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聊斋 陈留堂

第四百三十四章:秋杀

    一席酒喝下来,薄有醉意,燕还丹辞别而去,说明日一早便会出城,返回京城,让陈唐不要来相送了。其一向不喜告别,想当初在桃源村落,燕还丹更是连夜踏月远行。

    洗漱了身子,吹灯就寝,抱着娇柔的苏菱,陈唐兴致大发。这小妮子想着燕还丹的话,说有世家娇女要来抢陈唐,倒不以为忤。她出身低微,身份放得很平,更明白当日燕还丹认自己为女儿的用心良苦,而对于内宅中的勾心之事,并无什么认识,在心目中,只认定把陈唐伺候好了,便一切安好,若能怀上子裔,更幸福美满了,于是表现得十分卖力。无奈面对夫君的精锐勇猛,根本抵挡不住,很快就败下阵来,苦苦求饶不已。这时候倒希望陈唐早点纳新,好分担一二了。

    潘州大局已定,随着陈唐一纸《祭鬼文》张贴,判官笔气息流露,原本还潜藏着的阴魅之流无不望风而遁,逃之夭夭。暗地里,王六郎等也下了功夫,积极做事,把些孤魂野鬼拘去阴司。至于金禅寺和浮云观的法事,却也没停,只要有人请,不管道士还是和尚,都是有求必应。在短时间内,符咒、开光法器等俱是大卖。

    这些事物可绝非骗人的玩意,而是真有功效的。不过持续的时间一般不会太久,当依附在器物上的为数不多的法力消耗完毕,也就褪去神奇,化作普通了。

    其实对于广大民众而言,他们求的,不外乎心安。

    心安则意定,秩序安稳,民生渐渐恢复。

    衙门内外,由陈唐主政,下有顾珩辅助,兼且提拔了一批能干的官吏,显得井井有条。

    这些都是暂时定下的管理班子,正式名分,要等到朝廷文书下来,问题不大,主要是走个流程。

    陈唐有着心理准备,并不确定朝廷对于自己有何想法和任命。

    潘州巡抚,这个名分本来就属于非常时期,是专门用来应付潘州乱局的。现在地方定了,也就意味着巡抚的责任完成。接下来,肯定会有所改变。

    不外乎两种,一个是让陈唐顺势就任潘州知州,继续在此执政;另一个便是派到别的地方去,按着潘州的模式来,要知道天下间,纷乱的州郡还有好几个……

    但不管如何,都不是短时间能定下来的事,光是文书来回,就得数月之久,更不用说庙堂之上,存有争论博弈,稍一耽搁,又是一两个月的耗时。

    陈唐就不多想,随着修为精进,他养气功夫水涨船高,坐得从容,态度深沉。便是顾珩与他相处时,也颇有感叹,暗地里叹道:“此子气势已成,近乎内阁之士。”

    正所谓树木茂盛,必有草藤依附,陈唐麾下,已经拢着了一大批人。

    先是王甫、陶昊、宁弈几个,皆为笔杆子,做文书幕僚,负责抄写笔录,调查献策,兢兢业业。

    然后是胡不喜送过来的一班武林高手,人数不少,实力也强横,他们的自主意志基本都被抹掉,仿若行尸走肉,胡不喜的手段可见一斑。话说回来,这些武林高手出身草莽,都是心狠手辣的绿林中人,个个手上都沾满鲜血,被异宝传闻所吸引,最后落在胡不喜手中,正应了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陈唐收了这些人,当死士养着,为呼唤方便,做了编号,分别为“阿大、阿二、阿三……”

    以此类推,简单易记。

    以付明金苏涛为首的顾氏门客,自是也跑到陈唐麾下做事。他们武功一般,胜在忠心勤快,做随从正好。

    陈唐趁势削了谭氏兵权,把兵甲打散,其中选拔了一批精锐甲士,加以训练,充作侍卫。

    本来依照朝廷律令,这般规格,需要申请报备,不过非常时期,纲理伦常多有崩坏,哪有人理得那么多?便是执掌教育,最讲究礼法的顾珩,都在家中养起了家兵。如果还拘泥规矩,基本自保之力都没,那实在就太迂腐无用了。

    陈唐亦非一味追求人多,而是知人善用,忠心当为首要,留在陈家村的阿宝阿来两个“老人”,也跑来当回长随。

    可以说,这些依附在陈唐身边的人,他们的命运前途,已经跟陈唐密切联系到了一起,荣辱攸关了。他们都经历凶险,身家性命都是陈唐救的,如今有了一份正当光明的前程,自然死心塌地效命。

    日常之际,陈唐惯于坐镇衙门之上,倒不是审讯判案什么的,而是养气。他越发觉得,剑匣蕴藏的秘密近在咫尺,不用太久,便能把里面那把剑弄个清楚明白了。

    日子忽忽而过,渐渐入秋,屈指一算,距离又一年的中秋已是不远。

    秋风萧瑟,一天小雨淅沥,气候开始变凉,人们出门都得往身上添衣服了。

    秋日萧杀,本是难熬,不过潘州形势稳定下来了,衙门又出台了一系列的政令,减免了不少苛捐杂税,百姓们的日子有所好转,眉宇间有了喜色。

    这一日,秋雨潺潺,一辆宽大的马车从南方来,车轮子碾着泥水,缓缓行使着。

    赶车的汉子头戴斗笠,瞧不清面貌,但身材颇为魁梧,显得孔武有力。

    “聿!”

    他挥动马鞭,把马车停住,朝着车厢恭声道:“两位先生,前面十里,便是潘州城了。我们是直接驱车入城呢?还是容小的先过去打探打探?”

    车厢内,茶香袅袅,两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端坐着,一个穿蓝袍,一个穿青衫。

    蓝袍文士面目清癯,慢饮一口茶,问道:“青山兄,你意下如何?”

    青衫文士一对飞凤眼,鬓角染霜:“在路上时便听到消息,说那厮已经入主潘州,坐镇衙门主政,好生棘手。”

    蓝袍文士往南边一拱手:“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们既然来到,就不可能空手而归。这厮区区一介探花,即使当了潘州知州,也是立足未稳,正好杀他个措手不及。”

    青衫文士微微低头:“也唯有如此了,我们就长驱直入,观其气象如何,若有破绽,立刻下手,然后离去。”

    “善!秋风秋雨,正是杀人时。”

    蓝袍文士笑道,吩咐车夫驱车进城。

    得得得!

    健马长嘶,车轮子卷起泥浆,骨碌碌地飞快奔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