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第五百二十七章引路人

    “鬼,开始不受控制了。”

    那老旧的灵位上,那张诡异的照片此刻显示的是郭凡的样子,然而这张照片上的郭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神色竟变的惊恐,不安,露出了活人才拥有的恐惧和害怕。

    因为就在刚才。

    身为驭鬼者的郭凡开始发现,自己所驾驭的这只鬼正在迅速的失控。

    以前,郭凡可以随时控制这只鬼的行动,甚至是在任何一个时候将鬼的一部分身体和自己进行替换。

    可是现在,他就像是被关在了照片之中和鬼彻底失去了联系。

    仿佛,鬼已经彻底的替代了自己,不再需要自己这个活人作为复苏的媒介了。

    厉鬼复苏么?

    一个无法忽视的可怕问题似乎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发生了。

    “不,这不可能,按照我的估算来说厉鬼复苏应该没有这么快才对,至少再使用一次鬼的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照片当中的郭凡模样又变了,他脸上的伤痕在不断的增加,同时身体上肤色越发的向着一具腐烂的尸体靠拢了。

    仿佛他才是真正的鬼,而外面捧着灵位的那东西才是人。

    人与鬼的身份和位置此刻调转了过来。

    “郭凡,还能听到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还能行动的话就回一个话。”钟山此刻意识到不妙,立刻说道。

    可是前面的郭凡只是背对着他们两个人继续往前走,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种沉默和不回应让钟山头皮有些发麻。

    因为郭凡这个时候死掉的话,那么此刻眼前的人就不再是队友了,而是一只真正的鬼。

    “他估计已经厉鬼复苏了。”

    陈义脸色有些狰狞:“该死的家伙,早不出情况晚不出情况偏偏这个时候,就知道给我添乱,碰到这样的队友算我倒霉,既然如此那就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说完,他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烛台。

    金色的烛台上面插着一根惨白的蜡烛,像是某种油脂凝聚而成,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这次的行动十分重要,所以该有的资源都有配给。

    “等等,郭凡还没死,我去接触他一次,只要压制一下他身体里的鬼就能让他恢复过来,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这次行动就死定了。”钟山脸色一变,立刻说道。

    “来不及了,鬼就在对面,就算是你把他从复苏的边缘拉了回来,他现在都帮不了任何的忙,而且很有可能你的靠近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陈义拒绝了他的提议:“我们承受不起失控带来的代价。”

    “一只鬼也是引,两只鬼也是引,既然郭凡已经顶不住了,那就把他连同鬼一起引走。”

    钟山脸上犹豫不决,但还是问道;“你想怎么做?你如果来引这些鬼的话,在鬼烛点燃的片刻之内你就有可能会被杀死,没有郭凡的鬼,普通的驭鬼者扛不住了。”

    行动最关键的一环就是郭凡。

    只有他才敢点燃鬼烛,无惧鬼的袭击,其他人拿着鬼烛就等于送死。

    陈义目光动了动,脑海之中立刻出现了一个比较疯狂的想法:“控制好距离的话应该没有事”

    说完,还不等钟山询问其他陈义就立刻冲了出去。

    他在处理灵异事件上是和杨间一类的人,一旦想好了对策就会毫不犹豫的执行,恐惧和害怕将会暂时的抛之脑后,结果如何全看行动。

    陈义的行动很快。

    往前短暂的奔跑之后他就已经追上了前面的郭凡。

    但是现在的郭凡已经断开了联系,已经不再是一位驭鬼者了,很有可能就是一只鬼。

    然而陈义靠近的就是这只鬼。

    他这种冒险的举措也是带一种赌博的性质,因为就算是郭凡出了问题,也才是刚刚发生的,鬼应该还未彻底的复苏,所以这个时候行动看上去很危险,实际上却是最安全的。

    一旦拖久了,危险程度只会直线上升。

    果然。

    猜测正确。

    陈义接近了郭凡的身后,他感觉到了一股格外阴冷的气息铺面而来,空气之中更是夹带着一股浓浓的尸臭味,除此之外,他无法感觉到一丁点的活人的气息。

    “没有反应么?”

    脚步一停,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郭凡的后脑勺,浑身紧绷到了极点,一旦这个“人”有了任何举措,他都要在第一时间做出对抗。

    否则,很有可能在一瞬间之内被鬼杀死。

    毕竟驭鬼者在和鬼对抗的时候没有来得及使用鬼的能力就被杀死的例子不在少数。

    “既然没有反应,那么郭凡对不住了。”陈义心中默念了一句,他立刻拿起了手中的烛台。

    烛台一端插着蜡烛,另外一端却是一根金色的长针。

    这种设计是为了方便将烛台固定插在地上,避免放不稳被风吹倒之类的意外发生。

    然而陈义却没有犹豫他将这烛台直接插在了“郭凡”的肩膀上。

    长针刺进血肉里面,有一股恶臭涌了出来。

    血液冒出来是发黑,凝固的。

    而捧着灵位的鬼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第一波接触安全。

    陈义此刻微微松了口气,看来郭凡的这只鬼杀人规律有些特别,自己靠的这么近,还捅了鬼一下居然屁事都没有,这种情况是在灵异事件中非常少见的。

    当然,不排除现在的郭凡对这只鬼还有约束力。

    烛台深深的插入“郭凡”的肩膀当中后,陈义迅速的点燃了鬼烛,然后撤退。

    钟山立刻明白了陈义的想法。

    既然郭凡没办法控制鬼点燃鬼烛,那么就帮他点燃鬼烛。

    只是

    下一步陈义该怎么做?

    毕竟现在的郭凡可能已经不受控了。

    然而这个时候考虑的不是下一步的行动了,因为此刻鬼烛被点燃了。

    诡异的烛火冒起,这种火焰是黑色的。

    周围原本就昏暗的环境因为这烛火变的越发的黑暗了,到处都是昏暗的影子摇曳,好像有无数可怕的东西隐藏在那火光倒映出来的阴影之中,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而肩膀上盯着一根蜡烛的“郭凡”在烛火之下只剩下了一个阴暗的轮廓。

    “会有用么?”

    退回来的陈义死死的盯着黑暗的深处那五个若隐若现的可怕身影。

    鬼烛能否一口气吸引这五只鬼呢?

    毕竟是S级灵异事件,这种实验室制造出来的产品不一定能起到想象中的效果。

    不过运气似乎又回来了。

    陈义和钟山看见鬼烛形成的烛光昏暗幽深,阴影倒映在路上仿佛形成了一条通往幽冥世界的道路。

    五个若隐若现的可怕身影缓慢的踏上了这条阴影铺就而成的诡异道路,并且这五个身影顺着这条道路开始向着“郭凡”位置靠近。

    “成功了,那五只鬼被引过来了。”陈义此刻方才有些激动起来。

    如此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大半,而且最危险的接触也避免了。

    由已经变成鬼了的郭凡顶在前面他们两个人就能安全无事。

    “就算是利用郭凡的鬼把计划实行成功了,可是没有了郭凡的控制那五只鬼也不会按照预想中的路线前进吧。”钟山压着声音道,他此刻也紧握着拳头,紧张无比。

    现在不是理会郭凡厉鬼复苏的问题了,而是如何坚决把计划实行成功。

    “变成了鬼更好办,再用一根鬼烛引着郭凡的鬼前进就行了。”陈义咬了咬牙道:“我们引着郭凡,郭凡引着身后的那五只鬼,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这计划是能够成功的。”

    说完,他又转而看着钟山,将一根白色的鬼烛递给了他。

    “第一根鬼烛的持续时间交给你了,我来保证郭凡身上的烛光不被熄灭。”

    钟山接过鬼烛苦笑道;“看来这次我们三个人都得玩命了,希望不出意外才好,不然我们可顶不住这么多只鬼的袭击。”

    郭凡的鬼拿着鬼烛没有危险,可是钟山不一样。

    不过他也没有怨言,他引路的危险很大,可是陈义负着鬼身上的鬼烛不熄灭危险也很大。

    因为鬼烛有烧光的时候。

    “不要废话了,没时间了,那些鬼已经要靠近郭凡了,必须让他们之间保持距离,不然下次我更换鬼烛的时候很可能会死。”陈义焦急道。

    “那么开始行动吧。”钟山没有犹豫,一咬牙立刻拿着鬼烛走了过去。

    下一刻。

    昏暗的道路上,又一根鬼烛被点燃了。

    钟山举着惨白的蜡烛在头顶确保鬼烛的光不被挡住可以将郭凡吸引过来。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他额头上依然冷汗直冒,恐惧袭来,浑身感觉体温已经被抽空了。

    毕竟,他要给一群鬼带路。

    这个引路人什么时候被鬼杀死都不会觉得意外。

    “第一次点燃鬼烛的时候是最危险的,一旦郭凡身后的鬼越过了他跑到我这边来了那我就完蛋了。”钟山心中这样想到,他忍不住回头看看情况。

    陈义立刻喝止了他;“别回头,你想死么?五只鬼连同郭凡全在你身后看着你,要是回头之后你被鬼看到了触发了鬼的杀人规律怎么办?现在这种情况很好,至少可以确定他们没有袭击你。”

    “保持这种状态,尽可能的减少其他的行为。”

    此时此刻。

    距离他不远处的马路上。

    捧着灵位的鬼已经转过了身来,苍白麻木的脸庞朝向了钟山,那空洞无神的眼神之中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种诡异的眼神似乎一直盯着钟山头顶上的那鬼烛的烛光。

    而在这只鬼的身后,从鬼画中走出的那李军,苏凡,柳三等人却是看着它肩膀上那烛台之上的烛光,各种诡异也被吸引住了。

    引路人钟山,中间鬼郭凡,最后的五只鬼。

    三者之间此刻因为烛光的缘故仿佛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他娘的。”钟山虽然没有回头看,但却已经感到头皮炸裂,浑身发寒。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五只鬼,不,六只鬼这个时候就在身后盯着自己看,而且这还只是开始。

    从现在开始,这一群鬼将跟随自己一路,直到这次的任务结束。

    看着远处的漫漫长路,钟山心中有些绝望的想到:“自己真的可以活着走完这条路么?”

    “钟山,该上路了。”陈义压着声音从电话道。

    “你就不能说一点吉利话么?”钟山嘴角狠狠一抽。

    恐惧和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他觉得自己走路都有点不利索了,这辈子头一次感觉到了原来控制自己的双腿往前迈也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但他依然维持着稳定,迈着步伐往前走去。

    他一动,身后的“郭凡”就动了,也跟着他走去。

    而“郭凡”一动,最后面的五只鬼也动了。

    “真是一个疯狂的行动方案,幸亏这鬼没有鬼域,否则全得死。”远处不被留意的地方,杨间从阴暗的路灯之下走了出来。

    他鬼眼不安分的转动着,目送钟山,陈义,郭凡三个人的离去。

    “不过计划到底是成功了,陈义这个人看上去脾气不太好,但也是一个人才,难怪会成为J城的负责人之一,这种应变手段的确值得称道,既然他能处理好我我也省得给他们擦屁股了,之后哪怕行动失败了,只要鬼不出现在城市里就行了。”杨间略微冷漠的想道。

    鬼不出现在城市里,就不会引起大事件。

    野外的话,封锁就行了,就和之前应对鬼差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