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表哥 北冥老鱼

第七百二十八章 京城的读书人

    汴河大街,因其紧邻着汴河而得名,汴河不仅仅是一条重要的水路,同时也是京城重要的游玩之地,河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画舫,时不时有歌女临窗弹唱,引得岸边的行人纷纷驻足张望。

    董园,这里也是汴河边的一处园林,据说最初是一个姓董的商人所建,园林里有假山溪水,及遍地的花草林木,每到秋之时,这里更是繁花遍地,引得无数人前来游玩,同时这里也是许多读书人最喜欢聚会的地方,比如今天这里就有一场诗会在举行。

    不过说是诗会,但其实真正吟诗的人并不多,来参加诗会的读书人其实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聚会的地方,大家品品茶聊聊,相互交流一下学业上的问题,讨论一下时政等等。

    董园西南角的一处凉亭之中,几个相熟的读书人聚在一起正在品茶,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兴致并不怎么高,事实上这两年京城读书人的子的确不太好,甚至许多读书人已经离开京城回家乡了,这也使得京城的读书人少了许多。

    “于兄,朝廷那边有消息吗,今年就算了,明年难道还不打算开科取士吗?”这时只见一个穿蓝布长袍的年轻人向中间那个圆胖脸的年轻人问道。

    “没有,我叔父托人多方打听,但朝廷那边却丝毫没有动静,按说如果明年开科的话,今年就应该早早通知下去了。”圆胖脸的于兄这时也长叹一声无奈的道。

    自从大宋开始整顿官场后,冗官的问题就被直接暴露出来,而范仲淹上任后,更是对冗官的问题毫不留,许多庸碌无为的官员被清理出官场,同时一些年轻的官员被启用。

    但就算是这样,大宋之前因科举储备的官员还是太多了,毕竟每次科举光是进士就录取上百人,加上其它科更是有数百人,而且科举又太频繁,几乎隔年就会举行一次,这也使得考中进士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考中进士后,光是等候朝廷的任命就要等上数年时间。

    也正是因为官员太多了,所以朝廷才决定减少官员的数量,如此一来,科举也已经两年没有举行了,而且看样子明年也没有什么希望,这让许多留在京城等着科举的读书人也看不到希望,所以只要是读书人坐在一起,肯定会讨论这个问题。

    “那于兄你有什么打算?”这时旁边有人再次开口问道。

    在他们这几人中,圆胖脸的于兄家境最好,他们家世代行医,在徐州一带颇有声望,他的叔父更是在三司任职,虽然品级不高,但也有些人脉,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也一直想通过于兄的叔父打听一些有用的消息,可是现在看来注定是要失望了。

    “我……我叔父给我弄了个医学院的名额,说不得我又得重āo)祖业了!”于兄这时也无奈的苦笑道,他们家虽然世代行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做大夫,比如他叔父就因为读书做了官,而他本来也想以叔父为榜样跳出医门,可没想到天意弄人,读了这么多年书却还回到了学医上。

    听到于兄的回答,众人也都是一阵沉默,不过很快有人出言安慰道:“医学院也不错,学出来可以到地方上做医官,而且不受地方管辖,于兄你们家世代都是名医,你的医术也不错,上次还帮我治好了腿疾,我相信你去了医学院,后肯定也能大展拳脚。”

    “是啊,于兄你至少还有个退路,相比之下我们几个可就惨了,朝廷一直不开科取士,咱们读的这么多年书也没有用武之地,前几天我父亲也写信给我,实在不行就让我回家种地去!”这时于兄对面一个高瘦的年轻人也叹息一声道,相比于兄家传的医术,他家里只有几百亩田地,虽然他回家也不愁吃穿,但他却不甘心。

    “周兄你也别太悲观了,就算明年朝廷不开科,但后年、大后年肯定要开一科,而咱们几个中就数你的文章写的最好,到时你考上的机会也最大!”于兄这时也开口安慰这个高瘦的周兄。

    “那个……”就在这时,忽然只见旁边一年又黑又壮的年轻人犹豫了一下,随后这才开口道,“如果大家没有其它去处的话,我倒是有个去处,只是不知道周兄你们愿不愿意去?”

    “吴兄请讲!”听到这个黑壮年轻人的话,周兄等几人也全都惊讶的看向他道。

    这个黑壮的年轻人姓吴,河间府人,他虽然是读书人,但却长的又黑又壮,看起来反倒像个武夫,事实上这位吴兄的确学过武,寻常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河间府那边以前是边境,辽人时不时南下,为了自保,所以河间府几乎人人习武,这位吴兄也不例外。

    只见这位吴兄犹豫了一下,随后这才一咬牙道:“不瞒各位,家父前段时间写信,说是儒州那边的官府缺人,刚好家父有些关系,可以安排几个人进去,只不过却要从书吏做起。”

    吴兄的话一出口,周兄等人也全都露出沉默的神色,毕竟他们都是读书人,哪怕才学不怎么突出,但傲气还是有的,如果让他们去做小吏,他们还是有些不甘心。

    看到周兄这些人的表,吴兄也不由得苦笑一声,不过还是再次开口道:“我也知道书吏的地位低下,不过我这个人太过愚笨,就算参加科举,考上的可能也极小,但从小吏做起的话,后同样可以参加科举,难度也要小一些,如果能吏转官的话,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途径。”

    “我觉得吴兄的话言之有理,现在朝廷处处都在收紧人事,哪怕是书吏,没有门路也很难进去,儒州又刚收复没几年,那边正是最容易出政绩的时候。”这时只见那个准备去医学院的于兄也终于开口道。

    不过就在于兄的话音刚落,其它人还没来得及表态之时,却忽然只听亭外有人高喊道:“欺人太甚,小小李朝竟敢妄自称帝,简直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