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聊斋 陈留堂

第两百三十七章:谈武

    这一夜,陈唐与燕还丹促膝长谈,获益匪浅。第二天,他准时起身,精神奕奕。燕还丹的到来,使得他宛若吃了一颗定心丸,对于某些事情,不再畏手畏脚。

    黄道志一行,如先前的叶望春一样,也是住在驿站内,并在那办公。

    师爷一死,等于畏罪自杀。黄道志当即雷厉风行,对此案进行了笔录结案,把责任推到师爷身上。不过案卷之中,自然提及陈唐的失察之过,有连带责任。

    这一点,毋庸置疑。

    此段时间,陈唐自在衙门,不与黄道志有甚牵涉来往,属于基本的避嫌原则。

    衙门清闲无事,正好跟燕还丹学剑。

    燕还丹的剑法自成一派,深得精妙,有大气之风。根据他的说法,其刚出道时,修为勉强入流,但被困期间,心无旁骛,道行日益精进,才有现在的实力水准。

    对此,陈唐并无疑问。当一个人陷身绝境,与世隔绝,如果不成为疯子,就会成为天才。又或者,两者兼备。在那般艰苦的环境之下,反而能激发全身潜能,使得修为突飞猛进,正应了那句老话“宝剑锋从磨砺出”。

    从某种程度上说,燕还丹被困,并非完全坏事。

    面对陈唐,燕还丹不吝指教,心得经验,倾囊相授,几乎等于手把手的教导了。

    短短两三天,陈唐虽然在实力上不见提升多少,但整个人的心胸眼界豁然开朗,恍若柳暗花明般,见到了新天地。

    在此之前,他修习武功,收集各种秘笈,萃取其中精华,糅合成招。但不管如何修正,本来的招式套路,框架依然存在。

    有框架,好入手。然而到达了一定程度,原本的框架,反而会成为限制的天花板,压制住了技艺提高的空间。

    以前陈唐气息不甚强大,与《九极技》《草莽剑法》等搭配,恰到好处。不过随着不断汲取官气阴气,他的天人之气已经略有火候。如此一来,那些武功招式,就跟不上步伐,显得拖累了。

    “那该如何解决?”

    陈唐关切地问道:“要去寻求更高层次的秘笈吗?”

    燕还丹回答:“秘笈有强弱之分,但到了一定层面,那些武学皆是量身定做,很难再套用到外人身上。不是说不能学,只是学了之后,同样会遇到难以突破的瓶颈,等于把之前的路,又走一趟罢了。譬如别人身上的衣服,你怎么穿,都不会百分百合身。”

    陈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如此,岂不是要自创?”

    “不错,如果你是新学武,没甚基础的新人,当然最好的方式,便是从模仿开始,从低到高,练习既成的秘笈开始。不过你有《善养经》打底,起点比别人不知优胜多少,再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就是浪费时间了。”

    燕还丹解释道。

    “我明白了。”

    陈唐双目有光芒闪过,其实他隐约间也发现了其中问题,但一直不得要领,以为是学到的武功原型过于普通的缘故,却没意识到,症结出在此处。

    “对了,燕伯伯,我一直听说外家练力,内家练劲,真家练气。其中又分成多种小段,那么,我现在究竟属于什么级别?”

    他问出一个很关心的问题。

    “分很多小段?”

    燕还丹疑问。

    陈唐回答:“就是外家几段几段那样。”

    闻言,燕还丹哈哈一笑:“那不过是江湖上一些不入流的武者,约定俗成的一种说法罢了,当不得真。练武修习,无法肉眼可见,更别提论斤论两地进行区分,如何能弄得那么清楚?当时街市上卖猪肉,切一块,多少重量,可以用秤来称?”

    陈唐听着,也不禁一笑。

    燕还丹又道:“至于外家内家真家之分,倒可以成立。你练出了气息,属于真家范畴,在武林中,本可以跻身一流行列。不过你的情况有些特殊,真实战力远未达标,所以只能算二流了。”

    这个分析评价,还是很到位的。

    陈唐笑道:“这么说来,一流高手,岂不就是最拔尖的了?”

    燕还丹道:“正常的说法,一流之上,还有大小宗师之说。呵呵,其实都是些谈资概念而已。实战当中,影响胜负的因素不在少数。别的不说,便是那下三滥手段。如果一不小心着了道,便是宗师,也得阴沟里翻船。”

    “不错。”

    陈唐附和道。

    好比他之前,刚接触《善养经》时,也就一个身体稍稍强壮的书生。说不好听点,如果遭遇些泼皮闲汉,他都对付不住。然而面对凶祸级别的邪祟,却安然无事。原因无他,皆因他身边恰有剑匣在,专门克制邪祟鬼魂。套句哲学上的话,说人类善用工具,是以成为万灵之长。剑匣属于工具范畴,那么蒙汗药石灰粉毒药陷阱之类,也都是工具。在本质上,彼此都是一样的。

    想通这一层,陈唐都懒得问燕还丹的境界了,想必应该已是宗师层面。反正实战中足够生猛,便是厉害。

    燕还丹瞥他一眼,悠然道:“说到自创武功的方面,那绝非易事。外人也很难给予帮助,必须由你独立完成,那才算是真正的好。”

    陈唐答道:“明白的。”

    燕还丹又道:“以你的年纪,不用操之过急。”

    陈唐苦笑道:“不是我急,而是时势所趋。”

    燕还丹叹道:“那倒也是,大乱已始,半点不由人。”

    陈唐道:“远的不说,这城中就有一个黄道志,对我虎视眈眈。我很怀疑,若非我有这官身,只怕他早已悍然动武。”

    “就因你斩杀了他手下精怪家奴?”

    “把人家狗打杀了,当主人的自然不高兴。只是死的家奴,还不足以让他大动肝火罢了,但梁子一定是结下的。”

    燕还丹问:“你要怎做?”

    陈唐朗声道:“还能如何?总不能坐以待毙,天天担心遭人算计。”

    燕还丹目光清冽:“那样的话,你就不怕丢了官帽子?”

    陈唐慨然道:“若当这官,得与妖魔为伍,眼睁睁看着虎狼吃人而袖手旁观。那这官,不当也罢!”

    “哈哈,这才是老陈家的种,当浮一大白!”

    燕还丹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