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聊斋 陈留堂

第四百一十二章:拿印

    早些时日,便有消息传来,说朝廷任命了一位巡抚,负责执管整个潘州的政务,包括兵甲在内,等于全面统帅,权力极大。巡抚一职,在王朝制度中并非常设,而是特别时候的安排,具备着某些特殊的意义。

    由于这位巡抚是特别任命的,身份神秘,来历不详,不知是何许人也。又不知什么缘故,迟迟不见来赴任,倒让潘州诸人等得心焦。

    不管是顾珩,还是阎之峰等,俱是各怀心思,很想知道巡抚是谁,又会带着什么势头入驻潘州。

    对于顾珩而言,神秘的巡抚,几乎等于是一根救命稻草。日盼夜盼,心中总是幻想着对方来到,那么顾家便有了靠山。

    眼下忽然看见陈唐亮出大印和铁卷,顾珩那是又惊有喜,却又觉得失落,一时间情绪复杂难明,过了一会,才作揖施礼道:“原来你便是巡抚大人,早进了城,却瞒得我好苦,失敬了。”

    陈唐微笑道:“此举自有苦衷,还请顾大人体谅一二。”

    说着,伸手往脸上一揭,脱了无忌面孔,现出本来面目。

    顾珩等人见着,不禁目瞪口呆,但觉得神奇至极,莫可名状。顾珩眨了眨眼睛,很快认出来了:“你,你不就是陈唐,陈不矜?”

    对于这位潘州解元,百年难得一出的本地探花郎,他自是认识的。彼此之间,还一起喝过酒。那时候,论辈分,陈唐乃是顾珩的门生来着。正是见到陈唐青年才俊,顾珩有心要把女儿许配给他。不过陈唐对顾乐无意,而顾乐也是心有所属,才没有成全好事。

    兜兜转转,再度相见,却是这番景象,出乎意料之外,饶是顾珩养气功夫深,也被惊了个神态愕然。

    陈唐笑着敬礼道:“正是学生。”

    顾珩反应快,连忙还礼:“不敢不敢……”

    任凭之前怎么想,都没想到巡抚会是陈唐来当。毕竟年前还传来消息,说陈唐在南服县任职期间,恶了宁州大统领杨临鹤,杀了杨家少将军杨子楚,结下大仇,并因此弃官而去,逃命天涯,不知所踪。怎地摇身一变,就成为了潘州巡抚?

    此事实在叫人拍案惊奇。

    陈唐的升迁,违背了官场规律。一来,他年纪太小;二来,也没有多少资历。方方面面,按理都不可能坐上巡抚的位置。

    不过转念一想,想到潘州混乱的局势,倒有点明白了。来当这巡抚,根本不是美差,稍稍行差踏错,很可能就会断送性命。

    也许,从这一点上看,大概知道为何朝廷不拘一格,选了陈唐。在新皇眼里,年轻,属于优势,代表着有魄力,敢做事。至于陈唐为何一开始没有直接赴任,而是乔装打扮,厮混进来,很容易理解。由此可见,此子稳当,没有被手中的大印铁卷所迷惑,觉得有了名分,真得就能号令潘州上下了。如果真得那样的话,只怕早被人暗算,死于非命。

    之前的新任知州,便是血淋淋的明证。

    陈唐懂得迂回和隐忍,这与其年纪可不大相符。在官场上,顾珩见多了刚出仕的年轻人,满腔热血,一上来就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结果却是四处碰壁,撞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此子,果然非池中物……”

    顾珩暗暗赞道,忽而一想,陈唐微服来当自家门客,莫不是想要暗查自己是否忠于朝廷?好在己等一向洁身自好,言行无出格之处,经得起考验。

    陈唐之所以选择此刻显露身份,倒不是被逼无奈,而是水到渠成。城中大变在即,需要有人出来主持大局。既然要做事,首先就得占据名分道理。否则的话,谁听你的?

    潘州巡抚,是一个天大的名分。

    到了这般时候,再隐隐藏藏,就没有多少意义了。经此一役,谭家元气大伤;而阎之峰那边,此刻恐怕正在战战兢兢,自身难保了。顾珩不用说,他一向忠于朝廷,会大力支持。更重要的是,燕还丹的到来,让陈唐得了莫大臂助。两人联手,足以应付许多场面了。

    因此,陈唐也就不用装了。虽然此时此刻,没有些宵小蹦跶出来,让他打脸,再施施然亮出身份,表示爽快。

    嗯,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参见巡抚大人!”

    在顾珩的率领下,手下幕僚等人,纷纷上前拜见。这就等于定了主次,看得出来,顾珩是有眼光的。即使还有些小心思,可当下黑云压城城欲摧,别的杂念,统统抛到九霄云外。

    后面詹阳春气定神闲,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可付明金与苏涛两个就惊得张开嘴巴合不拢了。对于官场的事,他们或许不懂,但见着这场面,也知道自家门首大人可是真正的大人物来着。与此同时,心中窃喜:两人一向表现优异,抱上了大腿,以后的前程跑不了……

    “无忌兄……”

    喊话声中,顾源兴冲冲地跑出来。他听闻陈唐回来,按耐不住,赶紧就和妹妹顾乐出来。

    出来一看,不禁愣住,搞不清楚状况。

    顾珩喝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快来参见巡抚大人。”

    顾源顿时像个呆头鹅般,他认识陈唐,在雪月岛的诗会上,还曾想买对方的一方玉砚来着。那时候的顾源,寄情山水,性情疏狂,从心底里,其实不怎么看得起陈唐,觉得这人就是个寒窗苦读的举子,即使考了解元,也等于会些八股文章罢了。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愕然,旁边的顾乐亦然。从陈唐的服饰和背负的剑匣上,似曾相识,但面目截然不同。一会之后,她若有所悟,似乎明白了什么。莫名的,心中有个东西放下了,顿感浑身轻松。只是一时间,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

    或许,昔日的顾乐,喜欢的只是那个面瘫脸的无忌,而根本不是陈唐吧。所以,对于当初的说亲,她急忙就拒绝了。

    当物是人非,执念为空,也就释然了。

    “这下,你明白了吧……”

    她低声说道,似对人言,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面对顾氏兄妹,陈唐只微微点头致意,又对顾珩道:“顾大人,这一下,你可拿出大印来了吧。城中情况危急,需要大人的官印镇压。”

    顾珩听得有点迷糊,无暇多想,连忙应道:“好。”

    很快就捧出一方玉匣,打开,里面一印赫然,正是那学政大印。小心翼翼地将印拿出来,双手递交给陈唐。

    陈唐恭敬接过,拿在手里,只觉得沉甸甸的。里头一股官气,惶惶然,充沛而丰盈,裹挟着一股霸道气息。

    好一道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