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表哥 北冥老鱼

第二百四十三章 鬼马道(上)

    鬼马道,两侧全都是高低起伏的山丘,这条蜿蜒曲折的道路就在群山之中开辟出来,据说这里生活着一群野马,个个都是神骏无比,许多牧马人都想把这群野马抓获,但这群马却是神出鬼没,根本没有人能抓到,甚至还有不少想打它们主意的人死于群山之中,所以不少人就将那群野马称为鬼马,鬼马道也就因此而得名。

    呼延守信拿着一块猪油仔细的将自己的火枪擦了一遍,他身为将官,一般只需要指挥,而不必亲自拿着火枪射击,不过为了表明将官的身份,每个将官还是发了一把火枪,只是他们的火枪是特制的短枪,平时可以放在皮套绑在腰间,比普通士卒用的长火枪精致多了,当然因为枪管短了,威力也下降了不少。

    小心的保养过火枪之后,呼延守信立刻把东西收拾干净,然后将冰凉的双手插到厚厚的皮手套里暖和一下,现在虽然是春天了,但因为倒春寒的关系,晚上也十分的寒冷,现在又是清晨,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擦一会枪就让他感觉双手冻的受不了。

    “这天儿真冷,吃点东西吧!”正在这时,旁边的曹俣也递过来一块干粮道,他们火枪军的待遇比一般的军队高一些,比如干粮这块,别的军队可能只有干饼子吃,但他们却可以多一条咸肉。

    呼延守信接过饼子,然后夹上咸肉吃了一口,饼子没什么味道,但咸肉却真的咸,哪怕有饼子就着也还是受不了,当下他打开水壶灌了口冰凉的水,这才咽了下去。

    “真难吃,做这些东西的厨子都该把脑袋砍下当蹴鞠踢!”呼延守信吃了几口当下也不由得吐槽道,平时军营里的饭菜虽然也难吃,但趁着热呼还能下嘴,可是这干粮简直太难吃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但每次都让他感觉难以下咽。

    “知足吧,咱们至少还能有条咸肉,一般的军队外出时,就只能干啃饼子了,连点油腥都见不到。”槽俣听到这里却不由得笑道,呼延守信一直呆在禁军,哪怕火枪营也是从禁军中分离出来的,而禁军则是大宋待遇最好的军队,相比之下,他们边军的条件可就差多了,以前他被下放到军队的底层时,也吃过不少的苦。

    呼延守信也知道火枪军的待遇已经不错了,当下没说话又啃了口干粮,随后这才看着东南的方向道:“曹兄,你说这次的夜袭能成功吗?”

    “应该不会出问题,我爹这个人我太了解了,如果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他一般是不会冒险的。”曹俣这时也啃着干粮道,五成的把握看似不高,但在打仗中的变量实在太多了,所以能有五成的把握已经值得一搏了。

    “这倒也是,安抚使号称咱们大宋第一名将,我爹他们兄弟几人谁都不服,但就服你爹,甚至他们还经常说,如果咱们大宋再多出几个曹玮,恐怕就再也不惧北辽了!”呼延守信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赞叹的表情道,曹玮几乎达到了将门子弟的极限,这也是他毕生追求的目标。

    “我爹他这几年的身体也不太好,之前被丁谓贬官时,甚至还病了一场,现在我也担心他还能撑几年,不过我相信自己日后肯定不会比我爹差!”曹俣先是感慨了几句,随后又自信十足的拍着胸脯道。

    “好志气,不过我也相信自己日后不会比任何人差,另外朝廷对我的任命也下来了,让我到河北重新训练一支火枪军,并且由我来统领,到时咱们看看谁能把火枪军做的更好如何?”呼延守信听到曹俣的话,当下也是雄心万丈的道。

    就在第一次打败李德明后,朝廷对李璋和呼延守信的诏书全都下来了,李璋就不用说了,刘娥催他快点回京城,而呼延守信则被调往河北保州,也就是辽国的边境训练一只火枪军,主要当然是为了防备辽军之用。

    “好啊,那咱们就比一比,看你的河北火枪军厉害,还是我们西北火枪军厉害!”曹俣听到呼延守信的话当即也立刻答应道,他比呼延守信大两岁,但也算是同龄人,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发现呼延守信的才干不在自己之下,这让两人都起了比较之心,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交情。

    “报~,东南五里外发现有党项败军向这边撤来!”就在这时,忽然只见一个探子飞奔而来向曹俣禀报道,这让他们两人全都是精神一震,看来曹玮那边的偷袭果然达到了目的,否则不会有党项败兵往这边撤退。

    “全军做好准备,听我号令再动手!”当即曹俣再次下令道,随后就由传令兵将他的命令传遍全军,他手下的三千火枪兵全都埋伏在道路的东侧,因为西侧是悬崖,根本无法立足,而西侧这边的山势不高,但却为陡峭,他们也花费了不少力气才绕到另一侧登上山头,然后埋伏在山坡后面。

    随着曹俣的命令,火枪军也立刻做好了准备,本来戴着的手套也被取了下来,因为火枪兵对手的灵活性要求很高,所以在天气冷的时候,手套几乎是全军的标配,否则手都冻僵了,将大大影响他们填充弹药的速度。

    也就在火枪军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之时,只见东南方向的道路上终于出现了一些党项骑兵,只是相比当初他们刚到拓远寨时的耀武扬威,现在却一个个都是狼狈之极,大部分人身上都带着伤,有些甚至连铠甲武器都没有配齐,显然是遭到了一场大败。

    不过党项人虽然狼狈,但还是颇为警觉的,先头几骑党项人飞奔而来,主要是检察一下有没有埋伏,而在他们的后面才是党项人的主力,只是等到这支主力出现时,却一个个的更加凄惨,甚至不少党项人连马都没有,只能迈着罗圈腿吃力的跟在骑兵的后面。

    看着越来越多的党项人,曹俣和呼延守信却十分沉得住气,四只眼睛也不停的在党项人中巡视,想到找到党项人真正的核心队伍,其实也就是李德明的亲卫,同时他们也在暗自祈祷,希望李德明不要死在之前的偷袭中,这样他们才有机会拿下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