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 佛前献花

第两百五十一章恐怖继续

    果然,事情演变成了这样就算是普通人也开始察觉到了大昌市这阴霾之下笼罩的危险和恐怖了。

    王彬一家人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奇怪。

    杨间也不是小气的人,别人冒着危险求上门了,他还是不会轻易拒绝的。

    “只是王叔叔,王阿姨,你们要清楚,这里并不是绝对安全的,我并不能给你们做出任何的保证,这里也迟早是会遇到危险的,希望你们心里能有所准备。”杨间道。

    “当然,当然。”王彬笑道。

    只要杨间同意了就行了,他看的出来这小区虽然有些偏,远离市中心,但他中午来的时候到周围转了一圈,发现了不少大昌市的大老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汇聚到了这里。

    别的不说,光是那小区内停放的各种豪车就可以看出出来了。

    “那你们先坐一会儿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忙,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你们去找江艳。”杨间道。

    他现在没有心思去关照其他人,自己要处理的事情还一大堆,交流了几句之后就交给江艳安排。

    幸好自己家的那些亲戚不在大昌市生活,否则的话要关照的人更多。

    因为奔波了好几天,再加上一番行动,杨间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除了疲累之外,身体也开始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地步。

    这次为了在被压制的情况之下使用鬼域,刺激鬼眼复苏的程度有点深,已经面临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虽然现在是恢复了平衡。

    但是杨间觉得自己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肯定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再使用厉鬼的力量了。

    “一败涂地啊。”

    浴室内,温热的水冲刷下来,杨间忍不住感慨起来。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些地方的皮肤开始已经呈现了一点青黑色,尤其是旁边的肩膀,那被第四阶段的鬼婴抓住的地方,更是留下了一个清晰无比的乌青色手掌印,这个手掌印就和当初王珊珊手腕上的手掌印一模一样,只是这个更大一点。

    手掌印的出现意味着他也被诅咒了。

    “以我目前的情况再和第四阶段鬼婴接触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杨间揉了揉那有些瘀伤的肩膀,看着那个冲刷不掉的青黑色手掌印,脸色很沉重。

    “诅咒已经烙印到了我的身上,虽然可能用鬼眼的力量可以驱除,但现在我只怕承受不了使用鬼眼的代价了,眼下虽然没有鬼找上来,但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我有鬼镜,拥有复活的机会”

    想到鬼镜。

    杨间看了看浴室旁边放着的一个小巧的金盒子。

    里面装着的是那张暗褐色的人皮纸。

    这人皮纸上记载着一个非常凶险的驾驭厉鬼的方法,之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考虑使用这个方法的,可是现在,穷途末路之下任何的方法都值得去尝试。

    包括这个。

    盯着这张人皮纸看了许久。

    不知道为什么杨间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人皮纸显露出来的字迹,仿佛冥冥之中引诱着自己向它铺设好的路前进。

    它将未来的事情显示给自己看,自己当时是拒绝的,然而等到某个时刻,结果却和它的显露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

    是科学上说的心理暗示,还是它真的可以预知未来。

    亦或者它能操控你的未来。

    “先休息几天,把安全屋建起来,退路弄好,之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吧。”杨间最后还是收回了目光,不去看那张人皮纸。

    虽然这东西很诡异实际上知道人皮纸存在的人并不少。

    张伟,王珊珊,苗小善等几个活下来的同学都见过,只是他们没有多去想而已,江艳也见过。

    但是这东西绝对不能让王小明看见。

    王小明对厉鬼的研究很深,为了一口鬼棺甚至不惜改动档案,确保不让消息传递到国外,这意味着鬼棺的存在很有可能具备改变当前的格局的能力,但这人皮纸更加特殊,目前为止它是唯一无害且暂时对使用者有利的鬼。

    就在杨间为以后的事情所担忧,烦恼的时候。

    此刻。

    他们之前行动过的那栋医院大楼内。

    “砰~!砰~!砰~!”

    阴霾笼罩,死寂般存在的医院内此刻清晰的回荡起了某种金属碰撞,敲打的声音。

    声音一下,一下,不急不缓,像是一台机器在做工一样,节奏从未发生过变化,任何有这方面经验的人都可以判断出,这种频率绝对不是人可以制造出来的。

    倘若追寻着声音深入医院的话,最后你会在这医院的十六层楼的地方找到这个声音的源头。

    这是一间病房,缺少半面墙壁的病房。

    敲击声还在响起,似乎越发的响亮了,而且音质也略有变化,时不时的发出咔,咔的异响,似乎什么东西已经被敲打的变形,甚至是要破碎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嘎吱一声金属撕裂的声音响起。

    昏暗之中传来的敲打声停止了。

    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医院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那声音源头所在的病房里,一口坚固无比的金色箱子此刻已经变的不成形状了,原本封死的箱口这个时候更是彻底的被打开了。

    里面空无一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模糊的人影突兀的出现了,它站在病房旁边的玻璃墙前,一动不动。

    不,也不是毫无动静。

    这昏暗之中的人形轮廓下颚的地方在微微的蠕动着,像是一个人在咀嚼着什么东西,有些勉强,但却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是吃什么东西如此耐咬,好像怎么也嚼不烂。

    忽的。

    有什么东西从那东西的嘴中掉了下来。

    像是食物的残屑。

    可是落在地上之后,随着周围黑青色的阴霾翻滚,露出了一丝间隙,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是一段黑色,弯曲的指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指甲上残留的指节还微微抽动了几下。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玻璃墙壁上的人影停下了咀嚼,应该是将什么东西吃掉了,接着伸出双手在旁边取来了一件衣服。

    那是一件古旧,不似现代风格的寿衣,像是入土的老人才会穿戴的一样。

    消瘦的身躯似乎和这件衣服有些并不搭配,但这人却仿佛很满意,认真缓慢的穿戴起来,等到穿戴完了之后这个人在玻璃墙壁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透过玻璃的倒影隐约可见这人的嘴中一排狰狞的牙齿。

    一切的事情做完了。

    “踏,踏踏~!”

    皮鞋走在地砖上的声音传来,这个人走出病房,渐渐的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之中。

    而在它之前待过的地方。

    一颗被啃食的有些不成形的脑袋从旁边的病床上滚落了下来。

    透过窗外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昏暗光芒,依稀可以辨认这颗脑袋似乎是之前那死去的叶枫。

    脑袋滚入了黑青色的阴霾之中,最后被阴霾吞噬。

    等到阴霾散开之后,那颗脑袋也跟着消失了。

    什么都没有剩下。

    只是周围的阴霾更加浓郁了。

    而在这病房的厕所里,失去了下半身的孙义尸体还冰冷的躺在这里,鲜血此刻已经凝冻,那死去的双眼还未闭上,但他注定已被遗忘,最后只会无声无息的腐烂在这个没有人发现的角落里。

    没有人会来替他验收尸体,也没有人会记挂。

    就如病房外面那走廊里遗落的一条断臂一样,尽管那条断臂的手腕上的金表还在嘀嗒,嘀嗒的走动着,但手臂的主人已经消失了。

    这些残破不全的尸体,和地上凝固的鲜血,可以证明着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

    而恐怖还在继续。

    死亡依然徘徊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并且不断的蔓延开来。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