几年时间,大户室里就换了两三茬人,什么股神股圣都扯淡,这种地方就没他妈常胜将军。”

    梁一飞端着茶杯,随口问:“我记得之前你们这里不是有个老k嘛,听说挺神的,你原来还带来岚韵湖跟我介绍过的,说他眼光超级准,怎么了,连他也不行?”

    “老k啊,哦,这个人还是牛逼的,反正在我这,一直没怎么失过手。”说起当年的老k,王自卫咂巴咂巴嘴,一脸可惜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真是人才,多少年都遇不到的,他要是还在这里,我就敢跟着他炒,他的技术,加上我的信息,不存在不赚钱。可惜了了,这两年大户室是一年不如一年,瞧瞧,现在20万就能进来坐了,可人家老k之前是一年好过一年,早就看不上我这个小地方了。”

    “你这省公司还小啊?再说了,他炒股炒得再大,在哪不一样?”梁一飞说。

    “人家现在哪里还单出来炒股,我听说,好像跟着几个大老板一起混,从股民升级到庄家了。来,喝茶……”

    王自卫一边说,一边把新泡的茶递到梁一飞面前,缩手的时候,忽然抬起头,笑了起来,问:“老k这种人按理说入不了你的法眼了吧,今天怎么想起来问他?”

    要不然说王自卫是很早就认识的老朋友呢,对梁一飞的心思和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他接触的层次的老板也多,像这种人,没有特别的事,即便聊天闲扯淡,也不会想起来一个像老k这样不上不下的人物。

    梁一飞聊他们家门口修鞋的摆摊的,都有可能,因为那是当年的回忆,不以身份论高低,说秦市长或者哪个大公司老板也有可能,这是如今交往的层次,唯独不会说起那些在普通人看来所谓的‘大款成功人士’,这些人,距离梁一飞的生活工作已经很遥远了,即便有交际,也是下属们去打交道。

    “我是琢磨着,你帮忙物色一些懂金融、懂股市的人。”梁一飞淡淡的一笑。

    新时代上市了,未来还会有其他企业上市,对于金融市场,只会接触的越来越多,仅仅靠着野路子小聪明是不行的,早晚需要有一群精通的专业人士来辅助。

    “有新时代的海外关系,你还从我们这样的国内公司选人啊?没必要,我跟你讲,国内这一套,全是学国外的。”王自卫道。

    “国外的专家我自然有路子,但是国情不一样啊,在华尔街混得好的,未必能在中国金融市场,在沪深两市玩得转,土洋结合,取长补短嘛。”梁一飞说。

    王自卫点点头:“也是,那我帮你留心着,有证券公司高层准备跳槽的,有真正懂金融的专家,或者熟手什么的,我就在中间牵牵线,朝你这边引。”

    “行。”梁一飞看了看表,快到中午12点了,说:“下午没事的话,跟我一块去吃饭,岚韵湖那边今天新到的一批海鲜,有两条三文鱼听说还是从日本市场上拍回来的,正好去尝尝。”

    “海鲜我是没口福了。上周脚忽然疼了,去查了一下是痛风,医生说海鲜嘌呤高,我是碰都不能碰。别说是海鲜了,如今凡是大鱼大肉,好吃的,基本都绝缘。”

    王自卫苦笑了一笑,说:“兄弟啊,我得多罗嗦一句,你现在年轻感觉不到,可平时也真要注意饮食健康睡眠正常,多锻炼,要不然赚那么多钱,却享受不了生活,那才是吃了大亏。行了,我送你下楼。”

    两人并排朝外走,梁一飞这才注意到,王自卫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

    “要不去国外瞧瞧?”梁一飞看他这样,心里有些不太痛快,物伤其类,兔死狐悲,王自卫比自己大得有限,也不是七老八十的,就得了痛风这个毛病,梁一飞也难免会想到自己。

    正如王自卫所言,当年的人,当年事,好像就是昨天一般,可是睁眼看眼前,却是好像都已经物是人非,甚至开始衰老病痛。

    说大鱼大肉的,他吃得比王自卫只多不少,王自卫好歹休息时间还比较多,自己却是仗着年轻,没少‘糟蹋’这具身体。

    “痛风的毛病哪里能治的好。”王自卫哈哈哈一笑,说:“也好,以后应酬就尽量少去,多陪陪老婆孩子,这比什么都来的实在。说真的,你差不多也能成个家了,天天这么辛苦,为谁忙啊。”

    梁一飞听了王自卫这几番话,感觉微微异样,也说不上为什么,感觉王自卫忽然变得特别感慨,搞得就跟人老了一下子看透人生似的,颇有些激流勇退的倦意,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