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第六百四十七章熊孩子的参与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距离杨间诅咒爆发仅剩下十二个小时不到。

    而针对鬼画的行动却已经正式开始了。

    并没有很多人参与进去,因为还需要有人手去处理市内接二连三出现的鬼画,源头画只需要一队人就行了,这不是鬼差行动,不需要和鬼玩数量上的比较,只需要确定鬼画的位置然后关押就行了。

    负责带队的是李军还有柳三,成员中有刚成为驭鬼者不久的李阳,还有负责人之一的陈义。

    只有四个人,看上去有些少,但也是为了稳妥一点,如果遇到了不可想象的危险,也不至于损失惨重,总部还有重新组织人手的机会,所以第一次的行动也有一些探明情况的原因。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再找个人。”李军等人来到了一处小区的大楼下。

    “是谁,很重要么?”柳三问道。

    陈义看了一眼,他是这座城市的负责人之一,知道绝大部分驭鬼者的住处,立刻道;“我记得这个小区住着的都是一些比较重要人物的家属,平日里是重点关注的地区,而这栋楼内应该是熊文文的家。”

    “原来是那个熊孩子。”

    柳三那蜡黄,病态的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这熊孩子肯参与进来的话的确是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不过苏凡不是更适合一点么?”

    “虽然预知能力没有那么强,可比这熊孩子稳定一点。”

    陈义道;“市区也得有人顾着,不能把所有人都拉进队伍里来,毕竟也得考虑我们行动失败后的安排。”

    “所以苏凡是备选,熊文文打头阵?”柳三说道:“这对一个孩子来说还真是有点残酷。”

    “这个世界就是残酷的,我们都没得选,该顶上的时候就得顶上去,谁都不例外,熊文文的预知能力太重要了,按照李阳之前说的,杨间之前一个人探索过疑是存在鬼画的危险区域,却接连碰到了两只鬼的袭击,差点折在了那里。”

    陈义脾气原本有些暴躁,但这次却冷静了不少。

    “我想,当时那种情况不是杨间的话换做其他人估计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们不能走他的老路,必须避开所有的危险确定那一副鬼画的位置,只要找到那副画的位置,行动也就算是成功了百分之七十。”

    “事情没那么简单。”

    柳三微微摇了摇头;“鬼画的规律并不清楚,而且国外的那驭鬼者队伍被团灭的原因也没有找出来,鬼画真正的危险还隐藏着,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人真正接触到过那副画。”

    “能被国外定义为S级灵异事件一定是非常可怕而又绝望的,想一下饿死鬼事件吧,大昌市全部的驭鬼者几乎都团灭了,饿死鬼近乎于无解,要不是那枚棺材钉所以鬼画也一定存在着某个禁忌。”

    “之前杨间不是活着出来了么?”陈义道。

    柳三说道:“那是他还没有找到那副真正的鬼画,或许很接近了,但接近的同时也意味着他距离凶险也非常近,人在黑暗之中前进,在那一脚没有踩空之前是不会在意脚边的深渊,而我们不一样,这次一定会有接触,所有的危险我们都要承担下来。”

    “一不小心,会团灭的。”

    一旁的李阳听着这些大佬们的谈话不禁瑟瑟发抖。

    他还只是一个新人,没想到刚离开鬼画事件又要卷进这次可怕的行动中来,而且还由不得他拒绝。

    “这次死定了吧”李阳脸色有些发白,虽然行动的报酬很高,但估计也只能当安家费了。

    陈义说道:“你的担忧放在心里就行了,行动还是得继续。”

    “我不是在担心我自己,我是在担心你们。”柳三枯瘦蜡黄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那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陈义说道。

    两个人在楼下谈话的时候。

    楼上一户人家内。

    熊文文还有他的母亲陈淑美约见了李军。

    “事情的大致就是这样的,这次的行动我需要熊文文的帮助,他的存在对这次的任务非常的重要,还希望夫人同意。”李军坐在沙发上,身形笔直,那泛着怪异青色的脸上满是严肃的神色。

    刚才,他向陈淑美短暂的说明了一下这次的行动,还有具体的事情。

    只是关键性的东西不能透露,被隐瞒了下来。

    “又有任务?”

    陈淑美那成熟美丽的脸蛋上顿时露出了忧愁之色:“李队,熊文文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就不能安排其他人去执行任务么?之前有一个叫杨间的人来过我这里,他不行么?还有那个姜总,看上去也很有能力。”

    她认识的人不多,真正接触过的也就只有杨间和姜尚白,叫不出几个名字来。

    李军认真道;“他们两个的事情有点复杂,前两天因为一点事情打了一架,姜尚白死了杨间也快死了。”

    “怎么会这样?”陈淑美惊讶的捂着嘴巴。

    这才多久,那个还在自己家吃过饭的年轻小伙子就快死了。

    不只是她,旁边的熊文文也睁大了眼睛感觉很不可思议,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杨间的事情,对于之前杨间和朋友圈的冲突他并不清楚,毕竟也没有人和他说过。

    他一个小孩子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玩游戏。

    “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之间的矛盾闹的有点大,对现在的形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这次才需要熊文文的帮助,因为时间很紧迫。”

    李军说道:“所以还希望夫人同意我带走熊文文。”

    “现在已经不是个人的事情了,而是关系这座城市的安全,我可以向夫人保证,这次的行动我会照顾好熊文文,他会被人保护的很好,只是在关键的时候需要用到熊文文的能力。”

    “仅此而已。”

    陈淑美犹豫不定。

    她是很想拒绝的,可是她心中也清楚李军队长这次亲自上门拜访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任务,熊文文加入总部自然也需要服从安排和命令。

    上次出差的确是过去蛮久的了。

    “我,我得考虑考虑。”陈淑美目光略微闪躲,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李军。

    “好,给夫人十分钟的时间,我就在门外等着。”李军把茶几前那冒着热气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离开了屋内。

    十分钟?

    陈淑美愣了一下,这考虑的时间也太短了吧,她还想要求各三五天呢。

    “看来这次比上次的情况还要紧急。”她心中无助的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旁边的熊文文。

    熊文文虽然是一个小孩,但他并不是那种完全不懂事的孩童,已经在读小学五年级的他多少还是有一些个人想法的,再加上身体里鬼的影响,对于灵异事件也算的上是早熟了。

    “妈,这次李军都上门了肯定是推不掉这个任务的。”

    陈淑美有些慌张没有主意:“那怎么办?你要是去了肯定很危险,我不想你出意外。”

    熊文文挠了挠头:“既然没办法,只有去了,看李军刚才那个样子,肯定是说服不了的。”

    “那遇到危险他们没有办法保护你怎么办?”陈淑美道。

    熊文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现在正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想了一会儿,熊文文道:“这样吧,万一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妈你就叫杨间来救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这是他的私人电话,别人都不知道,只有这个电话可以联系他。”

    说着他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那个杨间不是快死了么?”陈淑美可没忘记李军刚才说的话。

    “只是快死了而已,不是还没死嘛,万一真死了那就算了,反正留其他人的电话也不会有人来帮我。”熊文文说道。

    他被身体里的鬼侵蚀的比较严重,在鬼的影响之下,他有预感杨间并没有死,而这种预感是非常准确的,不是那种满嘴跑火车瞎扯。

    但也仅限于此而已。

    至于杨间现在在哪,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就一概不知了,目前只能本能的做出这种非常简单且没什么难度的预知。

    陈淑美看着那电话字条怔住了。

    这个时候她想起了之前第一次和那个杨间见面时候谈过的话,心中不禁有些羞愧起来。

    上次自己还没等别人吃完饭就赶别人走了,现在熊文文有情况,唯一能求助的居然就只有杨间一个人,其他人根本就不会管熊文文的生死。

    “我做人真是糟糕透了。”陈淑美心中埋怨起了自己。

    大概过了十分钟之后。

    门外的李军见到了陈淑美将熊文文送了出来。

    “多谢夫人理解。”

    李军立刻道:“熊文文,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能让其他人等太久。”

    “我总感觉你要坑我。”熊文文撇撇嘴嘀咕了起来。

    李军装作没有听见,又道:“我向夫人保证会照顾好熊文文的,一定会将熊文文安全的送回来。”

    陈淑美依然一脸担忧,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下了楼。

    “那小孩就是熊文文?代号灵童?”李阳略微好奇的看了看。

    熊文文一眼就看见了队伍当中的那个陌生人,指着李阳道:“李军,这煞笔是谁?”

    “”

    李阳手下意识的一抓,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这下他理解了为什么柳三叫他熊孩子了,之前他还以为是姓熊的缘故,现在看来这和姓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就是一个纯种的熊孩子。