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聊斋 陈留堂

第三百七十章:起风

    闷热少风,湖面如镜,间或见到一些风帆行使。

    胭脂马站在甲板上,吸引到不少目光。由于经常得到天人之气的滋润,又吞噬了避水珠的缘故,这马妖越发神俊起来。这还是在牠有意遮掩之下,若果全力驰骋,浑身显露本色,端是赤焰如火,比传说中的汗血宝马有过之而无不及,卖相十足。不过当初被胡不喜施展了术法,有着封印,掩盖住妖气,一般情况下不怕暴露。

    顾乐站在马前,好奇问道:“无忌大哥,你的坐骑看起来一点都不怕水,不晕船。”

    陈唐回答:“风静无波,没有风浪,牠自是不怕。”

    顾乐主要是挑起话题,伸出手去,想要抚摸马头。

    “呼!”

    胭脂马宽大的鼻孔喷出一股气息,头一扭,不愿意被她摸。

    顾乐咯咯一笑:“有趣。”

    陈唐说道:“三小姐,此马认人,脾气不大好,你不要逗牠了,万一被踢伤就不好。”

    顾乐“哦”了声,退到一边去,站在顾源身边:“二哥,周公子他们可否到了?”

    顾源摇头:“应该没那么早,咱们作为主持者,得先来一步,布置好场子。”

    说着,眺望景致,忽而一拍手:“我有灵感了,要作诗,来人,文房四宝伺候。”

    顾乐知道这位二哥的脾性,这段时日他闷了许久,难得今日出来,触景生情,自是诗兴大发,如果喝上几杯,那更是豪情万丈了。转而又想,不知无忌大哥是否对书画有兴趣,但他乃练武之人,在笔墨方面,怕是兴致寂寥。

    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与他之间,竟似乎毫无共通之处,坐在一起,连话题都难找,沉闷得很。

    不用多久,顾源即席挥毫,已经做了首诗来,是首七律,洋洋洒洒。他的字是自幼练起来的,字体庄正,有着章法。

    写完之后,他吹了吹墨,拿起来,对着陈唐道:“无忌兄,你看我这诗如何?”

    顾乐闻言,暗暗心急。哥哥率性而行,把新作向陈唐发问,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若是心眼小的,都会以为这是故意打脸。

    一问之后,顾源也愣了下,意识到不妥,可想要收回来,怕是更尴尬。

    陈唐施施然地接过来,扫了一眼,说道:“那‘生’字,改为‘春’字,也许更好。”

    “啊……”

    顾源重读一遍,觉得这一字之改,竟使得全诗意境跃升,活泼生动起来,不禁一拍大腿:“妙哉!”

    顾乐也是呆住,诗词之作,写起来不容易,可改起来亦难。然而陈唐只通读一遍,就指出其中的缺点。此般造诣,绝非等闲之辈。在她认知里,总觉得武夫粗鲁,许多人字都不认识的。只是那一个雪夜,是顾乐人生的一大遭遇,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使得陈唐的形象镌刻到心里,难免生出思慕之意。其实这谈不上多少情爱,但对于这个略显保守的世界,已经足够。

    顾源越来越喜欢改动的“春”字,嘴里啧啧有声:“无忌兄,你果然文武双全,真知灼见,了不起。看来我要把些旧作拿出来,请你品鉴,指点一二。”

    陈唐摆手道:“二公子,诗词小道尔,无聊可做一二,却当不得饭吃。鄙人惯于练武,文章那些,你们才子佳人讨论即可。”

    在他看来,顾源的才学是有的,可也称不上多高,比起那些江南才子,就差了不少。现在的新作只能说中规中矩,蕴含着文气,可惜十分稀薄,只能用“些许”来形容,价值低微。这并不奇怪,蕴含文气的作品可不是烂大街的。

    顾源闻言,不好勉强,只好作罢。

    从码头到雪月岛距离不算远,慢慢行使了两刻多钟就到了。此岛乃社团产业,盛夏季节,岛上林木郁葱,鸟语花香,别有一番景致。上一次来,是隆冬,雨雪霏霏,一片银装素裹。现在与之对比,截然不同。

    陈唐并不愿意跟顾家兄妹他们走一块,诗社的圈子文绉绉的,要么迂腐,要么太装。况且现在的局势,更没那份风花雪月的闲情。倒不是腹诽,顾源与友朋相约,属于交际,对他而言,自是有益处的。

    “二公子,没什么事,我四下转转。”

    登岸后,牵着胭脂马,陈唐开口说道。

    “好。”

    雪月岛属于自家地头,平常时候,岛上便有十多个人在做事,负责日常事务。

    陈唐翻身上马,沿着岛屿上的路径开始闲逛。真得是闲逛,主要想放松下。这段时日,来回奔波,为各种事端困扰,心有忧虑。他之所以答应随行,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此。出外看看风景,或许心胸开阔,突然心头开朗,想明白过来了。

    马蹄得得,敲打着石板路面,有些韵律的意味,胭脂马的心情似乎不错,一边走着,一边还探头过来,与陈唐表示亲昵。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半个岛屿走遍,琢磨着时间,那些才子佳人应该都来了吧。

    呼呼!

    风吹过林子的声响,起风了。

    陈唐抬头去观望天空,见不知什么时候涌出一片阴云来。这两天天气闷热非常,若是有雨,也不出奇。不过要是今日下起来的话,对于诗社的聚会怕是产生影响。

    风吹起来就不停止,林子哗啦啦作响。看起来真会下雨,得返回庭院那边去。

    刚到庭院外面,就听得一阵高谈阔论的声音,时不时飙一句诗词来,然后引得不少奉承叫好声。文人的毛病,一向惯于互捧。而反过来时,同样文人相轻。

    陈唐把马留在外面,踏步进来,顿时齐刷刷望过来一片目光。无忌面孔的卖相不好,加上衣装简朴,很快这些目光都移开,继续原本的话题。

    庭院颇大,早有安排,陈唐径直去到分给自己的房间,准备开始做功课。

    “顾兄,那位便是你家新请的门首?看着粗鄙,有些无礼。”

    一位富家公子打扮的青年说道。

    顾源连忙道:“不错,他可不是普通的门客,而是贵客,本事大着呢。”

    “是吗?倒看不出来……”

    “哎呀,起风天阴了,要下雨。如果大雨,今日不知是否能赶回家去。”

    “哈哈,不回去更好,今晚围炉夜话,不醉不归。”

    诸人你言我语,气氛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